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用肯帕托战役胜利换回来的


小说:我的魔法时代  作者:海逸小猪
推荐阅读:复仇之毒妇 好女多逑 极品装备制造师 永生龙王 腹黑老公追逃妻 帮主的爱恋情缘 旋转大门 鬼王的妖妃 龙骑士的我 小皇帝慢点,疼! 
  望着那颗闪烁着魔法光晕的火磷弹,赖安公爵又惊又怒的脸上僵硬得像是一块苍老树皮制成的木雕,苍白的脸色就像是土墙上面涂着一层清灰色的石粉,他不敢有任何动作,我手中的这火磷弹距离他的眼睛只有三公分,深棕色的瞳孔不断地扩大,我能够感受到他内心深处的惊惧。
  舞会上的年轻贵族们,有很多人都是实力达到一转的战士和法师,魔法符文火磷弹在这一刻涌现出来的巨大火元素魔法气息,让这些人预感到了一种毁灭性的危机。原本无比混乱的舞会早已炸开了锅,正在跳舞的贵族们顾不上优雅的姿态,有的甚至将搂在怀里的舞伴推在一旁,拼了命向庄园大门的方向跑。
  舞池中心的埃里克王子和威尔士王子对视一眼,径直向这边走来。埃里克王子阻止他的妻子跟过来,威尔士却是用询问的眼光看了琪格一眼,看到琪格并没有退开的想法,想要拉着她一起走来,却被琪格甩在身后。
  在混乱的人群中,曼达夫人一边招呼着乐蝶,一边想要将赢黎和露西娅从危险的旋涡中拖走,她皱着眉头对赢黎说话,赢黎却在人群中固执的摇摇头,挣脱曼达夫人的手,向我这边跑过来。曼达夫人拦不住赢黎,眼中带着愠色,却也不能不管赢黎,只好单手提着长裙,跟在赢黎身后。
  广场中有几位二转强者的强大气息不断的向外扩散着,那些二转强者纷纷向我这边聚拢,那几个人分明就是舞会角落里聚在一起聊天的几位贵族侯爵,他们被爆裂的火元素气息吸引过来。
  眼前的空间一阵扭曲,阿黛尔一手提着裙摆,一手握成拳头,一拳砸在赖安公爵的脸上,她的身影快若闪电,‘龙之血脉’让她拥有刺客如闪电般的速度,在这种措不及防下,赖安公爵在我的逼迫下,没有开启任何防御状态,又不敢躲闪,被阿黛尔一拳结结实实地揍在脸上。
  接着,阿黛尔抬起头看我一眼,对我大吼道:“快跟我一起揍他,我看这老家伙不顺眼很久了。”
  当时我的冲动,完全是下意识里的反应,我无法解释刚刚想要毁掉一切的暴躁心情。
  我呆在原地,听见阿黛尔的招呼,也不管能不能打得过赖安公爵,像是头风狼一样扑过去的,想用自己身体缠住赖安公爵。
  没想到,还没等我扑上去,赖安公爵抬起脚踹在我的胸口,巨大的力量从他的皮靴上透到我的胸口,他完全不留情面的一脚,瞬间将我胸口的肋骨踹得塌陷了下去,我在这一刻甚至无比清晰的听见了骨裂声。
  赖安公爵如毒蛇一样的眼睛,阴冷的盯着我。
  这一刻,我感到自己的心口骤停,心脏就像是被一只大铁锤擂中,心室里所有的鲜血都被挤压出去,透过四肢百骸冲击着大脑,我的身体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向后飞出去。
  “妈的。”见我被赖安公爵一脚踢飞,阿黛尔骂了一句,从长裙下面拽出了突刺军刀,就要再次冲上去。
  她的手臂被一只手牢牢握住,威尔士王子安静地站在她身后,拽着她白皙的手腕,急促地说:“住手,阿黛,你想干什么,难道真的想挑战一位公爵的权威?”
  阿黛尔感觉到身后有人拉住了她,扭头看过来,发现居然是威尔士王子,那一脸暴躁的怒意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乖乖地喊了一句:“威尔士殿下!”
  “难道看不出来赖安公爵对你手下留情?非要自不量力地冲上去吗?”威尔士王子责备地瞪了阿黛尔一眼,呵斥说。
  ……
  赖安公爵强者的气息瞬间恢复了过来,他的身后又重新浮现出蝎狮的虚影,这一刻他毫不保留展示着自己身体里的‘势’,强大的威压无情地压制我的身体,让我连呼吸都变得极度困难。这种等级上的压制,让人最无奈,让人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蝎狮虚影在夜空中,就像是完全活过来了一样,带着暴怒的情绪,俯下房子大小的头颅冲着我嘶吼着,那种冲击音波让我两耳朵一阵刺痛,那种强大的冲击音却没有停下来,以一种近乎于疯狂的姿态向外扩散着,我的身体每个毛孔在音波的冲击下,都在向外飙血。
  没想到赖安公爵在盛怒之下,完全不顾忌我手里握着火磷弹,对我施展音波冲击,在音波冲击之下,我的手指完全不受控制地触发了火磷弹上凹下的机括,那是一块凹陷的魔晶,被我这么一按,魔晶下陷进法阵的宝石凹槽里,火磷弹的魔纹法阵竟然开始运转。
  散发着淡淡魔法光晕的火磷弹外表的魔法符文透出一种赤红色的热浪,火磷弹表面的那层魔纹法阵充满了魔法能量,我一只手握在火磷弹上,手掌心因为火磷弹上炽热的温度被烧得滋滋直响。
  “冷静一点,年轻人,这颗……火磷弹你是从哪偷来的?”一位老魔法师的声音从我身边的空间裂隙了传出来,随后我看到一只法杖从我身边空间裂隙里伸出来,紧接着是一只干枯苍老的手,再接着是一只黑魔法长袍的袖子……
  一位面容苍老的魔法师用魔杖撕裂空间,站到我的身边,一脸好奇地看着我手中的火磷弹,还没等我有任何反应,他伸出干枯的大手,直接按在火磷弹上。
  “这东西蕴藏的火元素气息可不太稳定,在舞会上拿出来也不是什么明智之举,想要看漫天烟火,用普通的就可以了。”说完,他将我手里的火磷弹强行夺下,又用手里魔杖划开了一道空间裂隙,麻利地将手里的火磷弹丢进去,瞬间空间裂隙合拢。
  间隙裂缝合拢的瞬间,一丝爆炸的余波从火柴大小的缝隙里迸射出来,就像是射出去的猎枪子弹,那一丝火元素笔直钻上天空,就像是夜晚的一道焰火。
  老魔法师仰头看着飞上天的火焰,遮掩不住心中的惊讶:“将火磷弹交给你的人,难道没有告诫你,无论遇到什么难题,也不可以在这种场合使用它吗?还是你根本就不明白它的破坏力有多么恐怖?”
  他揪着我已经被撕破的礼服,将我从赖安公爵的后背上拽下来,他脸上的皱纹很深,看上去已经苍老得不成样子,但是那双眼睛却是就像是璀璨的银河一样深邃,当他注视我的时候,我根本不敢与他对视,他语气虽然没有那么严厉,但是却问得我哑口无言。
  老魔法师见我沉默不语,刚想继续追问,却是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用力的一拍额头,大叫一声:“哎呀,我的坩埚里还熔炼着金液……”
  也不等将话说完,就迫不及待的用魔法杖画出一道缝隙,整个人钻入时空间隙里消失不见了,只剩下我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浑身像散了架一样。
  ……
  这时候,几个二转强者站在赖安公爵的身边,他们应该是赖安公爵的追随者,有两位强者护住赖安公爵的身后,另外两名二转强者径直向我冲过来,他们几乎没有任何语言上的交流,但是向前突击的两个人面露强烈的杀机,手里拎着长剑,从左右两侧包上来。
  那人脸上带着狞笑,手里握着长剑顺着软肋,向我心口刺来。
  一面盾牌忽然从我身后伸出来,挡住了那柄刺过来的长剑。
  “请你住手,你难道想毁掉我的庄园吗?”埃里克王子站在我身边大声问那人,手里盾牌被那把长剑刺破,他索性将盾牌丢掉,站在埃里克王子面前的那位二转强者止住身体,收起手里的长剑,另一只手举起来,示意自己没有任何的威胁。
  埃里克王子冷哼一声,随后又冷冷地看我一眼,微微皱起眉头,问我:“我不记得在哪见过你,是谁请你来的?”
  “咳咳,是我,哥哥,吉嘉是我的朋友。”威尔士王子赶了上来,对埃里克王子说道。
  路易斯和他的几个狮鹰骑士团的朋友跑到我身边,看着我气息微弱的躺在地上,就要和赖安公爵算账,却被他那几个朋友死死拉住,大家将路易斯安抚住,路易斯这时候才想起要探查一下我的伤势。网首发
  “别担心,路易斯,我没事!”我躺在地上,艰难地咳出一口血,对路易斯说。
  “闭嘴。”琪格从后面缓步走上来,她尽量克制着心里面的怒火,对我斥责道。
  蹲下来,用一把匕首将我身上沾血的衣服划开,看到我胸口的伤,脸上一片冰冷,她极力地克制着自己的愤怒,从魔法腰包里翻出大瓶中级治疗药水,不由分说,拔出软木塞就向我嘴里灌下去。
  艾丽娅夫人跑到我身边,看到我浑身是血,一脸悲戚却没有哭出来,只是安静地跪在我身边,掏出一张丝帕,不言不语地帮我擦拭着脸上的血迹,她满眼歉然地望着我,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大概是抱歉的话吧。
  琪格强行给我灌了一瓶中级治疗药水,让我没听清艾丽娅夫人的话语,等我恢复听力的时候,就听琪格冷冷的说:“把你哭丧的嘴脸收起来,他死不了,扶住他的头,在给他灌一瓶治疗药水。”
  说着又拿出了一瓶中级治疗药水冷冷地塞到艾丽娅夫人手中,在艾丽娅夫人惊愕的目光下,又从魔法腰包里摸出一张水系治疗卷轴,对着我将卷轴展开,飞快地念出魔法咒语。
  我所拥有的血脉天赋‘自愈’配合‘水疗术’魔法,身体的伤势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只不过大部分的疼痛都来至于胸口,艾丽娅夫人让我枕在她的腿上,我终于算是看到了自己胸口的伤势,整个胸骨完全的塌陷下去,肋骨也不知道折了多少根。
  琪格抬头瞥了一眼蹲在一边的路易斯,问他:“你会不会接骨?”
  “啊?”路易斯有些茫然的看着琪格。
  “将他胸口断裂肋骨摆到原来的位置,身为狮鹰骑士团的骑士,这么简单的急救术都没学过吗。”琪格眼中显出一丝轻蔑,让路易斯有点不自然。
  路易斯身边的朋友犹豫了一下才说:“他刚受伤,身体这么虚弱,这时候接骨他受得了疼?”
  “总比伤口愈合了才发现骨骼错位,再将肋骨砸断重新接,要好的多!”琪格冷冷的丢下一句话,便不再理会我,站起来转身走开。
  十分盛大的舞会被迫中断,埃里克王子心情变得很糟糕,但是威尔士王子站出来说认识我,埃里克王子的脸色才逐渐地缓和下来,扭头脸色阴沉地望了赖安公爵一眼,对他说:“公爵大人,依我看,大家冷静一下,这场误会不如就这样算了吧!”
  “哼!”赖安公爵冷冷哼了一声,竟然没有理会埃里克王子的话,带着五位追随者径直向我大步走来。
  被赖安公爵驳了面子,埃里克王子脸色变得极难看,被赖安公爵这样无视,偏偏又没办法发作。
  威尔士这时候从一旁站出来,拦住赖安公爵。
  赖安公爵阴沉着脸,一脸不解地望着威尔士王子,问他:“七王子殿下,为什么要拦着我?”
  “这位吉嘉是我的朋友,我想这件事一定是个误会,还请公爵放手。”威尔士王子一脸平静地对赖安公爵说。
  “凭什么?”赖安公爵暴躁地说道
  威尔士王子只是静静地望着他,一句话都没说。
  片刻,赖安公爵冷着脸眯着眼睛,对威尔士王子微微的点了点头,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
  ……
  赢黎没能跑到我的身边,就被曼达夫人拦了下来,看到她泪流满面地被曼达夫人拉走,我心里忽然有一点说不出的滋味。
  赢黎被曼达夫人拉着手,一路上依然在苦苦的哀求,可是曼达夫人却是一直不为所动,只是紧紧地拉着赢黎的手,让赢黎无法挣脱,扭头走向停在门口的马车。
  乐蝶乖乖地跟在曼达夫人身后,垂着头安静地听着曼达夫人的斥责,一句话也不说。
  露西娅也陪在曼达夫人的身侧,偶尔会趁着曼达夫人不注意的时候,投来担心的目光。
  临钻进马车之前,曼达夫人还回头看了我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