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葛蓓莉娅


小说:某御坂妹的综漫之旅  作者:虚空人形
推荐阅读:无限之法神 红颜为君谋 鬼纹身 朕的完美妻面瘫后 花都狂兵 仰望宿命 我们的鸣人不可能这么机智 天降妖妃:狼性王爷太缠人 波点格子裙之恋 EXO男神爱上我 
  店的形态是一条长廊般的房间,两人默默向前踱步,来到了尽头看起来很像店主或店员坐的地方。
  然后忽然就感到眼睛受到了污染,因为——
  后方深处的门扉,在写著“非本店员工禁止进入”那个地方,堆满了已经被破坏了机能的壮男人偶——
  有光泽的肌肉,行家见到的话一下就可以理解其肌肉美吧。在焦褐色的肌肉上穿上三角裤这种王道服装,胸肌和背肌的姿态之中,可见其出色的造形美,在这理想的肌肉面前,似乎周围的黄金或宝石都亳无意义。还配有白得闪光的牙齿。
  创造这群人偶的,毫无疑问是超一流的人偶造形师。
  可是在少女和萝莉眼里太污了有木有啊!还好全部都被破坏了,可是看着残骸都能想象出一群壮男摆出各种健美姿势人猿泰山般嚎叫着扑上来的样子。
  尤其是有一个女孩人偶踩在他们身上跳舞将那些残骸给吸进去——准确来说是像吸尘器一样吸进裙摆内侧,就更加辣眼睛了。
  “喂,葛蓓莉娅。”很可惜不大会吐槽的佩斯特开口了。
  “嗯?你认识我吗?”被称为葛蓓莉娅的女孩人偶停下身体说道。
  “不认识,不过看你的样子不就是葛蓓莉娅吗?”
  “哦,没错,我就是葛蓓莉娅。请问,客人是来追求我的吗?”
  “…………”
  “客人是想买东西吧?所以请来追求我吧。”葛蓓莉娅递出了“恩赐游戏”契约文件——
  「恩赐游戏名:我是世界第一的勤劳者
  第一个我是世界第一的勤劳者!
  不靠任何人帮忙也可以工作工作不停地工作哦!
  因为非常努力的持续工作,第一个爸爸也非常高兴!
  可是有一天,被发现那是谎言。
  第一个我和爸爸,谎言被拆穿而被破坏了。
  第二个我是世界第一的勤劳者!
  因为得到朋友的帮助,所以能够工作工作不停地工作哦!
  因为非常努力的持续工作,第二个爸爸也非常高兴!
  不过有一天,被发现那是赝品。
  不过第二个我和爸爸,得到朋友的帮助所以能够继续工作。
  第三个我是真正的勤劳者!
  虽然尚未诞生,不过会永远不停地工作哦!
  快点诞生吧!快点诞生吧!大家都不断说著哦!
  可是有一天,我被发现无法诞生。
  所以第三个爸爸,放弃了第三个我!
  不过那是不可原谅的!很多的爸爸正在等待著我!
  财富!名声!人类的梦想!只要我诞生一切都能实现!
  所以拜托……不要放弃我……!纵然会得知真相……!
  宣誓,尊重上述内容,基于荣耀与主办者权限之名,举办恩赐游戏。」
  “刚才,有人挑战过你的‘恩赐游戏’吗?”佩斯特暂时没有接过契约文件,问道。肯定是刚刚发生的,要不然为了下一个客人应该把现场清理好才对。
  人偶女孩点点头:“是的,可是她似乎很失望地离开了。”
  “谁?”飞鸟不禁好奇,之前废墟不是没搬开吗?
  葛蓓莉娅稍微描述了一下长相。
  飞鸟顿时冷汗流下了,差点腿软得倒下,仿佛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遍,事实上也差不多吧:“那不是……那个看一眼就无法动弹的人吗?!你……没事吗?”
  “她的恩赐好像对非生物没用的样子。”
  飞鸟暗暗记下了,这个情况一定要拿回去讨论。尽管实际上对魔神来说大概也没用。
  “这里有木制的胸针卖吗?”佩斯特问道。
  “嗯,有啊。神灵大人是个奇妙的客人。不是金银,而是想要木制的胸针吗?”人偶女孩翻找了一会儿,拿出木制胸针放在台上,“请。”
  “嗯?不需要恩赐赛吗?”
  “不需要了,这是我无聊的时候自己做的,不是主办者的商品,所以不需要。神灵大人。”
  “也就是,你不是主办者?”
  “嗯,我只是店主,为了款待客人而在此待命。我父亲抛弃我了,所以,不打算来追求我吗?”
  “没兴趣,我只要胸针。”
  “这是我第一次卖出自己做的商品啊好感动,我的第一次是你的了。”
  “……多少钱?”可惜佩斯特不大会吐槽。
  “这不是什么恩赐哦,一个铜币吧。”
  佩斯特付了钱,对似乎在思考葛蓓莉娅话中和契约文件的诗歌联系的飞鸟说:“我走了哟,你想留下来追求她结束这个恩赐赛请便。”转身往回走。
  飞鸟身体抖了一下,回神后,品味着文字话语间的关联,稍微靠近葛蓓莉娅用比较亲昵的语气问道:“葛蓓莉娅小姐,为什么会一个人留在店里呢?”虽然根据契约文件看出了点毛皮,还是忍不住问。
  “因为………被拋弃了。并非他人,拋弃我的正是打算创造我的父亲。”
  “这个,我知道,文件里有了。”
  “父亲的爱,是我唯一的存在理由。可是那份爱已经失去了……不对,那份感情一定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吧。聚集在我身边的父亲真正想渴求的,就只有在我身上的付加价值。但是会错意的我就产生了人类渴求我的错觉,就这样持续等待著可以完成我人出现。像这样的命运之人,明明就不会到来。”葛蓓莉娅在哭泣。
  失去父爱的伤痛,无法忍受夸耀的存在理由被贬低的悲伤,落下大粒大粒的眼泪。
  “这么说,这游戏实际上是在寻找愿意做你‘父亲’的人吗?”飞鸟问道。
  “是的,可是……明明是不可能,连刚才那个那么强的人都做不到…………”
  “那就别做这种荒唐的游戏了,‘爱’这种东西只要跨出一步——”飞鸟想要直接拉起葛蓓莉娅将她带离这个束缚她的店铺,但在此之前一股怨念冲击打在了两人中间。
  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佩斯特将大袖子对着飞鸟,冷声道:“红衣人,你想作死和我无关,但请等我离开这里……不,等我离开这个外门再作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