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七章 风柱,悼念


小说:五行天  作者:方想
推荐阅读:金枝菜叶 女帝招夫:拖走腹黑相爷 心动萌然 乾坤传 遇见校草的法则 危险游戏:惹火替身俏佳人 蜜爱成婚 神秘之旅 龙王令:且试天下 龙骑士的我 
  贺南山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他面前,伤痕累累的兽营残部。这是一群什么样的残兵败将啊,贺南山从来没有在神国的战部身上,看到过如此低落的士气,如此狼狈惊慌的神情。
  他们是一群惊弓之鸟。
  营帐内一片安静,只有兽营将领哽咽的声音。
  赫连天晓如何利用兽营吸引敌人的注意,却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凿穿风幕,偷袭敌人后方。这个计划按理说没有问题,就连贺南山自己,也觉得没什么问题。
  然而结果却是出人意料,神狼和银霜两部全军覆没,无一生还。兽营苦攻无果,只能回营。兵人和昆仑趁机反攻,兽营全面崩溃,死伤惨重。兵人部和昆仑部一路追杀,兽营将士分散逃跑,逃出来的只有一百多人。
  贺南山沉默,他心中掀起惊涛骇浪,难以平静。
  怎么可能!
  难道是中了埋伏?可就算是中了埋伏,以神狼和银霜的实力,也不可能无一生还!还是对方隐藏了后手?
  一定是隐藏了后手!
  可是,什么样的后手能够完全摧毁神狼和银霜?
  神国和天外天交手这么久,双方的虚实底细早就摸清楚,元修节节败退早就把他们的虚弱暴露无遗。烈花血部的覆灭,他虽然吃惊,但还是能够接受。
  可是神狼,神国六神部之一,赫连天晓的实力比之他亦毫不逊色。
  而且还不是被击败,而是全军覆没。以神狼银霜的实力,哪怕陷入困境,也一定能够找到机会突围。可能会蒙受重大损失,但怎么可能全军覆没?
  贺南山心中又是惊恐,又是愤怒。他之前早就派人送信给赫连天晓,让他等待神灵的汇合。没想到,赫连天晓没有等待他们,而是直接发起了攻击。
  所有的部署被赫连天晓的举动打乱,他们的力量大大被削弱。
  面对这样一场溃败,怎么办?
  艾辉虽然没有出关,但是光剑的变化,还是吸引了大家的关注,这是好兆头。大营保卫战堪称一场前所未有的胜利,六神部之一的神狼,从此灰飞烟灭,建制彻底消失。
  神国和长老会之间的战斗持续这么多年,这无疑是最辉煌的一战。
  空前的胜利,也使得防线的士气空前高涨。
  之前压抑凝重的氛围,一扫而空。
  六神部不可战胜的神话从此被打破,大家这才发现,原来神部血修也是人,也会死。信心逐渐建立,对神部的恐惧消失。大家心目中,神部也许比他们强,但是他们同样也不是好惹的。
  士气高扬之下,大家以更加积极的态度投入到防线的建设之中。
  上次神狼凿穿风幕的几个点都被找出来,为了防止类似的情况再次出现,师雪漫在指挥大家拓宽裂缝,从而增强风幕。
  这项工程并不容易,峡谷裂缝常年被风幕侵蚀,质地较差的岩石已经风化,而剩下的岩石经过长久金风淬炼,质地极为坚硬。
  即使有王小山坐镇,工程也需要花费很大的力气,好在他们只需要把几个关键点拓宽即可。
  王小山如今是最繁忙的一位。
  师雪漫、铁兵人、姜维和桑芷君等人正在讨论防线的布置,昆仑天锋对这些不感兴趣,没来参加。王小山站在一座沙盘面前,沙盘上清晰可见整条防线以及周边的地形,惟妙惟肖,异常精致。
  王小山认真听着他们的讨论,不时地调整沙盘。
  几乎是师雪漫他们的话音刚落,沙盘立即发生变化,变成他们口中的模样。师雪漫铁兵人等人,围着沙盘,一会沉吟,一会激烈讨论。
  王小山几乎不参与讨论,一旦师雪漫他们有结果,再改变沙盘。
  王小山的战斗力为零,但是在防守战中的作用巨大。用铁兵人的话来说,王小山在阵地防守中的作用,起码超过十位战斗元修大师。
  他们知道神之血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接下来的战斗只会更加激烈残酷,但是他们信心十足。
  经过激烈讨论,最终得出一个大家都认可的方案,剩下的活就全都交给王小山,负责协调的是桑芷君。
  铁兵人回到兵人部营地,心情颇为愉悦,尽管很辛苦,但是他却觉得无比充实。他在无数质疑声中出来挑起兵人部的大梁,担任兵人部首,一是希望抵御血修,另一个则是不忍看到兵人部就此消亡。
  他接手的兵人部名存实亡,都是一群实力低微、没有战斗经验的新兵。可是如今,经历了几场战斗的淬炼,这些稚嫩的脸庞变得刚毅沉着许多,看不到初上战场的惊慌。他们举止有度,心理素质强了许多,再打几场,他们就会成为一批新的精锐。
  亲眼见到自己的战部蜕变,铁兵人心中充满欣慰和成就感。
  虽然几场战斗的主力要么是重云之枪,要么是塔炮联盟,兵人和天锋更多的是辅助,但是铁兵人已经心满意足。他有信心,随着兵人、天锋不断增强,他们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
  他问副部首:“昆仑大人回来了吗?”
  副部首摇头:“还没有。”
  昆仑天锋这些天沉迷于山谷中的剑阵,那些不断演变的光剑,对于一心想编纂剑典的她来说,无疑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
  她天天坐在山谷旁的山坡上,注视着光剑的每一次演变。
  每一把新剑的诞生,都让她为之着迷。
  不光是她,天锋部的剑修几乎倾巢出动,守在剑阵旁,参悟剑意。在他们面前,就像一本正在演变的,任何一点领悟,对他们都有着莫大的裨益。
  反而雷霆之剑的队员没什么感觉,他们走的是另外一条道路。
  铁兵人无奈地摇头,师妹对剑术的沉迷没人比他更清楚。只是没想到,师妹手下的剑修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天锋负责驻守的镇神峰空无一人,还是铁兵人派兵人部士兵前去维持。倘若因为无人驻守维持,导致镇神峰坠落砸伤友军,那乐子就大了。
  师妹是一位杰出的剑修,却不是一位合格的部首。
  铁兵人知道,倘若不是因为他,师妹也不会上前线,她的心思都在剑术上,对战部没有任何兴趣。有这个原因在,他怎么忍心苛责?
  他注意到副部首欲言又止,心中一动:“可是有事?”
  副部首看了一眼周围,见没有人,压低声音:“天心城的信使来了,他说要见您。”
  天心城?
  铁兵人心中一跳,神情没有变化,眼中升起一缕阴霾。
  副部首忧心忡忡,低声道:“对方是秘密来的,属下不敢让别人知道。”
  天心城这个时候派信使来,意图为何?
  而且,如今防线的主将是师雪漫,天心城的信使不拜见师雪漫,却先来找自己,铁兵人嗅到一丝不祥的气息。
  “人在哪?”
  “在您的营帐等候。”
  端木黄昏和往常一样,喝完楼兰煮的元力汤,心满意足来到这些天他的静坐之地。其实楼兰的元力汤,对现在的端木黄昏来说,效用几乎为零,但是他依然每顿不落,每碗必争!
  除了元力汤滋补的效果,楼兰的元力汤味道是人间无上美味。沉迷其中无法自拔的,可不仅仅只有端木黄昏,胖子亦是如此,两人经常为了剩下的一些汤底,争得面红耳赤。
  其他人只能流着口水、羡慕地旁观,那是大佬的战争!
  端木黄昏心情不错,今天他赢了,多喝了半碗,想到胖子气急败坏的模样,他心情就莫名地愉悦。
  连胖子这样的渣渣都成大师了,端木黄昏心中相当不爽。
  天才和凡人不拉开差距叫什么天才?
  所以他决定继续提高的威力,让胖子这样的货色,知道什么才叫天才!
  按理说,他刚刚领悟的已经是他的巅峰,想要再前进一步,可谓比登天还难。不过,他却有一个绝佳的目标供他参悟。
  沿途不断有人向他行礼。
  “端木大人!”
  “端木大师!”
  他矜持礼貌地回礼,出身世家的他风度无可挑剔。
  但是很快,他的眉头微不可察一蹙,今天的人怎么这么多?
  平日里他来的时候,这里虽然偶尔能见到人,但是从来没有这么多人。放眼望去,络绎不绝,不知道的话,端木黄昏还以为自己走进哪个热闹的节日观景点。
  他敏锐注意到,不少人手上提着竹篮。
  但无一例外,竹篮里空无一物。
  往前走,人越来越多。
  端木黄昏心中的不快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疑惑,这些人在干嘛?
  他面前是一座高坡,高坡后,就是他这几天参悟之地。端木黄昏的耳力敏锐,他听到高坡之后,传来喧嚣的人声。
  他心中愈发好奇,走上高坡,看清楚之后,一时怔然。
  不远处的风柱散发着淡淡的光芒,柔和宁静。风柱下,是络绎不绝的人群,有的在行拜叩首,有的把竹篮里的东西取出来,小心地摆好,供奉在风柱前。
  供品五花八门,有的是刚捕捉的野兽,有的是没有摘叶的青野果,还有战部的口粮。
  供品前插着点燃的树枝,或者浸了松油的草把,香火缭绕。
  巍峨的风柱前,祭拜的人们渺小。
  他们念念有词,举起手中的酒坛,把酒水洒落香火前,洒落在微风中。
  “今天头七,各位前辈,都来吃点吧。”
  “战场没什么好东西,还请不要嫌弃啊。”
  “多吃点,一定要多吃点啊。”
  “前辈们放心安息,剩下的战斗交给我们。”
  声声不息,听风有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