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三章、邪月祭司!


小说:逆鳞  作者:柳下挥
推荐阅读:乾坤传 末世重生之活下去 恶魔大少跩甜心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蜜爱成婚 心动萌然 仙朝 背着棺材的死灵法师 小皇帝慢点,疼! 神秘之旅 
  第七百九十三章、邪月祭司!
  “我答不出来。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李牧羊表情无奈,出声说道。
  这种问题,还真是让人尴尬啊。
  正如那个恶魔所说,第一次深渊入侵的时候,龙族拯救了人族,结果却被人族背叛,全族近乎被屠杀殆尽-----唯一逃出性命的那头黑龙还不小心将龙魂给寄托在了一个人族的身体里面。
  要命的是那个人族少年对人族感情极深,不思进取,不图报复,龙族血仇几乎要被尘土掩没,岁月流走。等到最后一头龙-----不,最后一个小龙人死亡之后,怕是世间再无龙族,后人再也不相信有龙,只当那些悠久的故事是一个个的神话传说而已-----
  而且龙族还是神话之中的反派人物,是那些享誉神州的星空英雄们的刀下鬼怪,扬名的登天石阶。
  若是别人和李牧羊说起这种话,李牧羊一句就可以打发掉了。即简洁,又霸气。还相当的解恨。
  可是,偏偏问出这个问题的是深渊族一员,是当年入侵神州的罪魁祸首-----
  明明是他们犯下的罪行,明明是深渊入侵花语平原,结果史书上的记载却变成了龙族残暴,人族愤而屠龙。而那场有名的改变神州种族格局的也变成了----
  李牧羊看不到那头恶魔此时的表情,当然,李牧羊也不愿意看----不过,他能够想象的到他的冷嘲热讽以及鄙夷嘲弄。
  “嘿,兄弟,听说你给我们背锅了?”
  任谁听到这样的话都得火爆三丈吧?
  要是能够把他爆打一顿的话,李牧羊绝对不会手下留情。
  但是,在看到千度那张俏丽的小脸时,李牧羊的怒气瞬间瓦解。
  这真是一个狗日的看脸的社会啊,就是因为长了一张千度脸,就连她的体内藏着一个恶魔也让人生不出厌恶之心。
  难怪世人皆言红颜祸水,长得好看的女人干起坏事来,大家都会忍不住感叹-----真是白瞎了一张好脸。
  多好的评价啊!
  李牧羊的回应简单无力,让已经占据了千度意识的恶魔也有瞬间的恍神。
  他了解人族,了解他们的天性。
  他们经常用一句谚语来形容自己:鸭子死了嘴硬。
  这个李牧羊,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啊。你这样,让我一个恶魔怎么接?我想好的台词怎么用得上?
  “答不出来------”千度表情错愕,喃喃自语:“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还要再一次的帮助人族吗?你要知道-----龙族,也并不是万年以前的龙族。人族自私自利,自毁长城,他们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等等------”李牧羊打断的话,说道:“我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
  “你说。”
  “你是深渊文学院毕业的吧?”
  “深渊文学院?-----据我所知,深渊族并没有文学院,只有私塾,那是魔将们为了有朝人日入主神州,毁灭人族而让人族俘虏去传授勇士们人族的语言-----深渊族只崇尚武力,实力强大的方能够入选十八将-----”
  “我听你成语用得很溜,还以为你一定是深渊文学院毕业的呢。”李牧羊出声说道:“没想到不是啊。那倒是失敬了。我有一个朋友是西风大学文学院的学子,很厉害。”
  “-----和我们现在要谈的事情有关系吗?”
  “没有。”李牧羊干脆的说道。“就是心中好奇,忍不住问了一嘴。你继续-----刚才侮辱我到哪儿了?”
  “--------”
  “卸磨杀驴,我帮你记着呢----不过,有个问题我得纠正你一下。你怎么能把高贵的半神之族龙族和愚蠢的驴放在一起呢?这个成语应该叫做才是。”
  “-------”恶魔觉得自己的心好累,都不想再侮辱这个人族了。
  “怎么?你不想再试试能不能说服我了?”李牧羊看着千度的眼睛,出声问道。“深渊族为了入侵神州,数万年来从来都不曾放弃。你骂我几句没有效果就坚持不了了?你这样的人怎么能够成就大事?”
  “说服不了。”千度说道:“我知道,你不是那种可以被人说服的人。你的心中已经有了主意。如果有选择的话,你还会再一次选择去帮助人族-----和我们深渊族为敌。”
  “被你看出来了。”李牧羊笑着说道:“千度很聪明,你也很聪明。”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千度说道。“现在的龙族不足为惧,无论是实力还是规模,都难以和万龙腾空的巅峰时刻相提并论-----深渊一族万年苦修,此番若是能够卷土重来,定然席卷神州,成为这星空之主------”
  “上一次你们也是这么想的吧?”李牧羊出声问道。
  “-------”
  “你对第一次入侵之战的情况了如指掌,证明你至少活了数万年------你不是深渊魔主,因为第一次入侵之战时深渊魔主就败在了那头黑龙的手上,重伤而逃。也正是因为深渊魔主的倒下,群魔无首,那场战事才迅速结束,以深渊一族的失败而告终-----你也不是十八将,魔族十八将虽然是魔主身边实力最为强大的战士,但是更注重武力,少谋略-----你是,深渊三大祭司之中的其中之一?”
  “-------”千度沉默无语。
  “看来被我猜对了------据说三大祭司是深渊族的精神信仰。十八将负责辅助魔主征战四方,而三大祭司则辅助魔主驯养兆亿深渊子民。”李牧羊说话的时候,视线紧紧的盯着千度的脸以及她的眼神变化。“据说三大祭司能够吸纳深渊的黑暗之力以及兆亿子民的信仰之力为已所用,最强大的大祭司实力不弱于魔族之主-----不知道你是哪一位?”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在李牧羊心中都已经放弃,以为他是不可能泄露自己的身份时,千度沉声说出一个名字:“邪月。”
  “竟然是你------”李牧羊大惊,说道:“没想到竟然是你------没想到你就是风贼大祭司。是那个传说中比魔族之主还要更加强大更加神秘的大祭司-----万年前的那场深渊入侵,你并没有跟随魔族大军出现。世人皆言你被魔主留下来镇守深渊。却没想到你竟然也进入了人族世界-----而且,潜伏了那么多年。”
  “人族的那些传言是真的,我确实被魔主留下来镇守深渊。魔主对此番入侵势在必得,正准备携百万魔众大破人族,夺得神州沃土。他将我留在深渊,等到他大胜而归时,声势更盛,任何人都难以与其名望权势匹敌。”
  “可是,在我为其占卦时,却发现他入的是血煞局,趟的是白骨地-----我知道事情不妥,于是也在第一时间朝着两军交战的战场赶去。等到我赶至怒江之时,正是魔主被龙王所伤,深渊大军崩散而逃的时刻------我知道事不可为,此战败局已定。于是便潜入了人族,等待下次深渊族的入侵,我可在人族之内做内应。”
  沉沉的叹息,千度的声音也充满了哀伤,说道:“却没想到,这一等,就是数万年之久-----等得,我都以为自己永远都不会醒来了。”
  “醒来?”李牧羊看着千度。“你是被什么唤醒?”
  “等得太久太久了。刚刚潜入魔族的时候,我便用魔族占据了一个王爷的身体。我辅助那个王爷得到了皇位,又在他掌握大权之后发动了战争------可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各有风骚数百年。无论我如何努力,无论我如何的操纵局势,神州永远是人族的神州,人族也永远都是神州的主人------”
  “三千年,或者更长久的时间------我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任何兴趣,包括性命。于是,我便在一个帝王的身体里面沉醉,被他的子民们埋葬在所有人都不可能寻找到的黑暗之地------”
  “一直睡着----一直睡着-----我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听到耳朵里传来了召唤的声音,当我认真倾听时,那声音又消失不见了,只有砰砰砰的撞击声音------那声音是如此的熟悉,是撞击阴阳门的声音------深渊族的儿郎们再一次撞起了阴阳门,再一次加大了对阴阳结界的攻势------深渊族,将再一次打破疆界,攻入神州。”
  “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我可以不用默默无闻的死去,我可以再一次轰轰烈烈的崛起,我可以成为星空之下最耀眼的存在------我还可以回去,以邪月大祭司的身份回去-------”
  “此时,恰逢孔雀王朝与黑炎帝国联手强攻七国,而千度公主------这具身体的主人身上紫气环绕,贵不可言,是最有可能成为那神州共主的人族------所以,我便趁其不备占了她的身体-----她便是我,我便是她。”
  千度的眼神里面闪现一汪血色,那血色变成了一道漩涡,越转越快,越转越快,仿佛能够将人给吞噬进去。
  “她若成了那九国共主,神州女皇,我便也成了那九国共主,神州女皇------”千度看着李牧羊的眼睛,声音变得阴冷狰狞,说道:“这具躯体,我不能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