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3章 忽悠(二合一)


小说:魔禁之万物冻结  作者:云月流光
推荐阅读:战神  无限之法神 
  “抱歉抱歉,我有些太激动了~”
  似乎是感觉到自己的表现有些过激了,涅亚赔笑着道着歉。
  “只是,提到那个伪神,我心中的怒火就遏制不住。”
  一旁的库洛斯重新拿起一个杯子,给自己默默倒起酒来,遮掩着自己刚刚那下意识想要拿枪的动作。
  他现在心中很疑惑,涅亚,真的还是涅亚吗?刚刚提到那个所谓伪神时涅亚脸上扭曲的表情,实在让他难以将其和那个温和的少年联系到一起。
  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此刻在他面前的,到底是拥有了诺亚记忆的涅亚,还是拥有了涅亚记忆的诺亚?
  饮下冰冷的酒水让自己稍稍冷静一点后,库洛斯决定暂时放下这个疑问,这一次好不容易有了可以询问真相的机会,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哪怕此刻在他对面的,已经不再是他的朋友。
  “你说你们的目的是神明,所以,所谓的某日,不是你们的目的,而是手段,对吗?那么···究竟是什么样的仇恨,让你们非要和杀死神明呢?”
  问完之后,库洛斯聚精会神地看着涅亚,他十分期待着涅亚的回答。如果他能够知道这场圣战的具体原因,或许就有办法终止这场圣战!这个梦听起来确实是太过美好了,但是人不做梦,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让库洛斯没想到的是,之前说要回答他所有问题的涅亚,居然摇了摇头。
  “对不起啊,库洛斯,这个我没有办法回答你。我只知道,我们和那个伪神之间,存在着绝对无法忘却的仇恨呢,至于具体内容,不在我这里。”
  “不···不在?”
  库洛斯摇晃杯子的手停滞了,他本能地感觉到,涅亚接下来会说一些十分重要的信息!
  “是啊,不在。这一部分记忆,应该在我哥哥那里。”
  “怎么会这样呢?”
  库洛斯很不解,记忆这种东西,居然还会分裂?
  “很奇怪吧,但是还有更奇怪的事情哦。提醒了一下,分裂的,并不是记忆呢。”
  涅亚的话语让库洛斯愣在了原地,作为一名曾经的科学家,他的智力可是不低,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是他猜出了那种可能。
  “分裂的···是你们?”
  “不愧是库洛斯呢~脑袋转的真快~没错,我和哥哥原本是一个人,在十五年前,一个诺亚因为某种原因发生了分裂,最后变成了我,还有我的哥哥。至于某种原因是什么嘛,抱歉呢,我也不知道~”
  “你们的灵魂发生了分裂,所以,记忆也发生了分裂?”
  涅亚点了点头。
  “是啊,或许是为了不让我们产生混乱吧,虽然我们都继承了那一位诺亚的部分记忆,但是我和哥哥之间的记忆明显有一些偏重。我知道我们发动战争是为了那个神明,但是具体原因并不清楚。我对那个神明有浓烈的恨意,却不知道这恨意从何而来。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会分裂,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库洛斯,我会回答你今天所有问题,但是前提是,那些问题的答案在我这里,而不是我哥哥那里。”
  “显然,我是不可能去问你哥哥的。”
  “是啊,不可能。”
  涅亚和库洛斯之所以能够在这里交谈,是因为他们视彼此为朋友,是那种明明知道彼此未来可能会敌对,此刻依旧可以交心的朋友。
  但是马纳不行。
  马纳和库洛斯之间只能算是认识,交情什么的,根本谈不上。按照涅亚的证词,马纳应该是知道诺亚一族和神明敌对的原因,那么马纳对神明的仇恨,对驱魔师的仇恨,应该远远在涅亚之上。
  幸好昨天库洛斯出场的时候,马纳正好处于混乱之中,意识不清,不然今天一定是打上门来。
  片刻的沉默后,库洛斯再度开口了。不过这一次,他没有问关于圣战的问题。关于圣战,已经没有什么更多可以问的了,毫无疑问,那个诺亚在分裂前有计划的将一些记忆交给了哥哥马纳,涅亚这里,应该只有一些表层的情报,关于这场战争的起因,还有诺亚一族的具体打算和真正实力,涅亚应该是不知情的。
  他要问的,是另一个问题。
  “诺亚记忆的侵蚀,完全不可逆吗?”
  库洛斯的这个问题,让涅亚僵在了原地。
  他本来以为身为驱魔师的库洛斯,一定会提问很多和诺亚有关的事情,毕竟他说了,这些问题他只有今天才会回答,但是库洛斯却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一个和圣战无关,和黑色教团无关,只和他有关的问题。
  这份友情,让涅亚感到了沉重。
  虽然很想说可以,但是涅亚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不可能的···首先,我和马纳,并不是通常的转生,我们是分裂,我们本身便是诺亚。记忆说是侵蚀,用苏醒更为准确。侵蚀或许可以阻挡,但是苏醒,没有任何办法。区区十几年的人类记忆,在诺亚一族几千年的使命面前,太过脆弱了。其次,你知道,分裂成我们的是谁吗?”
  微笑着的涅亚说出了让库洛斯震惊的话语:“是千年伯爵哦~”
  晶莹透亮的红酒杯摔落在地,裂成一地碎片。
  “你···说什么?”
  库洛斯有些难以保持镇静了,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千年伯爵可是黑色教团的最大敌人!
  “嘻~没错哦,库洛斯,我和我哥哥,涅亚和马纳,我们是千年伯爵,是制造恶魔的罪魁祸首,是黑色教团圣战的目标!那么,你打算怎么做?要,杀了我吗?”
  酒杯已经打碎,靠喝酒来镇定自己是做不到了,库洛斯只好从口袋中拿出一根烟,抿了一口。
  “或许吧,如果你和马纳一定要发动暗黑三日,我是一定会站在你的面前阻止你的。但是,不是今天。”
  “库洛斯,你还真是温柔呢。”
  “哼,温柔吗······”
  回想起这段时间和涅亚的相处,库洛斯眼睛微微低垂。
  “涅亚,能再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问吧,库洛斯,我说过的,你可以尽管问你想知道的事情。”
  “你们···一定要制造暗黑三日吗?对神明的仇恨,值得你们去毁灭全人类吗?难道就没有其他方法化解这份仇恨吗?你对人类的生活,也依旧有着留恋,不是吗?”
  如果没有留念的话,今天涅亚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毕竟友情,这是属于人类之间的感情,在诺亚眼中,应该只有兄弟和敌人才对。
  “不可能的,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但是我很确定,我们和伪神之间有着不可化解的仇恨!纵然我······哥哥也不会放弃的。”
  库洛斯猛地抬起了头!他注意到了,涅亚话语中的问题!
  那三个字后面涅亚没有说出的话语,或许会成为这场圣战中最关键的东西!
  他猛地冲到涅亚的身边,在涅亚愕然的目光中抓住了涅亚的肩膀:“告诉我,涅亚!你自己的想法!并不是那所谓的属于千年伯爵的七千年的使命,而是属于你的,涅亚的想法!告诉我啊!说出来,一切都有可能,如果你不说,可能性就是零啊!”
  看着有些疯狂的库洛斯,涅亚感觉心中暖暖的。他知道,库洛斯这幅模样,很大一部分是找到了可以停止暗黑三日的可能,但是他那眼瞳中流露的对自己的关心,不是假的。
  于是,他开口了,声嘶力竭地大喊着自己内心的渴望!
  “我不想复仇,我只想要和哥哥,一直在一起!我想要完成我们的约定,用我们的双脚,去走遍这个世界!”
  库洛斯轻轻拍着涅亚的后辈,倾听着涅亚发自内心的呐喊。
  “可是没有办法啊!哥哥他,已经变了。昨天我想要杀死那个恶魔,让我们的生活重归平静的时候,哥哥居然想要阻止我!我···我能够忍耐心中的恨意,但是哥哥他,知道一切的哥哥他,已经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今天我出来时,我看到他开始用方舟之门,去寻找其他诺亚族人了。我阻止不了他,所以······”
  听到这里,库洛斯已经明白了涅亚的想法。或许涅亚很想过人类的生活,但是在马纳已经选择了战斗的情况下,他不可能抛弃自己的兄弟。所以涅亚只能和马纳一起,作为一个诺亚站在人类的对立面。
  不过······
  “方舟?”
  之前库洛斯以为大部分隐秘都在马纳那里所以没有继续追问,现在看来,似乎还有一些对人类来说十分重要,但是对于诺亚来说算是常识的东西,涅亚是知道的。
  不过这不是重点,和方舟有关的事情他可以以后再说,现在关键的,还是涅亚不想战斗这个事实。
  “难道就没有办法吗?如果能够让马纳无法联系其他诺亚,或者无法制造恶魔,那这场战争不就打不起来了吗?”
  “不可能的。”
  涅亚摇着头,语音哽咽。
  “诺亚方舟···是我们一族的圣地,它拥有着各种各样奇特的能力。比如说······传送。”
  一道光骤然绽放在房间之中,那犹如光一般的门扉让库洛斯明白,马纳找到其他诺亚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通过囚禁之类的软手段让马纳认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为了避免马纳发现,涅亚给库洛斯展示了一下诺亚方舟的传送能力后就消去了光门,然后将头深深埋入了自己的臂弯。
  “我和哥哥,有着同等的对方舟的控制权,我···阻止不了他。”
  库洛斯理解地叹了口气。
  涅亚宁愿放弃自己过普通人生活的愿望也要和马纳在一起,又怎么可能选择直接对抗马纳呢?
  “那么,恶魔呢?如果能够让马纳制造不了恶魔,这场战斗是不是就能阻止了?毕竟你们诺亚一族,人数应该不多吧?”
  “我们诺亚一族,如果不出现我和马纳这样的意外的话,应该一共有十三个人。没有恶魔的话,我们确实无法和教会对抗。但是···做不到的。生产恶魔的工厂,就在诺亚方舟之中,有着十分完备的防护。”
  “啧······”
  看着埋头哭泣的涅亚,库洛斯只感觉心烦意乱。明明已经抓住了一丝可能,却又被告知前路早已经被堵死,这种感觉真的很让人抓狂。
  “一定有办法的,涅亚。不要灰心!我们一起想办法!”
  “可···可是···”
  “马纳他还没有对沐恩动手,说明他还没有下定决心摆脱现在的生活,我们不是没有机会!”
  “沐···沐恩先生?”
  “是啊,和我不一样,沐恩他的身份从来没有隐藏过,如果马纳真的恢复了记忆,他应该知道沐恩驱魔师的身份,如果他下定决心要战斗,应该已经和沐恩元帅打起来了。所以,事情还有转机!”
  说完,也不管有些愕然的涅亚,库洛斯就冲了出去。他要去找白井月好好谈谈,那个从几百年前活到现在的人,那个让他来打听这些信息的人,那个一身谜团的人,一定会有办法的,中止这圣战的办法!
  而在库洛斯离开后,涅亚的啜泣逐渐停止了。他的脸庞从臂弯中抬起,一双金色的瞳孔泛着让人从心底发寒的冰冷!
  他站起身来,走到了窗户前,轻轻拉开窗帘,看着不远处匆匆离去的库洛斯,嘴角微微扬起一丝弧度。
  “真的抱歉了,库洛斯,我最好的朋友,但是,我不得不这么做······”
  此刻的涅亚,哪有一丝伤心纠结的模样?他的眼神坚定得如同传说中的叹息之壁,他的目光锋利得好似要切开一切阻碍在眼前的事物似的!
  似乎是为了下定决心,涅亚双手紧攥,发出低沉的吼声:“为了约定···我不惜一切!”
  吼完之后,涅亚突然皱紧双眉。
  他发现,刚刚库洛斯提到的沐恩,他居然一点印象都没有。那属于千年伯爵的记忆中,根本没有那个男人的影子,甚至那个男人身上的圣洁,他也一点印象都没有。
  这很不正常!
  “被故意放到那一边的记忆吗······沐恩,能够让千年伯爵这么做,你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