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石破天惊,算什么东西!


小说:纯阳武神  作者:十步行
推荐阅读:女帝招夫:拖走腹黑相爷 独家婚爱,权少惹不得 绝世风流武神 希望之光之彩虹之瞳 危险游戏:惹火替身俏佳人 神秘之旅 绝品弃少 全球怪物在线 小皇帝慢点,疼!  
  八方寂静!
  很多五荒强者相信,在此后的数年之内,都不会忘记今天这一幕。m.。
  四大无上传承的杰出传人,包括三名年轻的圣者在内,被人一拳打爆,血溅长空。
  这种拳力太霸道了,内敛而无俦,比张扬外显更加可怕,这恰恰说明,对于战法的领悟,已经到达了一种通明入神之境,很多绝顶圣者,乃至九转圣人,除了多了一些经历之外,也不外如是。
  此刻,四方诸多强者再看向大墓前那一袭粗布白袍的年轻身影,就少去了几分轻慢,更多出了几分沉凝,有老辈强者心中感叹,不知不觉中,年轻一辈已经后来居上,开始涉足圣境,这令他们这些老人无疑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小辈!你该死!”
  而短暂的沉静之后,九天之上如有惊雷炸响,星光如潮涌,天地晦暗,一道逾千丈的巍峨身影屹立在一颗又一颗大星中央,如神日般的眸子炽烈,长达数十丈,凌厉如剑锋,一股恐怖的威严气机,如一片星空沉坠,朝着苏乞年落下。
  南海敖家五龙王!
  苏乞年眸子一冷,而不等他勾动天龙舟,一缕清风拂面,无影无形,那落下的威严气机顿时消弭不见,这是风神王出手了。
  “敖兄息怒。”
  一头青发晶莹,如天瀑垂落,风神王开口,眸光微凝。
  “风兄要与敖某开战吗!”
  这一次,南海五龙王沉声道,如星辰转动,其音隆隆,震彻天地,没有掩饰杀机与冷意。
  敖瑞之所以为五太子,也是他的亲子之一,且是他诸多子嗣中最为出众的一个,即将迈入半步祖禁,登临年轻一辈的绝顶之列,在此后的数百年内,也是最有希望证道无上,超脱命运,与他并肩而行。
  要知道,很多时候,修行路上,看身边的亲人一个又一个老去,直到孤身一人,即便最终屹立在了绝颠之上,也会有一种难言的孤寂,尤其是对于无上强者而言,亲眷中,最后哪怕只有一位同行者,也是值得宽慰的。
  而现在,希望破灭,苏乞年那一拳,不只是毙掉了他诸多子嗣中的一个,也几乎注定了他的未来,修行路上只剩孤独相伴。
  “敖兄言重了。”风神王立在星空下,凝声道,“年轻一辈争锋,我等出手,就逾矩了。”
  这的确是一种禁忌,若是诸王出手,镇杀有怨的对手后代,那就是不死不休的结局,没有人想看到那一幕,是以很多时候,老一辈的强者,若是出手都会有所思量,一些默认的规则同样不容打破,会被诸势力排斥在外。
  “此子出手毒辣,分明心有余力,却执意杀人,王者威严不可亵渎。”
  这一刻,神阳教教主开口了,这是一位绝代王者,屹立在无上王者的绝颠之上,大帝不出,可睥睨诸敌,难逢抗手。
  这是一位己身比群星还要璀璨的无上存在,立在九天之上,星空之下,通体绚烂,天地间如出现了第二轮神日,或许少了几分岁月沧桑,却更有一种深重威严,像是一位出巡的太阳神,降临人世间。
  随着这一位开口,风神王目光才真正露出了凝重之色,神阳教教主,绝对是无上王者中的传奇人物,堪称绝代王者,在这一领域已经达到了极境,随时都可能破入帝境,只是那一步不是那么容易跨出,即便如此,这也是整个人族,最有可能在百年内成帝的王者之一。
  “王者不可亵渎,亵渎者,死!”
  北荒星辰宫之主的声音也随之响起,巍峨身影耸入星天,被星光环绕,这同样不是一位普通的无上强者,快要大成了,已经活过了整整一万年,可以说是一位活化石级的人物了。
  “死!”
  西荒月蟾殿殿主只吐出一个字,令这方圆万里飘起了鹅毛大雪,森寒之意笼罩星天大地,这是一位女王,此时笼罩周身的月光,也愈发冰冷,透发出刺骨的寒意。
  四大王者接连开口,诸王沉默,风神王亦蹙眉,王者不可轻辱,以他的身份,两次开口已是极限,若只是敖家五龙王,还有余地,现在四大王者同时开口,哪怕他风家有当世人皇,也要考虑诸无上传承的意志,毕竟人族不只是他风家一方传承,而锁天一脉历来颇多争议,近古之末,那段尘封的历史中,到底掩埋了怎样的真相,恐怕已经没有什么人能够说得清了。
  大墓前,风追羲几人挑眉,但苏乞年光明心映照四方,早已洞若观火,他轻笑一声,背对着几人摇摇头,道:“诸位无须再开口,苏某心领了,这世间想要苏某性命的人有不少,但最后,苏某依然活着。”
  顿了顿,苏乞年抬头,看九天之上几道巍峨身影,冷笑道:“何谓毒辣?只肯子嗣后人践踏他人性命,他人出手就是毒辣,身为无上王者,宽于待己,严以待人,还和苏某谈什么王者威严,不过倚仗自身多活了几年,修为境界更高,就可以持强凌弱,颠倒黑白,但可惜,这世间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围绕着你们的意志转动,至少双重标准,在苏某这里行不通,在苏某出身之地,有这么一句话,说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顿了顿,苏乞年目光一定,一字一顿道:“你们四个,算什么东西!”
  死一般的寂静!
  就是身后的风追羲等人,也露出错愕之色,有些愣神,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一位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这到底是胆魄,还是不知进退?至少落到四方诸多五荒强者耳中,不亚于石破天惊,心神都剧烈颤动起来。
  此子,怎么敢……
  很多人目瞪口呆,一些圣者都失态了,要知道,现在面对的,可不是寻常人物,而是真正初步超脱于命运之上,在长生久视的道路上迈出了坚实一步的无上强者。
  南海敖家五龙王!东荒神阳教教主!北荒星辰宫宫主!西荒月蟾殿殿主!
  合共四大无上王者当面,就是一些圣人都苦笑着摇摇头,觉得自己或许已经老了,曾几何时,他们还有这样的血性,但随着时月的打磨,诸多羁绊愈发纠缠,也就慢慢沉淀了下来,一言一行,都会有所考量,计较得失,不冲动,不妄动。
  九天之上。
  风神王一怔,心中叹息一声,有些东西,只能放在心里,众所周知,却不能说出来,否则就是离经叛道,成为一种桀骜不驯,自寻死路的开端。
  “已经很久,没有人这么和本王说话。”
  南海五龙王开口,虽然声音恢宏,响彻天宇,语气反而平静了下来,道:“小小年纪,就学会中伤他人,不分尊卑,心毒手辣,你今日不会死,但你的血肉会被销毁,你的战魂会被用养魂水滋养,为吾儿四人点天灯,直至你寿元终尽的那一天。”
  嘶!
  这种平静的声音,令得八方不少五荒强者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种结局,绝对比陨落更可怕,日日夜夜承受煎熬,或许不用等到寿终正寝,人已经意志崩溃,与其如此,倒不如接受死亡,反而更加干脆,恐怖只是弹指间。
  昂!
  下一刻,南海五龙王身不动,那缠绕于身的明黄龙气泛着赤金色,宛如通灵一般,脱体而出,晶莹的龙身绵延千丈,如一条山岭般,自九天之上俯冲而下,朝着苏乞年发出了一道恐怖的龙吟声。
  自持身份,身为无上王者,南海五龙王不屑于亲自出手,只是一缕龙王气,沾染了无上意志光辉,就足以镇压无上领域之下一切敌。
  呼!
  天风压落,荒草伏首,以苏乞年为中央,方圆数里之地,大地无声无息间沉陷,一尺,一丈,十丈!
  风追羲等人后退十里,王者气机不可轻触,足以令寻常圣者肉身崩溃,魂飞魄散,他们凝神看向前方,即便是战圣体,怕也承受不住这种威严气机。
  抬头,看千丈巨龙落九天,苏乞年面不改色,勾动天龙舟,神庭识海中,战魂肩头,天龙昂首,同时发出了一道震天动地的咆哮声。
  昂!
  这龙吼声自神庭而出,在苏乞年背后,一道巍峨虚影浮现,耸入星海,隐约可见一道古老的龙身,盘踞在一条朦胧的长河之上,龙威如相隔了无尽岁月而来,不是很浓重,却令得那千丈龙王气,似通灵的眸子,隐约生出了震颤,乃至崩溃的迹象。
  “远古天龙!”
  南海五龙王沉喝一声,如神雷轰鸣,环绕的一颗又一颗大星星光炽盛,如刀锋般的金色眸子湛亮,长达数十丈,盯住了苏乞年背后的古老龙形。
  远古天龙!
  很多五荒强者眸光灼热,传说中这年轻的锁天传人,血脉返祖,复苏了最古老的天龙血,这是神话中,远古洪荒年间的神兽之王天龙的血脉。
  与诸神比肩,甚至撕裂过神明的存在,这就是神兽之王的上位之路,沐浴神血而王,傲视洪荒,威震远古。
  但无上王者就是无上王者,遑论南海五龙王这样的大成王者,他屹立在星空下,那落下的龙王气张开龙口,一个杀字,令天地皆黯,震颤的眸光一下凝聚。
  轰!
  荒莽大地摇晃,大墓前,如一挂山岭自天外坠落,方圆数里大地,一下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口黑黝黝,深不见底的天坑,既而,有黑烟滚滚,涌出大地,暗红色火光浮现,刹那之后迸发,直击九天。
  有金红色的地火岩浆,如一根天柱,在喷涌,洒落下亿万点火雨,照亮了八荒之地。
  苏乞年的身影在地火岩浆柱前浮现,周身清濛濛的光扭曲,他迈步而出,毫发无损。
  什么!
  四方皆惊,就是很多圣者都大吃一惊,居然挡住了一缕龙王气,就算是圣人也不敢直撄其锋,足以破开任何一具圣体,战圣体也不可能例外。
  “时空之力!”
  有老辈人物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死死地盯住了苏乞年身上的琉璃圣甲,白金神辉流淌,哪怕肉眼可见,但精神意志感知之下,也仿佛不存在于人世间。
  “果然,此子身上有一口圣甲,可演化时空之力!”
  “此子参悟时间禁忌,若是借助这口圣甲,未尝没有可能触及那一道禁忌……”
  有人低语,最后却没有说出口,那是诸天第一的禁忌法,不同于其余九大禁忌,每一个纪元,至多只有九人执掌,从未逾越。
  而在浩瀚星空,更有一种说法,在圣境之上的人物之间流传,谁能执掌时空禁忌,哪怕真的陨落,魂飞魄散,也有一线生机,会有归来的一天。
  逝去的,终将归来!
  这涉及了神秘无比的长生路,恐怕除了举世罕见的时空禁忌执掌者,没有人能洞悉虚实。
  “不过涉及了粗浅的时空之力,年轻人,你恐怕还不清楚,无上强者,为何有无上之称!”
  九天之上,南海五龙王冷哼一声,一缕龙王气自身上再次坠落,化成一口赤金如玉的神剑,虚空断层如裂帛,被一下切开,荡起了苍白的涟漪,一下到达了苏乞年身前。
  背脊寒毛一下竖起,苏乞年光明心映照己身,发现气运支柱剧震,他勾动天龙甲,衍化时空之力,却发现虚空如神铁,居然无法感应到达时空长河,不用说借时空之力规避杀伐。
  铛!
  火星飞溅,苏乞年如遭雷殛,一下横飞出去数里,砸入大地深处,有乱石穿空,将虚空都击穿,再碎成齑粉。
  噗!
  一口逆血吐出,苏乞年起身,面色微白,他还是低估了无上强者,也高估了时空之力,如非是天龙甲足够坚固,日夜孕养,不断进化,有了更进一步的趋势,刚刚那一缕龙王气,足以击碎他的战圣体,要陷入万劫不复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