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8章 关门打狗


小说:八荒圣祖  作者:涛声依旧
推荐阅读:蛇妃心偿 极品魔少 无上圣灵 金枝菜叶 废材逆天:绝色大小姐 恒夏逆凰之绝代傲世天才 重生末日女王归来 铁血幽灵 
  镇元子坐镇地元天数千万载,能够令上千地仙心服口服,遵从其诏令,当然有他的手段。
  囚牛鼓响起,东陵千万里疆域的上百位地仙修士从修炼中惊醒,短暂的沉寂过后,纷纷召集门下精锐,朝着五庄观集结。
  短短三日的时间,一百二十五位地仙,上千位极道境界的兵将杀气腾腾的汇聚在五庄观的龙武校场。
  校场左右两侧数百万投效的仙界本土生灵,俱都是站起身子眺望远方,目露狂热。
  他们敢冒着蛮荒古兽绞杀的风险不远亿万里而来,自然有心理准备,大多数人一听要和长庚天的兽皇大军开战,瞬间沸腾起来。
  “早该干死那些灵智不开的孽畜,占据我大好仙界,将诸天祸乱的一团糟,当真该杀!”
  “血海深仇,不共戴天!焰尾兽皇那等凶神吾等不是对手,但是想要拖着一头兽王陪葬,还是办得到的。镇元子大人,吾等请战!”
  岚月仙城城主悬浮半空,高调请战。
  镇元子一捋胡须,望着士气沸腾的校场,微微压了压手。
  “诸位,稍安勿躁!养精蓄锐,日后大战频频,有的是征战的机会。那焰尾妖女应该是试探而来,全力以赴攻打我地元天的话,凭她这点人马还办不到。”
  闻言,躁动的校场安静了下来。
  如同镇元子所言,整个地元天可谓汇聚了仙界诸天五成以上的仙界遗民,长庚天的蛮兽皇者想要凭借区区数百万蛮兽打下来,那是痴人说梦。
  “然!既然如此,吾等也就不掺和了,不过镇元子大人,若是战况激烈,还请及早宣召,我等誓死为天帝陛下效力!”
  这赤脸仙人一声呼喊,引发了数百万仙民的应和,他们之所以汇聚在此,便是冲着天庭天帝的名号而来,想要再现中古辉煌。
  “哈哈哈!那是自然,东陵地界地仙,随老道走一遭吧!”
  镇元子拂尘一甩,率先踏步飞上虚空,背后数千道身影紧随其后,一个个磨刀霍霍向牛羊,冰冷彻骨的杀气直逼九霄。
  地元天和长庚天开战,引爆了仙界本就瑟瑟不安的局势。
  数百万蛮荒古兽冲击防御仙阵,掀起腥风血雨,诡谲的格局之下,哪怕是想要问罪五庄观的圣人道统,此刻也是噤声观望,没有立即动手。
  十日之后,两天开战,日月无光、天地动荡。
  近四十位兽王与上百位地仙强者对轰,那等场面可谓是数百万年来头一遭,百万蛮兽冲阵,数千极道镇杀,恐怖的战况将地元天和长庚天的交界处化为血地。
  澎湃的仙气震荡之下,地元天的防御阵法根本不可能尽数挡下来,只坚持了不到两天,骤然间破出了一个大缺口。
  高居圣山王座的焰尾兽皇远眺地元天,见到这一幕,开口道:
  “先锋营,杀进地元天,弄清楚里面的状况。传令四方兽王,不要和那些地仙纠缠,分散开来,本皇要知晓五庄观内所谓的天帝,究竟是何人!”
  闻言,九位兽王窈窕的身躯颤动了一下,随后化出本体,巨大的九位妖狐一跃而起,轻而易举的奔向了正在戮战的战场。
  半个时辰之后,本来还有些忌惮的各方兽王,一个个打了鸡血一般,浑然不顾自己的对手,直接闯进地元天,猛烈的姿态叫人猝不及防。
  坐镇后方的镇元子得到奏报的时候,双目闪烁,嘴角露出一丝阴狠。
  “无量天尊!既然他们寻死,那就让他们进去吧,数十位兽王强者,已经是仙界兽王数目的十之一二,损伤殆尽的话,焰尾便是孤家寡人了吧!”
  镇元子丝毫不着急,两天交界处只是第一道防线,身后十万里区域早已蛰伏着仙界天庭旧部的高手。
  六大真仙境强者,有三人身在地元天,再加上手持诛仙剑的重吾仙君,那些人能够闯到地元天深处才是真的滑天下之大稽。
  果不其然,不到三个时辰的时间,那些冲出地仙包围圈,妄图深入地元天的三十余位兽王强者,一个个莫名其妙气息消失了。
  焰尾兽皇的神念何其博大,便是隔着防护阵法,依旧是能够窥探到百万里之外的区域。
  骤然感觉到自己麾下的兽王一个个气息消失,神色一皱,面露不解。
  “怎么回事,九尾,取诸位兽王的命灯过来!”
  侍奉在一旁的九位兽王心中咯噔一下,连忙从纳戒中取出命匣,小心翼翼打开了法则纹锁,露出了内中一排排的命灯。
  然而,一看之下,九尾兽王的眼角狂跳,头皮几乎是要炸开,那娇滴滴的小脸惨白一片,露出了难以置信的面孔。
  “怎么回事?本皇的法旨不管用了么,将命灯取出来啊。”
  焰尾兽皇左等右等,见到自己最宠信的兽王哆哆嗦嗦,半天不动弹,当即语气不虞。
  “陛下,陛下!大事不妙,诸位,诸位兽王的命灯···”
  九位兽王的喉咙口好似堵着大山,支支吾吾的,难以将言语彻底吐出来。
  “怎么了?有话就说,吞吞吐吐作甚?”
  焰尾兽皇嗅到了一丝不妙,手掌一拂,命匣转过来,露出早已熄灭了火焰的四排命灯,登时双目圆瞪,露出了一脸震惊。
  “怎么回事!命灯为何全灭了,莫非是你解了那些混账东西的元神捆绑?”
  九尾兽王噗通一声跪伏在地,豆大的汗珠顺着细腻的小脸流淌下来,满脸惊恐:
  “不,不是!陛,兽皇陛下,诸位兽王,兽王的命灯熄灭了!死了,都死了!”
  轰隆!
  一声闷雷震天,不知何时,头顶数万丈高处,阴云汇聚,噼里啪啦的下起了瓢泼大雨。
  焰尾兽皇只感觉脚底板一道寒气直逼心口,嘴唇哆哆嗦嗦了几下,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数十位兽王集体消失,叛变根本不可能,命灯熄灭,那就代表着其主人魂飞魄散,不在这片天地之间。
  “怎么可能!谁能杀得了数十位兽王?镇元子那老匹夫,本皇一直盯着,尚在边境大营内,根本腾不出手来绞杀诸天兽王。
  到底是谁,谁敢坏我大事?”
  焰尾兽皇心乱如麻,数十位得力干将的殒命对她的冲击甚大,令她手足无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