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八章 牧首会所图


小说:五行天  作者:方想
推荐阅读:金枝菜叶 女帝招夫:拖走腹黑相爷 心动萌然 乾坤传 遇见校草的法则 危险游戏:惹火替身俏佳人 蜜爱成婚 神秘之旅 龙王令:且试天下 龙骑士的我 
  温暖的阳光洒落小院子的每个角落,邵师和往常一样,坐在白色的摇椅上小憩。初秋的阳光最是怡人,温暖而不燥热,恰好驱散那一丝入秋的寒意。
  摇椅缓慢有节奏地摇动。
  一只毛茸茸的栗色小猫,趴在扶手上,眯着眼睛,同样一脸享受。
  小猫是一只流浪猫,被邵师喂食了两次,便赖在院子里不走了,俨然半个主人的姿态。
  “邵师真是悠闲。”
  红容颜不知何时出现在院子门口,披着黑色大氅,精致而忧郁的容颜,前额眉间一点朱砂印,宛如画中人。
  邵师没有回应,依然闭着眼睛,睡着了般。扶手上的小猫一下子站了起来,弓起身子,浑身毛发直立,冲着红容颜呲牙,就像在捍卫自己的领地。
  枯瘦的手掌,轻轻抚摸小猫弓起的背脊。愤怒的小猫渐渐安静下来,身体恢复柔软,重新趴下来,眯起眼睛,十分享受。
  邵师淡淡道:“红容颜大人无事不登三宝殿,这次找老头子又是何事?”
  红容颜微微一笑,不过他眉目间那缕忧郁,让他的笑容没有温暖之感,而是带着宛如初秋的微微凉意。
  他举步入内,到邵师面前停下,微微欠身:“打扰邵师,实在冒昧。不过,这次是有段幻影需要请教邵师。”
  邵师睁开眼睛,从白色摇椅起身,站起来。
  白色摇椅如同冰雪般融化,化成一滩白色沙粒。小猫敏捷地跳下地面,但是它显然对自己的午休被打断十分不满,冲着红容颜喵喵几声。
  地面的白色沙粒蠕动变化,从地面升起,化作一尊沙偶,肃立在邵师身旁。曾经粗劣不堪的泥偶,随着邵师不断完善,愈发精美灵动。
  红容颜赞叹:“沙偶容颜见过不少,然邵师的沙偶,别具一格。”
  邵师淡淡道:“无聊之作,难登大雅之堂。”
  他不欲废话,道:“什么幻影,能让容颜大人亲至,老夫也有点好奇了。”
  红容颜颔首:“有劳邵师。”
  身后的下属连忙上前,他手中捧着一盆幻影豆荚,小心地放在地上,然后欠身退下。
  光芒流转,邵师很快被吸引注意力。便是明亮的阳光,也无法夺走幻影的光芒。红容颜不是第一次看,但是他不得不承认,他的注意依然不自主被吸引。但是他强自克制住自己的注意力,目光紧紧盯着邵师。
  邵师虽然强自保持镇定,但是红容颜依然敏锐地捕捉到他的震惊。
  从始至终,红容颜都没有说话,没有打断邵师。
  光芒消失,幻影结束,邵师久久不语。
  半晌,邵师才长长吐出一口气:“没想到,血修战部已经厉害到这地步!大江前浪推后浪啊。如此光剑之威,可谓鬼神之能!”
  “幻影中的战部,是神狼部,六神部之一。还另有血部银霜,同时覆灭于此战。光剑乃一位名叫艾辉的剑修所驭使,容颜想邵师鉴别一二,艾辉可服用神之血圣物?”
  红容颜目光紧紧盯着邵师。
  邵师恍然大悟点头:“原来此子便是艾辉,雷霆之剑威名,老夫亦有所闻。那位血修战将,实力还是不错的。然不能挡光剑分毫,你说服用圣物,甚是可能。不过观摩剑雨,声势骇人,却不见血光。若老夫没猜错的话,他吸收圣物之威能,而血气被其导入剑中。”
  “原来如此。”红容颜点头:“也就是说,此法可以用来克制血修?”
  “没错。”邵师点头,但是戏谑地看了红容颜一眼:“只要你能找到圣物神血。”
  “说得也是。”红容颜笑了笑,话题一转:“邵师之作,无不是后人苦苦追随的目标。帝圣听闻叶白衣身受重伤,生命垂危,赐其天神心。您的学生南宫无怜,亲自替其植入。”
  听到“天神心”三个字,邵师目光暴涨。
  红容颜悠然道:“也不知道南宫无怜,得到邵师几分真传,这天神心威能如何?在下有不些不明白,当年邵师炼制成功天神心,却销毁所有材料、记录,逃离神偶宫。不知为何?”
  邵师闭嘴不言。
  “邵师何必让在下为难?”红容颜叹息道:“在下对邵师最是敬佩,然天神心关系敝会生死存亡,还请邵师予以援手。”
  邵师轻蔑一笑:“老夫半截入土,生死早置之度外。你我是敌非友,若非寻求老夫孙女下落,怎会来见尔等?既然来见你们,又怎么会没有准备?”
  他收起笑容,沉声道:“想要天神心,拿我孙女来换。找不回免谈。至于酷刑逼供之类,就不要拿出来吓唬人了。拜贵会所赐,当年老夫重伤,为了苟延残喘,不得不改造全身。如今全身所剩,十不存一。当年老夫就为了防止今日之局面,落入他人之手,备受折磨,生不如死。故于体内设立机关,若想魂灭,不过一念之间。”
  “好走,不送!”
  说罢邵师拂袖转身,径直入屋。
  红容颜离开小院的时候,脸色阴沉,今天这个钉子碰得结结实实。不过转念一想,这也是自己太孟浪了。邵师当年身为神偶宫宫主,怎会这点准备没有?
  不过他今天还是有所收获。
  邵师话里不经意流露出的内容,有点意思……
  红容颜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天神心,哈哈,天神心……”
  红容颜停下脚步侧耳倾听,身后小院屋内传来邵师的长笑声。他微微蹙眉,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天神心……有什么能让邵师如此快意?
  回到屋内的邵师,脸上的愤怒消失得无影无踪,流露出一丝欣慰之色,还有思念。当他看到幻影快结束的时候,突然出现的楼兰,又惊又喜,险些失态。
  尽管知道艾辉是个不错的家伙,但他还是非常担忧楼兰。
  其实他后来相当后悔,吩咐楼兰跟着艾辉的时候,艾辉看上去还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在邵师的心愿中,他希望楼兰能够过着安宁的生活。
  没想到他看走眼了!
  艾辉压根就不是个安份的主,到哪里都掀起风浪。楼兰跟着这么一个惹是生非的家伙,太危险!每每听到艾辉的消息,邵师都是心惊肉跳,担忧不已。
  尽管在幻影中匆匆一瞥,但是邵师还是一眼能看出来,楼兰实力今非昔比!楼兰肯定是安全解除了外层的封禁。
  他老怀大慰,好样的!
  当初因为担心楼兰无法承受的力量,邵师给外布设下层层封禁。外层封禁解开,说明楼兰的身体,已经能够适应的部分力量。
  刚才由于担心被红容颜看出端倪,楼兰引起对方注意,他极力忍住。
  然而此刻他不用再有半点顾忌,哈哈长笑。
  “天神心,哈哈,天神心……”
  王二蛋死死抓住叶白衣的长发,缩在其身后。不时有碎芒掠过露在外面的胳膊、腿,带起一道道血芒,王二蛋除了闷哼一声,动也不敢动。
  前面激战正酣,按理说这是最好的逃跑机会,然而他早已经精疲力竭,拖着叶白衣躲到北海战阵后面已经耗尽他最后一丝力气。
  此刻莫说逃跑,就连闪躲前面激战余波的力气都没有。
  万幸他手上有一块刀枪不入的人形“盾牌”,这大概也是世界上最贵的盾牌了吧。
  真不枉小爷拖你这么久!
  傅思思此刻心中怒极,神情极为难看。她晶莹剔透的手臂,赫然可见一道裂纹从食指蜿蜒到小臂。
  刚才手指拈住对方的枪芒,没想到枪芒竟然直接在她指间爆裂,让她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亏。
  明明她的实力,比对方强大许多,对方却总让她感到难受至极。理智上她知道这是因为对方经验老辣,总能找到她招式最薄弱之处,总能用巧妙的方法抵消劣势,但是她依然感到憋屈。
  如果佘妤在此,一定会深有同感,一路追击万神畏,可谓吃尽了苦头。
  万神畏、师北海这些人浸淫战斗数十年,什么场面没见过,经验何其老辣!
  轰隆,天空又是一声雷鸣,银色电光照亮大地。
  豆大的雨点,霹雳啪啦砸下来。雨势极大,天地间一片茫茫。
  傅思思没有在意,下雨对她没有半点影响,雨水一靠近她周身,就像遇到一道无形的屏障,朝一旁滑落。瓢泼大雨之中,傅思思衣衫未湿半点。
  反而大雨之中,她的身形变得更加鬼魅难以捉摸。
  大雨如帘,忽然一只晶莹剔透的手掌悄无声息探入,直抵师北海面门。五指半张,每根手指亮起不同元力的光芒。
  金木水火土,五行成环,隔空按下。
  师北海心中一凛,不退反进,吐气开声,手中的长枪宛如毒蛇,刺向傅思思的腹部。
  傅思思气得差点把牙齿咬碎,自己这一掌固然能够击杀师北海,但是师北海这一枪,自己也绝对重伤。她已经好几次被师北海两败俱伤的打法逼退。
  师北海的悍不畏死,她一点都不怀疑。
  神畏如此,北海亦如此。
  无奈之下,傅思思手腕一翻,五指倏地合拢,化掌为啄,指间五元合一,光芒暴涨。
  轻飘飘地啄在长枪枪尖。
  师北海如遭雷击,控制不住身形,蹬蹬蹬连退七八步方稳住身形。他身后的其他人,东倒西歪。
  啪,长枪枪尖碎裂,被称为最坚硬之物的苍穹铁,也支离破碎。
  这一击的力量傅思思也飘飞十多丈,才稳住身形,看到对方战阵破碎,兵器碎裂,她不由露出笑容。
  而在另一面,大雨之中,拎着光秃秃枪杆的师北海,看着一片汪泽的四周和没膝的积水,也露出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