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9章 依偎彼此


小说:魔禁之万物冻结  作者:云月流光
推荐阅读:战神  无限之法神 
  “这···就是天空的颜色吗···”
  望着蔚蓝的天空,优和洛特斯都有些失神,他们虽然早就在自己曾经的记忆中看过天空,但是那种朦胧的记忆中的景象,和亲眼所见的感受实在是相去甚远。
  这片蓝得无边无际的天空,美丽得让人窒息。让只在回忆着看过天空的两人不由得泪如雨下。
  他们死前最后的景象,亦是这片天空,蓝得,让人憎恶的天空。
  “还在感慨?再不走,船就出发了。”
  白井月的声音,将两人拉回了现实,他们回头看了看山峦之中的亚洲支部,在那里,他们经历了宛若地狱一般的痛苦与绝望,而现在,这一切都结束了。
  “喂,白头发的,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在前往客轮的路上,优的询问声让白井月驻足。
  “什么事?”
  “我想让你帮我找个人。”
  虽然有些迟疑,但是优还是提出了这个要求。
  因为记忆的缺损,优对于自己的过去,基本上是全忘光了。他现在只记得他和自己曾经的恋人有着一起去看莲花的约定,但是那个和他定下约定的恋人到底叫什么名字,他已经不记得了。
  他想要再次见到那个人,然而他现在这幅样子,根本做不到这种事情。在没有一点信息的情况下大海捞针什么的,可以说是一点希望都没有。
  唯一的信息,就是他曾经和那个人是恋人,如果能够查看教会留下的信息,那么应该可以查到和他的前世是恋人的那个人此刻的情况吧。
  问题是,教会会同意吗?让他这个已经和教会撕破脸皮的人看档案?
  所以,他只能来求助白井月,这个既然白井月能够一言终止第二驱魔师计划,那么帮他查一下档案,应该是很简单的事情吧?
  “找谁?”
  “我脑海中,一直有一个人影,那应该是我前世的恋人,我···想要再见她一面。”
  在优说完之后,洛特斯也忍不住了,她走到白井月近前,仰着头说道:“我···我也是,我脑海中也有一个人影,能不能···帮我找到他?”
  白井月脸色古怪地看着优和洛特斯,问道:“你们不会还不知道吧?他们没和你们说?”
  优和洛特斯一脸茫然,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对此,白井月无奈摇了摇头。
  “好吧,既然他们都不说,那就我来吧。”
  转过身来,白井月神情严肃地看着两人:“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沐恩,现任黑色教团元帅一职,虽然目前教会都是把我当不存在的,但是我确实还是元帅。”
  白井月如此郑重的模样让优和洛特斯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们又不记得自己曾经的名字,现在根本没办法介绍自己。
  对此,白井月摆摆手:“我自我介绍,是因为我要向你们表明,之前我说的我是你们的师祖这句话,不是玩笑。没错,我认识你们的前世。二十五年前最有可能成为元帅的两位驱魔师,神田优,还有洛特斯·瑟贝拉。”
  “唉?可是你···”
  优看着白井月年轻的外表,很是难以置信,对此白井月用力敲了一下优的脑门,在优痛得捂头叫唤的时候,反问道:“唉什么唉?不信啊?这个世界上既然有复活的方法,那么自然也有长生的方法。我活的时间长点很奇怪吗?”
  两个人连连摇头,随后均是以期待的目光看着白井月。既然白井月认识他们的前世,那么对他们想要寻找的人应该也有所了解。
  “你们两个人,都想要找脑海中虚影的下落,对吧?其实呢,这个人很好找。”
  优和洛特斯都聚精会神地看着白井月,等待着白井月说出答案,连白井月为什么知道洛特斯的想法,都没有在意了。
  “当年那批驱魔师中,互相成为情侣的,只有一对。我这么说,你们明白了吧?”
  恩。
  嗯!?
  唉唉唉!?
  优和洛特斯先是点了点头,然后骤然一愣,明白白井月话语意思的他们看向彼此,最后彻底炸锅!
  “你···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对,对啊,应该没有···没有这么巧吧?”
  看着惊慌起来的两人,白井月笑着解释道:“我对你们说谎有什么意义呢?这个信息其实很好查的,当年的战争虽然让驱魔师损失惨重,但还是有些活口的,你们只要问一问他们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
  拍了拍两人的肩旁,白井月脸上露出了愉悦的表情:“没错,你们可不是好朋友,而是货真价实的夫妻哦~上辈子你们或许还啪啪过呢,怎么样,你们现在找到了彼此,要不要再续前缘?”
  没有人回答白井月,两个人已经被白井月的话语砸晕了,现在正自己整理思绪呢。
  因为脑海中恋人的存在,所以他们一直把彼此当作朋友,现在白井月居然告诉他们,他们就是彼此脑海中的恋人?
  “居然有这样的事情。”
  一旁跟着过来的诺斯玛利先是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还后笑了起来。
  “如果这是真的,那就太好了。”
  如果优和洛特斯仅仅是活下来,那这个故事到最后依旧是个悲剧,他们只是挣扎着,为了一个找不到的目标痛苦地活着而已。
  然而优和洛特斯找到了彼此。如果能够如白井月所说,真的在一起的话,那么这个故事,是多么美好的故事。
  美好的,让人有些不敢相信。
  “怎么?你也不信?”
  “嗯···再怎么说···这也太巧合了。”
  “是啊,巧合的让人以为是有人故意安排好的,但是命运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奇妙。你是,诺斯玛利对吧?”
  “是。”
  “那么你应该认识弗罗·缇耶多努罗喽?”
  “是的,缇耶多努罗元帅正是我的带领者。”
  “当年那场战争,就是缇耶多努罗带队,优和洛特斯的事情他可是很清楚的。等我们回到总部,你可以去问问他。”
  这边白井月刚刚把诺斯玛利的疑问赌上,从眩晕中回过神来的优和洛特斯走了过来,他们对白井月深深鞠了一躬,而后向白井月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我们已经验证过彼此的记忆了,你说的没错。所以···我们决定在一起。”
  “就这样在一起吗?不用找回过去的感情?”
  洛特斯摇着头回答道:“知道他就是之后,爱意从心底里不断浮现,我现在只想和他依偎在一起。对了,按照优家乡的习俗,我现在应该叫神田莲才对。”
  听到洛特斯的话语,白井月连连叹息,感慨道:“真是亮瞎眼,还好我已经不是单身了,胃不痛。好了,既然你们已经完成了愿望,那么就让我们出发吧。”
  看着发出河岸边准备出发的轮船,白井月嘴角上扬起一丝隐秘的弧度。
  这一次,该将这一切都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