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埃里克王子的舞会1


小说:我的魔法时代  作者:海逸小猪
推荐阅读:复仇之毒妇 好女多逑 极品装备制造师 永生龙王 腹黑老公追逃妻 帮主的爱恋情缘 旋转大门 鬼王的妖妃 龙骑士的我 小皇帝慢点,疼! 
  乐蝶与赢黎穿着宫廷式晚礼服陪伴在那位美丽绝伦的精灵美妇身边,从容貌上来看,乐蝶与这位精灵美妇更相似一些,但无论举止还是神态,赢黎又与这位精灵美妇像是一块模板里刻出来的,不难让人联想到她们三个人一定有着非常亲密的关系。
  埃尔城外安提亚山的自由女神神庙里的安琪博尔德大神官是赢黎、乐蝶的姑姑,与两人的关系又非常亲密,不过这种皇室贵族之间的舞会,作为神庙执掌者,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出现。而且那位安琪博尔德大神官必定不会是这样一位美貌与优雅高贵并存的精灵族美人。
  我的心没来由的显得有些紧张,落在赢黎三女身上的目光被身边的阿黛尔注意到,她向广场入口看了一眼,也颇显得诧异地说:“从海音丝乘坐飞艇,大概需要十天左右的时间才能抵临帝都,十天之前,威尔士哥哥凯旋的消息还没有传至帝都,看起来曼达夫人不是为了威尔士哥哥的凯旋专程从海音丝赶到帝都来的,或许这一次来帝都,只是专程探望她的两位小公主。”
  “她就是詹姆士亲王的妻子,赢黎和乐蝶的母亲?可是我怎么没有从她的女儿们身上看到一些精灵族的特征?”我对阿黛尔问道,其实我不是真的想从她哪得到答案,只是忍不住要将心中的疑惑说出来。
  阿黛尔停顿了一下,眼神有些复杂地望向乐蝶与赢黎,淡淡地叹了一口气才说:“威尔士哥哥非常喜欢这两个妹妹,我曾听人说起詹姆士亲王的这两个女儿都继承了她们母亲的美丽容貌,只不过赢黎更出色一点,而且曾被一位游历到罗兰大陆的大先知预言过,她将成为格林最美丽的公主,也许是这句预言害了她吧。”
  关于赢黎以前的事情,我也曾听赢黎提起过一些,大概与海音丝之战有关,当时的娜迦海族强大无比,詹姆士亲王率领南风军团镇守海音丝,娜迦族的大巫用禁术将赢黎容貌转嫁到娜迦海族大公主的身上,赢黎的凤凰之血觉醒,随后在烈火中化成一枚巨大的凤凰蛋,三年后破蛋而出的赢黎,失去了自身美丽的容貌,但是却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拯救了海音丝之城。
  正是在蛋中孕育了三年之久,让赢黎的实际年龄反而较乐蝶小了三岁。
  也许在格林帝国上层贵族之间,那场旷世之战不是什么秘密吧。
  “这次乐蝶倒是没有在舞会上将她那件骑士铠甲穿来,哎,那头坐龙的死,好像让她成熟很多!”阿黛尔感叹了一句,又对我解释说:“赢黎和乐蝶都是精灵语谐音,赢黎是‘和平’的意思,乐蝶则是‘快乐’的意思,也许这正是詹姆士亲王对她们最大的祝愿吧。”
  我只是站在一旁静静地听着从阿黛尔口中讲述的关于赢黎的故事。看着站在曼达夫人身边的这两位环绕着公主光环的美丽少女,也许从生下来开始她们就备受瞩目,现在她们依然是舞会上的焦点,乐蝶美丽而明艳,大概是很多年轻的贵族公子们追求的对象,星海城的尼尔森、拥有‘龙之血脉’的威廉公子,每一位都是格林最优秀的年轻人。
  赢黎娴静温婉,颇有邻家小妹的味道,偏偏又带有精灵族那种空灵,也许正是她这种独特的气质,才会吸引到我。
  阿黛尔的话音从新在我耳边响起:“说起来,这次耶罗位面历练,是你将的乐蝶从巨型蜘蛛的蛛吻下救出来的吧!”
  我不解地看了她一眼。
  阿黛尔倒是当真摆出了学姐的架子,脸上带着古怪笑意,对我说道:“我是说这位乐蝶公主虽然平时有一点点任性,但是无论各方面还算是优秀的吧!美丽、开朗、活泼,又拥有深厚的皇室背景,虽然之前好像和你有些误会,但是经过耶罗位面这次历练之旅,这些恩怨应该都解开了吧。对你来说,这未尝不是一个机会。”
  阿黛尔迈步走出亭子,看起来是像是要走过去和曼达夫人打招呼,她见我有些踌躇不前的样子,对我说:“我和她们关系很熟,要不要我介绍你们认识?你和琪格的关系那么好,相信她也会帮你在威尔士哥哥旁边美言几句的吧。”
  她才不会呢!我心中暗想。
  夏夜总是来得很晚,暗红色天幕已逐渐被从黑暗里蔓延出来的阴影所吞噬,庄园里点起了通明的彩灯,那些灯火看起来并不全是月光石,一定还有别的魔法宝石,否则绝不会是这样五颜六色的。
  喷水池边已经聚拢着一群人,那是一些年轻的乐手,轻柔舒缓的音乐从他们手指间弹奏出来,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舒缓的旋律,在埃尔城那边,可没有人喜欢这个调调,即使有大概我也没有机会参加。
  看得出埃里克王子为这次舞会精心准备了很多东西,至少整个城堡和庄园里广场周围的树木上都挂着绚烂的彩灯,远处角落里已经传来烤肉的香味,那些精美的餐盘已经全都摆在了长桌之上,各种美食出现在餐桌上,我看到路易斯和他的狮鹰骑士团的战友们聚拢在一张餐桌前,正对着一个银盘子里的烤蜥蜴尾巴品头论足,看起来气氛倒是很欢快。
  我自然不想在这时候出现在曼达夫人的眼前,于是就对走在前面的阿黛尔说了句:我的朋友在那边,我去找他们聊聊,说完就抛下阿黛尔一个人跑开了。
  能在舞会上看到我,路易斯倒是没有感觉到意外,他张开双臂抱了我一下,然后搂着我的肩膀对着他的那些骑士朋友们介绍,那些狮鹰骑士们算是路易斯圈子里的人,他们这些人都是豪门出身,能在狮鹰骑士团里混,自然都是家族重点培养的优秀继承人,识人的眼光也没那么短浅,看到路易斯对我态度很亲热,都围过来和我寒暄了几句。
  路易斯只是粗略的介绍了他的那些朋友,就将我拉到一旁,随手从酒桌上拿起两杯酒,将一杯酒塞给我,对我说:“来的正好,我还要去魔法学院那边找你呢,怎么忽然就要用到买轻型铁轨,这东西运输起来可不太方便,就算你能在帝都这边订制,可是你怎么运到耶罗位面上去?”
  我倒没想诺亚会这么快就将这件事也告诉了路易斯,原本我们说好了随便在帝都找一间规模大一点的铁匠铺就行的,反正这种普通工艺制造的轻型铁轨也没有什么难度,由初级铁匠就能打造,造价基本上都是非常透明的,没理由再去麻烦路易斯。
  “啊,订制轻型铁轨的事,诺亚和你说了?”我说。
  路易斯抿了一口酒,才说:“他还说你在耶罗位面的特鲁姆有两个铁矿,我们猜测你是想要在两座铁矿之间建一座小镇,并且最开始的时候就像将两座铁矿用轻型铁轨连在一起,可是你有没有想过,现在耶罗位面上依旧是战火不断,你就不担心那些蛛人战士将你辛苦建起来额铁矿全部拆掉?”
  看来,他并不是不看好耶罗位面上的那两座铁矿,而是担心萨摩耶公爵和尼布鲁族蛛人的战事短时间无法结束,战争会影响到我开发那两座铁矿的进度,说不定运气不好,连同铁矿都会被蛛人战士毁掉。
  见我沉默不语,路易斯对我又说:“换一个角度想一下,用这些廉价的铁料在帝都的铁匠铺赶制轻型铁轨的话,造价是要比那些位面上廉价一些,但是随之而来的高额运输成本,你要怎么承担?又要在位面所属的大公爵府缴纳相应的税金,这笔钱也要摊到材料成本里面去算的,有时候反不如找那些位面大城里的铁匠铺。”
  路易斯最后说:“总之,运输成本限制了这些低价值物品的流通性,这些事你都要考虑清楚,毕竟你现在主要精力还要放在魔法课程上来,你身边也要有人帮你才行,要不要我帮你物色一两个懂得贸易的经理人?”
  我纠正说:“都说了,不会将那些铁轨用在耶罗位面。”
  “好好好,不是耶罗位面。”路易斯用手拍着我的肩膀,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张便签,塞进我的手里才说:“按照这张纸条上写的是帝都里最擅长轧制铁轨的铁匠铺地址,这事我答应诺亚,不再出手帮忙。”
  正说着,就见庄园大门口出现了一队构装骑士,骑士队伍中间护着一辆宽大华丽的魔法篷车,当马车进入庄园里之后,顿时引出了一片欢呼声,不用想都知道,是这场舞会的主角威尔士王子的马车,车窗向外敞开着,被拨叉牢牢的固定在侧壁上,从外面向里看,可以看到坐在车厢里的威尔士王子同样也在向外挥手。
  这时候庄园大门敞开着,构装骑士们凛然有序的停在庄园之外,只有魔法篷车缓缓驶进庄园的广场前面。从庄园古堡里迎接出一群人,为首的那个人自然是埃里克王子,他看起来要比威尔士王子大上几岁,尤其是下巴上蓄起胡须,整个人就显得成熟很多。
  埃里克王子一直在城堡的大厅里招待比较重要的来宾,这时候,带着一队侍从们走出城堡迎接威尔士,立刻引起一波小范围的骚动。
  路易斯站在我身边小声对我嘀咕说:“哎,现在安琪博尔德皇室若是在出现这么一位年轻的将星,对各个省份大公爵未必是件好事啊!”
  说着,也不由自主地跟着人群向前走去,想要近距离看看威尔士王子的变化。
  威尔士这么大阵仗的出场方式吸引了场中无数人的目光,那些穿着华丽礼服的宾客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谈论的话题焦点都是威尔士王子,曼达夫人身边围着几位贵妇人,赢黎和乐蝶大概是觉得无趣,从曼达夫人身边相继离开,乐蝶迅速的钻进人群中消失不见,曼达夫人甚至来不及叮嘱她两句。
  我的眼睛一直追逐着赢黎的身影,她悠然自得地在人群中行走,像是一位透明人,没人肯与她聊天,她也不找人攀谈,看到一些向她走过去的年轻贵族,也不知道为什么,半途中纷纷被赢黎用眼神制止住。
  我遁寻着她走去的方向,看到露西娅被一群追求者们缠住,海勒姆和乔森纳护在露西娅身体左右,看起来这位半精灵血统的美女露西娅,无论在哪都拥有大批拥护者。
  看到赢黎和露西娅站在一张堆满了红石榴的桌前聊天,我想趁机凑过去,。
  只是刚刚迈出几步,忽然看到身前挡着一个人,竟然是穿着一身笔挺礼服的威廉,只见他端着一直餐盘,正将餐盘里的蛋糕塞进嘴.巴,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然后用十分欠揍的表情看着我,就好像能参加这样盛大规模的舞会,我就一阵无语。
  如果可以的话,我是绝对不想在舞会上与威廉有任何的交流。
  只不过偏偏这时候挡在我的身前,对我十分轻蔑地说:“你该不会偷偷爬墙进来的吧,我要是你,此刻就应该躲在家里面,至少应该多学几种防御护盾型魔法,应付夏日祭之后的决斗。”
  我想大概这句话在威廉心里已经憋好久了吧。
  好不容易在舞会上寻找到奚落我的机会,威廉自然不肯轻易放过,身边的人惊诧地看着我,想知道我的身份,可惜我今天从里到外,穿的衣服都是艾丽娅夫人贴身侍女亲手量身改制的,自然不会从衣服上看出我的身份来。
  这里是埃里克王子在庄园里举办的舞会,威廉不会冒着惹怒埃里克王子的危险,跟我在舞会上动手。
  我不甘示弱地抬头打量威廉几眼,对他讽刺道:“威廉学长,对于夏日祭之后的那场决斗,你还真是执着,我想这时候心里有压力的不应该是我,而是你吧?”
  我们两个人的目光在空中碰撞,几乎就要擦出一丝丝火花来。
  这时候远处正在和露西娅聊天的赢黎恰好向这边扭头,她在视线的交汇处发现了我,忙向我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