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一颗火磷弹


小说:我的魔法时代  作者:海逸小猪
推荐阅读:复仇之毒妇 好女多逑 极品装备制造师 永生龙王 腹黑老公追逃妻 帮主的爱恋情缘 旋转大门 鬼王的妖妃 龙骑士的我 小皇帝慢点,疼! 
  也许是艾丽娅夫人成为金丝雀的日子太久,已经习惯了被人如木偶般的操控,享受到奢华生活的同时,付出的就是自己的尊严,这就是艾丽娅夫人生活的一部分,她想挣脱这种生活的束缚,可是当赖安公爵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强大的气场压迫得让她无力反抗。
  也许是太久没有人敢于这么挑战赖安公爵的威信,尤其是在这样舞会场合上,敢于给他制造一些麻烦,让周围其他人看自己的好戏,赖安公爵这一刻,脸阴得如同锅底一样,冰冷的目光盯在艾丽娅夫人身上,一言不发,但是那种惩戒地眼神落在艾丽娅夫人身上,不用赖安公爵开口,他地狠戾眼神就直接在警示着艾丽娅夫人,每让他多等一秒钟的时间,所受的惩罚将会成倍增加。
  压力就像是悬在头顶上的一把刀,这时候,我才更深刻的感受到老库鲁曾经告诫我和库兹的一句话:真理永远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
  艾丽娅夫人面色苍白,她双手抱着我的胳膊,就像是抓着最后一根稻草。
  舞会上已经有更多的人注意到这边的不寻常,赖安公爵停在这里,使得后面陆续要走进舞池的贵族们也跟着停下来,舞会的节奏一下子被打乱。
  我向前迈出半步,迎着赖安公爵的目光,替艾丽娅夫人挡住如山岳一样的压力,对赖安公爵说:“您好像是弄错了,艾丽娅夫人今晚是我的舞伴,她答应过我,要和我跳第一支舞,公爵大人。”
  四周那些贵族看到我居然有胆量站出来,对着格林帝国的公爵大人说这样的话,有人忍不住在喉咙里发出惊愕的‘咕噜’声,也不知道是吞咽口水,还是吸气是不小心刺激到了嗓子。
  在格林,每个行省的最高执政官都是由公爵担任,公爵这个头衔不仅仅彰显着身份地位,也预示着那个人拥有辽阔的疆域和数支强大的军队,公爵的手中拥有莫大的权力,甚至可以向查尔斯大帝写推荐信,表彰那些在战争中英勇作战的勇士,将战斗中获取的功勋兑现成爵位。
  当周围的那些贵族看到我站出来,敢于当面顶撞的赖安公爵,都是惊愕得无以复加,一时间大家都屏住了呼吸,想看看暴怒之下的赖安公爵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周围舒缓的音乐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威尔士王子和琪格,埃里克王子和他的夫人,还有一些其他身份尊贵的皇室成员、豪门世家里身份高贵的人,都纷纷在舞池中优雅地旋转。
  “你是从哪里冒出来,居然有胆跟我这么说话?”赖安公爵弯下腰,伸出手一把抓住我的衣领,将我拖到他的近前,他狠戾的眼睛距离我的眼睛不足十公分,他火热的鼻息不停的喷到我的脸上,他斜着眼睛看到我胸口的爵位勋章,那只是伯爵身份的勋章,一旁并没有家族徽章,这让他更加笃定,心中的怒火喷涌而出,压低了声音冷哼一声:“年轻人,恐怕你睡昏了头,还是没搞明白自己现在的身份,你凭什么敢和我这样对话?”
  赖安公爵扬起手狠狠地朝我的脸上甩了过来,他身体展现出强大的光环,身后出现浮现出一只背生双翼的蝎狮虚影,只因他的力量过于强大,那个虚影充盈在舞会广场的上空,竟然比蛛人督军还显得要高大一些,那种力量所形成的威压,让我全身像是被绳子困住了一样,根本无力反抗。
  就在他手掌落下的那一刻,一面冰盾挡在我的身前,他的手掌一下子斩在上面,冰盾碎成无数冰粒,向四周溅射出去,赖安公爵的手上沾染了一丝淡蓝色的冰焰,小指和无名指上裹上一层白霜,只不过在转瞬之间就已经完全的消退。
  赖安公爵所展现出来的强大力量,远比二转强者给我的压力要大得多,他有点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手,不敢相信我这时候还有胆子、有余力反抗,额头上的青筋一下子凸现出来,他也不再多说话,愤怒地抓住我的衣领,拨开一旁围观的人群,将我向舞池外面拖去。
  “不要!呜……”
  是艾丽娅夫人从喉咙里迸发出来的哭声,那声音倒不是在祈求,而充满了从心底迸发出来的反抗。
  在她陷入绝境的时候,都没能从她心底迸发出来的对上位权利者的反抗的勇气,忽然间就这样没有征兆的出现了,让她用尽了力气,抱住我的腿,想要阻止赖安公爵对我的拖行。
  我猜,这时候陷入狂怒的赖安公爵一定是想将我拖到舞会场地一旁的僻静处,他冰冷的眼神中透露着无情的杀意,也许在他的眼中,杀死一名年轻的伯爵,并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时候,对我来说最麻烦的就是强者的威压,那股威压完全将我身体里的力量完全禁锢住,就连呼吸都变得如此艰难。
  路易斯从后面追上来,他身边的朋友试图拉住他,可是被他挣脱开,只听他对身后的人群里试图阻止他冲上来的那些朋友说:“谁在敢拦我,老子就和他断交!”
  路易斯身边跟着一位狮鹰骑士团的朋友,只说:“路易斯,干嘛那么鲁莽!好,嘿……”
  那位朋友看到路易斯已经拦住了赖安公爵,也就不在说话,原本脸上的无奈变成了最后的一丝决心,与路易斯并肩站在一起,低声地问:“对眼前这头发疯的狮子,咱们两家老头的面子怕是不够用。”
  “好好……好,帕莱斯蒂纳和贝纳省的年轻人居然也敢站出来挡我的路!”赖安公爵变得更加地暴怒,只从他拽着我的衣领的力量,就可以感受到,他每一根手指都变得如同钢筋一样,我领口纽扣已经崩裂,白色的丝绸衬衫将我勒得简直就是要窒息。
  也不看他是如何做到的,我的眼前一阵恍惚,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像是被刀割了一般疼痛,我跟随着赖安公爵出现在路易斯的面前,感觉有点像是‘时空迁越’这类魔法技能,但是赖安公爵应该是战士强者,也有可能他所拥有的力量早已突破了速度的桎梏,只是高速移动让我有了这样的感受。
  他的拳头砸在路易斯肩膀上的时候,他的脚也同一时间踹在路易斯朋友的大.腿上,显然赖安公爵在狂怒之下,依然头脑清晰,不敢去过分得罪路易斯身后的家族,所以才是一拳打在路易斯肩膀上,不过这样蓄力一拳对于路易斯来说,也是够受的,他的身体瞬间就被赖安一拳打飞,身上护身内甲上的防御魔法立刻运转,在他身体周围出现白色透明的光盾,保护着路易斯的身体。
  路易斯的另一位朋友,看起来也不怎么好过,被赖安公爵一脚踹得跌坐在地上爬不起来,一身礼服沾满了泥土。
  四周的贵族们看到赖安公爵这么果断地解决了路易斯和他的朋友,都开始重新估计起局势来。
  人群中有人喊道:“老赖安,冷静点,你手上的那个孩子是魔法师,假如你不想和魔法公会那边决裂,就不要做太过火的事,年轻人,给他一点也就够了,你在华沙位面的新旺角还没收回来吧!这一次神庙一方的祭司和神官们被渊狱里面的黑暗大巫们牵制,想要军队迅速恢复战力,你难道都不和魔法公会搞好关系吗?”
  赖安公爵阴测测地冷笑:“那有什么关系,等我的三支构装骑士团从肯帕托河边休整完之后,新旺角的局势就会迎刃而解,华沙位面的局势将会达到五十年来最好的状况,我又有什么可担心的?”
  “可是我若是不杀他,好像帝都里的年轻人已经忘记了我们布斯曼家到底是怎么样的家族,或许是我离开得太久了,呵呵!”赖安公爵说完,又冷冷的盯着我说:“你难道真的以为我不认识你吗?我还没上皇家魔法学院里去抓你,你竟然在舞会上冒出头,倒是让我省了很多麻烦,你不会是这么快就忘记了昆汀吧。”
  我从未见过赖安,不知道他是怎么认定我就是将昆汀赶出帝都的那位水系魔法师,但是看来我好像正撞到了枪口上,真是旧怨未消,竟又结了新仇。
  我正在蓄积魔法力,准备冲破赖安公爵的力量等级压制,否则我就会一直被赖安公爵如死狗一样给拖着。
  看到赢黎站在曼达夫人身边紧紧咬着嘴唇,似乎咬出得渗出了一丝丝鲜血,苍白的脸上充满了担忧之色,由露西娅在一旁陪着,曼达夫人却是闭着眼睛,完全是一副不予理睬地样子。看起来赢黎应该是向曼达夫人请求了什么,但是没能说服这位精灵女人,大概受到了束缚法术,否则以赢黎的性格,是绝对不会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她绝对有与我并肩而战的勇气。
  好像是整个舞会都因这个闹剧而中断了,围在我和赖安公爵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只不过赖安公爵前面那条路却是被空了出来,似乎没有人敢挡在暴怒的赖安公爵前面,路易斯和他的朋友大概拥有二转的力量,竟挡不住赖安公爵一只拳头,大概赖安公爵果断露出这一手,也是为了能够震慑全场。
  我知道一定会有人站出来帮我解围,只不过接下来出现的人,却是让我觉得这个世界真是有点奇妙。
  乐蝶穿着宫廷晚礼服式长裙,竟然从人群中做出来,挡在赖安公爵的前面。
  围观的人群又是一阵骚动,竟然有皇室成员成员参与到了这场争分之中,乐蝶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淡然之色,虽然乐蝶只是安静的站在原地,穿着不便活动的晚礼服,但是从她身上透出一种骑士锋锐的气场,虽然弱了一些,但还是一往直前地向赖安公爵迎过来。
  赖安公爵抓着我的脖领的那只手似乎攥得更紧,我听见了领口金帛的撕裂声。
  领口被赖安公爵巨大的力量撕裂,却让我在极度窒息之余,得到一丝喘息的机会,我也没多考虑什么,反正事情闹得这么大,想要安静收场似乎完全不可能,石鼓图腾瞬间被我释放出来,在舞会四周的灯光之下,就像是四种颜色光球,围绕在我身体旋转。
  身体涌出一股暗红色的光辉。
  ‘抗拒火环’
  我不指望着火环能将将赖安公爵推走,但是我可以推得走紧紧抱着我双腿的艾丽娅夫人,她受到火环莫名的推力,一下子向后面跌倒,华丽的长裙早已经狼狈不堪。
  就在赖安公爵惊疑望着我的时候,我双手抓着赖安公爵的手腕,操控着肩胛骨里面奔涌而出的闪电力量,沿着双臂疯狂的灌注进赖安公爵身体里。
  “噼啪噼啪”的电弧在我和赖安公爵之间来回的跳动,我估计这些雷电之力未必能够让赖安公爵有任何损伤,但是如果雷电之力里面的‘麻痹’效果被触发的话,我就可以反客为主。
  由于事出突然,我释放雷电之力的时候,完全没有任何征兆,没有咒语,也没有魔纹法阵,这让赖安公爵任何防御手段都没有来得及展开,就用身体硬抗了这些电弧。
  “啊,这小子是该不会爱丽家族的人吧!达勒,你认不认识他?”围观的人群中有人低声惊呼道。
  “不认识!”一个沉稳的声音斩钉截铁地说。
  果然,不出我所料,赖安公爵这时候身体一僵,那种压制我不能动弹的力量忽然消失,我恢复自由,猛地从地上弹起来,大声喊道:“统统给我散开!”
  也许有很多人以为我想要在第一时间逃跑,但是我并没有,而是不计后果的闪到赖安公爵的身后,伸出胳膊从后面搂住他的脖颈,与我刚到帝都的时候,遇到昆汀的时候如出一辙,只不过那时候我拿的是一把锋利的匕首抵住昆汀的脖子,而现在,我确定再锋利的匕首也不会对赖安公爵有任何作用,所以就把匕首变成了一颗火磷弹,在那颗如椰子一样大的火磷弹上闪烁着魔法光晕,我从未感觉火磷弹上的魔纹是如此的精美,可是从火磷弹上传递出去的火系毁灭气息向四周蔓延开来。
  赖安公爵仅是被电弧‘麻痹’了半秒,就从麻痹状态下解脱出来,可是这时候我却已经将火磷弹按在他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