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我羽翼栗子球今天就是要打输出!(二合一)


小说:游戏王之背后灵系统  作者:橘园
  因为对怪兽效果的估算错误的缘故,现在奥佳欧的场上只剩下了最后一只“六武众-火门”,不再有其它的怪兽可以被攻击,龙傲的战斗阶段只能强行结束了。
  而她为了能在这回合将奥佳欧给秒掉,已经消耗了所有的手牌,无法进行下一步的cāo)作的同时,甚至连盖下一张假坑骗风都不能做到。
  而自己场上的“月光舞猫姬”并非是非常值得信赖的站场怪兽在这回合结束以后她的攻击力就会还原,虽然说“月光舞猫姬”不会被战斗破坏,但是她也没有任何效果抗。
  而“六武众”的打点本来就很低,往往都是靠着各式各样的效果来解决对手的那些难缠的高攻击力怪兽的;或者是在对方召唤出那些怪兽之前就压制对手。
  没有更多的动作,龙傲果断地结束了回合:“回合结束。”
  “我的回合……”奥佳欧看着对方场上的“月光舞猫姬”,深呼吸了一下。
  这次的抽卡,毫无疑问地将决定自己的未来这个时候,奥佳欧卡组里唯一能特殊召唤的“六武众”怪兽“六武众的师范”已经被消灭了,再加上“月光舞猫姬”的效果,对方已经不可能给自己凑齐三只“六武众”的机会。
  这个时候,手上本来当做核弹留下来的三段冲就基本上成了废纸一张……
  而自己的卡组里能够解决这个局面的卡有两张,那就是能够直接破坏对手怪兽的“六武众的先导”以及“紫炎的老中-缘”。
  奥佳欧看着自己厚厚的卡组,心生了一种绝望的感觉:
  希望很渺茫,但是,不抽卡的话就一定是末……
  “来吧来吧来吧……”奥佳欧默默念叨着,同时双眼紧闭:“抽卡!”
  少女还没有睁开眼睛看自己的“命运抽卡”抽上来了什么,就听到了某背后灵的声音。
  因为某黎姓背后灵已经看到了,看到这菇凉气势满满地来了一记“闪光抽卡”,却抽到了一个“意义不明”的东西……
  黎政:
  冻土带的大蝎
  在奥佳欧似乎发动了一次失败的“闪光抽卡”的时候,一旁的游城十代的决斗已经快要接近尾声了。
  不得不说木渔太的确是超强的职业决斗者,即使没有尽全力,也打得现在的十代节节败退,眼看就要战败了。
  十代曾经给木渔太造成过2600点伤害,因为这次他花费无张手牌召唤出来的“元素英雄刀锋侠”还是比较给力的,在第二回合解场之后给暂时没有防备的木渔太来了一记直接攻击。但是接下来的整场决斗里,十代都没有再给对手造成过一丝一毫的伤害。
  尤其是在木渔太的王牌怪兽“传说的渔人三世”降临之时,面对“传说的渔人三世”那能够在特殊召唤成功的时候将对方场上的全部怪兽都除外的这种毁灭般的清场效果,十代的lp毫无悬念地被打成了最后风中残烛的一点儿。
  而现在,木渔太的场上还有着攻击力1900点的“亚特兰蒂斯的战士”,以及刚才将十代场上清的一干二净“传说的渔人三世”,他的攻击力有2500点。
  “覆盖一张卡,回合结束。”
  木渔太盖上了一张卡,现在的游城十代光lp只剩下了最后一点,就连手牌也没有了,可以说已经完全是被bī)入绝境。
  但是,他的表仍旧是充满了信心,就好像陷入绝境的不是自己一般。
  “超兴奋的啊……这种紧张激烈的决斗,最棒了!”看着对面的木渔太,十代激动地一挥手后说:“而且,对方还是曾经和那位传说中的荣誉决斗王东风谷惠五五开的对手!嘛,真不知道当年的决斗王的心是如何的呢?”
  虽然一无所有了,但是十代在此时仍旧看着自己卡组最上方的一张卡笑了:“我的回合,抽卡!”
  十代抽卡,然后他立即将它塞进决斗盘里发动了:“我发动魔法卡‘第五幕的希望’,这张卡的效果是将墓地的五只‘元素英雄’返回卡组,然后我可以抽两张卡;但是因为我的手牌为零,所以‘第五幕的希望’能让我抽三张卡!”
  十代将自己的墓地打开,很快就选好了其中五张卡:“我将墓地里的‘元素英雄闪光侠’、‘元素英雄死灵暗侠’、‘元素英雄水泡侠’、‘元素英雄羽翼侠’和‘元素英雄爆裂女郎’返回卡组。”
  五位英雄返回了卡组,而十代的的墓地里的英雄此时就已经只剩下刚才五换一召唤的“元素英雄刀锋侠”了那些强力的融合怪兽基本上都在木渔太召唤出“传说的渔人三世”的时候被除外了在此之后十代抽了三张卡。
  “通常召唤‘元素英雄水泡侠’,然后发动‘元素英雄水泡侠’的效果,在召唤或者特殊召唤成的时候,如果我的场上只有这张卡,那么我能从卡组里抽两张卡。”
  十代果然重新抽到了水泡侠,在看到十代抽卡之后,木渔太略微看了看自己后场的盖卡,但在看到水泡侠的时候他忍着没有发动这张卡。
  木渔太看着对面的游城十代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多年以前和东风谷惠决斗的时候那位后来的荣誉决斗王的气势就是那种在你明明已经胜券在握的时候还能给你一种下一秒他们就能够翻盘的感觉。
  但意识到现在的游城十代也只不过是一个学生之后木渔太也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想明白这一点之后,木看着十代继续着他的回合在使用水泡侠抽卡之后,原本一张手牌都没有的十代现在就已经有了足足四张手牌,可以说是赚卡赚的非常溜了,也难怪他敢随便玩那种“五换一”的战术。
  没有想到此时的木渔太正在将他和游戏以及小惠相比的十代看着新抽上来的卡微微一笑,随后对对面的木渔太说道:“然后我发动魔法卡‘二重召唤’,我这回合可以进行两次通常召唤!”
  “增加了通常召唤的次数吗?”
  “没错,然后我要通常召唤这只怪兽来吧aibo,我通常召唤‘羽翼栗子球’!”十代将自己的一张手牌一拍,“克里克里”的萌萌哒的叫声就在场上响了起来。
  “啊啊啊啊!好可啊!”
  “这是另一种‘栗子球’吗?果然不愧是荣誉决斗王都看上的萌物啊!”
  “过来过来,大姐姐抱抱~”
  “死开啦老妖婆,不准碰我家小可……”
  ……
  “羽翼栗子球”的登场毫无疑问让在场的女生们瞬间爆炸她们在这三场决斗当中只这样欢呼过三次,第一次是看到传说中的男神“黑魔术师”;第二次是看到“月光舞猫姬”时渴望成为她那般完美的样子;第三次就是看到“羽翼栗子球”这样能激起她们保护之心的可萌物的时候了。
  不过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某全程围观的黎姓背后灵必须指出一个现实那就是:如果她们能听懂“羽翼栗子球”的语言的话,那么她们就会知道刚才那几声“克里克里”的意思其实是……
  “我想活下去。”
  嗯,这可怜孩纸还是认为自己这次又是来领便当的。
  但是十代这个时候召唤它出来,还是攻击表示,显然不是为了使用它那个护盾的效果的十代很快就发动了另一张卡:“我要发动装备魔法卡‘光学迷彩装甲’,这张卡只能给等级一的怪兽装备,装备怪兽可以直接攻击玩家!”
  “克里里?”在装备上“光学迷彩装甲”之后,“羽翼栗子球”感觉这次可能有些不一样了master似乎不打算让自己去送人头而是打算让自己输出了?!
  这让它的语调都高了几个分贝可以从中听出来它此时是相当的兴奋。
  “可是,它的攻击力只有200点啊?”然而“羽翼栗子球”的兴奋在木渔太看来只是单纯地卖萌而已,他很冷静地分析道:“我的基本分还有1400点,你是无法通过这只怪兽将它削减为0的,而你场上的‘元素英雄水泡侠’的攻击力无法击破我的任何一只怪兽……胜负已分了!”
  “嘿嘿……所累瓦多卡纳?”十代坏笑着点了点决斗盘:“我直接进入战斗阶段我使用‘羽翼栗子球’对你发动直接攻击!”
  小小的“羽翼栗子球”在十代的命令下高高跳起,嘴里“克里克里”地呐喊着。
  “居然……真的攻了过来吗?”
  然而,还没等木渔太觉得奇怪,十代就将自己的最后一张卡丢了出去:“最后,我发动速攻魔法‘狂战士断碎’!将我墓地里的一只怪兽除外,‘羽翼栗子球’的攻击力和守备力变得和那只怪兽相同我将我墓地里的‘元素英雄刀锋侠’除外,‘羽翼栗子球’的攻击力上升到……两千六百点!”
  “纳尼?!”
  在“狂战士断碎”发动后,天空中的“羽翼栗子球”的后出现了一个黄金色、手持大刀的壮汉影某黎姓背后灵还没来得及吐槽“这看着怎么这么像替使者”,好不容易能打一次输出的“羽翼栗子球”就cāo)控着“替”一刀砍下,将木渔太的基本分清空了。
  白金之星
  十代那边已经获得了胜利,而奥佳欧这边……则是陷入了僵局。
  因为睁开眼睛的奥佳欧看着自己手中的那张黄色的怪兽卡泪流满面。
  蓝色的“冻土带的大蝎”那嘲讽的样子仿佛是在向少女说着“没错,我就是你期盼已久的魂卡,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相当意外,相当惊喜……喜你妹啊!
  如果能回到过去的话,奥佳欧一定会扇自己两耳光没事儿干嘛要在卡组里加这种“意义不明”的怪兽啊!
  但是这个时候却没有别的办法,盖上这只怪兽继续苟着,似乎成了唯一的选择……
  看着奥佳欧似乎要转为守势的时候,某黎姓背后灵及时出声提醒道:
  听到黎政的建议之后,奥佳欧仔细地想了想,然后无奈地点点头对方只要能抽到怪兽,“月光舞猫姬”就能将自己的前场清空,自己想要的巩固防线毫无疑问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因为那几乎无法达成。
  “我发动覆盖的陷阱卡:”奥佳欧将最后一张盖卡打开:“‘无谋的贪心’!从卡组里抽两张卡,然后我接下来的两个回合都无法抽卡!”
  奥佳欧发动了这最后底牌她还有希望,只要抽到“六武众的先导”,自己就能逆转获胜!
  “抽卡!”
  少女抽卡了,她再次一张张地看向了抽上来的卡……
  第一张是“六武众枪左”他无法挽救战局。
  至于第二张……
  看到第二张从来没见过的卡的时候,奥佳欧瞬间炸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