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督主有令》已经发布


小说:硬核危机  作者:迷路的鱼
推荐阅读:花都狂兵 龙骑士的我 我意逍遥 盛夏彼岸独掩泪 霸王幺鸡 花都特工 鬼纹身 复仇似梦 冷少宠妻:首席女特工 网王之迷糊公主要逆袭 
  
  时间回到几个小时之前,在与刘主任谈过之后,张言就拨通了那边的电话。
  “喂,是杨立吗?”
  电话对面传来风雨吹拂的嘈杂声,受到雷暴天气的影响,通讯声音没有往日来的清晰可靠,“是张队啊,我是杨立。”
  “杨立,你那边情况怎么样了?陈队回来了吗?”
  “张队,搜索还在进行中,陈队还没回来。”
  “那你能联系上他吗?”
  “估计不行,无线电干扰太强了,只能等他回来后,我再给你联系吧。”
  “那好吧。”
  无奈之下,张言只得挂掉电话。这个鬼天气,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给人添乱子。
  何止是添乱,这个案子情况复杂,领导所下达的黄金48小时破案要求,只怕没办法完成,到时候责任由谁来承担,又是个麻烦。
  “脐带……脐带……”
  男人的身体里,怎么会有这种玩意?
  到底又是谁为四个人切开胸口的?
  其中一人为何没有缝补?
  为何发现的六个人里面,只有四个人有创口,而另外两个人没有?
  这可真是非常的古怪!
  张言沉思了片刻,四个有创口的人都有个相同的特点,全是留守在矿场的人。但为什么唯独梁可欣一个人全身没有任何伤口?
  拍了拍小武的肩膀,张言说道:“我到10号病房去看看,你先守在这里。”
  “好的,张队。”
  没有说什么,小武立即点头答应下来。
  还没走到10病房,张言就听见里面传来女孩子的大喊大叫:“我要出院,我要回家,你们没有权利限制我的自由!”
  “怎么了?”
  走到门口,看着守在门口的两名警员尴尬无比的模样,张言皱眉问道。
  “张队……她一直闹个不停,我们也没办法。”
  面对倔强无比的少女,两个年轻的警员又是无奈又是苦笑,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还必须拦着对方,这警察不好当啊。
  “好了,你们守在外面。”
  张言刚走入进去,一个黑影扑面迎来,敏捷地伸手一抓,却是个被扔过来的枕头。
  放下一看,梁可欣站在床上,眼睛红肿,气呼呼地盯着他。
  “梁小姐,请安静一点,这里是医院,不是集市。”
  “关你什么事?”
  “梁小姐,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也请理解我们警方的难处,为了尽快搜寻你们失踪的同伴,就需要你们密切的配合才行。”
  “……”
  梁可欣慢慢从愤怒中平静了下来,忽然开口问道:“我听说死了几个人,是不是?”
  “死人?”
  张言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门外,心中暗自记下两个大舌头的名字,缓缓说道:“梁小姐,我不知你是从哪里听来的传闻,但现在情况还不明切,具体的情况还要等之后的搜索才能得知……所以配合我们工作,也是为了你着想。”
  梁可欣没有耐心听张言说这些话,打断话语道:“韩立臣呢?他怎么样了?他不去找他的女朋友了吗?”
  “韩立臣?嗯,他现在情绪很稳定,正在配合我们警方工作。”
  “放屁,他之前哭着要死要活地去找他女朋友,怎么会情绪稳定?”
  死死地盯着张言,梁可欣冷冷问道:“忻冉……刘忻冉找到了吗?”
  张言沉默不语,看他这样子,梁可欣已经有所了解了,仿佛泄了所有的力气一样,猛地哭了起来:“我知道、我知道,我就知道,这都怪我,要是我当时不去那个地方的话,就没有这些事情了。”
  “梁小姐……”
  张言安慰她道:“现在我们正安排大量的人力进行搜山,我想你的同伴们都会没事的,如果有眉目,我们会立刻通知你。”
  见梁可欣情绪低落,埋头哭泣不理会他,张言也不好继续询问,这少女脾气倔强起来真是很可怕,昨晚在给她初步检查之后,再想继续抽血化验检查,就闹着出院打伤了护士。
  只能等她情绪有所稳定以后,才能再来询问一下了,毕竟对方是受害者,不能当嫌疑犯来对待。
  嗯,说是这么说,可在张言的心里,未必没有对幸存的几人有所怀疑。
  五个人集体失忆,这种概率小的可怜,比买彩票还要低。
  与其说是失忆,不如说是对方为了什么而集体刻意隐瞒。
  可是以张言的老眼光来看,梁可欣并不像是心机深沉之人,或者说,就是个天真的少女,脾气性格完全放在脸上的那种人。
  这样没有多少社会经验的少女,要说能在警察面前说谎,几乎不可能。
  几乎。
  只要是几乎,那就存在可能性。
  是以后面也要对这几个幸存者严加调查,不能放过任何的线索。
  至于是否还有其余幸存者,说实在话,张言对此不抱太大的希望,搜索进行到这个时候还没用任何一个好消息,本身就说明答案了。与其说是搜索救援,不如说是在搜寻尸体罢了。
  只有找到尸体,才能确认死亡,否则只能定义失踪。
  想到这里,张言立刻驱车赶回局里,准备去法医解剖实验室看看。
  ……
  发色,黑色。
  头发无损伤与异常。
  颜面皮肤浮肿。
  口腔有血斑。
  从下颌下缘中点开始,沿着颈部、胸、腹正中线,至耻骨联合上缘切开。
  站在解剖台前,秦馨菱表情冷淡,熟练地切开皮肤,将胸部皮肤、皮下组织和胸大肌等胸部正中紧贴肋骨面向两侧剥离,直至肋骨和软肋骨的联合处。
  切断肋间肌,提起肋弓,切断与肋骨相连的膈肌,分离胸前壁,从下朝上紧贴胸骨与肋软骨后壁与纵隔分离。切断胸锁关节,剪断第一肋骨,揭去胸骨,暴露胸腔。
  就这么层次分明,井然有序地动手,秦馨菱神色始终淡静,仿佛对任何事情都不会在意一样,直到胸腔内部暴露以后,她才微微皱了皱眉头,感到一丝讶然。
  最后这具尸体花了她三个小时才搞定,已经熬夜加忙活了个白天,秦馨菱饶是精力充沛,此刻也不由感到些许疲倦,收拾一下东西,消毒走出解剖室。
  喝了点水,吃了点食物,就看见张言大步走了进来。
  “小秦,一直没有休息吗?”
  “嗯。”
  秦馨菱总是那么简言短语,一个“嗯”字简直等于无视了张言。
  不说自己本身就不能与小女孩一般见识,就算想见识一二,清楚秦馨菱背景的张言,也没法去见识见识。
  “咳咳咳……等忙完这事,你就可以去休息了,工作虽然重要,但也不能一直不休息,那样身体会垮掉的。”
  “嗯。”
  还是这么回答,连头都没抬起来。
  张言有点尴尬,干脆直接说明来意:“小秦,尸体剖验进行的怎么样了?有什么发现吗?”
  “剖验已经完成了。”
  秦馨菱慢慢放下水杯,冰冷的眼睛直视张言:“与之前的三具尸体一样,第四具和第五具尸体都是同一种死法。”
  “都是同样的死法?”张言看着秦馨菱点点头,不禁很是沉闷。
  这找到的五具尸体,死法相当的离奇,按照解剖所验,每个人的颅骨内的大脑,全部消失不见,胸前留下来的创口之内,心脏也像是被搅拌机搅拌了似的,只有一点残渣。
  这样的死状,也算是闻所未闻了。
  以张言几十年来的办案经历,也从未听说过类似的案例。
  也许是心中的疑问纠结太久,也许是过于烦闷,张言不自觉地把那几个幸存者身上所留下来的奇怪伤口,说与了秦馨菱听,想看看她的意见。
  谁知一说完,秦馨菱猛地站起来,“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