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四章


小说: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作者:东亚重工
  咔嚓,又是一声裂响,碧血葫芦忽地裂开了,哧哧哧,哧哧哧,数十万道剑气迸飙而出,犹如碧光摇舞,荡扫十方。而毕方佛首当其中。
  “嗯?”毕方佛怒道,“碧血葫芦剑,你敢背叛贫僧,而且提前出世了!”
  “哈哈哈,背叛,说不上吧,爷爷啊,你们一族只剩下你一人了。杀了你之后,我将会得到永远的自由之身。你算什么东西,我叫你一声爷爷,已经是看得起你了,接下来,该你叫我爷爷了。”葫芦之中,传出小孩子的声音来,是碧血葫芦剑的剑胎,不,应该说是畸形的剑胎。
  轰。
  毕方佛大袖一振,凤凰山飞出,将一道道绿色的剑气都给震碎了。“反了你,贫僧虽是吾族最后一人,可还能压制你。不,应该说是天生克制你。碧血葫芦剑,你再不识好歹,贫僧真的会杀了你。”
  刷刷刷,凤凰山之上,一道道璀璨的光华旋扫而出,结成凤凰、比翼鸟、仙鹤、玄鹰等,已将碧血葫芦给围住了。
  当是时,碧血葫芦剑的剑胎再次起了变化,它将身一摇,哧啦,哧啦,两道比水桶还壮的剑光劈了出去,登时,葫芦上的裂纹更多了,“毕方佛,不,我该称呼你是斗碧方。”
  “斗碧方!”
  “原来毕方佛的真名是斗碧方,我虽然知道他是斗碧一族的,不知道他的真名啊。”
  “哇,是叫斗碧方啊。”
  木须龙、蜂青羊、柳神、凤九霄等人惊奇道,他们也是第一次听说毕方佛的真名,斗碧方。
  “斗碧一族与八神一族同是污界之中的王族,可惜,你们斗碧一族的基老数量太多了,而且不愿意和女人有任何牵连,所以就没有后代了,到了最后,只剩下你一个人了,斗碧方!”碧血葫芦剑的剑胎再道,它像是吃错了药,什么都敢说。而且是当着众人的面,丝毫不给毕方佛面子。
  “哈哈哈,你原来叫做斗碧方。”八页笑道,“听说你们一族的污力与污气都是绿色的,为何你偏偏喜欢红色,让人诧异。”
  有六个葫芦围攻八页,它们放出数万道剑气,凝出剑网、剑河、剑山等,轰向八页。可八页毕竟出身八神一族,而且他手里的木棍也是族中的异宝,上面更是张贴了无数符箓,有的是八页亲自祭炼的,有的是他强取豪夺而来的,当然,符箓有很多层,越是外面的,越是平常。最珍贵的符箓都在最里面。
  当!当!当当当!八页挥动木棍,将六个葫芦都给扫飞了,而葫芦里的剑胎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尤其是灰色的葫芦,里面的剑胎居然裂开了。其它的五个葫芦几乎是在第一时间感受到了灰葫芦的异变,它们忽然舍弃了八页,向灰葫芦飞去。
  嗤!嗤!嗤!
  数千道剑气从五个葫芦中迸扫而出,竟是劈向灰色的葫芦。而灰葫芦里的剑胎失声道:“你们不能这样对我,不能落井下石。”
  可惜,五个葫芦都没理会灰色的葫芦,它们分明是趁着灰葫芦里的剑胎受到了重创,而要它的命。
  “哼,七个葫芦,你们不觉得数量太多了吗。”金葫芦里的剑胎冷笑道。
  “弱肉强食,在我们几个葫芦之中同样适用。若是有一天,我变得弱小,不堪一击,你们不必同情我,尽管吃掉我就是了。”紫葫芦里的剑胎也道,“所以,我们现在动手杀了灰葫芦,将它的剑胎分掉。”
  “吃了它,我们才有机会与碧血葫芦剑抗衡。”
  一道道念识从五个葫芦里传出,在空中聚成一张念识之网,封锁千丈方圆。灰色的葫芦如论如何都逃不掉的。
  然而五个葫芦不知道的是,碧血葫芦根本没拿它们当对手。而碧血葫芦剑的剑胎只有一个目的,与毕方佛,也就是斗碧方彻底断绝关系,成为自由之身。“我若是能吸收掉斗碧方的血脉,会立刻破开碧血葫芦,而且修得天地一体的境界,剑灵、剑是一体的。”碧血葫芦剑的剑胎暗忖。
  锵!
  剑吟铮铮,剑胎又在计划下一次的攻击,它是铁了心,非要杀掉毕方佛,“我那愚蠢的弟弟们啊,你们最好能吃掉八神家的传人,然而我再吃掉你们,而你们做的一切都是为我做嫁衣。”绿皮葫芦里的剑胎笑道。
  嗡。
  凤凰山遽地镇下,要将碧血葫芦镇在下面,或者毁掉。毕方佛也是怒极,他是斗碧族仅剩的传人了,而碧血葫芦剑又是族中的至宝,如今,本该守护他的碧血葫芦剑,竟然想要背叛他。“十方腐屠。”蓦地,毕方佛冷笑道,他施展的竟是腐女界神通。
  “啊!”方娘娘下了一跳,她与山萌正在抢夺山牙祭出的古图,陡地听到身后传来毕方佛的冷笑声,“十方腐屠,毕方佛竟然会十方腐屠,我都不会!他是怎样做到的……”
  十方腐屠的魅力要比古图的更吸引人。呼!方娘娘转过身来,她想亲眼确认毕方佛真的会腐女界的大神通。
  嗯?山萌一怔,他没想到方娘娘会放弃古图了,“很好,山河基图是我的了,少个一个竞争对手,求之不得。”
  刷!
  山萌怒飚而去,“山牙,我以族长的身份命令你交出山河基图,否则你只有死路一条。”
  山牙吓得讲不出话来,因为山河基图开始影响他了,除了四肢不能动之外,他的生命之海也有凝固的迹象,这可不是什么好事,“这卷古图,它为何偏偏在这个时候要我的命。”山牙吼道。
  砰!
  一道掌劲击中山牙的后背,登时,他吐出五百斤鲜血,“噗啊!”山牙又吐出三百斤鲜血,也因为失去八百斤鲜血的缘故,他的身体又能动了,“很好,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的目的为何,可你救了我,让我能动了。”山牙怒道,“可你想杀我,付出代价吧。”腾的一下,山牙电射而起,可他不是杀向偷袭他的那个人,而是逃遁。“傻瓜才待在这里,我想活下去。”
  “山牙!”
  山恶的声音陡地响起。
  “啊,是师兄,师兄你不是被山基废了吗,为何还能……”山牙惊骇道,他以邪刀刺穿了山恶的基油油田,后来山基又用一枚奇怪的珠子放到了他的身体之中,按理说,山恶应该死了才是,可他现在生机炽盛,基气更是迸扬数百里,那像是奄奄一息的样子,分明是怒火烧天,他携怨而来,要杀掉山牙。
  “嗯?嗯?”山基也是愣住了,“都是因为那枚珠子的缘故吗,山恶的的基油油田受到的重创都好了,而且他的实力比受伤之前又进步一大截。”
  铿锵!山基手里的邪刀发出一串金属颤声,分明是不服气,因为它没能毁掉山恶,而因此感到不悦。
  “无妨,山恶已经中了我的四灵心诀神通,我让他做什么他就得做什么。”山基笑道,似在劝说邪刀,“我既然能毁掉他的前半生,也能让的余生痛苦不堪,师兄啊师兄,你始终逃离不了我。”山基冷笑不已,他已经运转真元,要将山恶摄拿过来。
  嗡!
  山恶体内,那颗未知的珠子,忽地迸生一起一团水光,弥散开来,将山恶身体之中的基老国度都覆盖了,而且他的灵台也蒙上了一层水汽,暂时阻遏了山基四灵心诀带来的影响。所以山恶不再受到山基的控制,仍能做自己,而且他任何想法也传不到山基那里。
  “不可能。”山基怒道,“我连水烟华都能杀掉,为何奈何不得他身体之中的这枚珠子,不会的。”近乎咆哮,山基恼怒异常,而他手里的邪刀也感受到了来自持有者的愤怒,锵!锵!锵!邪刀发出数百声刀吟,响彻起来。杀,邪刀此刻更想杀掉山恶,因为自从它被打造出来,中刀的人还没人能活下来。“杀了他!”骤然间,邪刀的器灵跳了出来,并且冲着山恶咆哮道。
  “器灵?邪刀的器灵。”山基稍稍一怔,“竟然有器灵。哼!你为何现在才出来。”
  刷刷刷,山基上方的九污之印,绽放一道道污光,斩向邪刀的器灵,分明是要将他削成一片片的,因为他戏耍了山基。
  “饶命,大王饶命。”邪刀的器灵惊道,“我并非有意隐藏起来,而是出不来。实不相瞒,当初寄情刀诞生之际,我也随之而生。可一直封印在刀中,历经十几任主人,他们都没能发现我,而我却是知道他们的,可无法和他们交流,这也是很郁闷的事情。可你就不同了。”
  “寄情刀,原来你是叫寄情刀啊。”山基瞅着手里抓着的邪刀,“是我的九污之法让你冲开封印,得以逃出吗。”他又道。
  “嗯,大王啊,你的基情与污力都是极好的,我与寄情刀与你完美契合,不要杀我,我会报答你的。”器灵再道,他已经看出来了,山基并非真想杀掉他,而是在与他谈条件,让其完全臣服于他。
  不过是虚与委蛇,寄情刀的器灵很乐意去做。
  “我的每一任主人都是用自己的鲜血为我开刃,其实不然,寄情刀需要的是基友,高品质的基友。”器灵忽道,“所以……”
  “所以你想要我的本命基油。”山基怒道,“你好大的胆子,才出来,就敢和我谈条件,我马上用污族神通炼化了你。再者,我并不使刀,邪刀对我可有可无,我有九污之印足矣。”
  山基的话音一落,九污之印绽放的九彩污光更盛,如同霓霞长河涌来,不停涤荡寄情刀的器灵,“啊!”器灵发出惨叫,这是真实的,并非装出来的。“主人饶命,我并不是有意的。饶了我吧。”寄情刀的器灵忽然明白了,山基不是那么容易敷衍的,不如道出实情,还能求得一线生机。
  “还没有人敢在我面前放肆,我是山舞一族的最终守护者,你一个小小的器灵,也敢在我面前炫耀那点心思,哈哈哈,真是滑稽啊。”山基笑道,他并没收手。九污之印遽地一震,哧啦,一道比手臂还的污光陡然扫下,卷起寄情刀的器灵,并将他抛向高空,“接收九污之印的洗礼吧。”山基再道。
  “不,不,不要!”寄情刀的器灵骇然道,他还是听说过九污之印的大名,也知道九污之法的可怕。所以才拼命挣扎,不愿被这块大印给杀掉。
  砰!
  蓦然间,山恶又是一掌,这次他将山牙的身体给拍成了碎片,并且夺走了山河基图。
  “你!”山萌怒道,“交出古图,乖乖受死。”
  “哼,山萌,你一个小辈,怎敢这样对我讲话,我相当于是你的老祖宗,跪下来,你没资格与我谈条件,而且只能仰望我。”山恶怒道,得到了水烟华的珠子之后,山恶的基油油田愈合了,而且实力也上升到无法言明的境界,玄之又玄。“我有种感觉,在场的诸人,都不是我的对手,我能将他们都给杀掉,或者炼化掉。”山恶心道。
  “你敢命令我。”山萌怒道,“你与山基在我眼里都是土鸡瓦狗一样的货色,我想杀你们也不是一天的事了,如今正好,我将你们全都给宰了。”
  轰隆!
  山萌的袖子扫了出去,浩荡无穷的污气托起群山,向山恶横扫过去。
  “山盟海誓!”山恶哼道,他当然认出来山萌使用的是哪一门神通了,可他不会,只是听说过。“山基,山萌,我就让你们看一下真正的九污之法。”
  倏尔,山恶双臂挥起,十指如刀,刺向天穹,似乎都能将苍天给抓出几个血窟窿。嗡的一声怒响,一大团纯净的污气从山恶的双臂之中迸旋而出,哧啦,哧啦,哧啦!数十万道九彩污光犹如长河,从遥远的国度中迸涌而来。
  “这是……”山基也停了下来,不再催使九污之印炼化寄情刀的器灵。威胁,山基感到威胁了,因为山恶施展的九污之法甚至在他之上。“没有可能的,山恶并无九污之印,不,他甚至没用大印,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九污之法需要配合大印才能使用,而九污之印则是上上之选。在这之前,山恶的穷山恶水印已经被山基给毁掉了。
  “你们真是少见多怪,懂什么。”山恶不屑道,“山基,你更是傲慢无比,还不是因为得到了师尊的九污之印。”
  “你!”山基怒道。
  哗啦啦,九道数万里长的污河横亘在虚空之中,散发着浩荡无尽的气息,能将众生都给毁掉。
  “山恶,我果然该留下你。”山基嫉妒道,他很后悔将从水烟华身体里得到的珠子放在了师兄的体内。“如果是我自己使用,我现在该是何种威风。”
  你活该。这时候,寄情刀的器灵暗忖,他恨死了山基,因为他差点死在九污之印之下。“真希望寄情刀会穿过你的基油油田,而你匍匐在我脚下,祈求我的原谅。”寄情刀的器灵又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