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7章 忽悠


小说:魔禁之万物冻结  作者:云月流光
推荐阅读:战神  无限之法神 
  “没错,我是来救他们的。在看到这里发生的事情后,我很容易就能猜出他们想要用死亡制止实验的想法,好歹也是熟人,所有我就打算出手救一下。”
  对于救人这件事情,白井月毫不避讳,毕竟洛特斯和优出去后,很容易就能知道他曾经参与第二驱魔师计划这件事情,隐瞒的意义也不大。
  “你还是驱魔师吗!?”
  优愤怒地站起身来,怒视着白井月。相对于这些心怀大志,最后愿意用死亡来赎罪的研究人员,白井月这种明明自身是驱魔师,却将同伴推向实验台的所谓同伴更让人愤恨!
  之前和白井月对话的洛特斯亦是面露杀机。她之前可是将白井月当成同伴,才选择信任白井月的,现在看来,白井月根本就不是什么同伴!而是他们遭受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年轻人啊,不要这么暴躁。”
  面对眨眼之间就想要暴起的两人,白井月悠闲地走到一旁,为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看向了不知何时被无数羽毛捆缚手脚的两人。
  “你们自己说,能不能讲道理?如果不能的话,我就只能用我自己的方法让你们讲道理了。”
  优还没有说话,洛特斯便低头认怂了。
  和优不同,洛特斯之前可是亲眼看到过白井月如何与别人讲道理。如果通过不讲道理的手段洛特斯不认为她和优合力能够战胜这个以一人之威让整个教会都服软的人。
  洛特斯都认怂了,优也没办法,虽然他心中不忿,但是对于现在的状况还是能够看得清的。
  仅从那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将自己手脚束缚的羽毛,就能看出他们和眼前这个男人之间实力的差距。两个人尚且难以敌对,更别说他一个人了。
  见两个人都安静了下来,白井月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很满意。
  “那么,我们来好好聊聊吧。先让我回答你们的第一个问题。”
  捆缚两人的羽毛脱落,而后好似飞燕还巢一般,聚拢到白井月的身边,最后融入了那一件白色的大衣。
  “如你们所见,我是驱魔师。而且还是当今这个世界,最强的驱魔师。你们前世的师父,还是我教出来的,按道理来说,你们还应该叫我一声师祖。”
  “我们没有你这样的师祖!”
  看着面目变得狰狞的优,白井月露出了不屑的笑容:“很生气?为什么生气?因为这个第二驱魔师计划?真是幼稚。”
  “你说什么!”
  “我说你们幼稚。”
  白井月毫不留情地又重复了一遍。
  “你们觉得生气,是因为什么?因为被摆上了实验台?被强行要求与圣洁同步?那么,对于自己被复活这件事情,你们有什么看法?”
  “这算是复活?”
  众人都被白井月的论调弄得有些懵了,就连那些研究人员,也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在他们看来,他们的行为是罪孽的,是不可饶恕的,可是在白井月眼中,却是有功劳的吗?
  “为什么不算?虽然记忆缺损,虽然躯体不再,但是灵魂依旧是你们自己的,那频繁出现在你们脑海中的记忆残片,就是最好的证据。”
  优和洛特斯因为白井月的话语陷入了思考之中,而看到这一幕的白井月则是心中暗笑。
  虽然优和洛特斯都很聪慧,但毕竟身体现在是小孩子,记忆被封印,灵魂也有些缺损,终究还是思路不清晰,被白井月忽悠了。
  白井月的那些话实际上是偷换概念,复活确实是复活了,但是这种半吊子的复活,相当于实验副产物的东西,怎么可能抵消复活后当作实验品的怨念?
  可是现在优和洛特斯,还有在场的研究人员们,都被白井月的身份和那笃定的语气吓到了,居然没有一个人去仔细分辨白井月的话语。
  “那么其他人呢?”
  优一时间找不出反驳白井月的话语,他只好用之前那些被冻结的同伴,向白井月发出质问。
  “为什么同伴苏醒记忆了,他们要进行冻结处理?”
  “因为他们疯了。你和洛特斯在刚刚得知真相的时候是什么模样,你们不清楚吗?为了不让你们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他们自然只能将你们冻结。”
  “我们会发疯,还不是因为”
  “因为无法接受,对吧?”
  白井月摇了摇头:“你们无法接受过去的死亡,也无法接受现在复活后被当作实验品的事实,所以就发疯了。你们知道吗,其实复活这种东西,很常见的,远的不说,这片大地上尚未完全消失的泰山府君祭,极东之地的返魂之术,都是可以死而复生的方法。为什么别人复活没有发疯,而你们发疯了?因为你们连自己的死亡都无法正视!无法正视死亡,又如何超越死亡!?”
  白井月依旧在偷换概念,什么叫无法正视死亡?优和洛特斯,早就正视了自己的死亡,只是因为同伴居然如此残酷对待他们,才会觉得愤恨,然而白井月却强行将他们的怨恨扯到了无法正视死亡上面。而白井月说出那两个复活的方法,就是为了牵扯他们的视线,让他们根本无法思考白井月话语中的漏洞。
  总而言之,白井月现在就是在忽悠,以后优和洛特斯回忆现在的时候,一定会发现问题,但是那时候计划已经停止,一切都走上正轨,就算他们发现了也无所谓。白井月只需要把这一阵子忽悠过去就好。
  在众人都因为白井月所说的话语而震惊的时候,白井月对之前的话语做出了总结:“你们啊,太年轻了。”
  “那么现在怎么办?”
  在其他人反应过来之前,思考了一路的埃德加,最先向白井月发出了提问。
  “既然沐恩元帅您是要救我们,那么肯定是不会同意我们用死亡来制止第二驱魔师计划的想法的,现如今优和洛特斯已经觉醒了圣洁,不管他们对我们有什么怨恨,只要他们没有杀死我们,便说明第二驱魔师计划获得了成功。教会,是不会放弃这个已经成功的计划的。”
  “这个你们就不用担心了。”
  白井月笑着说道:“在你遇上我们之前,我就已经把这件事情搞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