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魔法卷轴的威力


小说:我的魔法时代  作者:海逸小猪
推荐阅读:复仇之毒妇 好女多逑 极品装备制造师 永生龙王 腹黑老公追逃妻 帮主的爱恋情缘 旋转大门 鬼王的妖妃 龙骑士的我 小皇帝慢点,疼! 
  萨摩耶公爵眼中露出好奇神色,他站起身迈步从宝座上迈步走下来,秘银胫甲踩在理石地面上,每一步都显得沉稳有力,他就像是一只威武的雄狮,一步步缓缓走过来。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他站在封魔箱旁边,那种强者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威压,让我呼吸变快了许多,心脏‘砰砰砰’跳动,感觉就像是要从嗓子眼里挤出来了一样。
  他身上名贵的礼服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的,若隐若现的暗纹中带有一丝丝温热之气,那种火焰的气息,总感觉有某种熟悉的味道,可是却让我想不起来,这火焰的气息究竟在那里遇见过。
  萨摩耶公爵目光中带着一丝疑惑,他盯着我的眼睛问道:“这些魔法卷轴就是你们在黑森林里制胜的法宝?”
  我被萨摩耶公爵的气势压迫,忍不住屏住呼吸,微微点了点头。
  老魔法师尤金步履蹒跚地拄着法杖,从高台慢吞吞地走下来,从大厅里的人群中走出两名穿着黑色法袍的魔法师,站在尤金法师一左一右,搀扶着他走到封魔箱前面,他佝偻着身体,伸出手在封魔箱上摸了摸,一丝冰雪的结晶出现在老魔法师的指尖。
  老魔法师尤金脸上出现了一丝惊喜之色,对一旁的萨摩耶公爵说:“是冰系魔法,放在封魔箱里还能溢出这么强的冰元素气息,看起来卷轴的品质还不错。”
  然后,尤金魔法师问我:“你们用黑魔晶大肆兑换冬刺草,就是为了制作这些卷轴?”
  “是的,要不然这冰属性的魔法草药还能做什么?”我回答道,看到尤金魔法师和蔼的目光,我稍微放松下来。
  尤金抬起眼皮对我眨眨眼睛,温和地对我说:“这些冬刺草能做出来的可不仅仅只是魔法墨水,它还是魔纹布的蓝色染料和高级抗火药剂的主要材料,很多魔法师都喜欢随身携带一两瓶高级抗火药剂,毕竟在格林到处都是擅长火系魔法的法师。”
  我伸手将封魔箱的盖子掀开,一股淡淡的冰寒之气从箱子里扩散出来,这种铁箱表面镀了一层非常薄的魔法赤铜,铭文师们在箱子内壁上雕刻着封印法阵,尤金看了一眼我胸前的魔法勋章,然后伸手在拿出一张只有大拇指粗细的魔法卷轴,仔细地看着卷轴外面的纹路。
  尤金用手指肚摩挲着卷轴,对我问道:“这是沼泽巨鳄的皮?”
  我回答:“您说的没错,这是沼泽巨鳄的皮革。”
  尤金魔法师眼光柔和地看着卷轴,问我:“这张皮革为什么会这么轻薄?里面的魔纹似乎很流畅啊!”
  我解答说:“这些鳄鱼皮经过了一些后续处理,为了一只封魔箱可以多装几张卷轴,便于在战场上携带!”
  “倒是有些与众不同,很少有卷轴会注意到这个一方面,那些卷轴大师恨不得可以让皮革更厚一些,以便增加卷轴制作的成功率,只有你们反其道而行,只为了携带方便吗?”尤金魔法师边说,边从封魔箱中再次摸出几张卷轴,发现都是这种轻薄的皮革,不由得啧啧称奇。
  “是的,这样的话,可以让一只封魔箱正好放置一组魔法卷轴!”我脸上带着一些得意,这种得意来至于别出心裁的制皮术。
  “一组卷轴是什么意思?跟我说说你们究竟是怎么使用这些卷轴捕猎那些蛛人的,看起来你们做得很成功!”萨摩耶公爵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和琪格对望一眼,看来因为我们在黑森林里猎杀蛛人战士的事情已经被传扬了出去,因此萨摩耶公爵才对这些魔法卷轴有些感兴趣,我猜他大概是想要找到更多战胜蛛人战士的方法。
  于是我对他说:“大概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差不多就是在一次战斗中,将封魔箱中所有的卷轴都丢出去,才会显出冰系魔法的魔法效果。只用文字解释的话,没有感官效果,如果有魔法试炼场,我们可以展示一下这些冰属性魔法卷轴。”
  听见我和萨摩耶公爵,尤金高级魔法师的谈话,议政大厅里的那些骑士和法师们都围了过来,他们都好奇的看着封魔箱里的魔法卷轴,有的人则是在偷偷地打量着我,也有人偷偷观察着将脸藏在魔法长袍里的琪格,我们身后不同种族的四位随从,也成了目光的焦点。
  一旁人群中有人低声问:“要怎么展示,难道需要找一只蛛人战士俘虏现场测试一下吗?”
  也有人提议道:“或许可以找个二级魔兽,随便试验一下。”
  一位身穿全覆式重装甲的盾战士分开人群走上来,他的身后那面纹章盾非常的显眼,我一下子认出他,他曾在军阵前帮过重甲步兵团,当时在坦顿城外,两百名蛛人战士向床弩军阵冲锋,重甲步兵团战士被迫防御,就在那样的关键时刻,这位手持纹章盾的盾战士在重甲步兵团的军阵之中开启了高级武技‘盾墙’,挡住了蛛人战士一轮长矛,所以我对他印象非常的深刻。
  看到他走上来,我对他友好的点了点头,他是位实力达到二转盾战士,左侧脸颊上有一道深深地刀疤。
  他用敦厚地声音问我:“箱子里都是二级魔法的魔法卷轴?”
  我如实回答说:“有几张卷轴是二级魔法,有几张算是一级魔法范畴内。”
  那盾战士略微沉吟了一下,就直接对萨摩耶公爵说:“不用那么麻烦,我们可以在外面的庭院里测试,尽管对我释放你的这些卷轴魔法,让我来感受一下这些魔法卷轴的威力!”
  萨摩耶公爵与尤金魔法师对视一眼,然后说:“好。”
  坦顿城一役,一共有七位实力超群的骑士跟随在萨摩耶公爵身边,这位盾战士就是正是其中之一,显然在位盾战士在这群人中威望很高,深得萨摩耶公爵的信任。
  ……
  我弯腰将封魔箱的盖子合上,鲁卡从我身后走上来,扛起这只封魔箱,站在我身后。
  在罗兰大陆上有个传言,说兽人部落中牛头人一族战士是最适合成为盾战士的种族,他们身体高大,天生就是拥有强健的体魄,最重要的是拥有其他种族无法比拟的恢复能力,只不过牛头人一族天***好和平,而且生活在帕伊高原,很少会离开自己的故乡。
  我们的队伍中,有一名牛头人战士,吸引了议政厅里很多骑士的目光。
  那盾战士边走边自我介绍说他的名字叫奥尔登,我跟在奥尔登身后向议政大厅外走,他忽然回头问我“那天就是你在军阵前施展‘冰墙’魔法?”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问,只好对他点了点头,说:“是我。”
  盾战士奥尔登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忍不住对我说:“虽然看起来很不错,在空中出现一道华丽壮观的冰墙,但你的冰系魔法……怎么来形容呢!哦对,华而不实!”
  这也太直接了吧,只是一句话就让我再也不愿和他交谈。
  这时候,一位弓手装束的强者凑到奥尔登的身边,神情高傲地看了我一眼,在一旁附和说:“说得没错,如果那个冰墙改成一枚大火球,至少能将一名蛛人战士轰翻在地,冰墙能做什么,想用冰墙挡住那些蛛人战士?他们难道不会直接翻墙爬过来吗?”
  我一点都不想和谈们说话。
  这时候,奥尔登身体另一侧又出现了一位强者,他的身后背着两把非常特别的风暴之剑,黑色的剑身边缘的刃口上像是镀了秘银,剑身上流畅的魔法符文荡漾着雷属性的魔法气息,一丝丝电弧偶尔会在风暴之剑上跳出来,随后消失在空气中,发出‘滋滋’声。
  就听这位剑士说:“闭嘴吧,既然能狩猎到蛛人战士,就一定有某些特别的方法,不要随便评判魔法。”
  随后,就看那位剑士转头笑嘻嘻地对我问道:“冒昧的问一句,看您胸前佩戴的魔法勋章,难道说您还不是一转魔法师吗?”
  我看这位剑师每句话都有维护我的意思,就如实地回答说:“没错,我目前是一名四级魔法师,还在帝都皇家魔法学院上学!”
  一时间,周围的那些人都安静了下来,大家都用着奇异的目光望着我。
  那位剑师欢呼一声,揽着盾战士奥尔登的肩膀,兴奋地大声喊道:“哈哈!没想到吧,你们没想到吧,奥尔登你居然面对的是一位没转过职的初级魔法师,而且还是皇家魔法学院的学生,这真有趣儿!”
  我有些无语,这位剑师真是一位笑点极低的大嘴巴。
  ……
  萨摩耶公爵和老魔法师尤金走在人群后面,我的五感非常敏锐,他们说的话恰好全被我听到。
  他对尤金魔法师说:“用冰系魔法的卷轴战斗,还真是很少见到啊!”
  尤金魔法师:“事实上并非如此,我从一位北境的朋友那听到过一些关于冰系魔法卷轴的事情,最近这几年,冰系魔法在北境省份很流行,一些猎魔法师身上都会带着几张冰属性卷轴,在北境省的冬天,这些魔法卷轴可以在战斗中发挥最大效果。”
  萨摩耶公爵冷哼一声,说:“即使这些魔法卷轴真的有效果,又能怎么样?难道说还要我们在战场上将这些价值不菲的卷轴随便丢出去?就算将蛛人战士杀掉,难道杀死一位蛛人战士,就可以换回来这么一箱子卷轴?”
  尤金魔法师叹了一口气,说:“终归还是为了让军中的魔法师有一个保命的手段吧,冰系魔法的特点是魔法本身带有‘减速’或‘冻结’的魔法效果,是土系魔法之外最好的控制类魔法。”
  萨摩耶公爵又说:“军营中每一位魔法师的生命都很珍贵,他们更适合在坚固的城墙的保护下战斗,我宁可拆散一支构装骑士团,也不想让军营里的魔法师加入复仇暗杀团,他们的身体太孱弱了,根本不适合长途奔袭。”
  ……
  人群中也有人议论纷纷。
  就听一位骑士说:“是不是公爵大人有了新的决定,要我们组成暗杀小组,深入黑森林南部区域里,追杀这些败逃的蛛人战士?”
  一名骑士笑了一声:“哎,如果真是这样,我举双手赞成这个做法,这才符合我们塔尔瓦人的性格,有仇必报。”
  先前那名骑士又说:“不过,我们不是刚刚在南面的黑森林里,挑翻了一个尼布鲁族蛛人的老巢,现在追过去,岂不是往枪口上撞?”
  旁边有人说:“嘘,小声点,看呀!场上那两位已经开始了。”
  先前那名骑士并没有听从那人的劝说,只是压低了一些声音说:“不过,这些二级冰系魔法,真的能伤到奥尔登大人吗?听说他刚刚晋升成为二十七级盾战士,二级的冰系魔法吗?无论怎么样也不可能伤到奥尔登大人的吧!”
  发出笑声的骑士则是说:“那是当然,没听他们说的吗?只是测验一下卷轴的威力而已。”
  ……
  议政大厅外的庭院非常的大,足够半个足球场大小,庭院的地面都是青石板铺就而成,外围有两丈多高的高墙,将议政厅与外面街区完全隔绝。
  众人都站在议政厅门口石阶上,盾战士奥尔登站在石阶下面的广场中央,他将腰间挂着那把刀鞘样式古朴的长刀放到一边的地上,右手持着一面纹章盾,他身上的铠甲慢慢转变成为青色,一堵石墙的虚影出现在奥尔登身后,他站在那里,看上去与石墙虚影融为一体,就像是石墙上的一块砖石。
  盾战士奥尔登摆出弓步的防御姿态,然后对着石阶下面的我大声喊道:“年轻的魔法师,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可以尽管施展你的卷轴魔法吧!”
  “喝!”
  奥尔登大喝一声,这是战士职业者的技能‘战吼’,下一刻,一股淡淡白色雾气围绕在他的身边。
  陪在盾战士奥尔登身边的那两位强者并没有停留在石阶上,他们更像是两名评判者,跟着我们一起走下石阶,此刻他们两位站在石阶的边缘,到眼前一幕,那位爱唠叨的剑师不由得张大了嘴,吃惊地说:“不是吧,奥尔登这也太谨慎了吧,全套重装出战也就罢了,还摆出‘防御姿态’和‘势’,然后还用出防御型战吼,真是不给别人一点可乘之机啊!”
  站在他身边的二转弓手‘嘿嘿’干笑一声,然后才幽幽说道:“奥老大一直不就这样吗?无论对手是谁,他都非常的尊重对手,尽可能全力应战!”
  鲁卡将那支封魔箱帮我放到石阶下面,随后向后退了几步。
  我回头瞪了他一眼,我知道他有点不放心我的安全,不愿离我太远,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按照我的想法,退到石阶中间位置,这是他能够对我施展出‘冲锋’技能的极限距离,他还真是一个固执的牛头人。
  看到一切准备就绪,我不紧不慢的从封魔箱里捧出十几张‘霜冻卷轴’来,然后举着魔法卷轴向石阶上的诸人讲解:“这是改良版的初级魔法卷轴,它不需要任何魔法咒语,只要轻轻将卷轴展开,就能触发卷轴上的魔法技能,所以在战斗的时候,我喜欢将魔法卷轴配合小型兽夹,制成魔法卷轴陷阱,布置在敌人出现的必经之路上……”
  我将十三张霜冻卷轴随意的撒在奥尔登脚下的青石板上,台上那些围观的骑士们安静下来。
  我接着说:“这一组卷轴里,一共有十三张霜冻卷轴,布置陷阱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它们一定要摆放得密集一点,这样它们爆发出来的冰寒气息才能不被风吹散开,它们会不断的制造出冰雾……”
  绑着卷轴的每一根马连草都被我用冰魔法凝结成冰,我慢慢地走回封魔箱旁边。
  随着我的一声喝令:“冰爆!”
  十三张霜冻卷轴上那些被冰霜冻结住的马连草,一下子爆成细碎的冰粉,那十三张卷轴一下子自动展开。
  ‘噗噗噗’接连不断的声音传出来。
  盾战士奥尔登脚下弥漫出一大片冰雾来,庭院里的温度一下子骤冷,居高临下,可以看到奥尔登的身影在冰雾中若隐若现。
  我对台上众人说:“这是为了营造一个冰雪环境,让接下来的魔法卷轴能发挥最大效果,这时候,一定要有人牵制冰雾里的敌人,接下来这些‘霜之新星’卷轴和‘冰墙’卷轴,才是真正的手段,奥尔登大人,请您向我这边走两步……”
  听到我的话语声之后,站在冰雾中,浑身挂满了冰霜的盾战士奥尔登举着纹章盾,向我一步步走过来。
  透过层层冰雾可以看到,他的须发皆白,口中呼出一团团白气。
  我又从封魔箱中拿出一张‘霜之新星’卷轴,念出咒语,一道清晰可见的冰环从我脚下扩散出去,将举着盾牌向前走的奥尔登一下子禁锢在原地。
  奥尔登毕竟是一名二转战士,这圈冰环只让他的身体微微停顿了一下,冻结在他脚下的冰晶随即爆裂。
  正当他对我露出轻蔑地微笑的时候,一面水墙忽然从他头顶落下来,就在他全身浸入水墙里的那一刻,我冷冷地喊出一句‘冰凝’。
  整个水墙瞬间凝结成冰,只是随后还不等我施展‘冰爆术’,这面并不算太大的冰墙一下子碎裂开,盾战士奥尔登从里面挣脱出来。
  他似乎要开口讽刺我几句,他一直非常鄙视我的冰墙。
  还没等他张开嘴,又是一道冰环从我脚下扩散出去。
  接着又是一面水墙劈头盖脸地浇下来,瞬间将奥尔登冻结在里面。
  不过毕竟奥尔登是实力强大的二转盾战士,这些冰魔法不可能困得住他,只是将他搞得非常狼狈,浑身挂满冰渣,满脸怒容,一步一步艰难地从冰雾中走出来。
  石阶上一片死寂般的安静。
  “原来这才是冰系控制魔法的真谛吗?”站在台上的老魔法师尤金喃喃自语说道。
  这时候,站在台上萨摩耶公爵终于开口问我:“这种冰系卷轴只是初级魔法师就能运用?”
  我站在台下微微地点了点头。
  萨摩耶公爵呼出一口气,眉头舒展,对我说:“难怪你们这支小队可以无比轻松地在黑森林里捕猎蛛人战士,那么接下来就是……你们手里有多少组这种卷轴,我都买了!跟我说说你想要换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