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道莲入先天!


小说:纯阳武神  作者:十步行
推荐阅读:女帝招夫:拖走腹黑相爷 独家婚爱,权少惹不得 绝世风流武神 希望之光之彩虹之瞳 危险游戏:惹火替身俏佳人 神秘之旅 绝品弃少 全球怪物在线 小皇帝慢点,疼!  
  哐!
  这是一杆赤青色铁杵,金属光焰炽烈,准王气机汹涌,狠狠砸落在炉身的另一侧,将其打得横飞而起,法则道光一下溃散。m.。
  “月蟾殿!”
  枯荣圣者几欲吐血,这些人太谨慎了,都不等他彻底收取道莲就悍然出手,果然诸无上传承都图谋甚大,寻常时候难见的准王兵,这里接连有十余口出世,如非是圣境一些老怪物,以及年轻一辈绝顶之上的强者大都进入了更深的地域,这里多半要被打成一片血土。
  即便如此,枯荣圣者也觉得精神剧烈动荡,十余口准王兵同时复苏,根本不是他所能够抵挡的,即刻,他果断放弃道莲,长春炉倒转,悬于头顶之上,等待下一次出手。
  咚!咚!咚!
  道莲凌空,十余口准王兵各自碰撞,混沌气翻涌,道光法则如海,但都刻意避开了道莲,准王气机垂落,齐齐镇压这条疑似黄泉的河水,令波澜平复,将一切不祥和诡秘压制,难以肆虐,吞噬生命。
  最后,枯荣圣者平复翻腾的气血,催动长春炉,再次驾驭这口准王兵,降临河面之上。
  轰!
  整整十五口准王兵气机碰撞,宛如天山崩塌,天门坠空,一团刺目的光迸发,竟将里许方圆的蓝色雾霭瞬间蒸干大半。
  也就在瞬息之间,苏乞年出手了。
  天龙甲加身,小世界雏形之力汹涌,注入天龙甲胄中,时间与虚空缔结,苏乞年一步迈出,周身清光萦绕,就出现在河面之上,道莲入手,就再次隐入虚无,如荡开了一圈圈淡淡的涟漪,转眼间消失不见。
  “好胆!”
  太快了,从苏乞年出手,到一十五位出自无上传承的高手回过神来,哪里还有苏乞年的影子,很难想象,没有准王兵护持,那个年轻人如何敢于涉足河面之上,更在十余口准王兵气机笼罩之下,生生夺走道莲。
  呼!
  一十五口准王兵几乎在下一个瞬息就砸落下去,但此地太过诡秘,哪怕是准王兵,也不能撼动虚空。
  道光敛去,如南海敖家五太子敖瑞等人,脸色都很不好看,有人目光阴沉,低喝一声,道:“锁天罪子,光明行者苏乞年!”
  是他!
  “时空之力!辟地境的修为,该死!原来是此子!”
  枯荣圣者咬牙,那可是十方道莲,就这样被人截了胡,更从容离去,不亚于一巴掌生生掌掴在他们这些人脸上。
  敖瑞目光冰冷,原来早先隐约莫名的悸动源自于此,是他大意了,被十方道莲牵扯了太多心神,没能有所防备,也是那锁天一脉肆无忌惮,才时隔三个多月,就敢将此子如此堂而皇之地放入五荒大地,不怕几大无上传承清算吗?
  要知道,如龙血荒家,当世大帝坠入时空长河,生死不知,这一方无上传承遭遇重创,血脉都有了衰退的迹象。
  还有如葬龙谷,准王陨落,出自战皇殿的九日王,一尊无上王者,也染血纪元之墓前……
  锁天一脉树敌太多,如非是三个月前那一位强势出手,说不得……
  念及锁天一脉那一位,如敖瑞也忍不住呼吸一窒,三个月前那一幕,五荒大地不少强者都心生感应,如他南海敖家也不例外,虽然而今依然有一种声音,谓之最后的疯狂,但不可否认,那一位战力震古烁今,自近古之末沉默至今,时隔两个多纪元再次出手,再次惊艳人世间。
  “竖子!敢夺我等造化!”
  “天龙血脉,时间禁忌,那口圣甲有古怪!”
  来自星辰宫的中年圣者目光闪烁,纪元之墓前一战,锁天一脉震动五荒大地,也令得那个年轻人以半步祖禁之身名动中域,尤其是其一身返祖的天龙血脉,更是令不少无上传承心动,远古神兽之王的血脉,那是与诸神争锋,乃至令诸神惊悸的伟大生命。
  “此子既然敢孤身入此,那就怪不得我等,定叫他有来无回!”
  这是来自月蟾殿的一位年轻圣者,虽然已经临近百岁,但百岁之前成圣者,放眼五荒大地都不会很多,足见其天资。
  ……
  不过一个时辰过去,一则消息,就在这片蓝雾弥漫的乱石林中传递开来。
  十方道莲是什么,诸天灵物榜上,排名靠前的,大多数高手都知晓一二,十方道体在近古之初打下了赫赫威名,那还是未曾齐聚十方禁忌,彻底达到完全体,足以与传说中的神魔体比肩,这座大墓中出现这样的绝世灵珍,几乎可以说是仅次于大帝,或是人皇传承的惊世造化。
  “十方道莲,被锁天一脉苏乞年夺走。”
  “此子执掌时间禁忌,疑似身怀宝甲,可勾动,参悟时空之力。”
  ……
  消息不断蔓延,不仅仅涉足了十方道莲,更提及了时空之力,乃至天龙血脉,一时间,这片迷蒙的蓝雾之地,几乎沸腾起来,锁天一脉再入五荒大地,虽然只是一个不过辟地境的年轻人,但是近半年来,因这一位掀动的风雨,足以令任何年轻一辈难忘项背。
  而此刻,蓝雾深处一角,苏乞年冷笑,果然这些人贼心不死,不仅仅惦记着他身上的道莲,还有他这一身返祖的天龙血脉,也被觊觎,不过在这无上强者难入的大墓里,想要困住他,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人心腐朽,尔虞我诈,可以称得上是人心不古,一点也不为过。
  苏乞年想到自身当初身在玄黄大地,革鼎江湖武林,乃至革鼎天下,但与浩瀚星空相比,不过沧海一粟,他个人的力量太微小了,修行路上,他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前路不明,未来还隔着一层薄纱,朦胧不清,乃至不见轮廓。
  内观己身。
  一株莲花流溢瑞气,晶莹无瑕,扎根在先天光阴小世界雏形中,根须深入黄土地里,莲叶舒展,道韵流淌,呼吸声平稳而欢愉,灵性异常。
  身为十方道莲之一,苏乞年没有急着炼化,而是将其纳入了先天光阴小世界雏形中孕养,事实上,融入了玄黄母气的小世界雏形,虽然还不曾真正成为一方先天小世界,但在孕育滋养灵药上,已经生出了几分雏形,如十方道莲这样的绝世灵珍,也颇为满意这片沃土,那与道合鸣的气韵,也愈发浓重,令得苏乞年道悟更快而深入,种种体悟纷至沓来,就算是借助天龙舟参悟虚空禁忌,也生出了几分灵思,虽然距离真正参悟,执掌这一禁忌还有不短的距离,但这样渐渐碰触到门槛,也是寻常修行者可望而不可及的造化了。
  这就是苏乞年的机缘了,先天小世界虽然不入小世界中的前十大,但意义非凡,对于诸多宝药灵根,都有孕养之功,而愈是珍贵的灵药,对于生长之地,更有诸多苛刻的要求,而有了先天小世界,苏乞年甚至心中生出一个念头,若是可以齐聚十方道莲,未尝不能留其根基,令其再生,哪怕他这一世寿元难以看到那一天,也可以传承下去,惠及后人。
  半日之后。
  苏乞年看四方蓝光点点,水光氤氲,漂浮在雾霭中,瑰丽而梦幻,也露出了凝重之色,愈是深入,愈是举步维艰,这些水滴丝毫碰触不得,刚刚相隔百丈,他就亲眼见到一名圣者不慎触碰,刹那间被一股极阴寒的力量冻结,碎成一地冰粉。
  这是……黄泉!
  苏乞年再前行数丈,一条数十丈宽的蓝色河流再次出现在眼前。
  湛蓝而宁静的河水,如蓝珀般明净,静静朝着大墓深处流淌,不知尽头,这里精神意志遭到极大的压制,如苏乞年眼下,也不过勉强照见周身不足里许之地,再想要照见更远,就显得力有不逮。
  真的是黄泉吗?
  苏乞年露出沉吟之色,但至少,在这河流两岸十丈之内,只要不涉足河面乃至河水,不会遭遇到半点杀机和灾祸。
  深吸一口气,苏乞年看这条黄泉蜿蜒流淌,心念一动,就循着河岸边前行深入,速度一下提升了数倍不止。
  转眼间,就再次深入十里不止。
  到了此时,四方蓝雾浓郁,成为了一种深蓝色泽,雾气凝结,成为亿万微小的水滴,如水晶般瑰丽,极尽梦幻,可以称得上是盛景,却偏偏杜绝生灵。
  不对!
  苏乞年倏尔止步,到了这里,以他的意志修为,也不过笼罩周身百丈之地,就在前方不远处,他分明嗅到了浓浓的血腥气。
  那是……人血的味道!
  苏乞年凛神,这十里之地,他几乎再未见到一个人,而能够独自前行,深入到达这里的,在苏乞年看来,不是那些绝强的圣者,就是有重器在身,可以护持安危。
  但前方的血腥气太浓重了,根本不像是一两个人,甚至一两位圣者所留。
  苏乞年一步迈出,跨越里许之地,在河岸边,第一次露出了惊怒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