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赖安公爵


小说:我的魔法时代  作者:海逸小猪
推荐阅读:复仇之毒妇 好女多逑 极品装备制造师 永生龙王 腹黑老公追逃妻 帮主的爱恋情缘 旋转大门 鬼王的妖妃 龙骑士的我 小皇帝慢点,疼! 
  和威廉聚在一起的那群年轻的贵族公子,看到威廉与我针锋相对的模样,都向威廉身边聚集过来,与威廉混在同一个圈子里的年轻贵族们,相比身后都有着不凡的背景,他们也许不会介意在舞会上搅风搅雨。看他们一脸兴奋与好奇,快步地向我这边聚过来,威廉阴冷的脸上带着一丝嘲笑味道。
  “你担心会在夏日祭舞会之后那场决斗上被我击败,迫不及待地想要将决斗的时间提前?”我盯着威廉的眼睛,这样问他。
  威廉的脸色显得有些阴晴不定,他攥紧藏在袖子里的拳头,犹豫了一些,面色阴冷地对我说:“虽然我真是有些迫不及待,但是我更想看你每天都活在彷徨不安之中,在恐惧魔王的阴影下,你的心一点点的变得脆弱不堪,焦虑而敏.感,也许等不到决斗你就会被巨大的压力冲垮。”
  威廉没有继续和我纠.缠下去意思,在他的那些朋友们聚过来之前,与我擦肩而过,“不过我希望你能够挺过这些难熬的日子,否者我的拳头会感到很失望。”
  我想威廉大概是不想他的那些朋友们知道决斗的事,毕竟一位四年级的魔法师欺负学院里的新生,也没什么值得旋绕的。弄不好可能还要被一帮朋友将这事拿出来取笑。
  舞会上很多人的注意力都被裹着胜利光环的威尔士王子吸引了过去,很少有人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却是远处和露西娅站在一起的乐蝶,不经意看到这边,看到威廉和我站在一起,免不了向我这边多看了两眼。
  “嗨,你怎么过来了?”赢黎偷偷地向曼达夫人那边看了一眼,充满了欣喜地向我问道,她不等我回答,就偷偷地拉着我的手,带我穿过人群,向会场的边缘处走去,仿佛我走进了她的生活,让她有些害羞起来,她的脸色微红,但眼中却充满了喜悦。
  那些原本想走上前和赢黎打招呼的年轻人,全部被她眼睛忽略掉。
  “是你哥哥邀请我来的。”我从怀里拿出威尔士王子的邀请函,递给赢黎看了看,问她:“怎么没看到海伦娜和贝姬她们?”
  “啊,也不是每天每时每刻都要在一起,她们偶尔也会去做一些自己的事情啊,海伦娜不知道你会过来,倘若知道的话,一定会来。”她变得像是红苹果,眼睛不自觉地向威尔士王子那边瞟了一眼。
  威尔士这时候正牵着琪格的手缓缓走下马车,精致的魔法篷车前面围满了人,大家都想与这位皇室家族的新贵拉拉关系,最好是能搭上这次凯旋的列车。
  如今格林帝国大公爵们掌控的位面至少有一半处于纷乱与战火中,威尔士王子征战的脚步还不会只因为一场胜利就停下来,这支皇家构装骑士团还需要继续奔赴其他战况危机的位面中去,这支胜利之师奔赴哪个位面,哪个位面就很有希望尽快摆脱泥沼般的战局。
  这个庄园对于赢黎来说,看起来也是非常的熟悉,她带着我沿着水渠向上转过一排低矮的树墙,来到一棵大树下,这里的主人居然将这颗大树的树心掏空,制成一座郁郁葱葱的小木屋,树屋里有位正在擦拭着酒杯的侍者,从窗口向里面看去,树屋里是一排排酒柜,这竟是一间树屋酒吧。
  这里稍显偏僻一些,客人们都拥堵在庄园广场的门口,迎接威尔士王子,所以这边反而显得有些冷清。
  我和赢黎在用树根削成长条椅子上坐下来,赢黎向里面的酒保招了招手,然后说道:“乔,给我们调两杯甜果酒。”
  “好的,公主殿下。”那位调酒师在里面答应道,看起来他和赢黎很熟。
  他没有什么花哨的动作,只是从一只装满了果酒的瓶子里倒出半杯酒了,然后又兑了一些西瓜汁,加了一点冰块,最后在漂浮的冰块上淋上一层浓浓的蜂蜜,才将两杯甜果酒端上来。
  赢黎向我讲述这座木屋的故事,又赞扬调酒师乔的蔬菜烩饭很好吃。
  我有些好奇地问她:“你们小时候都是在这个庄园里张大的吗?”
  赢黎单手托着下巴,手肘支撑在木桌上,眯着眼睛问我:“还有谁向你讲述了这座庄园里的故事?”
  我说:“阿黛尔学姐,刚才她还带着我在那边逛了一圈儿,也说起小时候很喜欢在这个庄园里玩。”
  赢黎用手捂住嘴巴,惊讶地说:“你认识阿黛尔?”
  我尝了尝杯子里的酒,这种甜果酒几乎没有什么酒的味道,只有酸果与蜂蜜、西瓜汁混合味的果酒,很难想象这种饮料是皇室调酒师调的酒。
  我说:“我们毕竟在同一所学院,而且位面历练的时候,我和她在一个历练小队,所以就认识了。”
  调酒师从木屋里走出来,他的手里提着一盏马灯,将树屋旁边一块块白色棉布的罩子掀开,让无数星星点点的光亮从里面散发着微弱的光,那些微弱的光点在布罩里不停地移动,像极了一只只萤火虫。
  赢黎安静地坐在我身边,眨着眼睛说:“她竟然肯理你?”
  我奇怪地问:“怎么?”
  赢黎随口说:“她平时可不怎么喜欢理人,只喜欢跟在威尔士的身后,连我和乐蝶都不怎么愿意搭理。”
  我和赢黎坐在木屋前面,就这样漫无目的闲聊,透过头顶上树叶间的缝隙,看着夜空中那么多繁星逐渐被点亮,一盏、两盏、三盏,看着林中的鸟儿趁着夜色里的微光归巢,看着调酒师乔拿出一面纱布网兜在树屋周围捕捉萤火虫,每当捕捉到萤火虫之后就扔进棉布灯罩里。
  和赢黎坐在一起,即使彼此什么话都不说,也会觉得时间过得飞快。
  远处传来悠扬的琴声,赢黎小声地告诉我:“是舞会将要开始了。”
  我急忙从长椅上站起来,向舞会那边张望,对赢黎说:“啊,我还答应了艾丽娅夫人,要和她跳第一支舞。”
  赢黎撅起小.嘴,坐在椅子上小声嘀咕着:“第一个邀请的人应该是我。”
  我从吧台旁边走出来,面对着赢黎伸手对她邀请道:“荣幸之至。”
  她却笑眯眯地拉了拉我的小手指,小声地说:“我只是随便说说的。”
  赢黎确实也只能是随便说说,只是离开了一小会儿,曼达夫人就开始在舞会的广场上四处寻找赢黎的身影,她一面与身边的贵妇们闲谈,一面用敏锐的目光在广场上搜寻赢黎的身影,当赢黎再次出现在舞会的人群中,曼达夫人才算是收回那雷达一样的目光。
  曼达夫人拥有精灵族那清澈湖水般的眼睛,乐蝶的眼睛与曼达夫人很像,但是她却没有曼达夫人那双晶莹剔透如羊脂玉一样半透明的尖耳朵,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见面时候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曼达夫人是一位高贵的精灵,而并非是露西娅那样只拥有精灵族血统的半精灵人。
  精灵族的那种高贵是与生俱来的,高贵、优雅、唯美、骄傲和崇拜艺术是精灵们的天性。
  露西娅美丽的外表就充分的显示出一位精灵应该有的全部特征,但是她并不是血统纯正的精灵一族,然而这并不能影响到那些年轻的贵族追求露西娅的决心,露西娅身边总是围着一大堆主动献殷勤的贵族青年,尤其是在这样的舞会上,她穿着精美的晚礼服,不能将她那把何门奎思之剑随身携带,没有那把魔法剑威慑,那些贵族青年们都一副跃跃欲试地神态,看起来卯足了劲儿想要去邀请露西娅跳舞。
  我和赢黎两个人不可能在曼达夫人眼皮底下跳第一支舞,既然赢黎的姑姑安琪博尔德大神官在三年前已经表明了态度,将赢黎送回帝都上学。这时候我们也必须考虑到曼达夫人的态度,如果我们真的那样做了,惹恼了曼达夫人,说不定赢黎余下的学习生涯就会在精灵世界度过。
  当然我也不可能走到那边的人堆里,将威尔士王子一脚踢开,然后牵着琪格的手跳第一支舞,却不说威尔士会不会答应,那些或多或少存在着位面战争的家族也会果断地‘帮助’威尔士王子,一镐将我铲平。
  露西娅算是这个舞会上最受欢迎的人,这取决于她有着如白精灵女人那样美丽的容貌。
  随着音乐声开始奏起,威尔士王子身边的人群逐渐散开,威尔士牵着琪格的手举止优雅的踏入舞池,两个人在舞池中翩翩起舞,看上去就像是一起跳过无数遍一样,每个节拍、每个动作都是那么的娴熟,配合得也如此默契。
  也许是大家已经习惯了琪格板着脸冰冷的样子,就算是偏僻的角落里,也没有人对琪格有任何的抱怨,也许在他们的眼中,威尔士王子身边这位未来的准王妃一直都是这样的冷美人。
  别人也许看不到在跳第一支舞的时候,威尔士和琪格有任何的交流,事实上从开始跳第一支舞起,两个人就有着一些小争执,只不过两个人说话声音极小,又看不出上的动作,两个人的对话完完全全的被音乐声所吞没。
  当这段舞曲重复前一段部分的时候,庄园的主人埃里克王子托着他夫人的纤纤玉手,风度翩翩的走进舞池。紧接着是一些极有身份的贵族老爷们,他们身边的舞伴却都是一些姿色貌美的贵妇人。
  这时候,我按照约定跑到艾丽娅夫人的身边,赢黎也乖巧的走回曼达夫人身边,站在曼达夫人身后,依然还是忍不住趁着曼达夫人转头谈话之际,目光穿过纷扰的人群落在我的身上。赢黎看到艾丽娅夫人和我聊天的时候,表情显得有点复杂,不过为了应对曼达夫人随时有可能提出的问题,赢黎又必须小心翼翼并全神贯注,接下来便没有在看我一眼。
  无论是格林帝国男尊女卑的思想在作祟,还是格林帝国男女人口比例失调,还有男少女多的巨大人口差异,这都使得格林帝国的男人们在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的时候,总是容易被人原谅。反观帝国的女人们就不会拥有这样的权力。
  明明格林帝国已经对男女平等的问题上呼吁了很多次,但却对女权没有任何帮助。
  艾丽娅夫人一面心不在焉地扭回头,和那些贵妇们闲聊,一面向舞池里面张望,看起来有些慌张和畏惧。
  一位身材高大的老者穿着精美奢华的礼服走过来,他的两侧鬓角花白,眼睛像是鹰凖一样释放着冷冽目光,他的气势不凡,走路的姿态铿锵有力,只不过枯瘦的脸上充满了暴厌之色,他带着强大的气场走到艾丽娅夫人身边,就像是上位者注视自己身边的侍从那样,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目光看着艾丽娅夫人,并且将他的右手伸出来。
  仅仅只是从艾丽娅夫人的眼神中便能看得清楚,这位老者就是艾丽娅夫人口中的教父,赖安.布斯曼公爵。
  看到艾丽娅夫人站在舞池边上,略显出一丝迟疑,赖安公爵目光微微一沉,低沉而简短地呵斥了一句:“快点,别耽误时间!”
  那种不容置疑的语气,让艾丽娅夫人身体有些发软,左手不由自主地伸了出去,想要屈从赖安伯爵的命令,她的眼中浮现出挣扎的神色,眼睛里蒙上一层水雾,犹豫之下看了我一眼,小声地对赖安公爵说:“抱歉,我不想和您跳舞!”
  四周忽然之间变得好安静,除了音乐声、舞步声和远处传来欢快的笑声,仿佛周围的一切声音被摒除了,赖安公爵的脸像是凝结了一层冰,冷冷的看着艾丽娅夫人,再次压低声音呵斥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难道想要晚上的惩罚?”
  他的眼神就像是凶兽的眼睛,盯着人看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头顶上悬着一把刀,如果不是艾丽娅夫人扶着我的手臂,也许她这时已经瘫软地坐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