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推销魔法卷轴


小说:我的魔法时代  作者:海逸小猪
推荐阅读:复仇之毒妇 好女多逑 极品装备制造师 永生龙王 腹黑老公追逃妻 帮主的爱恋情缘 旋转大门 鬼王的妖妃 龙骑士的我 小皇帝慢点,疼! 
  萨摩耶公爵左臂的手肘支撑在华丽的黑铁座椅扶手上,单手拖着下巴,微微抿着嘴唇,刀削斧刻一般被岁月风霜侵蚀的那张脸上带有浓浓的不满,他的目光锐利如刀,他是塔尔瓦省最有权势的人,他坐在那张椅子上,就像是一头雄狮傲视全场。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我觉着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虽然盯在我的身上,但是那股气势却是震慑住了整个议政大厅,似乎在说给整个大厅里的骑士将领们听,萨摩耶公爵开口说出两句话,就让整个议政大厅变得鸦雀无声。不知是谁的一声轻轻咳嗽,在这样安静的氛围之下,声音被无限放大。
  我偷偷用眼角的余光向四周望去,站在台下的那群骑士里面,有一些人脸色变得很难堪,他们微微将头低下来,神情显得有些尴尬。
  这时我才意识到,议政大厅里的这群骑士将领之中,有些将领属于坦顿城这一系,显然他们在听出了萨摩耶公爵语气中的不满,不过看起来对于萨摩耶公爵的话,没有人敢站出来反驳,或许这场交易本就应该在私底下进行,我和琪格举行的拍卖会显然有刺激到这座城里的大人物。
  也许这关系到了坦顿城的脸面,我站在高台之下,昂头看着萨摩耶公爵,目光没有半点退缩。
  身旁的琪格已经伸手摸到锥帽的边缘,想要将遮挡住她容颜的锥帽掀开,显出自己本来的身份,但是看到我十分镇定的站在原地,并没有被萨摩耶公爵的气场震慑住,琪格的手又停了下来。
  “公爵大人,我觉得这没什么不妥,这只是一场以物易物的交易。”我坦然说道。
  我尽量让语气显得平淡一点,我的声音虽然不算太大,但是在这鸦雀无声的议政厅里,无比清晰的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萨摩耶公爵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这一刻,仿佛整个议政大厅都凝固了。
  很多骑士将领都目光惊讶地看着我,在他们的眼底,似乎没想到我会坦然地承认了黑魔晶的交易,那些目光像是看着傻子一样看着我。
  “呵呵,上次有人出言顶撞我,还是在帝都查尔斯大帝举办的一次晚宴上,好像是一位不知从哪个旮旯里冒出来的亲王,我只用了一拳,就将他的鼻梁骨砸碎。”萨摩耶公爵声音显得有些冷冽,那眼神像是也想将我的鼻梁骨砸碎。
  这时候,躲在人群后面的霍勒斯伯爵忽然走上前来,他穿着一身精致的魔纹构装铠甲,腰上佩戴着一把镶嵌着无数宝石的十字军长剑,他的身材显得非常的匀称,被那套精致的铠甲衬托得英武不凡,他清秀的面容上带着一种讥讽之色。
  “祖父,我在特鲁姆城外见过他……”霍勒斯伯爵用手指着我的鼻子,竖起眉头厉声说道。
  我有些瞠目结舌地看着霍勒斯伯爵,心里想着:这家伙到底想要说什么,看他这副表情,难道想揭发我在特鲁姆据点的一些劣迹,可你霍勒斯在特鲁姆究竟干了些什么,难道你自己心里还没点数么?这种时候,还敢将话题往特鲁姆据点上引?
  霍勒斯伯爵的声音已经成功的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他站在我对面,看着我身后的卡特琳娜,脸上的肌肉微微有些扭曲,嫉火冲脚底下冲到头顶上,像是一下子失去了理智,显得有些面目狰狞,歇斯底里。
  “我是在特鲁姆城外的战场上看见他的,当时就他一个人,那些蛛人对他视若无睹,他竟然明目张胆地走在战士们的尸体旁,搜刮战场上的战利品,我从未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魔法师。”霍勒斯伯爵当众这样说道。
  四周那些骑士将领们,有些人惊讶地看着霍勒斯,有些人警惕地看着我,还有些人似乎显得一丝困惑,目光看向台上的尤金魔法师,按照霍勒斯伯爵对我的指责,也许是尤金魔法师被我们蒙蔽了,才说了一些那样的话,整个议政大厅被霍勒斯伯爵突如其来的谩骂,搅得气氛有些诡异。
  看到台上的萨摩耶公爵没有任何表情,霍勒斯伯爵一副信誓旦旦地说:“他们这群人很可能是潜入坦顿城的奸细……我不知道他和那些蛛人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那些尼布鲁族蛛人竟然对他的出现视若无睹,诸位可能是听说了他在特鲁姆据点外面做的一些事,他们在坦顿城搞出来的那些事,难道不像一场和尼布鲁族蛛人们一起演得戏么?”
  “他一定是拥有‘蛊惑人心’的邪术,才将特鲁姆的一名优秀的守城将领迷惑住,悲惨地成为了他的追随者。”他按照自己的推断,继续向大家说道,他根本没有注意到周围骑士们异样的眼神。
  说道最后,霍勒斯伯爵激愤地说道:“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底气,居然还敢送上门来,来人,将他们这群异端分子全部抓起来。”
  霍勒斯伯爵喋喋不休地站在议政大厅里揭发我烈性劣迹,只不过霍勒斯摒绝根本没注意到,他每说一句话,萨摩耶公爵的脸就黑上一分,直到霍勒斯伯爵说出最后这些话,萨摩耶怒火才终于爆发了一声怒吼:“够了,趁我还有一点理智之前,赶紧从我面前消失。”
  这一刻,霍勒斯伯爵才惊醒过啦,他向四周瞄了一眼,终于算是那些骑士将领们鄙夷的目光,然后看到萨克斯顿剑士向他猛使眼色,霍勒斯伯爵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的谎言早已经被大家识破,只有自己傻乎乎的蒙在鼓里。
  霍勒斯像是舞台上一位演滑稽戏的小丑,他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灰溜溜地离开议会大厅。
  萨摩耶公爵瞪着眼睛,喘着粗气,向着台下一位中年贵族吼道:“看看,这就是你的好儿子,让他在今天日落之前,将他送回的塔尔瓦的省庄园里去,我再不想在耶罗位面上看到他!”
  那位阿曼德侯爵唯唯诺诺的答应下来,随后追着霍勒斯伯爵的身影跑出去。
  “你们在特鲁姆所做的一切,我已经有所了解。”萨摩耶阴着一张脸,瞪着我说:“但关于黑魔晶,我需要你给我合理的解释!”
  原来特鲁姆据点之战的来龙去脉,萨摩耶公爵早已调查清楚了,现在,至少我不用担心迪士累利骑士的功劳被霍勒斯伯爵霸占。
  我向四周看了一眼,伸手从魔法腰包里拽出一只装满了冰系魔法卷轴的封魔箱子,‘轰’的一声放在地板上。
  然后才对萨摩耶公爵说:“我们的小队在黑森林里探险过程中,遭遇了一些尼布鲁蛛人战士的袭击,不过幸运的是我们击败了他们,并获得了一些战利品,这些战利品当中,有一大部分就是黑魔晶。”
  “至于我们在坦顿城将这些黑魔晶交易给本地贵族,是因为我们所携带的金币不够买那些魔法草药和魔法皮革,我想利用最近几天空闲时间,尽可能做一些冰系魔法卷轴,这些冰系魔法卷轴是我们丛林里遭遇蛛人战士之后制胜的法宝。”
  “现在,我想将它们,带给公爵大人你一场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