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1章突变


小说:北雄  作者:河边草
推荐阅读:灵动魂兵 柠檬小姐最优先 花都狂兵 你是我的慈悲 卡卡重生带系统  特级暧昧 婆罗门之倾妃 黑暗霸主冷血后 龙骑士的我 
  李破还在往河边调集着兵力,过河的决心也越来越坚定。X
  换句话说,一旦开始过河,所有的行动都需要坚定的决心和意志,这是李破对准备渡河的众将,甚或也可以说是对他自己的要求。
  就像当初李世民率兵救蒲坂一般,猛攻滩头的时候几乎不留余力,那并非是愚蠢,而是在狭窄地方作战的必然选择,狭路相逢勇者胜嘛。
  而坚决并不意味着一定胜利,失败的时候,越坚定的人损失越大,可你若不是不冒这样的风险,又怎么会收获喜人的果实?
  所以接下来的几天,李破跟众将商议军事的时候,最终定下来的决议中充满了进攻的精神。
  各种意外在所难免,比如说牛进达和沈青奴出了纰漏,或者是两人本就是诈降等等,因为毕竟他们和张士贵不一样,这些都要考虑到。
  而大军一旦开始渡河,便不会轻易停下来,遇到挫折,必须奋勇向前,为后续大军打开通路,直到全军汇合于黄河南岸,到了那个时候,大军也就有跟唐军决战一场的实力了。
  众人算了算,全军过河大概需要一天到两天的时间,因为战马过河很困难,此时黄河还在涨水期,所以让这个时间很不好估量。
  如果再算上粮草,那时间可就长了,几万人的粮草,不用个十天半月的根本过不去。
  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唐军若来攻打,那就只能硬碰硬的跟唐军战上一场了。
  说起来众将看着涛涛而过的黄河都有点眼晕,但对和唐军厮杀却纷纷表示毫无问题,显然他们打唐军已经打出了信心,这是好事,用如今的话说来,就是士气可用。
  毫无疑问的,最可依仗的还是骑兵,战略目标是将唐军压制在潼关,而非是要攻打潼关要塞,所以还是以野战为先,骑兵乃野战利器,代州骑兵尤其如此。
  而且风陵渡口离着潼关太近了些,于是还要考虑到潼关唐军步步为营,逼迫己军在于风陵渡口决战,那将是很糟糕的一个情形。
  如果是那样的话,继王世充之后,便也轮到李破来做这个冤大头了,两家相争,众人窥伺,不论胜败,光以战略而论,晋地大军便也处于了下风处。
  李破觉着这种可能性不大,王世充应该还能挺上一段时日,想来梁师都,李轨也应该有所动作了,西北战事一起,潼关守军还敢出关一战?
  以李建成现在表现出来的性格,领兵特点,甚或是战略素养而言,都意味着唐军出关跟自己纠缠的可能性不大。
  而只要给他一个充裕的时间,那么他完全可以据有弘农跟潼关唐军相持,而非是在风陵渡口死守。
  当然了,这些都是猜测,比起以往的战略部署来,这次要考虑的东西多的多,情形很是复杂……
  李破此时也终于意识到,这是自己走出晋地的一个契机,在晋地呆了十多个年头的他,终是到了要一步跨出去的时候了,所以艰难之处在所难免。
  可战争就是这个样子,没有哪场战事在事前就有十足的把握,对于战事前瞻性的猜测也是战争中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
  猜错了就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却不能因此而失去战机,而越是复杂的局面,也越能体现统兵之人的能力和幸运程度。
  李破自觉……还成吧……
  即便之后最坏的情形发生了,那也没什么好说的,背水一战而已,说不定他能领兵一举冲进潼关呢。
  那样的话,乐子可就大了……
  …………………………
  当然,如今乐子最大的还属王世充无疑,河南大军无疑已呈骑虎难下之势,在阵前斩杀了左武卫将军郭举之后,王世充的皇帝车架就再没有离开阵前。
  平静了一天,王世充便重新督促众将攻城。
  缺衣少食的河南大军,大部分都还都保持着义军本色,王世充和他的臣下们也没那个功夫细细整编军旅,所以除了那些本就是由隋末官军蜕变而来的军伍还能像样一些外,其他都是乱糟糟的。
  谁都知道,这样的军旅在战时流的血最多,也流血流的最快,只是他们的血和旁人的一样,都鲜红的刺眼。
  进攻的号角声响起,一队队衣衫褴褛的军卒像被驱赶的牛羊一样,绝望的冲向潼关关墙,然后成为一具具奇形怪状的尸体躺在那里,任由自己的热血流淌出来。
  烈日炎炎,尸骸如山,随着战场之上冲天而起,并一直不曾断绝的喊杀之声,刺鼻的血腥味越来越是浓重。
  所有人视线之内,好像都渐渐变成了红色,一场疯狂而又愚蠢的消耗战,将潼关上下彻底变成了血肉屠场。
  在这里,高低贵贱,层次分明,可只要躺下来,那么大家就都归于平等,还想带兵去砍阎王脑袋的人,那肯定是彻底杀红眼了。
  每天傍晚,潼关上下便会冒起浓浓的黑烟,刺鼻的味道,弥漫于潼关左近,臭烘烘的,与那血肉横飞的景象一样,令人恶心而又惊悚。
  近两年来,这样的大战已经是越来越少了。
  王世充倾力一击,将自己为数不多的生机渐渐耗尽在潼关之下,而守关的唐军此时其实也是叫苦不迭。
  坐镇于关中的太子李建成每日里听着臣下们清点出来的伤亡数字,也逐渐开始心惊肉跳,心中更是暗自庆幸,有潼关这样的坚城要塞,伤亡还如此之大,若是和王世充野战……
  好吧,这样的庆幸没什么可说的,更像是在为自己的决策找寻充足的理由,野战和守城本就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战略。
  一般来说,野战比拼的是统兵将领们的勇气和魄力,以及军卒士气高低,精锐与否等等,而守城同样也有许多优劣计较,可最重要的还是耐心和承受能力的问题。
  当然了,这些对李建成来说都已没有任何意义,他选择了固守坚城,那么在王世充二十余万大军面前,便已经暂时失去了这场战事的主动权。
  而潼关要塞也保证了唐军能够最大程度的保存自己的实力并大量杀伤敌人,如果换个对手,有可能唐军的伤亡不会太大。
  可现在王世充已经疯了,那么他也顺势成为了唐军现在最可怕的那种对手,丝毫也不会计较自身伤亡多大的王世充,给潼关守军造成了非常严重的杀伤。
  半个月,王世充算是不大不小的创造了一个奇迹,一直连绵不绝的对潼关维持着高强度的攻势,近五万人伤亡在潼关之下。
  浓烟滚滚,将潼关整个笼罩在其中,期间下了两场小雨,没有让这里更加清爽,反而真切的体现出了血流成河的景象。
  雨水被鲜血染的通红,在潼关下肆意流淌,第二天地面干涸之后,整个潼关城下以及城墙之上,都是一片浅红颜色,看着像染了一层染料。
  河南大军伤亡惨重,而之前胸有成竹的唐军也是筋疲力尽,近万的伤亡,不但让守军渐渐惊恐了起来,同样也使坚固的潼关开始微微摇动。
  如果河南大军众志成城,那么潼关很可能会在之后的某一刻向他们敞开大门……
  可战争没有如果,也没有哪支大军能够承受近四分之一的伤亡依旧保持住士气,更何况是王世充这种七拼八凑的大军了。
  右屯卫将军,光禄大夫孟让因侄儿战死,大怒之下,督军猛攻潼关,中箭而亡,右翊卫大将军张升重伤而还,站殿将军郑虔相因攻城不利被王世充斩杀示众……
  潼关之下,李密旧部迅速凋零殆尽,幸存者们人心惶惶。
  而王世充还在意犹未尽的环视左右,已经被染的血红的刀锋依旧未曾归鞘,让人惊恐不已。
  此时,更为可怕的是,大军粮草渐尽……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来自于潼关之上,已经开始无法忍受伤亡的李建成,带着新降的程知节和秦琼出现在关头,两个脸皮特别厚实的叛将在关头呼喊,让众人早降。
  于是乎,河南大军的攻势戛然而止,诡异的平静了一个多时辰,就像往凉水倒进了滚油一样,轰的一下,关下大军便炸了开来。
  这是一个很具戏剧化的场景,没有亲眼见证的人根本无从想象。
  混乱从吴黑闼,郝孝德两部开始,早有准备的他们,联合了杨德方,陈寿等人,挥军攻打王世充车驾。
  王世充在陈国公段达等拼死护卫之下,冲出乱军,回到不知所措的后军当中,随即诏后军各部攻打前军,想要来个阵前平叛。
  此时,这场战事俨然已经来到了高潮,潼关之下,沸反盈天,河南大军各部相互厮杀,比之之前攻打潼关坚城可是热情多了,忘乎所以的整个将之前还在拼死厮杀,流下无数鲜血的唐军抛在了一边。
  矛盾重重的河南大军终于在关键时刻崩溃开来,关上的唐军将领们,从太子李建成以下,各个看的目瞪口呆……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