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四章、门当户对!


小说:逆鳞  作者:柳下挥
推荐阅读:乾坤传 末世重生之活下去 恶魔大少跩甜心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蜜爱成婚 心动萌然 仙朝 背着棺材的死灵法师 小皇帝慢点,疼! 神秘之旅 
  第七百七十四章、门当户对!
  “对不起。”李牧羊自知情绪不对,低声和父亲李岩母亲罗琦道歉。心中压抑已久的愤怒,以及那难以向外人言说的委屈好像终于找到了突破口。
  人们最常做的蠢事就是,在外面嘻皮笑脸,却把最难听的话说与自己最亲近的人。
  很多时候,父母竟然成了子女的一个另类的出气筒。
  因为他们清楚,和外人说他们会记恨,但是父母不会。永远不会。
  李岩和罗琦对视一眼,李岩出声问道:“牧羊,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你在外面-----没怎么样吧?”
  “是啊。”罗琦也一脸担忧的模样。“是不是在外面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现在这世道,有些人的心是坏透了-----你也不要把他们说的话放在心上。无论如何,你都是我们的好儿子。”
  罗琦想的更深入一些,虽然他们一直不愿意提及,但是李牧羊龙族的身份却是不容否认的。他们就想不明白了,明明还是他们之前的好儿子,怎么就成了-----外人所说的龙族呢?
  你看看他这模样,哪一点儿像龙了?
  “没事。”李牧羊收拾起心中的那些负面情绪。他没办法向面前的这两位亲人解释天都发生的一切,他也没办法向他们诉说当自己知道幕后操纵一切的黑手是自己的爷爷时那种悲痛委屈。他们什么都不懂,李牧羊也不想要他们懂。“就是----就是太累了吧。”
  “那得好好休息。”罗琦说道。“赶了那么远的话,回家了就要好好休息。走,进屋,妈给你热一碗疙瘩汤------”
  “我还要去后院看看。”李牧羊出声说道:“也不能让他们继续为我担忧。”
  “对对------”罗琦连连点头,说道:“是这个道理。快去看看吧。你母亲那边-----都快急坏了。整日不吃不喝的,我都去劝了好几回。”
  “你们二老先收拾收拾------”李牧羊笑着说道:“无论如何,我都是要带你们离开的。还有思念,我也要把她接回来。”
  “好。好。这个不着急,你先在风城休息几天。”罗琦一脸不舍的说道。即使儿子只是去别处转一圈,她仍然有种长久分离的不舍得。就怕自己的儿子一走,又像以前那般一年半载的回不来。
  等到李牧羊走远,罗琦幽幽说道:“心里怎么就这么不得劲儿呢。”
  “又不是我们的亲儿子------牧羊回来能先来看望我们,证明他心里有我们。还不知足?”
  “谁说不是亲儿子了?”罗琦怒道:“我待他比亲儿子还亲,以前他小的时候,是谁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的?那时候,谁不嫌弃他?这个小王八蛋,怎么突然间就成了个宝贝疙瘩?”
  “是是,所以牧羊才先回来看望你啊------那边也不容易。小姐天天盼,日日盼。少爷一边要主持城主事务,警惕各方对风城的反应-----每日还要盯梢着天都的方向,生怕自己错过了什么重要的消息。只要是风城来报,无论他多晚睡下都要第一时间起床查阅------”
  “我也没说他们不好-----我就是-----算了,我去给儿子热汤去,一会儿他还得回来吃我做的疙瘩汤-----”
  “能不能------”李岩的嘴唇蠕动,很想说能不能给我换一样,话到嘴边,终究还是没敢说出来。在这个家里,自己没夫权啊。
  ---------
  陆天语刚刚从母亲房间请安出来,抬头就看到一个白衫少年朝着自己迎面走来,他的表情微僵,使劲儿的眨了眨眼睛,确定自己不是幻觉之后,立即惊喜的奔了过去,说道:“哥---你回来了?”
  “天语,最近家里还好吧?”李牧羊看着这两年迅速长高长大成熟起来的弟弟,微笑着和他打招呼。
  “好好。家里都好------”陆天语连连答应,又对着里屋喊:“母亲,我哥回来了-----”
  话音未落,就看到公孙瑜在两个小丫鬟的搀扶下快步走了出来。
  “牧羊------”公孙瑜眼眶泛红,激动的唤道。
  “母亲-----”李牧羊快步上前,握住了公孙瑜伸出来的手。“牧羊不孝,让母亲担忧了。”
  “回来就好。回来了就好。”公孙瑜用力的握紧李牧羊的手,眼眶湿润,声音哽咽,说道:“我儿回来了就好-----”
  李牧羊心里也是百感交集。
  在他内心深处,是一直将罗琦和李岩当作自己的亲生父母的。他吃的第一口奶,喝下的第一口汤,喊出来的第一声娘,都是和他们息息相关,他的幼年记忆全部都是和他们在一起。
  虽然公孙瑜和陆清明才是将他生育出来的父母双亲,待他也很不错,但是,相处日短,感情也淡,刚刚开始叫他们父亲母亲的时候,李牧羊的心里原本还是有些别扭的。
  随着接触的增多,以及陆清明公孙瑜看向自己慈爱又愧疚的眼神,以及他们事无巨细的给自己安排的一切,李牧羊逐渐的接受了他们的存在,也将他们当作自己真正的父母------和罗琦李岩一样的父母。
  “回来了。这次回来了就不走了,就算走-----也要接上母亲一起走。”李牧羊笑着说道。
  “好。不走了,再也不走了。”公函瑜像是突然间想起什么似的,对着陆天语说道:“天语,快去告诉你爹,就说你哥回来了,让他快快回来------”
  “哎------”陆天语应了一声,大步朝着前面的议事厅跑了过去。
  “牧羊,快进屋------进来和我说说你最近都做了些什么。”公孙瑜拉着李牧羊的手就朝里面走去。
  李牧羊原本想着过来给这个母亲请个安,然后再回去吃那位母亲的疙瘩汤-----现在被公孙瑜这么用力一拉,他也没办法立即就走了。
  拥有两个母亲的男人,真是幸福啊!
  --------
  “弃城?”陆清明眉头微挑,看着李牧羊问道:“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父亲,我觉得-----我只是觉得,不想再让父母双亲再在这里苦苦煎熬,再在这里承受着有可能来犯的四方强敌。风城是一座孤城,虽然现在有忠于我陆氏的将士守护,又有孔雀王朝和黑炎帝国的援兵,但是,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那个时候情况特殊,陆氏是西风叛将,所以孔雀王朝和黑炎帝国才愿意派兵援助。现在宋氏倒塌,皇权重显。西风还愿意让风城这样一座重要的城池落在咱们陆氏的手上?他们还能够安心?到时候西风若是来取,我们将如何应对?孔雀王朝和黑炎帝国又将如何应对?难道他们愿意眼睁睁的将这座重要的城池重新归还给西风?”
  “这样的局势我也考虑过。”陆清明的脸上带着笑意,那是儿子远程归来难以掩饰的喜悦。只是,眼神里面仍然带着一抹狐疑,说道:“但是,你应该清楚,风城对我们陆氏意味着什么。是我们的立根之本,是我们的发迹之地,我们陆氏列祖列宗的尸骨都埋在这座城池的下面------倘若我们将他弃了,以后就成了无根浮萍。那个时候,我们除非投入到某一个国家的阵营,孔雀王朝或者黑炎帝国-----以你和孔雀王朝那位千度公主的关系,或许我们投入孔雀王朝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
  “可是,这终究-----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牧羊,你想过没有?倘若我们失去了风城,我们就一无所有------”陆清明露出深思的表情,为人父母的,总是要比自己家的孩子想的更加长远一些。“老人家嘴里常说这样一个词:门当户对。我们现在的根基就在风城,我们拥有的资本就是风城-----倘若,我是说假如你当真和孔雀王朝那位公主走到一起,这风城就是我们陆氏的聘礼,是你们以后安身居住的场地。不然的话,孔雀王朝那位心高气傲的孔雀王,当真愿意将自己的掌上明珠嫁与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
  “无论是做人还是做事,终究还是要有些资本的。不然的话,还是会被人轻视笑话------这是常理,在任何地方都存在。就算是你们当真成婚,就算你们以后居住在孔雀王朝,你也有一个退路不是------在家里脊梁也能挺直一些,说话也能大声一些。不会被皇家人给看扁了。”
  “所以,倘若你没有非走不可的原因,没有一个能够说服我的理由------风城,我不能弃。我不仅不能抛弃它,我还要竭尽所能的去守护它。谁若是想要从我手里把它抢走,我舍了这条老命也要和他战斗到底。”
  “父亲------”
  “我心意已决。”陆清明并不接受李牧羊弃城逃离,一家人远赴江南找一无处住居住的建议。“除非你能说服我。”
  “可以不弃给别人。”李牧羊沉声说道。
  “弃给谁?”
  “爷爷!”
  “谁?”陆清明还没有反应过来。风城发生的那些事情太过隐秘,或许也只有那么极少数几个人知道真相。
  “爷爷-----陆清明!”李牧羊沉声说道。
  陆清明瞳孔胀大,脸色阴沉,喝道:“胡说八道!目无尊长!你爷爷已经死了------你我亲眼所见。”
  “假如-----我告诉你,他没有死呢?”李牧羊的嘴角浮现一抹笑意,笑容却是苦涩不已。如果可以的话,他当真不愿意告知父亲这一切。因为-----因为他若是知道了,怕是和自己一般有种被人牺牲被人出卖的痛苦感觉吧?而且,那可是自己至亲的亲人啊。“他才是幕后黑手,他操纵了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