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7 红发来了


小说:末日轮盘  作者:幻动
推荐阅读:不死神凰 大神侠 战神 神秘之旅 抠门王爷贪财妃 我意逍遥 时空BUG修理工 魔三国 绝世风流武神 罗兰西亚战纪 
  圣父和当代守池人在空中疯了似的对攻。
  没人能够看得清楚他们的动作,连那些八级的存在也不行。
  他们都太快,快到了你只能捕捉到他们的影子,可由于彼此之间距离很近,这些影子反而变成了影响视觉的因素。
  下面的人,只能听到或者响亮或者沉闷的皮肉相击的声音。
  包括已经退下去的阎王树,还有令昆洪祥这些人,他们都诧异的看着天空,对云顶和叶钟鸣的手段,有了全新的认识。
  他们知道云顶为了对抗九级的圣父准备了许多许多,甚至叶钟鸣在这个时候的冒险进化都是为了追求时间,以便于能够以更强的实力面对圣父。只是运气不好,圣父早早就来了。
  可就是在没有叶钟鸣,没有云顶战力前三的夏白情况下,击退了圣父一次次的攻击。
  圣父的确是受了伤,可受了伤的九级也是九级,刚才他冲上城头杀戮的那一幕,虽然短暂却给所有人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
  那就是一种无可匹敌的状态。
  但无论是何博士,还是阎王树,或者改造后的战争堡垒,都给圣父造成了极大的麻烦,现在虽然何博士被杀,阎王树重伤失去战斗力,可圣父同样不轻松,他身上的那些伤就能说明这些。
  不过之前的这一切,并不能真正让九级的圣父伤筋动骨,最多只是能够阻延一下他。
  现在,往生珠的出现,却真正给了大家一个大大的希望。
  或许,这位圣父真的可以在这里遭遇滑铁卢呢。
  的确,服用了往生珠的当代守池人不是真正的九级存在,可是圣父也不是完整状态下的九级,双方的差距,可能真的不大。
  现在两个人在空中用这种看似最原始,实则却拳拳致命的攻击方式,才是真正能够决出胜负的方式。
  开始有些一些鲜血洒下,这引来了遗腹人和云顶联军的欢呼,他们知道,当代守池人已经没有了鲜血。
  可是当大片大片的干枯皮肤落下时,遗腹人又变得极其沉默,那代表着当代守池人的受伤。
  不少人都抬着头,看着空中关乎到彼此生死存亡的一战,他们感觉过去了很久,事实上,也只有几分钟的时间。
  双方分开,圣父阴沉着脸,剧烈的喘息,已经恢复了原状的身体上,有些地方没了血肉,伤口深可见骨。
  当代守池人则有些摇晃,他的身上,露出了大量的那种黑色物质,虽然没有看见骨头,但身体受创的地方,明显比圣父多出许多。
  “不错,不错。”圣父喃喃的说着,神情中有些阴狠和犹豫,也不知道他犹豫的是什么。
  “弟妹,还有什么手段吗?都用出来吧。”
  明眼人看明眼事,令昆王尊作为现在遗腹人的第一高手,虽然刚才献出了自己全部的能量,整个人处于无比虚弱的状态中,可眼力还在,他已经判定,当代守池人别看现在和圣父平分秋色的样子,但其实败象已显!
  这个时候,如果有什么其他的手段,最好使出来,这样或许在守池人的配合下能够起到很好的作用。
  一旦要是守池人没有坚持住而被杀,那么事情可能就真的无法挽回了。
  夏蕾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现在云顶能够拿出来的手段也就是这些了,说实话,为了这些底牌云顶已经付出了巨大代价,如果把这些放在地球,云顶可以向任何一个国区前十的势力发起挑战,并极有可能获得大胜。
  但面对九级的圣父,却一个个的失败。
  “只能祈祷钟鸣这个时候醒来了。”
  看了一眼叶钟鸣正在进化的秘密屋子,夏蕾一边说着,一边开始寻思着退路。
  一旦事不可为,那么必须要第一时间把叶钟鸣送回地球,哪怕影响了他的进化也在所不惜,而为了叶钟鸣的安全,谁都可以牺牲!
  令昆虽然猜到了答案,却依然忍不住露出失望的神色,看着空中再次撞在一起的两个人,心在逐渐地滑向深渊。
  即便是有地球为退路,可到时候能够撤走多少人?圣父要是还活着,岂能让他们轻易如愿。
  令昆没有任何一刻,这么希望叶钟鸣可以出现在身边,或许只有那个男人,才可以创造奇迹。
  战斗的双方有了变化,圣父不知道为什么,先是发出了一声轻笑,接着又是一声惊呼,最后都化成了一句‘我成全你’。
  大家看到,两个战斗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抱在了一起,确切的说,是当代守池人抱住了圣父,代价都是一条腿都被打断,从膝盖的部位直接断掉,残肢跌入王城之内。
  他的双手无法搂住圣父的腰身,只能拽着他的一只手臂,有些幸运的时候,他抱住的是圣父完好的那条右手臂。
  很多人都不知道当代守池人要干什么,就算他不是圣父的对手,那至少也可以再坚持一会,消耗下圣父的体力,再给他多填几道伤口也是不错的。
  可为什么选择这种普通人打架的招式?在高手之间,特别是九级这个层面的战斗时,这么做不等于找死吗?
  看,现在圣父的另外一只手就无情的一下下轰在当代守池人的身体上,打出一个个明显的凹陷,没有了整体防御,守池人干枯的身体也无法抵御圣父的攻击。
  当代守池人极力的躲闪着,尽量避开自己的要害部位和关节,只是使劲的拖着圣父朝着一个方向落去。
  不少城内的军队开始移动,包括某些方向城头上的战士,他们放弃了自己的防区,朝着王城内部飞速撤退。
  已经冲进了城市的曙光圣殿战士们有些纳闷,哪怕是前些天城墙第一次倒塌的时候,哪怕是圣父冲进了王城大肆杀戮的时候,也没见这些遗腹人战士跑的这么快啊,今天这是怎么了?
  就在他们纳闷的时候,圣女的命令突然传达了下来,让队伍不许进城,甚至要开始后退。
  很多人都不懂这命令了,这和圣父全力进攻的第一道命令明显冲突。
  那些对圣父忠心耿耿的指挥官们拒绝执行这道命令,带着部队继续前冲,圣女也没有阻拦,而是让听命于自己的那些,或者处于左右摇摆之间的队伍后撤,退出战场。
  整个战斗,都在圣父被当代守池人抱住的这一刻,产生了非常奇妙和诡异的变化。
  圣父意识到了什么,虽然他也不明白守池人拼死也要把他拖向地面有什么目的,可他察觉到了危险。
  他的那只手不再去击打守池人,那只新手,并不是十分给力,而那些血管一样的组织,也对干瘪的守池人没有兴趣。
  可圣父还是有办法的,他那只被抱住的手臂,在这一刻突然燃起了火焰,把抱着他的守池人点燃!
  这火焰很有规律,并不会对圣父如何,只是在守池人的身上燃烧着。
  干枯没有水分的身体,给了火焰极佳的燃烧环境,火焰很快就蔓延到了守池人的全身,把他变成了一个火人。
  圣父的极力反抗显然起到了效果,守池人把他向下拉动的速度已经越来越慢,距离地面至少还有三十多米的距离。
  “开!开啊!”
  本来已经失去了说话能力的守池人,在这一刻突然清晰的喊出了几个人,整个人疯狂的看着下面,身体已经开始有些抱不住圣父了。
  这种疯癫,让大家想起了回光返照,想起了最后的疯狂。
  也就在这个时候,圣父才注意到一件事情。在他和纠缠在一起的遗腹人守池人的下方,有一台报废的机器被丢弃在了那里,这还是他的杰作,是他把这台战争堡垒击毁。
  由于巨大的身体,遗腹人和地球人联军并没有及时的把这堆金属废墟清理走。
  圣父是这么以为的。
  可在这个瞬间,他感受到了守池人喊出这几个字的方向,不是另外一边那些王尊和外来人的指挥部,而是这台应该已经报废的机器。
  只是就在他想要做出反应的时候,这堆金属废墟轰隆一下爆炸了!
  这是真正的地动山摇!
  整个遗腹人的山腹都在剧烈的晃动,大量的碎石从空中掉落,让人担心这里会不会塌陷。
  曙光圣殿的战士们甚至以为,遗腹人已经疯了,要把整座大山炸毁,和他们同归于尽。
  山腹也的确有一些地方发生了塌方,不过这里虽然面积很广,但数根巨大的柱子立在这座城市之内,给予了坚固的支撑,加之所处山脉够结实,才并没有发生大规模的坍塌。
  不过至少三分之一的地方,还是被大量的石块埋没,也不知道多少人在场爆炸中死去,这种事情,在战后才能估算出来了。
  战争堡垒,启动了自毁程序,一个小型的核反应堆,在这里炸开。
  浓烟和尘雾渐渐褪去,生命又开始了活动,双方极有默契的全部选择了后退,遗腹人退到了王城深处,曙光圣殿的人退到了他们的营地内。
  刚才的爆炸,让双方都心有余悸。
  处于爆炸范围内的战士,没有任何悬念的被炸死,甚至一些撤离稍慢的遗腹战士都遭了秧。
  周围的城墙大范围倒塌,让王城真正成为了一座不设防的城市。
  城内,大量的建筑被冲击波摧毁,那些为了城防准备的物资之类也都全部变成了废料,不少战士身处坍陷的范围内,肯定会造成一些伤亡,具体的数量还要统计。
  双方都对这种爆炸产生了恐惧,再来这么一次,这里真的会塌掉,把所有人都埋在这里。虽然大家都是进化者,可是自然的威力依然是无法匹敌的,如果真的发生那样的事情,那么最后可能只有一些高等级进化者才能活下来。
  大家在退到了安全的距离之后,默契停在了原地,没人离开。
  所有人都在关注着一个结果。
  这无疑又是遗腹人和云顶联军给圣父准备的一份大礼,只是这种带着自我毁灭或者同归于尽意味的攻击,最后杀死圣父了吗?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空中巡视,确定没有圣父的踪迹之后,又落到了双方之间大片大片的废墟之上。
  圣父会在这些废墟之下吗?他……已经死了吗?
  一些忠于圣父的战士朝着这里扑过来,他们要在废墟当中寻找圣父,但遗腹人又怎么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们恨不得现在有一块巨石落下,把所有的废墟都压成粉末才好。
  他们同样派出了部队,艰难的翻越废墟,去阻止曙光圣殿的营救。
  但双方只跑了百米左右就停下了,因为在废墟之中,有一些轻响传来。
  那是一种‘哗啦哗啦’声音,并不大,可却让人能够听得清楚。
  接着,这种声音变得密集了一些频繁了一些,直到一声更大的声响之后,一个人影从废墟之中钻了出来。
  那里是爆炸的核心部位,因此还有些灰尘没有完全消散,大家都没太看清里面走出的人是谁,可双方都有些期盼,只是盼望的事情是决然不同的。
  而这个人影,在缓慢走了两步之后,开始缓缓升上了天空。
  曙光圣殿的人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因为这个漂浮在天空的人,是他们的圣父。
  圣父没死!
  在这场有预谋的恐怖爆炸中,圣父依然活了下来!
  遗腹人和云顶的人也在同时,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绝望。
  这样的核爆,也不能杀死圣父吗?那么到底什么才可以杀死他?
  “盛元!铜壶!……小虎!”夏蕾突然咬着牙道:“你们留在后面阻挡圣父,无论付出什么代价,现在,我要带着钟鸣离开这里。”
  声音不高,可是每个核心成员通过战功勋章都听得清清楚楚。
  “我们败了。”夏蕾说着,“我们离开!”
  很多云顶人一时不能接受,因为这是他们严格意义上第一次真正的失败。
  “走?你们走不了!”圣父突然开口说话,他此刻浑身是血,状态极其不好,可是却给人一种比刚才还要强大的感觉,整个山腹中一举一动,他都能全程掌控。
  “那个正在沉睡的人,就是你们的头领吧,那么今天他很不幸,要死了。”
  圣父露出残忍的笑容,他知道,这场战争,终归还是他胜了。
  “他不会死。”一个声音突兀的插入了战场,山腹之内,忽然多出了一个红色人影,“因为我还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