后记八


小说:秦时明月之大反派系统  作者:七星肥熊
推荐阅读:宇宙逗比系统 花都狂兵 重生娱乐天后 卡卡重生带系统 
  一帝国北境,长城万里。
  东起辽东,西至陇西边境,经燕赵故地,沿阴山往西,至陶山中段,有一个巨大的口子,便是高阙帝国在这里修建了巨大的城寨,囤积重兵,用以防范匈奴南下。
  帝国承接诸侯数百年的底蕴,接连燕赵长城,沿高山险要修建。而长城,便是阻隔北境草原蛮族南下最为有利的保障。
  重镇必以猛将驻守,而在高阙,便是大将苏角。
  作为帝国边境最为前沿,也是与匈奴交战最为激烈的地点,自接受军命起,驻守高阙的一干将士,自下至上,便是肃气沉沉。
  战事预演,若是匈奴真的全面进攻,最为糟糕的情况便是高阙失守,匈奴进入北假。那么帝国必须启动以黄河为防御中心的第二线防御计划。尽管这座大型的关防有着最为先进的机关物,但是能不能在嬴子弋新丧的现在,守住这座城寨,很多人都在担忧着。
  “这是真的么?”
  幽暗的阁楼之中,没有一丝的灯火。
  此刻,大将苏角坐在屋中央,一脸惊讶的表情。他的前方,一头白发,卫庄手拄鲨齿,嘴角微翘。即使年纪苍老,卫庄那双眸子却依然犀利无比。
  身已至此,无论是盖聂还是卫庄,力气都不复壮年之时。然而他们的修为,却是越发的精深。犹如一柄绝世利器,久埋剑匣。然而其中锋利,却不是一般人可见。因为见到的人,无一不长埋泉下。
  “术以知奸,以刑止刑。你要知道,法家不察人心善恶。看着吧!先帝逝去的现在,有些人,终究会一个一个的跳出来。”
  “老将明白了。”苏角重重的点了点头,有些艰难的说道。“老将誓守长城,直到最后一兵一卒。”
  “祝将军沙场建功!我还要赶去另一处据点。”
  …….
  塞北的夜十分荒寒,那呼啸而过的风声,足以让所有的生灵退避三舍,躲藏在土窝之中,蜷缩着自己的尾羽。
  然而,匈奴却不在其列。
  黑夜之中,不知道多少凶厉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前方的那座灯火闪耀的关隘。
  “国师,怎么样了?”
  “我宗内援应,早已经潜伏其中。只待单于一声号令,便可打开城门。”
  星魂于冒顿之旁,渊渟岳峙。经历了数十年风雨,星魂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一个高傲自负的天才少年。久掩锋芒,宗师的恢宏气度却是隐隐而出。
  “那就好,行动!”
  冒顿苍老的脸上看出一丝的表情,只是淡淡的挥了挥手。
  这是一场军事上的赌博,如果成功了,匈奴便可以重新占据河南地广阔的草原和牧场,从侧面截断河西走廊通道,甚至掌握西域。
  若是失败,匈奴将会遭遇最为惨烈的失败,或许数十年乃至百年之内,终将无力南下。甚至,被草原上别的部族取而代之。
  只是,冒顿已经无法再等待下去。
  随着一阵沉沉的号角声响起,进攻开始了。
  …….
  晨光熹微,随着阳光重掌握大地。高阙城头,那副红黑相间的大旗缓缓落下,换上了匈奴的狼首旗。冒顿单于,刚刚获得了最为重要的一场军事赌博。由于内应的帮助,匈奴顺利的攻入了城塞之中,至天明之时,已经将高阙这座巨型城塞外围所有的据点都占领了。
  而之后,扫荡了这里面残余的秦兵,匈奴的兵马则可以顺利南下,直到黄河沿岸之前,将不会再有大规模的抵抗。
  冒顿与星魂在城塞之中巡视,忽有一名士兵前来禀告。“单于,秦将苏角率领千名亲卫,仍在负隅顽抗。我们的勇士想要攻进城楼,十分困难。”
  若是年轻时候的冒顿,无疑会欣赏这位将领的勇气,然而派自己最为精锐的勇士前去,与这帮秦兵较量高下。
  可是现在,数十年风雨之中,冒顿的心早已经变冷。他不会浪费自己的一兵一卒在多余的地方。因为这位撑犁孤涂清楚的明白,前方,究竟还有什么再等待着自己?
  “派强弓手,将这一干秦卒杀尽。”
  从清晨至黄昏,这场惨烈的厮杀进行了许久。到了最后,苏角身旁的一千多名士卒,只剩下了三百,困守城头。
  夕阳残照,如血一般猩红。所有的秦兵此刻早已经没有了生息。汗水流尽,血水流尽,剩下的只有一个个无比虚弱的人,拿着自己手上的长戈,飞蛾扑火的抵御着一波波的长箭,一波波的攻杀。
  内无生力,外无援兵。这些士兵早已经知道了自己的下场会是怎么样?然而此刻,鏖战多时,面对着一个个兵强马壮,轮番上阵的匈奴兵,他们的脸上剩下的便只有一丝轻蔑。
  塞外蛮夷,纵行鼠辈之事尔!
  大将苏角被士兵们围坐在中央,他坐在城楼前的长阶上,一身盔甲,早已破烂的不成样子。那柄帝国赐予高级将领的青铜长剑,也已经在刚才的对阵之中折断。他的身旁,此刻只剩下一柄环首长刀,寒光森森。
  从清晨至黄昏,冒顿将这场惨烈的厮杀尽收眼底。他明白,平常的士卒鏖战两三个时辰,便会筋疲力尽,可是这些秦兵,却是一连五六个时辰,一刻也不停歇的在战斗。直至现在,冒顿只要挥一挥手,这干秦兵将会彻底的消失。只是,冒顿却是忽然起了恻隐之心。
  也许是沉溺在阴谋诡计的心,此刻,被火热的鲜血所唤醒。冒顿很想走上前去,与这些秦兵说些话。或许,是为了缅怀过去的时光,或许,只是为了消磨战场无聊的岁月。又或许,他是想从这些秦兵身上找回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
  “好贼子!老夫真是信错了你!”
  冒顿的身后,除了一干匈奴的将领,还有着一位身着秦甲的年轻将领。苏角一见此人,瞳孔之中,血丝满溢,不知道从哪里生出的力气,破口大骂。
  那位秦甲将领似乎有些不敢看苏角的目光,总是在回避着。
  冒顿本想要试着招降这一干的秦将,可是从他看见这些人开始,便断绝了这个念头。
  这帮秦军的精锐眼神很亮,冒顿从中看出了轻视,看出了不屑,甚至看出了一丝对于人世的留念,却唯独没有彷徨和恐惧。
  兵不畏死,劝之何用?
  沉默!冒顿本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话到口中,却是不知从哪说起,剩下便只有沉默。
  苏角霍然的站了起来,拿起了那把环首长刀。刀身明净,寒气逼人,他慨然一笑:“好刀!”
  苏角挥刀而向,一干匈奴士卒警惕莫名。苏教看着前方的敌人,长声而道:“老朽误信奸人,悔之莫及。先帝啊!臣向你请罪来了!”
  言毕,苏角面朝关中,挥刀就戮。
  三百秦卒,亦同身死。
  鲜血染红了整个城楼,从地板的缝隙之中渗透而下,深深的烙印在了这位撑犁孤涂的心中。
  凛凛人如在,谁言秦已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