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三章 岱纲的秘密


小说:五行天  作者:方想
推荐阅读:金枝菜叶 女帝招夫:拖走腹黑相爷 心动萌然 乾坤传 遇见校草的法则 危险游戏:惹火替身俏佳人 蜜爱成婚 神秘之旅 龙王令:且试天下 龙骑士的我 
  乐不冷盯着岱纲断腕处露出水灵灵的白色断面,似玉非玉,似木非木。
  他喃喃自言自语:“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草筋白莲之体,没想到,真没想到,我和你打了这么多场,都没有看出来你竟然是草筋白莲之体。不死之体啊,没想到,真的有人修炼成不死之体。”
  岱纲微微一笑:“不冷兄好眼力。不过是年轻时游戏之作,难登大雅之堂。偶得几枚幽冥莲子,倒是颇受启发。”
  断腕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片刻便恢复完好如初,他转动修长白皙的手掌。
  岱纲的声音有着某种磁性魔力,令人如沐春风。
  乐不冷眼中光芒大盛,显然见猎心喜。他在修炼方面从来不是循规蹈矩之辈,尤其喜欢剑走偏锋,所创绝学多种,是个不折不扣的天才怪才。
  岱纲的只言片语,已经让他脑海中立即生出无数灵感迸发,他自言自语:“幽冥莲子?明白了,和倒是绝配。辅之以,炼成不死之体?这还不够,只是一个躯壳,如何能成不死之体?还缺了一环,最关键的一环……”
  他眼睛忽然光芒暴涨,神色动容:“!莫非是?哈哈哈哈哈,老夫明白了,以死而入生,了不得!真是了不得的想法!你不成宗师,天理难容。”
  岱纲呆立片刻,喟然摇头:“我曾以为,这世上唯一可能窥破其中奥秘的只有帝圣。没想到,却是不冷兄。”
  乐不冷恍若充耳不闻,自言自言:“是了,以死入生,将死未死的边际,刺激凝结出的一缕生机,才是不死之体的关键。真是天才想法啊,比我更进一步。”
  此时的乐不冷,状若疯魔。
  他忽然抬头,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岱纲,目光渗人:“死亡是何滋味?”
  岱纲身体微微一颤,始终云淡风轻的脸上,罕见地出现波动,敬畏、向往、恐惧、迷恋各种复杂的情绪糅合在一起。
  他苦笑:“难以形容。”
  乐不冷闻言,长长吐出一口气:“一定很奇特,真是令人向往。”
  他眼中疯狂的光芒渐渐褪去,又回到平时正常的模样:“游走在生死之边界,逆天改命,真是举世无双。不,前无古人,后有没有来者不知道。以前老夫从来没有佩服过你,现在很佩服!还请赐教,此法之名。”
  岱纲肃容:“此法名为。”
  乐不冷点头:“,当得起此名,现在很多以前不明白的地方,老夫终于弄清楚了。”
  岱纲哑然失笑:“不冷兄有何不明白的地方?”
  “比如你为什么要叛出五行天,自立翡翠森。再比如,你为何会对神血的兴趣不同寻常。”
  岱纲一怔。
  乐不冷的语气很平淡,就像不带一丝情感在叙述和自己毫不相关的事情:“确实是当世奇功,但有个缺陷。凝结出的那缕生机,只是个引子。维持你的不死之体,还需要大量的生机。神血蕴含无穷生机,简直是弥补你不死之体的最佳之物。可惜神血难求,不完整的,你没信心打败帝圣,所以选择自立翡翠森。”
  天空安静极了,连风都停止流动,只有乐不冷冰冷刺骨的声音。
  “我当时就觉得翡翠森木元力流动有些奇怪,整个翡翠森的木元力,都流向你的宫殿。你要那么多的木元力干什么?现在才明白,你需要的不是木元力,而是要木元之生机。你在用整个翡翠森,滋养自己。”
  “安木达和帝圣之战,帝圣负伤,你却没有趁机挑战帝圣,夺取神血。你岱纲又怎么会是畏战之辈?可是你没有,那就很有意思了。莫非……你没办法离开翡翠森?这么一说,我倒是有点印象,自从你踏入宗师之后,就独居绿海。绿海已经不够你所用,所以你需要翡翠森?这么说,翡翠森是你养身之地,也是禁锢你的牢笼。”
  “所以,你一直在关注神血,别人只道是你想研究神血。更何况你还有后手。”
  “这让我想到另外一件始终想不通的事情,叶白衣为何会投靠帝圣?”
  乐不冷咧嘴笑了笑,眼中却没有半点笑意:“这个世上,和你交过手,又和叶白衣交过手的,大概只有我了吧。当年叶白衣从我手上接过冷焰部首的位子,我就发现他元力特别之处。我和你,又交手了多少次呢?多熟悉的气息,怎能瞒得过我?”
  他的语气也变得玩味起来:“我现在好奇的是,你之前的目标是什么?叶氏手上的东西?抑或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是,神畏镇守的那件东西?”
  空气很安静,安静得就像凝固一般。
  半晌,一声幽幽叹息响起。
  岱纲感慨:“不冷兄今天给我太多的惊喜,天下都小看了不冷兄。明年今日,我会来祭奠不冷兄。”
  以他为中心,方圆百里的元力,开始疯狂涌动。
  远在万里之外的天心城,都能够感应到元力波动,近在咫尺的翡翠城,可以称得上在风暴的中心。
  尽管岱纲和乐不冷选择了远远避开城市的地方,但是战斗的余波,依然无法避免地波及到城市。临时接过权力的郁鸣秋发动全城的木修,顽强抵抗保护翡翠城。
  前方,风沙遮天蔽日,以无可抵御的声势呼啸滚滚而来。隔着老远,那可怕的元力波动,都令人生出窒息之感。
  平日里不问世事的陆辰白衣如雪,飘浮在郁鸣秋身旁。
  他看了一眼神色沉稳的师弟,心中不禁佩服。换作是他,此时一定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是好。此时的师弟,和平日里那个喜欢吟诗摇头晃脑的家伙,就像换了一个人。
  “稳住防护!”
  “准备承受冲击!”
  “轮换木修做好准备!”
  “医师做好准备,出现伤员立即救治!”
  他的命令简洁有力,声音沉稳,令人信服,周围人们脸上慌乱之色大为缓解。
  翡翠城升起防护,天空立即变得暗了下来。比房屋还大的龙葵叶,层层相叠,密密麻麻,遮蔽了天空。它们散发出柔和的光芒,煞是好看。十二根乌金藤组成的龙骨,支撑起绿色的穹顶。每一根乌金藤龙骨由三根直径超过一丈的乌金藤,相互交缠成股构成。
  乌金藤垂下无数的须根,它们和翡翠城的大型树木相连,形成新的支撑。穹顶之下,无数花瓣盘旋飞舞,那是极佳的缓冲层,能够吸附大量的伤害。
  天空黑暗下来,但是无论是龙葵叶,还是飞舞的烂漫花海,都在释放各自的光芒,翡翠城反而亮如白昼。
  密不透风的防护,让民众们感到安全不少。但是很快,随着风暴逼近,那地动山摇的声势,连城市防护都隔绝不了,令人色变。
  “来了!”
  尽管在蛮荒经过无数厮杀的磨砺,见识过各种天地奇观,但是看上去异常沉稳的郁鸣秋,心神还是忍不住一颤。
  蛮荒里横行的荒兽,和眼前比起来,真是不值一提。
  这就是宗师吗?
  轰!
  整个翡翠城猛地一抖,就像有一只巨掌在握着翡翠城摇动。
  最外层的龙葵叶瞬间被绞得粉碎,乌金藤龙骨剧烈摇晃,咔咔作响。飞舞的花海层,激荡不休,升起一股股雾气,交织氤氲在一起,那是花瓣被震成粉末形成。作为支撑的大树,蓦地齐震,叶片呼四下飞散。有一棵需要四人方能合抱的青花榉,树身遍布龟裂纹。
  郁鸣秋心猛地提起来,第一波冲击是他最担心的。
  他瞪大眼睛,死死盯着头顶,看龙骨尽管摇晃剧烈,但是没有断的迹象,才长长吐出一口气。
  撑下来了!
  噼里啪啦,密集如暴雨的撞击声,令人喘不过气。
  头顶穹顶龙葵叶绿色光海,泛起的涟漪,密集地让人头皮发麻。风暴中挟裹的泥土,蕴含可怖的力量,打在龙葵叶上,立即出现一个窟窿。龙葵叶上的窟窿以惊人的速度增加,瞬间便千疮百孔如同蜂窝一般,然后彻底粉碎湮灭。
  而在下方龙葵田里,木修们正在疯狂灌注元力,一片片龙葵叶以惊人的速度抽芽、长大、脱离枝丫,如同绿色的云朵向穹顶飘去,增加防御的厚度。
  郁鸣秋提气高喊:“注意元力,轮换!”
  元力枯竭的木修闷哼一声,软倒在龙葵田里。田边如临大敌的医师,连忙上前把昏迷的木修拖下来,轮换的木修则立即填补上去。
  十息。
  风暴持续了整整十息,这是令人窒息的十息。
  当风暴带着地动山摇轰隆巨响远去的时候,许多人大脑都是一片空白,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片刻后,欢呼声轰然响起,每个人脸上都是劫后余生的狂喜。
  一个冷静的声音打断大家的欢呼。
  “马上检查防护,有损伤立即修补,其他人抓紧时间恢复元力。”
  郁鸣秋飞快下令,他脸上看不到没有半点喜悦。
  因为他知道,宗师之战,这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