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再见阿黛尔


小说:我的魔法时代  作者:海逸小猪
推荐阅读:复仇之毒妇 好女多逑 极品装备制造师 永生龙王 腹黑老公追逃妻 帮主的爱恋情缘 旋转大门 鬼王的妖妃 龙骑士的我 小皇帝慢点,疼! 
  战争的胜利带给威尔士无尽的荣耀,在格林帝都的这个夏天,就像一道流星划过璀璨夜空般让所有帝都人都知道了他的名字,他是查尔斯大帝的第七个儿子,他是皇室年轻一代新的将星。
  布斯曼家族在华沙位面十年时间的苦心经营,在渊狱的恶鬼军团全线进攻之下,整条防线被冲击得千疮百孔,赖安公爵为查尔斯大帝驻守华沙位面,查尔斯大帝自然也不会对这些大公爵们不管不问,毕竟皇室要从公爵们的手中盘剥一些税收,开拓出来新的领土至少有三成要归于皇室。
  皇家骑士团存在的意义,不仅仅只是代表皇室的力量,威慑格林帝国的大领主们,还要负责在这些大公爵遇到外来入侵势力的时候,与镇守各地方的大公爵们一起抵御外来世界的力量。
  威尔士王子率领麾下构装骑士团在华沙位面上取得的胜利,不仅仅是让这位年轻的皇室成员一战成名,还给布斯曼家族带来了喘息之机,这一次胜利最直接的受益人自然是威尔士王子,但是从长远的角度看待这场战争的话,那么这次的战争最大的受益者则是驻守在华沙位面的布斯曼家族。
  马车驶进埃里克王子府邸,看到大门两侧的柏树矮墙上挂满了彩色的锦带丝绸,络绎不绝的魔法篷车陆陆续续地停在庄园门口广场的喷水池边,等客人从马车上走下来后,这些魔法篷车就会被御者赶到庄园外面的草地上,有专门负责看管马匹的马夫等在那。网首发
  当我牵着艾丽娅夫人的手从魔法篷车走下来的时候,她的情绪已经恢复过来,穿着华丽的晚礼服,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一手搭在我的手腕上,另一只手轻轻地提着裙摆,这时候广场上已经汇聚了不少的宾客,有人看到艾丽娅夫人出现,连忙走上前打招呼。
  很多人对我很感兴趣的看过来,也有几道带着惊讶和怨恨的目光向我扫过来,我抬眼看过去,恰好看到两个熟悉的面孔恰好站在一起,他们躲在人群的后面,自以为不会被我发现,所以看向我的眼神并没有隐藏心中的仇恨。
  迭戈见我似笑非笑地望向他,对我只是轻蔑地一笑,便拽着伊凡走向别处。
  艾丽娅夫人刚走下魔法篷车,就有认识她的朋友围上来与她寒暄,艾丽娅夫人见我站在一旁,完全插不上他们的话题,就俯下头,亲昵的在我耳边说道:“为什么不四处走走,也许你会有一些新的收获,只是别忘了舞会开始前,一定要过来找我,说好了要和你跳第一支舞的。”
  我静静地望着她,并没有移动脚步。
  她的眼睛里露出性感的微笑,葱白玉一样的手拍了下我的脸颊,然后用只有我们俩才能听见的声音,低声说:“既然说好了从今天起,要告别以前的生活,那么至少要让我向从前说一声再见才行啊!”
  我耸耸肩膀,想到自己在马车上看到艾丽娅夫人袒露内心,竟然忍不住对她说:让她告别以前的生活,摆脱掉身上那些富贵与权力对她的操控,斩断那些无形的线,让她告别奢华的生活,让她不再是别人生活中的木偶,要寻找属于自己真正的人生。
  现在看起来,恢复了理性的艾丽娅夫人,还是需要一段时间来认真的想一想,告别自己从前的生活,对于生活在顶层社会的艾丽娅夫人来说,的确是需要付出莫大勇气的。
  “无论你怎么样的决定都好。”
  说完我向喷水池边站着的那个孤单身影走过去,她站在热闹的人群中,看着前方喷泉中心的人物雕塑发呆,她穿着一身暗紫色的晚礼服,精美的面料将她白皙的皮肤衬托出的有些让人感到炫目,她抬起双手,将头上那顶柔.软的帽兜摘下来,一团栗色的长发如同瀑布一样散落下来,在帽兜下面露出一张白皙的脸庞,说不上有多么美,但是修长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种自信和睿智,菱形轮廓的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锐利的眼神洋溢着微笑,就像是我的一位许久未见的朋友。
  “好久不见了,吉嘉!”阿黛尔嘴角泛起一个优美的圆弧,她视线所及的地方,那些舞会上的人纷纷避让,这让我和她之间,在这一刻出现了一条无形的通道。
  我觉没想过与阿黛尔继耶罗位面后的第一次见面,居然是在埃里克王子的舞会上,她看起来身体已经完全痊愈,精神状况看起来尚好,只不过再次见面之后,她似乎已经将我当成了朋友。
  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我走到她身边,从上至下打量着她,没想到阿黛尔穿回女性裙装之后,竟然如此的淑女,真不敢想象在耶罗位面的丛林中她宛若一只母豹子一样,只凭着一己之力就可以在丛林里猎杀一二级魔兽,宛若天神下凡。
  阿黛尔与琪格完全是两种极端的性格,琪格无论在任何时候,多是会给人一种端庄、冷艳若冰的感觉,可是琪格骨子里的脾气却是无比的暴躁与疯狂。阿黛尔则是那种在历练场合里,让人有一种强大的压迫感,她就是毁灭和力量的代言人,可是藏在她骨子里的却是温婉的性格。
  看着面前穿着裙装的阿黛尔,很难想象她在耶罗位面上,像是兽人战士里面的战狂表现出很强的进攻性,而现在却是如此安静的站在水池边,也许是在等待她的心上人威尔士王子吧。
  她见我有些发呆,诧异地面色微红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着装,发现并无不妥之处,抬起头之后脸上带着淡淡地微笑,她的如同菱角一样精美的嘴唇笑起来很甜美,眼睛弯弯地说:“拜托,不要这样盯着我,是不是看到我穿晚礼服的样子很不习惯?”
  我眨了眨眼睛,将手放在心口,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阿黛尔学姐这身晚礼服完全颠覆了我心中对学姐的印象,没想过女战神一样的龙血法师,竟然还能有这样淑女的一面。”
  阿黛尔双手提着晚礼服的裙角,带着我向广场边缘走去,“我当你是在赞美我!”
  我跟着她来到广场的边缘,这里安静许多,不会被那些好奇的目光扫来扫去,让我略微松了一口气,我对阿黛尔说到:“我只是说出了心中所想,阿黛尔学姐,你的伤完全好了吗?”
  “好得差不多了。”阿黛尔本性格看起来非常的开朗,她舒展着眉毛说:“我记得还欠你一个赌约,等我下周回学院的时候找你。”
  我可从没想过要去学什么龙语魔法,只是含糊地说:“赌约什么的,真是不用太当真,琪格只是开个玩笑,更何况我听说那些魔法一定是拥有‘龙之血脉’才能够学得会。我可没有这样的天赋,即便是教我也只是浪费时间吧!”
  我自嘲地笑了笑
  阿黛尔皱着眉,坦然说:“在我们的圈子里,可没有人敢拿琪格公主殿下的赌约当玩笑,不介意的话,我们一起走走?如果是第一次来埃里克哥哥的庄园,我倒可以为你做一次向导,领你四处逛逛。”
  反正也没什么事,我倒是很想参观一下豪华庄园究竟是什么样子的,于是便对阿黛尔说:“荣幸之至,阿黛尔学姐。”
  她倒是真的对着做庄园很熟悉,每一条小路都了若指掌,不过几天晚上举办舞会,无论在哪里都能见到参加舞会的人。
  一边听着她对庄园里那些美丽景致十分细致的讲解,一边听她讲述她的那些回忆,在我的面前也不会刻意的掩饰对威尔士王子崇拜之情,“记得小时候的我们就喜欢在这个院子里玩,那边有一大片树林,都是一些栗树和枫树,林间还有一片小小的空地,埃里克哥哥将那片空地上铺满干净的白色沙子,哦,就是那边,记得我总是跟在他们的身后,当时我年龄比较小一些,他们不太愿意带我玩,他们每个人跑得都飞快,我当时小,跟不上他们,威尔士哥哥就会背着我,在树林里追逐着他们脚步,看那边还有一座蓄水池,这里的水可以灌溉整个庄园里的一草一木……”
  她跟我说了很多小时候的事,看起来他们在这座精美的庄园度过了很多美好时光。
  “……原本以为自己在觉醒了龙血天赋之后,会成为威尔士哥哥身边最大的助力,我也一直在向这个方向努力,可就算是到现在,我忽然清醒地发现,无论我怎么追逐他们的脚步,可以依然无法追得上。”她有些伤感地说,这让我有些无语,我可不觉得自己是个很好的倾述对象。
  我问她:“你是我们皇家魔法学院里最强的龙血法师,你已经做到了最好,难道这还不行?”
  “可琪格已经成为了学院里的魔法老师,她是魔法学院里的老师,而我无论怎么样,终归只是学院里的一名学生,我们之间有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每次我自以为追上她的时候,就会发现其实她依旧站在遥不可及的地方与威尔士站在一起。”阿黛尔带着走进一个座精美的亭子里,她用手***着石柱上斑驳的痕迹,一边说。
  好像她很需要我这么一个听众,随后阿黛尔又对我问:“能不能说一说,你和琪格是怎样认识的,很少能够成为她的朋友,从小时候开始她的性格就很高傲,能让她看在眼中的人一只手都能算得过来。”
  我说:“应该说是琪格旅行的时候。我们跟随着一个商队,从矮人国度斯坦王的王都穿过新西亚奇斯山脉,我们的商队一直向东走,经过星湖草原,沿着南死亡之路登上兽人族领土帕伊高原,最后在兽人最东部的城镇古鲁丁镇分开,一路上经历了很多新奇的事。”
  阿黛尔恍然大悟,说:“啊,有一阵子很久都没有看到琪格,还以为她返回故乡埃提亚联合王国,原来竟然是跑去了矮人国度旅行!”
  索性她没有对此深究,否则我还真头疼要怎么回答她,难道我说我还能将荒原上的那段经历讲述给她听不成?
  亭子里原本有一位年轻的贵族公子搂着白纱长裙的侍女亲.吻,看到我们冒失的闯进来,原本还想要愤怒的大说上两句,可是他看到阿黛尔的时候,连忙从一只狮子变成了一只温顺的绵羊,拉着那位年轻的长裙侍女连忙退出了亭子。
  一下子,四周的空气连同我们都变得安静下来,一时间,我们之间仿佛就没有了什么话题。
  从诸多的话语中,我逐渐的感觉到,也许阿黛尔将我当成了同病相怜的人,就像是她在等待着威尔士回心转意,她认为我也是在偷偷的追求琪格,即便不是在追求琪格,也是对她有很多好感,真是一位敏.感的女人。
  这时候庄园里又驶进来一辆银飞马的魔法篷车,马车停下来,果然是威廉从里面走出来,我向里面张望了一下,没有看到墨湘的身影,才暗暗松了一口气,对于那个沉默寡言的墨家大少,每次站在他的面前,总是让我有一点不舒服。
  我能够感觉出他是一位极度危险的人,而且对我没有一点好感。
  威廉穿着一间镶金边儿的白色礼服走下马车,头发梳理得十分整齐,加上他身材高瘦,倒是显得仪表堂堂,他带着一抹轻浮的笑容,从马车上走下来,立刻加入到一个群年轻人当中,谈笑风生之中很快成了话题的主导者。
  阿黛尔望着威廉,表情显得很平静,她问我:“听人说,最近威廉一直在找你麻烦,要不要我去教训他一顿?反正我最近也一直看他不怎么顺眼。”
  所有人都不看好我和威廉的这次决斗,认为我们之间实力上的差距不是任何东西就弥补上的,就算是将威廉自身的魔法等级封印起来,让其与我同等级,在身边那些人看来,我和威廉还是存在这极大的差距,其一,就是高等级魔法师们对魔法的领悟力,其二,就是威廉是龙之血脉者,而且是魔法师身份的龙之血脉者。
  更何况我并未提出要在决斗的时候,要限制或者是弥补我俩等级之间的差距,这样一来,学院里无论是老师还是魔法生,都不怎么看好我。
  只不过我有自己的坚持,所以我对阿黛尔说:“不需要,有些事一定要自己做才行。”
  在揍威廉这件事上,我和阿黛尔学姐倒是有些同仇敌忾的理由。
  像是在忽然之间,发现我们拥有很多共同点,阿黛尔也不再劝说我,反倒是有些慵懒地说:“学院里后勤部那些白痴,有时候都懒得跟他们解释,就是用脚趾想想也会明白真相,居然将一位闯了祸的家伙当成了学院里的英雄。”
  又是一辆华丽的魔法篷车驶进庄园。
  一位穿着宫廷式晚礼服的精灵族美丽女人一手牵着乐蝶,另一只手牵着赢黎,从马车上联袂走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