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3章对峙


小说:北雄  作者:河边草
推荐阅读:灵动魂兵 柠檬小姐最优先 花都狂兵 你是我的慈悲 卡卡重生带系统  特级暧昧 婆罗门之倾妃 黑暗霸主冷血后 龙骑士的我 
  不管李建成有着怎样的缺点和长处,潼关一战唐军都是胜利者,而太子李建成此时的表现也可以说是可圈可点。
  只瞧他能聚拢潼关守军人心,除了一个张士贵,并无人违背军令,事事也都以太子马首是瞻,光这一点,其实就胜出王世充许多。
  而他在战略上的布置,确实偏于保守,可也不能用愚蠢来形容,一连串的战略抉择,无形中便让潼关守军的伤亡保持在了一个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
  只是这样的统帅众所周知,稳重有余,进取不足,所以难有大败,同样的也难有大胜,用后来人的眼光看,也就趋于平庸。
  可真正想一想,领有大兵的人,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又能有几个呢?
  实际上,不用李建成纠结于自己在军将们心目中忽高忽低的声望,吴黑闼和郝孝德等人的请降使者很快便来到了潼关城下。
  很明显的事情,这一次李密旧部们临阵叛反,也不是毫无准备,就算没有秦琼和程知节露那一面,估计不久之后也会是这么一个样子。
  之所以会拖延到现在,一个呢,是因为群龙无首,各人相互之间又多有间隙,很难联合在一起,串通起来需要时间,也需要环境。
  王世充无疑给他们制造了这样一个局面,在血淋淋屠刀之下,让李密旧部们终于重新走到了一处。
  二来呢,在李密身死这一件事上,李氏父子做的很不地道,谁也不是傻子,李密投唐之后,重新出走,最终为王世充所获,这才人头落地。
  于是很多人对投靠李唐并无多少兴趣,他们更愿意战上一场,然后各自散去,大不了和单雄信一样,去山中落草,还能图个逍遥自在。
  三来呢,大军西来,河南各地空空如野,如果他们能把王世充给宰了,带兵回去洛阳,那么可能又有另外一番局面呢。
  再加上王世充的亲信将领率领十余万大军,陈列阵后,也让很多人犹犹豫豫,不能下定决心。
  其实总归就是一句话,人心不齐,莫衷一是。
  还是那句话,王世充在潼关之战中那绝对是主角,不断攻城造成的惨重伤亡以及越来越是残暴的手段,都让李密旧部们趋于绝望,所以很快便达成了一致。
  只是对于他们来说,变故来的也同样突然,当秦琼和程知节的身影出现在关头,并被确认的那一刻,吴黑闼等人也是惊恐万分。
  这两个家伙竟然出现在了关上,这意味着什么他们几乎不用想就知道,若不立即动手,等王世充缓过神来,大家可是都要人头落地的。
  可以说,秦琼和程知节两个将曾经的同袍们卖的很彻底,哪里有半分情义或者是忠义节气可言?
  混战,一团糟烂的混战,从一开始局面就已失控,李密旧部们几乎是身不由己的卷进了这一场混战当中。
  先动手的吴黑闼,郝孝德等人如此,后动手的杨德方等人同样如此。
  派人来潼关请降,是事先安排好的戏码,本来他们是打算让唐军出关相助,一举把王世充留在潼关关下,可到了关键时刻,全都傻了眼。
  李建成拿着请降书信,也是哭笑不得,心说,你们这些混账早干嘛去了?
  这会我若带兵出关,先打的是王世充呢,还是你们这些请降的家伙?就算有心相助,也得分清你们谁是谁不是?
  没有唐军相应,又没能在第一时间杀了王世充,只厮杀了小半个时辰,李密旧部们便顶不住了。
  吴黑闼的将旗率先向潼关方向靠拢,接着便是郝孝德,杨德方各部,而一退之下,便很难收的住脚。
  他们被消耗的太严重了,将士疲惫,士气低落,若非有杀了狗皇帝,为死去的同伴报仇这样很具有河南军将特色的反抗精神在支撑,他们很可能在第一时间便会溃散开来。
  差点丢了性命的王世充此时已经处于半疯状态,挥军猛攻,将这场规模空前的内讧不断的推向高潮。
  一波三折,很好的体现了河南战事的特点。
  关上箭如雨下,成排的人如荒草般倒在地上,箭矢噗噗的入肉声,甚至盖过了其他一切声音,和之后响起的惨叫声,人体倒地的闷响声,兵刃相互交击声,汇聚在一起,让这场战事彻底转换为了地狱模式。
  河南人的鲜血大规模的泼洒在了潼关之下,唐军头一次不费吹灰之力的对河南大军造成了严重的杀伤。
  失去控制的大军终于在这样连绵到来的惨重伤亡面前逐渐冷静了下来,对死亡的恐惧一下占据了上风。
  王世充的中军发生了很严重的混乱,前面的人想要后退,后面的人却在向前推进,自相践踏,杀伤的场面上演了不短的一段时间。
  当退兵的号角声不断响起,大军开始乱糟糟的后撤,节奏上完全是一塌糊涂,如果这个时候有一支精锐冲上去,很可能会让王世充一败涂地。
  可惜,已经紧贴在城墙根上,劫后余生的临阵叛反的人们,不但将关门堵死了,而且也失去了再行一战的勇气。
  可以说,王世充又幸运的逃过了一劫,收拢兵马用了足足小半个时辰,而在这样一段时间内,竟然没有再受到任何的攻击,这不是幸运又是什么呢?
  当战场平静下来,重新恢复对峙的时候,隔着他们的是,是一片形同乱葬岗一般的地方,成片的尸体倒卧在那里,从河南大军阵前一直铺到潼关关墙之下,伤者的哀嚎声连成一片,在尸堆中蠕动着,却得不到任何人的怜悯和救助。
  鲜血在尸体下面已经流淌成了小溪,刺鼻的血腥味儿越来越是浓重。
  生者们暂时放下了仇恨和杀戮,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亲手制造出来的浮屠地狱,惊恐和绝望的情绪在他们中间传染蔓延。
  再坚强勇悍的家伙,面对这样一个可怕的景象,也无法保持无动于衷,惊恐过后便是庆幸,庆幸他们没有成为那其中的一个。
  “至尊,此地不宜久留……”披头散发的陈国公段达劝着皇帝,可眼瞅着浑身散发出浓重的不祥气息的王世充,他到底没有说出退兵两个字,他段达还想多活两天呢。
  惊魂未定的王世伟也在旁边附和,这仗打的……还不如留在洛阳跟兄长一起看家呢,当初真是鬼迷了心窍,才想着出来立功,让自己楚王的称号名副其实。
  好吧,这位已经被吓破了胆,直想让王世充快点下令撤军,跑回洛阳去喘口气再说。
  王世充很狼狈,此时却是须发皆张,脸色狰狞,突然一脚,将王世伟从战马上踹了下去,拔出刀子胡乱挥舞着咆哮道:“混账东西,乱我军心,看我不斩了你……”
  王世伟被吓的不顾身上疼痛,一溜烟的跑了,王世充等着猩红的眼睛,盯着段达道:“朕当为天下之主,些许挫折算得了什么,爱卿不随我杀敌立功,难道也想劝我退兵不成?”
  段达瞅着王世充那满蕴疯狂的目光,寒毛都竖起来了,当即捶打着胸膛,大声道:“至尊即欲整军再战,臣自无二话,有死而已。”
  很快,陆续来到王世充身边的军中将领们便在陈国公段达带领下作鸟兽散,皇帝疯了,还是不要留在这里为好。
  王世充有过很多失败的经验,在和李密相持的几年间,鲜少胜绩,最终靠着洛阳坚城才将李密耗死了。
  所以王世充不管出于什么心理,反正时常在人们面前自诩天命之主,久而久之,旁人没几个信的,反而是他自己深信不疑了。
  李密那样的家伙我都战而胜之了,还有什么人能抗拒于我呢?
  所以说,时常骗人的他,这会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发自肺腑,没有一点虚假的成分,他确实想跟唐军比一比耐力,再次创造一个奇迹出来。
  可以说,王世充这个时候还有那么一丝理智尚存,他的判断同样有着那么一丁点的依据,因为中军和后军都有他的亲族心腹在率领,这些天来也没有参与攻城,所以大军瘦身成功之后,实力尚存。
  当然了,这样的依据并不靠谱。
  战争行为不是这么个算法,在李密旧部群起反叛,粮草匮缺的今日,别说十万大军,便是百万大军也要军心浮动,士气落入谷底。
  这样的军旅,其实无论的进攻还是撤退,都可能演变成一场灾难。
  实际上,战事进行到这一步上,王世充和李建成都犯下了一些难以挽回的错误,可他们同样作对了一些事情。
  拿李建成来说,他稳守潼关,到了现在也没出关一战,战略上其实贯彻的很坚决,确实错失了一些战机,可到了现在,胜算在握之下,就是战略胜利的明证,如今看的只是战果如何而已。
  反观王世充,可以说是犯下的错误不计其数,但他消耗李密旧部实力的事情做的同样很是坚决,所以在李密旧部们反咬一口之下,还能勉强维持局面,这也很不容易。
  而现在,却到了决定战争结尾处该画上怎样一个符号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