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气运紫气,白银光!


小说:纯阳武神  作者:十步行
推荐阅读:女帝招夫:拖走腹黑相爷 独家婚爱,权少惹不得 绝世风流武神 希望之光之彩虹之瞳 危险游戏:惹火替身俏佳人 神秘之旅 绝品弃少 全球怪物在线 小皇帝慢点,疼!  
  三位轮回圣者,加上神阳教第三教子这样的天榜前五十的存在,可以称之为半圣,战力足以与圣者争锋。
  四方不少五荒强者都凝住了目光,那锁天传人再强,也不过辟地境第四步的修为,半步祖禁之身,能够与天榜强者争锋已算难得,加上两种禁忌法,传闻其战体坚固,已达半步圣体之境,或许有撄圣之力,但眼前的四名年轻强者,绝非是寻常圣者可以企及的,都是几大无上传承的种子。
  倒是自阎罗殿中归来的风追羲等人,神色平静,甚至一些人露出了饶有兴致之色,虽然黄泉路上禁绝了圣境之力,但以那一位在阎罗殿中展现出来的强势,接下来的一战绝非是大多数人想象中的走向,或许会超出很多人的预料,惊掉许多人的眼球。
  当然,三位年轻的圣者,也都十分强大,能够在而立之年左右成圣,除了所在的无上传承的深厚底蕴,与己身的资质潜力,也有很大的关系。
  苏乞年看远处走来的四人,他眸光平淡,并无过多的战意显露,只是微微抬头,凝视星空,却并非是仰望诸王,这就给人一种高傲与狂妄的观感,觉得其过于桀骜,目中无人,没有将临近的四大年轻高手放在眼里。
  “你敢小觑我等!”
  南海敖家五太子敖瑞冷喝一声,他目光很冷,黑金战衣铿锵,与那十七太子敖顺有七八分神似,此时盯住了苏乞年,圣者气机如汪洋,铺天盖地而来,令这片大地震动,虚空颤鸣,生出了密密麻麻的虚空裂痕。
  “你会为你的言行付出代价,十七弟的血债,要用你的骨来立碑!”
  这位敖家五太子毫不掩饰杀意,身为圣禁之王绝颠之上的存在,他在两年前成圣,如今已经即将跻身二转之境,更触摸到了半步祖禁的门槛,就算是寻常二转圣者,也足以逆斩,战力之强,直追四转的小成圣者。
  他不相信,区区辟地境第四步的修为,即便是半步祖禁,也不能横跨两个大境界,除非其动用那口神秘的圣甲,但敖瑞相信,诸王在此,这种外力一旦现世,必定会被禁锢。
  苏乞年却未曾落下目光,甚至自始至终未曾看他一眼,如若未闻。
  “找死!”
  敖瑞眸子锋利,如刀剑般刺目,他向前踏出一步,通体绽放出炽盛的黑金圣火,这圣火并不灼热,但观者很多都感到肌体生寒,而精神灼热,有一种外寒内热的诡异体会。
  “阴阳法则!”
  有人低呼,阴阳大道,乃是九十种至强大道之一,且是九十种至强大道中位列上游的存在,阴阳法则,穷尽乾坤变化,万物负阴而抱阳,作为一名轮回圣者,其掌握的法则,将是衡量其一身战力的重要标杆之一。
  咔嚓!
  随着敖瑞迈步,天地晦暗,大地结出冰霜,而虚空中滋生金焰,阴阳二气流淌,圣威浩荡,将苏乞年所在的里许之地淹没,如化成了一方独立的天地。
  “阴阳圣界!”
  这也是自开天境的小世界演化而来,随着步入轮回圣境,原本的小世界也更进一步化成圣界,直至九转之后,圣界圆满,可以称之为无命圣界。
  当年的阴阳小世界,小世界榜上高居前三十位,随着这敖瑞成圣,化成阴阳圣界,将阴阳大道的伟力进一步演化,也是其而今仗之冲击半步祖禁的根本底蕴。
  嗡!
  敖瑞一步一步朝着苏乞年走来,他步子不大,甚至看上去有些缓慢,但是大地之上的冰霜已经开始扬起,化成黑色的雪花,这是极致的阴寒,而虚空中的金焰,未曾熄灭,更绚烂如金铸,阴与阳,雪与火,两种极致之力交织,未曾激变,反而有一种圆融无间感,更令得这里许方圆之地,生出了一股可怕的威压,这是道威,是法则威仪,也是敖瑞身为一名轮回圣者最根本的手段。
  “来了。”
  苏乞年却浑然不觉,这时轻声道。
  什么?
  敖瑞挑眉,但紧接着,与苏乞年同行黄泉路的百十人,尤其是风追羲等人,皆心生感应,他们没有苏乞年由时间禁忌衍生的命运感知,但到了这一刻,也自然明了,至于九天之上,诸王所在,星光微漾,因为最先接触到了那股伟岸气息。
  嗡!
  下一个瞬间,天穹变色,星空生紫意,瑞气神曦自虚无中来,将这大墓所在的茫茫雾海,也染成了晶莹的蓝紫色。
  一股难以言叙的伟岸意志,不知从上下四方,古往今来何处至,令每一个人族,都源自灵魂深处,生出一种敬畏,乃至亲近感。
  “人界星空意志!”
  敖瑞喃喃道,忽然明白了什么,他目光所向,不仅仅是苏乞年,乃至其身后的风追羲等百十人,皆被这股伟大的意志笼罩。
  黄泉路上走一遭,虽然风家族子未曾详尽叙述,但四方五荒强者很清楚,这一路上必定是染血而行,有人埋骨,有人魂散,与鬼、冥两族争锋,能够活着回来的,或多或少,都能够得到人界气运眷顾,毕竟此行遭遇的,都不是一般人,此前黄泉路上,人界星空意志难以渗透,眼下回归,自然会有迟来恩赐。
  “气运加身,凝聚无上战名,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这是血与骨换来的,以战纹名,灼热战血!”
  “却不知哪一位气运最隆,传说近古年间,青铜战名常见,白银战名不难见,乃至黄金战名,也时而可见,还有那传说可以瞬间提升四倍战力的紫金战名,堪称逆天。”
  不少五荒强者低语,眼中不乏艳羡之色,也是近古之末,百界崩碎,人界为百族之根,而今的人界星空,也只是当年最大的一块碎片,相比于近古年间,人界意志衰弱了太多,气运眷顾自然也远不如前,这也是当下无上战名难聚的根本原因。
  接下来的一幕,就令得四方皆震,星光之上,浩瀚人界星空中,大片的紫气,透过诸王星辉,如一挂天河倾落下来,又在半空中接连分成近百股,其中十三道尤为粗大,都能有水桶粗细,晶莹如紫玉,浓烈的气运之力散溢,令诸多五荒强者目光灼热,强如一些圣者也不例外,唯有诸王能够淡然处之,到了无上领域,都是初步超脱于命运长河之上的存在,己身对于人界气运,已经不只是单纯的索取,更是一种加持。
  很快,人们看到,那十三道最为粗大的气运紫气之外,数十道粗细不一的气运紫气最先落下,被一些黄泉路上归来的年轻高手,老辈圣者,乃至圣人汲取,有人眉心浮现出来一道道青铜战痕,也有人战痕逾十道,开始交织缔结,构筑战名雏形,还有一些年轻绝顶高手,乃至老辈圣者,圣人,眉心处战名雏形凝实,或者有几道青铜战名浮现,古朴的青铜篆字绽放出炽烈的青铜光辉,愈发凝实。
  怎么会有十三道?
  敖瑞蹙起眉头,他目光扫过风追羲等人,其中七人他有所了解,都是年轻一代的至强者,还有五人周身光晕流转,遮蔽神形,难以洞悉真容,但想来能够与风追羲七人不分轩轾,不是身拥无上体质的半步祖禁,就是一些无上传承雪藏至今的传人,跻身于祖禁之列,都有着年轻至强者的武力。
  那么,第十三道气运紫气……
  怎么会!
  念头转动,不过弹指之间,敖瑞就目光震动,神情动容,因为十三道气运紫气,有一道正是落到了他前方的苏乞年身上。
  “不可能!”
  神阳教第三教子低喝一声,这是一个气息若骄阳,血气如神炉的年轻强者,怎么也不能相信,眼前这个动用禁忌法,夺走他们十方道莲,不过辟地境第四步的后起之辈,居然得到了与诸多同辈至强者一般无二的气运眷顾。
  这……
  很多五荒强者也露出难以置信之色,一些老辈人物却在此时沉默下来,他们开始审视己身,活过了很长岁月之后,令他们对于心态的调整远胜年轻一辈,这不是纯粹的心境或是心性,而是时月所赋予的一种阅历。
  不要小觑任何人,即便其出身微末,无尽岁月以来,虽然这样的人在血脉及无上传承镇压四方的五荒大地少之又少,却也不是没有,兆亿计的人族中,总有那么一些少数,或是个别人逆行而上,迎着诸多看轻的目光,生生打出一条光明大道。
  轰!
  这一刻,气运紫气掀起丝绦万缕,瑞气自生,风追羲等人眉心处皆有战名浮现,只是相比于其他人的青铜战名,这些年轻至强者的眉心处,青铜光与白银光辉交织,随着气运紫气的汲取和汇聚,投入其中之后,那银光如水,很快蔓延开来,将青铜光浸染,渐渐取而代之。
  白银战名!
  出身人龙世家如敖瑞,也不禁眸光炽热,他也不过凝聚出来战名雏形,距离真正化成无上战名,还有一小段距离,一念及此,其再看向苏乞年,目光就阴沉下来,因为在苏乞年的眉心处,青铜光如实质,古意盎然,一点银芒如初升的太阳,冉冉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