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9章考量


小说:北雄  作者:河边草
推荐阅读:灵动魂兵 柠檬小姐最优先 花都狂兵 你是我的慈悲 卡卡重生带系统  特级暧昧 婆罗门之倾妃 黑暗霸主冷血后 龙骑士的我 
  李破的心情很不错,潼关方向的喊杀声隐约入耳,表明王世充还算值得信赖,虽然还没到地方就被人敲了满头的包,可最终还是将大军带到了潼关之下。
  能消耗唐军多少实力不好说,但只要河南大军在潼关下一日,那么唐军就不敢掉以轻心,张士贵说的其实一点也没错,那么多人陈列在黄河沿岸,李唐又能支持多久?
  常备军旅和府兵完全是两个概念,常备军旅在隋时应该叫镇军,一般都驻守于边塞地区,人数也都不多,三千人以上的就是大镇了,他们无疑也是隋时官军中最为精锐的人马。
  像李破所在的恒安镇就是镇军编制,平日里由长安卫府直辖,战时则归方面统帅掌握,而像恒安镇军这样的常备军,隋时人数不超过十万,这显然是文帝当政时,精兵简政的成果。
  差不多也就是说,大隋最盛时,常备军也就十余万,这是出于方方面面的考量才出现的结果。
  其他不说,只说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常备军靡费良多,无论是皇帝,还是他的臣下们,都不愿养的太多,府兵多好,多便宜,何必弄那么多张牙舞爪的骄兵悍将出来?
  而到了现在,战乱无日或休,天下诸侯们谁要是敢给自己的军队瘦身,那旁人就能把你生吞活剥了。
  可以说,如今天下割据于各处的诸侯们,他们的常备军旅都已经超出了隋时的规模,尤其是几年前他们起兵之时,多数皆号称领也有兵马数十万,好笑的是,那个时候李渊明显垫底,在晋阳起兵时,大致只有五六万众跟随。
  而时至今日,粮草以及人口锐减的现状都让战争的规模得到了遏制,李唐却被一下凸显了出来,兵马一直维持在四五十万人之间。
  这个倒也很好理解,关西的粮仓多,又有蜀中作为依靠,而李渊也不是王世充这种肆无忌惮,随意挥霍的家伙,精打细算之下,兵力之雄厚,士卒之精锐,确实已经渐渐隐为天下之冠。
  嗯,其实还是那句话,如果没有李破在晋地异军突起,李唐在此时陆续击破天下群雄,是有其必然的一面的。
  当然了,李破现在可不会去管什么必然偶然,他只知道,李唐在黄河边上驻扎的大军太多了,张士贵的分析非常正确。
  这样一个兵力部署,看似强大,实则漏洞颇多,不管是对峙还是进攻,对于晋地来说,都将是正确的战略。
  对峙上一年半载,说不定就能拖垮了唐军,甚至是拖垮了李唐的国库,选择进攻的话,就算风险有些大,可胜算也是极大。
  这其实就是个战争的主动权问题,在李唐战略趋于保守的今日,可供李破选择的战略战术也就变得多了起来。
  形势一片大好啊……李破矫情的感慨了一句。
  形势确实很不错,王世充非常配合,打潼关打的很起劲儿,只是后劲明显不足,他娘的好像还没怎么着呢,五万前锋就被人一扫而空,单雄信这样的卫府大将军竟然叛了。
  更让他替王世充“捏一把汗”的是,秦琼,程知节竟然来了个阵前投敌,这简直就是开玩笑一样的操作,如果可能的话,他真想当面问问王世充,你就是这么带兵的?李密死的可真冤枉啊……
  作为当事人,他自然知道秦琼,程知节两人没来晋地,那就肯定是投李建成去了。
  秦琼在他这里名声不小,后来演义小说里的主线人物嘛,只是在这里呆的久了,他已经彻底明白了演义小说的坑人之处,艺术加工过的人物形象,那是根本不能信啊。
  所以听到秦琼的名字,他只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你还真是个人物……
  至于程大胡子,嗯,他牙根不由自主的有些痒痒,这人是越来越出息了,快赶上后来的旅行者了,晋地,辽东,河北,山东,河南,如今又跑去了关西,给你些时日,整个华夏大地估计人家都能转上一圈。
  这样的两个倒霉蛋去了关西,李大郎其实应该好好想想,会不会将他们那强大的霉运带过去才对嘛。
  当然,这都是无聊的臆想罢了,真正出彩的地方在于,这两个人要是在潼关城墙上露上一面,那画面……啧啧,可真是太美了。
  战事能打到这样一个程度,李破对王世充的才能已经不抱任何怀疑……
  而王世充也不愧是冤大头,驻守于河边的郑军将领已经在找寻出路,瞧那迫不及待的样子,估计就差个投名状的问题了,王仁则的脑袋不大不小,正合适嘛。
  河南在这一刻终于向李破敞开了怀抱,只是有点遗憾的是,这个时机其实并不算太好,肉不少,狼也很多,尤其是肉里面还夹着些骨头,整个吃下去一定会噎到。
  好在他的胃口并不大,也做了很好的准备,之后考量他的,是怎么把骨头挑出来,把肉吃下去的问题。
  瞧这个样子,时间有点紧张,因为岸边的兵力此时并不算多,他还要在河边给李神符制造足够的压力,让其不敢轻易派兵增援李建成。
  这样一来,如果想要实现既定的战略的话,兵力就有点捉襟见肘的意思了。
  在王世充败后,要将一支士气高涨的得胜之师堵在潼关,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传令给尉迟谐,让他留两千骑守龙门,立即移师蒲板。”
  “传令给尉迟恭,让他和尉迟谐商议一下,不管用何手段,务必做出强渡黄河,攻冯翊之势,给他们五天,令尉迟谐悄悄领兵与我汇合,告诉他们,若让对面唐军有所察觉,他们两个的职位我换人来做。”
  传下帅令,李破在大帐之中一边转着圈子,一边嘀咕着,“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不知其所守,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不知其所攻……”
  转了不知多少圈子,李破才又安坐,晃着脑袋又嘀咕了一句,“内斗还真是不容易啊,还是突厥人比较好对付一些。”
  这样的感慨没什么道理,突厥人凶起来才真叫个麻烦,只是草原上没有那么多的大河,名关什么的而已,所以感觉上应对突厥人的手段就很多。
  李破当然也明白,遂自嘲的笑笑,这么自言自语,和个神经病似的,李破啊李破,你可是汉王了呢,要镇定,要矜持,要雍容一些好吧?
  “传张士贵,徐世绩来见我。”
  两个人来的很快,捶胸施礼。
  看了看张士贵,这位气色不错,据说挺老实的,没有在营中乱窜……可却和张伦交上了朋友,就算老实也是装出来的。
  当然了,李破的视角一般都很奇特,他想的是,张大胡子心眼多的很,以一个新降之人的身份,能跟张大胡子论交,听说两人称兄道弟之间,谈的还很欢快,那就只能说明一件事了。
  张士贵很有才能,被人看做了潜力股。
  让李破稍有疑惑的是,这人在潼关人缘很不好,几天下来,已经足够他弄清楚张士贵阵前来投的来龙去脉了。
  在李建成麾下备受排挤那都是夸他了,弄的人嫌狗不爱才是人家的真实写照,这才过河来投,人缘这么糟烂的人到了自己这里,竟然马上交上了朋友……
  好吧,想想张伦,徐世绩的来历,李破也便有所释然了,而且,张士贵这样很可能比较容易得罪人的家伙,也就是那些心眼很多的人才愿意跟他相交吧?
  而同来的徐世绩看着有些亢奋,这些天过河三次,“偷运”了些粮草和十几匹战马过去,被王仁则待为上宾,看样子是找到感觉了,李破很怀疑,若是自己这里有点什么事故,眼前这个家伙就会一溜烟的跑去王仁则面前摇头摆尾……
  和以前一样,一边在心里叨咕着,一边露出很具亲和力的笑容,摆手道:“都坐下说话吧。”
  张士贵心里很振奋,来了多日,终于又蒙汉王召见,看来应该是有了结果了,别看他这些时日过的挺悠闲,可像他这样的人,一日没有兵权在手,就好像命都只剩下了半条,难受的厉害。
  所以他捶胸锤的砰砰直响,坐下的动作却轻的好像能把地面坐碎一般。
  旁边的徐世绩看着李破的笑容,心里却先就哆嗦了一下,先就回想一下,这几天有没有干什么“蠢事”?
  李破瞅着徐世绩,不断加强着恐吓的效果,嘴上直接便问,“先说说,对岸又有什么动静没有?”
  徐世绩转着眼珠,很快的在心里捋了一遍,才小心回道:“回禀大王,对岸刚传过来的消息,王世充昨晚遇刺,今天移驾阵前,斩了左武卫将军郭举……”
  “吴黑闼,郝孝德两部在潼关之下损伤惨重,今日已经移师阵后做起了监军,嗯,还有,对岸的沈青奴也有投效之心,和牛进达商议了一下,准备按兵不动,只待王令而已。”
  李破愣了愣,沈青奴?洛阳城中的黑社会头子,这他娘的能信得过吗?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在线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