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战圣名,全部打爆!


小说:纯阳武神  作者:十步行
推荐阅读:女帝招夫:拖走腹黑相爷 独家婚爱,权少惹不得 绝世风流武神 希望之光之彩虹之瞳 危险游戏:惹火替身俏佳人 神秘之旅 绝品弃少 全球怪物在线 小皇帝慢点,疼!  
  诛神!
  这是苏乞年的人族战名,两个古朴的青铜篆字熠熠生辉,白银光如朝阳升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将整个战名浸染,最终化成了一团刺目的银芒,如一轮银日,绽放出炽烈的战辉。
  白银战名!
  这一刻,苏乞年只感到一身战力沸腾,再次攀升,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境地,相比于青铜战名,白银战名令他一身战力直接暴涨两倍,此外,对于道法的把握及感应,也更胜往昔,诸道在他面前,几乎无所遁形,草木竹石间,皆可观万道轨迹。
  这就是气运眷顾,一方天地的亲近,可以令修行者的路更少去几分荆棘。
  好大的胆子!
  四方五荒强者感叹,传闻中此子以诛神为战名,这种胆魄,不可谓不大,要知道战名与气运相连,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是以战名不可轻取,极可能带来劫数,最后难承其重,反而适得其反。
  神之一字,古往今来都可以说是禁忌,哪怕远古洪荒末年,诸神黄昏,上古蛮荒神迹已无,到了近古岁月,诸神的年代已经成为神话,但哪怕至而今浩瀚星空第三纪元,诸神在这世间,依然残留有诸多印记,不可轻慢,不容亵渎。
  神劫!
  九天之上,有无上王者露出异色,但再念及锁天祖地那一位,也就释然了,这该是一脉相承,都不是安稳的主。
  成就白银战名,落下的气运紫气也消耗殆尽,包括苏乞年在内,风追羲等十三人,眉心处皆银光灿灿,黄泉路上走一遭,人界气运眷顾之下,皆进化出了白银战名,此外,剩下的数十人中,也有四十余人凝聚出来了青铜战名,再剩下的,最不堪的,也已经构筑了战名雏形。
  “好!”
  风神王赞叹一声,这些人,未来都将是人族的中流砥柱,无上战名既是气运眷顾,也是无上战功,且是人界星空意志认可的,无人可质疑。
  直到这时,苏乞年才落下目光,看向前方的敖瑞四人,平静道:“你们太弱了。”
  你们太弱了!
  这样五个字,从苏乞年的口中说出来,且是如此平淡的语气,更是令得敖瑞面色铁青,目光彻底阴沉下来,这是根本看不上他们,没有将他们四人放在眼里,该死,他是什么修为,以为执掌了两种禁忌法,就能纵横无敌,还是以为他是风追羲等年轻至强者,有盖压同代之力。
  “好大的口气,好狂妄的姿态!敖某今日就来看看,你到底是凭借什么!那口圣甲吗?凭借外力,也敢大放厥词!”
  敖瑞冷喝一声,话音落下的瞬间,就果断出手,冷酷而流溢森冷杀机。
  有雪花飞舞,纯黑如墨,金焰一朵朵,在漫天飞雪中沉浮,随着敖瑞出手,拳印向前,皆环绕在了拳锋之上,这种拳力堪称可怖,法则气息澎湃,有神链虚影在肌体之下浮现,一条黢黑的虚空拳路被开辟出来,层层叠叠的虚空断层显化。
  啪!
  一声轻响,这拳头落入了一只不知何时抬起的手掌心,再难进分毫。
  什么!
  敖瑞瞳孔剧烈收缩,不仅是他,如那神阳教第三教子三人,也露出了震动之色,不用说四方五荒强者,有人咋舌,有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很多人预料到,这年轻的锁天传人有撄圣之力,但却没有想到,如这南海敖家五太子这一拳,足以击毙寻常初入轮回的圣者,却被其如此轻描淡写地接下,不沾半点烟火气,甚至显得有些……轻松写意。
  砰!
  即刻,一声闷响,那落到苏乞年掌心的拳头就如遭雷殛,敖瑞倒退里许之地站定,手臂微颤,脸色很不好看,刚刚一瞬间,他只感到一股沛然难挡之力传递而来,若是不退,那条手臂即便有法则圣界之力护持,也多半会被生生震断。
  “战圣体!”
  敖瑞动容,忍不住喝道,那绝对不是传闻中的半步圣体,而是可与真正的圣体比肩,甚至还更胜一筹。
  打破界限,战圣之体!
  这是与战王齐名的一种层次,或许还比不上战王于无上领域的跨越,但战圣二字,也同样非同一般,这预示着修行者打破肉身界限,无视法则之力,突破肉身壁障,生生达到了与圣体比肩,乃至超越的层次,哪怕只是一位寻常的年轻禁忌,成就战圣之身,也可逆斩圣者,不弱于同境的半步祖禁。
  “战圣之身,加上半步祖禁,难怪此子可以得到与诸年轻至强者一般的气运眷顾。”
  “黄泉路上,圣境之力禁绝,以战圣之身,足以比肩诸年轻至强者。”
  “祖禁不常有,战圣难寻,战王更举世罕见。”
  四方诸多五荒强者慨叹,哪怕是年轻祖禁,想在圣境之前成就战圣之身,也有很大的困难,需要足够的机缘造化,通常来说,有历史记载的,圣境之前,战圣的数量,同样与战王一般,比祖禁更加稀少。
  就是九天之上,数十道巍峨的身影,也为之侧目,战圣非大毅力,大气魄,乃至大机缘不可成,不论此子曾经是何等出身,如今放到任何一方无上传承,都堪称是传承延续的核心种子,前途无量,不亚于那些年轻至强者。
  这一刻,苏乞年深吸一口气,不知不觉中,他已经站在了这片荒莽大地之上,不再倚靠龙舟之力,也可与圣境对决,甚至寻常圣者,已经不被他放在眼中。
  十年光阴,不算漫长,而五年成圣,他的脚步在哪一刻也不能停下,修行路如鱼跃龙门,逆行天瀑,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风雨相伴只会成为一种常态。
  一念及此,苏乞年再看向前方,先是闭上双眼,再缓缓睁开,不知是否是错觉,在苏乞年再睁眼的一刻,敖瑞四人仿佛看到了两轮神日当空,遮蔽了他们头顶的整个世界。
  “一拳,生,或死。”
  苏乞年再开口,敖瑞四人虽然脸色很不好看,但也没有立即反驳,战圣体值得他们慎重,但这同样是一种彻彻底底的轻视,因为苏乞年的目光不只是看向敖瑞一个,而是笼罩了他们全部四人的身影。
  这一拳,不只是针对敖瑞……
  而不等敖瑞四人有所动作,这一次,苏乞年先动了。
  他一步迈出,在敖瑞四人身前,就同时出现了一道真实不虚的身影。
  光阴化身!
  风追羲等人早已见识过,但对于敖瑞四人而言,就过于离谱,因为精神意志映照之下,皆为真实,四人没有犹豫,也没有留手,他们要用事实来打破这一拳,来宣告己身的存在,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肆意轻视的。
  黑色雪花飞舞,成为暴风雪,金焰如风,敖瑞双拳齐动,推动黑金风暴,甚至眉心处战名雏形浮现,一身战力瞬间攀升至极颠。
  神阳教第三教子,一只手掌如金铸,他通体发光,似比神日还刺目,一方金色的小世界降临,在其背后浮现,又在霎那间缩小,凝聚在了掌峰之上,数以万计的九阳道符如微尘,烙印其上,半圣血气至刚至阳,朝着苏乞年打去。
  北荒星辰宫少宫主星穹天,一名丰神如玉,眉眼修长的年轻人,他拳动群星齐现,星光如潮涌,似海啸,卷起万重引力、斥力,星辰法则似浩瀚无尽,令这股拳势几可取代星天,恢宏而炽盛。
  最后,则是西荒月蟾殿圣女月梧,这是一名气质清冷,目光淡漠,容颜绝美的女子,她剑指凌天,太阴剑势浩浩荡荡,如天河倒卷,坠落九天,锋芒之气割裂虚空,甚至穿透进入了虚空断层,比其他三人更快,后发先至,到达了苏乞年身前。
  苏乞年捏拳印。
  光阴似箭,一股宏大的拳势伴着沉闷而古老的龙吼升腾而起。
  这一刻,苏乞年四肢如白金琉璃铸成,背后远古天龙的神形显化,龙威如狱,来自远古神兽之王的威仪,似跨越了古老的时空降临下来。
  眉心处,诛神两个白银篆字古拙,似将一切光华都敛去,只剩下最深沉的灼热,化作最根本的力量,令战血与战气沸腾。
  这一拳,古朴而深沉,光阴如水,洒落晶莹的时光雨,却不见灼热的气象,虚空不波,晶莹的拳锋前,空气只是生出了轻微扭曲的迹象。
  嗯?
  九天之上,明黄真龙气缭绕,属于南海敖家五龙王的巍峨身影蓦地开口:“住手!”
  虚空震荡,天音隆隆,震得大墓前不少强者浑身一颤,甚至一些开天境大能闷哼一声,神庭剧震,连退数步,一屁股坐倒在地。
  此刻,属于苏乞年的神庭世界,一道巍峨龙身浮现,虚幻如倒影,明黄如玉髓,龙角如剑,真龙威仪如天,这是来自一位无上王者的意志,要喝止苏乞年。
  哪怕碍于诸王于此,未曾真正出手,王者威严也足以令任何圣者动容。
  但苏乞年是什么人,若是其它无上强者也就罢了,在这人世间,绝不会有任何一种龙脉,凌驾于他之上。
  轰!
  无量光汇聚,战魂起身,肩头盘踞的天龙昂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放大,支撑起神庭的四极与天地,真龙意志在其面前,顿时微如蝼蚁。
  昂!
  有龙吟声,如隔了遥远的时空而来,一只天龙爪抬起,白金琉璃般的天龙眸子似有些灵动,爪刃雪亮如天刀,噗的一声,就将真龙意志撕裂,碎成虚无。
  神庭之外,属于苏乞年的真身,来自三道光阴化身的拳势不减,时光雨流淌,拳光快逾闪电,甚至令得四方众人生出了一种错觉,那拳头前行无比缓慢,但如风追羲等年轻至强者,就目光微凛,洞悉了这种堪称可怖的极速。
  砰!
  八道身影不分先后,在同时碰撞,宛如两人对决,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陷入了凝滞中。
  而后,苏乞年的拳头前,本来微微扭曲的空气,骤然间崩碎,真空再粉碎,虚空破灭,层层叠叠的虚空断层,也薄如蝉翼,接连被洞穿,属于敖瑞四人的身影,也在即刻横飞出去,但接下来的一幕,就令四方无声,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轰!轰!轰!轰!
  只见四道身影在半空中猛地一滞,就轰然炸碎,血与骨飞射,坚固如圣者体魄,此时也脆弱如枯石,半空中四分五裂,连一声惨叫也没有来得及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