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7章 冤家路窄


小说:抗日之特战兵王  作者:寂寞剑客
推荐阅读:帝唐  我意封天 神法 蒙山军 大穿越时代 卿本为皇纵宠缠身  
  已经是第六天,这天晚上统计的战果,苏军狙击手一共击毙了一百一十二名德军,而狼牙则干掉了二百一十名德军,几乎是苏军狙击手击毙数量的一倍。
  看到这个战果统计,库兹涅佐夫真是欲哭无泪,他找到苏军狙击手的指挥官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们这么多人,可是战绩却只有狼牙的一半儿?”
  那指挥官说:“司令员同志,现在的德国人在经过几天的冷枪射杀之后,比以前精了许多,轻易不露头,所以想要干掉他们很困难。”
  “为什么狼牙还有那么多的歼敌数?”库兹涅佐夫问。
  “从射击的精度上,我们与狼牙差距不大,但是狼牙的战术很独特,每每以常人意想不到的方式扩大战果,让人防不胜防,在这方面,我们和狼牙有很大的差距。”
  “哎!”库兹涅佐夫长叹一口气,口中说道:“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你们在歼敌总数上已落后于狼牙,我希望剩下的四天,你们能够好好的向狼牙学习战术,超过狼牙的战绩。”
  “司令员同志,我们一定尽力而为。”指挥官说。
  第六天的比赛已经过去,转眼间,已来到了第七天。
  娜塔莎今年十八岁,正是花一样的年纪,面对着德国人的大举入侵,娜塔莎选择了从军。进入军队已经有两个多月的时间,娜塔莎因为枪法精准,所以被选中成为了一名狙击手,进入了苏军唯一的女子狙击班。
  这个狙击班由十四名女兵组成,每个人都练就一手精准的枪法,只是由于时间仓促,他们在进行了短时间的狙击训练之后就上了战场。
  在前六天的战斗中,娜塔莎与她的狙击班一共击毙了一百多德国兵,其中娜塔莎自己就击杀了十七人,战果累累。
  然而娜塔莎却发现,越往后,击杀德军的难度就越大,德军现在根本不给她们一点射击的机会,所以一个上午,娜塔莎连一个德军也没有击毙。
  娜塔莎感到无聊,于是坐在战壕里,哼起了家乡的小调,那悠扬的歌声在战壕中回荡,很多狙击手和普通士兵听到这歌声都停止了动作,用心聆听起来。
  听着这悠扬的小调,很多人想起了自己的家乡,想起了自己的亲人,情不自禁跟着哼唱,直到一曲唱完,很多人还沉浸于其中。
  娜塔莎再一次举起枪,瞄向远处的德军阵地,就在这时,半个德军的钢盔从阵地下方冒了出来……
  士兵厄齐尔有着一双深邃而又散发着如海洋一样幽蓝光泽的大眼,厄齐尔有着纯正的日耳曼血统,灵敏的身手与睿智的头脑,正因为如此,他才得以脱颖而出,加入了勃兰登堡特种部队,而且成为了特种部队中的一名狙击手。
  在之前的六天中,由于苏军开展了冷枪冷炮运动,所以德军死伤惨重,不得已,将勃兰登堡特种部队又调到了前线,于是,厄齐尔来到了与苏军交战的第一线。
  一上午的时间,厄齐尔看到几个德军由于麻痹大意,被苏军狙击手击毙,心中很是不以为然,从专业的角度来看,他觉得苏军的狙击手素质很一般,虽然枪打的准一些,但其他狙击手必备的知识很缺乏,准确的说,这些人不能称之为狙击手,只能称为神枪手。
  比如,他们每开一次枪,竟然连狙击阵地都不换,依旧在原有阵地等待,这明显缺乏专业狙击手的一些常识,厄齐尔灵机一动,决定利用苏军狙击手的弱点设置一个陷阱。
  厄齐尔找到了一个帮手,让这个帮手用枪挑起钢盔,将半个钢盔露出了阵地。
  “啪!”
  一声清脆的枪声过后,钢盔被打了一个洞,也就在这一刻,厄齐尔在一瞬间已捕捉到了苏军狙击手的所在。
  “啪!”
  厄齐尔抬手就是一枪,他清楚的看到,对面的苏军狙击手仰面栽倒。
  厄齐尔一笑,向自己的助手一挑大拇指,然后说道:“再把钢盔支起来!”
  那助手立即换了个位置,将钢盔又支了起来,刚好露出战壕半个。
  “啪!”钢盔又一次被击中,厄齐尔在对面狙击手开枪的一瞬间,再一次射击,干掉了对面的狙击手。
  “第二个!”厄齐尔不由一笑,心说对面的苏军狙击手真的很笨,连这点伎俩都看不出,看来,自己今天要大开杀戒!
  三个多小时的时间,厄齐尔和他的助手不断进行诱杀,一共干掉了十几个苏军的狙击手,最后厄齐尔才发现,这些被自己杀死的苏军狙击手竟然都是女人。
  第七天的战斗结束,战果再一次被摆到了库兹涅佐夫的眼前,库兹涅佐夫看到,苏军的狙击手在这一天一共击毙了六十七个德军,狼牙击毙了一百六十七个德军,苏军狙击手的歼敌数刚好是狼牙的零头。
  库兹涅佐夫就不淡定了,心知这场赌局自己一定会输,看来,只能送给徐锐几瓶上好的伏特加。
  就在这时,库兹涅佐夫看到了一份伤亡名单,他吃惊的发现,苏军的狙击手在这一天中一共被打死了五十三人。
  库兹涅佐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一天时间,自己的二百狙击手竟然损失了五十三人,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将军,今天的德军阵地出现了很多职业的狙击手,他们无论是射击技术还是战术素养
  都非常强,我们的狙击手都是半路出家,虽然枪打的也很准,但基本上没有受到过什么专业的狙击训练,与对方的差距很大。”狙击手指挥官说。
  库兹涅佐夫就说:“一定是德国人的特种部队到了,为了避免更大的伤亡,冷枪冷炮活动有必要停止。”
  “是啊,如果真是特种部队来了,我们只能撤退,否则损失一定会很大。”
  “我倒觉得,这是一个与德国人较量一下的好机会。”话音落地,徐锐从门外走了进来。
  看到徐锐来了,库兹涅佐夫就说:“徐锐同志,看来咱们之间的赌约,我是输定了,一会儿我就让人把伏特加给你送去。”
  徐锐说:“那到是好,你那伏特加我要定了,不过刚才你说冷枪冷炮活动可以停止,我倒觉得没有必要。”
  库兹涅佐夫就说:“徐锐同志,我们的狙击手都是新手,一天就损失了五十三人,这样下去,用不了几天,就会损失殆尽,我不能让自己的战士白白去牺牲。”
  徐锐就说:“军中普通的狙击手与德国特种兵自然差距很大,不过如果是狼牙的话,那却完全可以与德军特种兵抗衡。”
  “徐锐同志,你是说,让狼牙去与德国特种兵较量?”
  徐锐说:“勃兰登堡特种部队与狼牙也算是老冤家,从莫斯科打到特维尔,狼牙每次都是稳占上风,而勃兰登堡特种部队却越打越少,由一个师的建制打成了团的建制,又从团的建制打成了营的建制,根据情报,现在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大部分已被拆分,只余下了一个营,大约三百多人,这些人的人数虽然不多,但都是久经沙场的百战老兵,红军的狙击手确实对付不了他们,只有狼牙才有能力与他们一决雌雄。
  狼牙与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恩恩怨怨,也到了最后决定的时候,如果我们打好了这一仗,勃兰登堡特种部队就算不被消灭,也可能被德国人自己取消建制。”
  “徐锐同志,如果你下定决心的话,那我不反对狼牙与德军特种部队进行较量。”库兹涅佐夫说。
  徐锐就说:“库兹涅佐夫同志,你等着狼牙的好消息吧,这一仗,要么是狼牙被消灭,要么是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灭亡,这是一场真正的决战……”
  与此同时,特维尔前线,雷奥正在阵地中与手下的得力干将克劳堔交谈。
  雷奥就说:“根据从总部最新传来的消息,元首有意取消勃兰登堡特种部队的编制,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将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失败,决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克劳堔问:“队长,如果我们打好这一仗,元首是否会考虑留下我们的编制?”
  雷奥说:“这个不好说,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我们这次又一次战败,那么,建制必然撤销,所以,我们必须全力以赴。”
  克劳堔一点头说:“勃兰登堡特种部队浸透了奥托队长和所有人的心血,就像是你的孩子一样,如果特种部队真的被撤销,那将是我们这些人一生的耻辱。”
  雷奥就说:“克劳堔,这是我们证明自己的最后机会,今天你们就做的很好,打死了几十个苏军狙击手。”
  克劳堔说:“队长,我们发现苏军阵地的狙击手有一部分很强,打死了我们十几个队员,我想,他们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狼牙,我们不能不防啊。”
  雷奥说:“也是到了与狼牙决战的时候,这一次,我们要一雪前耻,击败狼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