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过去身降临!


小说:纯阳武神  作者:十步行
推荐阅读:女帝招夫:拖走腹黑相爷 独家婚爱,权少惹不得 绝世风流武神 希望之光之彩虹之瞳 危险游戏:惹火替身俏佳人 神秘之旅 绝品弃少 全球怪物在线 小皇帝慢点,疼!  
  无上之境!
  这一刻,苏乞年真切感受到了与这一层次的强者之间,难以弥补的差距,也隐约体会到了无上强者的境界,这是一种与圣境人物截然不同的生命层次,他们与星空同呼吸,意志所在,虚空如铁,时空之力也无法渗透,至少,以他眼下所能衍化的粗浅的时空之力,还不能突破一位无上王者的意志笼罩。
  心神沉入一片黑暗的虚空,清濛濛的光升起,那是一条浩荡的长河,不知起始,不明方向,两道身影分别盘坐在长河的两头。
  苏乞年看一眼未来身,一如过往般沉静,再看向长河的另一端,过去身早在他破入辟地境时就有过异动,这些时月过去,对于过去身,他虽然不能洞悉根本,却也隐约有了一些把握,这也是他敢于直面一位无上王者的底蕴之一。
  咚!
  没有犹疑,第一次,苏乞年主动勾动过去身,刹那间,他仿佛听到了一股有力的心跳声,有些朦胧,仿佛相隔了千山万水,又好像近在眼前。
  长河一端,过去身缓缓起身,一步迈出,就消失不见。
  这是一名看上去与苏乞年一般无二的青年,同样的一身粗布白袍,只是在四方五荒强者眼中,观骨龄,怕是要略小一年半载,两者气息相同,气质无二,几乎分辨不出那一道是分身,哪一道才是本体真身。
  南海五龙王冷冷道:“无谓的挣扎!”
  嗤啦!
  一缕王者气机垂落,龙王气如天剑,太快了,几乎在其话音落下的一瞬间,就将苏乞年腰斩。
  不对!
  有无上强者凝目,看向苏乞年,不知何时,那未着甲胄的过去身,横在了苏乞年身前,那一缕龙王气,恰恰是斩过其腰身,却诡异地消失不见。
  毫发无损!
  “怎么可能!”
  “挡住了一缕龙王气,就算是圣人也要身死道消。”
  “那到底是什么?身外化身吗?”
  就是一些老圣人,也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自融魂境跨入辟地境,所有的战魂分身合一,只留下最强的本体,到了辟地境之后,再想要拥有分身,除了一些极其珍贵的修行秘法之外,就只有一些罕见的灵物,可以借此寄托一缕战魂,炼成身外化身,但终究不是正法,虽然有不少大用,但并不为修行正道。
  即刻,过去身转身迈步,不理会众目所视,一步没入苏乞年先天光阴小世界雏形中。
  这是……
  苏乞年心神一震,刹那间,诸多关于时间禁忌的道义涌上心头,过去不可逆,对于过去身而言,修为境界甚至不如现世的本体,但正因为立在过去,所以才能更加看清今时的变化,对于道法的掌握,堪称深入神髓,尤其是时间禁忌,随着过去身入主先天光阴小世界雏形,苏乞年只感到眼前的天地,再无多少隐秘,天龙甲加身,入眼处,似可照见一条一条时空轨迹,交织纵横,布满了整个天地。
  万道之中有时空,时空居万道间,无处不在。
  有了过去身的加持,再次勾动天龙甲,苏乞年只感到己身对于时空之力的掌握,一下暴涨了十倍不止,如果说之前只是粗浅的掌握,现在就登堂入室,甚至可以衍化出来种种此前难以想象的神异之处。
  九天之上,南海五龙王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堂堂无上王者,哪怕只是一缕无上气机,也算是变相出手了,却接连两次都未能杀死一个不过辟地境的小辈,诸王在侧,这令得其颜面全无,当下也不再克制,无上意志通达星空,彻底掌握了这一方星天大地,他相信,即便是圣人,也不能撕裂虚空,王者意志之下,诸道都要被压制。
  吟!
  有剑鸣声如龙吟,两缕无上龙王气同时坠落,化成两口赤金龙剑,如光似电,快逾轮回意志,斩向苏乞年。
  这一次,苏乞年目光平淡,微微侧身,动作并不大,甚至显得有些缓慢,但两口赤金龙剑却诡异地从其双鬓两侧斩过,未能及身分毫。
  “不可能!”
  有五荒强者惊呼,就是风追羲等年轻至强者,也凝住了目光,蹙起眉头,这一幕超出了他们的预料,有些离谱了,刚刚一瞬间,他们分明感到苏乞年的气息,仿佛不存在于当世,从整个人世间消失不见,甚至要消失在他们的记忆中。
  再看苏乞年足下,一道清晰的足印在脚尖前,不过半寸深,微风拂过,顿时如风化了多年的枯石,卷起细碎的尘埃,消散不见。
  “时空!”
  神阳教教主的声音响起,这位绝代王者通体绚烂,如太阳神巡视星天,此时语气也有些诧异,显然此时其口中的时空二字,相比于之前,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
  “诸位,恕不奉陪。”
  这时,苏乞年轻笑一声,再后退一步,背后的虚空顿时荡开了清濛濛的涟漪,他身入其中,瞬间消失不见。
  蓝色雾霭蒸腾,星光闪烁,但此时这座大墓前的空气,却凝滞得可怕,圣者都有些承受不住这种压抑的气氛,对于心神意志太煎熬了,事实上,已经有一些修为稍弱的大能,乃至尊者开始后退,这个时候,他们可不想触一位无上王者的霉头。
  全身而退!
  就是与苏乞年同行黄泉路的诸多强者,很多人也不禁露出震惊之色,这种意义,就非同一般,堪称惊世骇俗,从一位无上王者的意志之下安然离去,保全性命,其自身修为不过辟地境第四步,即便其身为半步祖禁,身具天龙血脉,加上两种禁忌法在身,己身战力足以击圣,也过于离谱了。
  很多人在猜测,那最后出现的身影到底是何等存在,连无上王者都截不住,这锁天传人身上的隐秘未免太多,自其踏入五荒大地之后,风云起陆,已经掀起了不小的风雨。
  “此子,不一般。”
  半晌之后,神阳教教主的声音再次响起,如这位绝代王者,此时也给予了这种评价,这对于深谙其秉性的诸多无上王者而言,可以说是破天荒了,却也可以看出,那年轻的锁天传人的不凡,身为无上强者,诸王看出来,最后从那年轻人的身上,透发出来的,已经不仅仅是粗浅的时空之力,而是真正的,时空禁忌之力!
  时空禁忌!
  这四个字,哪怕在诸无上强者的心中,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分量,但诸王也可以肯定,此子绝没有领悟时空禁忌,一切古怪的源头,都在那后来出现的疑似身外化身的身影上。
  “难道是……”
  风神王眼中浮现一抹异色,却不曾开口,因为若是为真,那真是难以想象的造化,一旦被洞悉,必将引起难以想象的动荡。
  “诸位,容后再会!”
  最后,南海敖家五龙王待不下去了,留下一句生硬的话,巍峨身影一闪,就化作一条逾千丈的赤金真龙,扶摇直上,刹那万里,没入星空深处,消失不见。
  这实在是太丢脸了,几次出手,连一个年轻后辈都没能拿下,更被其挑衅,王者威仪扫地。
  大地之上,很多人面面相觑,结局超出了他们的预料和想象,颠覆了他们的认知,但无论如何,今日之后,苏乞年这三个字,将真正进入诸多无上传承的目光之下。
  哼!
  又一道冷哼声响起,如惊雷霹雳,不少五荒强者闷哼一声,张口吐出一道逆血,面露惶恐之色,看九天之上那璀璨如神日的身影,这一刻忽然醒悟过来,王者不可妄议,在无上强者面前,意志传音根本形同虚设,逃不过王者耳目,眼下只是薄惩,若是再继续下去……
  收敛意志和目光,诸多五荒强者眼观鼻,鼻观心,很快,这位神阳教教主的身影也隐去,没有留下一句话,一个字。
  “后会有期。”
  北荒星辰宫宫主及西荒月蟾殿殿主脸色都不很不好看,他们陨落了最强传人,再想要培养出来一个,绝不是说说那么简单,两人紧随着神阳教教主离去,时至而今,他们已经没有颜面留在这里。
  转眼间,四位无上王者全部离去,没有像往日里一般威凛星天,在很多人看来,今日四大无上王者于此,可谓共同成就了一个年轻人的声名。
  ……
  十万里外。
  一座无人的荒莽大山中。
  虚空扭曲,荡开了细密的涟漪,清濛濛的光流溢,一道身影迈步而出。
  噗!
  一口逆血再次吐出,苏乞年面色苍白,不禁露出几分苦笑之色,此时先天光阴小世界雏形中的过去身已经回归,事实上,再支撑下去,他就要被彻底榨干,油尽灯枯,第一次勾动过去身,没想到对于精气神的消耗,大大超出预估,还要远在未来身之上,堪称可怖,刚刚只是两三息的功夫,就几乎耗尽了他一身媲美圣者的血气精神,差点就要伤及根本,陷入混沌。
  过去,未来!
  苏乞年忍不住深吸一口气,站在过去看现在,这种变化他还琢磨不透,分不清与未来身的区别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