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一章 剁了喂狗


小说:超梦香江  作者:龙断
推荐阅读:大地主的小日子 楚王世子妃 女王归来特级杀手 漫威世界里的超能力者 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 逆天狂女:异世首领的克隆妻 卡卡重生带系统 天价嫡女,悍妃法医官 旧爱难挡 邪魅少爷的冷妻 
  5000字大更,求月票,求月票,求捧场,求捧场!!!!!
  求捧场,求捧场,求捧场,求捧场!!!!!!
  各位兄弟有兴趣的可以加qq群:127875869或我的微xìnhào:sechao001,请注明是读者。一看书
  ———————————————————————————————————————
  藤原纪香将头低得更低了:“目前那个孙浩已经被东厂控制,正在等待陛下您的下一步指示,
  至于萧嫱,
  东厂不敢擅自处理,只是给了警告,但是已经跟香港海关打过招呼了,近期萧嫱都无法离开香港。”
  卫雄点了点头,
  沉吟了下,说道:“最近东厂不是在研究新药吗,就拿那个孙浩来试药吧,哼,胆子倒挺大的,
  就看他命是不是也这么大,
  让东厂手脚干净点,别留下什么尾巴。”
  在巴布亚独立之后,东厂就将总部移到巴布亚首都查亚普拉了,规模比以前扩大了数十倍,
  而且因为有政府力量开道,
  什么事都很方便。
  基地总共有八层,上面两层看起来不过是普通不过的民居,地下六层才是真正的基地所在,
  前五层暂且不说,
  最底下的第六层是一个巨大的实验室,
  除了科尔瓦诺夫这个首席科学家,还聚集了上百位医学和生物方面的专家,其中不乏顶级科学家,
  他们的任务就是科学研究,
  目前正在进行的项目有几个,其中一个就是开发可辅助催眠的新一代药物,也就是卫雄说的新药,
  已经进入开发的后期阶段,
  正进行临床试验。
  但这种试验往往带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和危险性,将孙浩拿来试药,就算最后侥幸逃得一命,
  估计也好不到哪去。
  藤原纪香停了下,见卫雄没再说什么,便说道:“奴婢会交代下去了,没其他事奴婢就告退了。”
  待浴室门重新关上,
  李若彤皱着眉头,语带不悦的说:“那个萧嫱还真是水性杨花,才仅仅三个月就按耐不住寂寞了,
  而且她的胆子也太大了,
  幸好这次闹了个乌龙,让你派人去调查,不然她真出轨了你也不会知道,真是一个可恶的女人,
  你决不能轻饶了她。”
  她的性格向来都是得饶人处且饶人,而且从不与人争,这次这么说显然是真恼怒了,这也难怪,
  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特别是娱乐圈。
  若萧嫱真的出轨,总有一天会被媒体曝光,到那时卫雄被戴一顶绿帽不说,王室也会颜面扫地。
  此外她也听到了要拿孙浩去试药,
  她并不知道要去试什么药,但听卫雄的语气也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孙浩恐怕是凶多吉少,
  然而她并没有放在心上,
  在一起这么多年,她很清楚卫雄身上还有很多秘密是她不知道的,既然卫雄不想让她知道,
  她也不想深究,
  因为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
  如果最后会死人,只能说怪那个孙浩不知好歹,挖了不该挖的墙角。至于卫雄,她一点都不担心,
  要知道卫雄可是一国之王,
  有绝对豁免权。
  卫雄也没有摆着一张脸,
  微笑道:“那你说应该怎么惩罚她?”这一问却是把李若彤问住了:“这……至少你应该跟她分手,
  这种女人玩玩可以,
  留在身边肯定不行。还有,封杀她一段时间,让她吃点苦头,是人都要为自己的错误付出代价。”
  卫雄微微一笑,喊道:“来人啊。”
  过了片刻,浴室门打开,身穿浴袍的戴安娜走了进来:“我让宫女都出去了,陛下有什么事。”
  卫雄道:“将我的shǒujī拿来。”
  戴安娜转身出去,随后又走了回来,手上拿着卫雄的shǒujī,身上原本穿的浴袍已经被脱掉,
  露出美好的胴|体。要看书
  ……
  —————————————————————————————————————
  萧嫱愣愣的坐在沙发上,整个脑袋完全处于一种混乱的状态,过了不知道多久,一阵diànhuà铃声响起,
  将她惊醒过来,
  是她的shǒujī在响,伸手过去拿起来,当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她脸色顿时一变,越发苍白,
  是卫雄的diànhuà。
  迟疑良久,她才轻轻的按下接听键:“喂。”“明天来巴布亚。”就这一句,连多一句都没有,
  话筒里就传来了忙音。
  缓缓将shǒujī放下,竟有一滴冷汗也在此刻从她额头滑落,简单的一句话kànzì面似乎没有什么,
  但卫雄语气,
  那是一种她从未感受过的冰冷。
  跟以前卫雄给她的感觉完全不同,而且不知为何,她一直以来心里对卫雄都有一种莫名的惧怕,
  只是以前没发生过什么事,
  才没显露出来。
  而且卫雄早已不是当初的卫雄,
  作为一国之王,处事方式自然不会跟以往完全相同,如今她差点出轨,且被当场抓了个正着,
  卫雄会怎么处置她?
  她要去吗?
  就这样坐在沙发上过了好一会,
  她终究还是决定听话,明天去巴布亚。她却是没想过她和卫雄的关系根本没有任何法律约束力,
  更不是从属的,
  如果她害怕大可以不用去。
  ……
  —————————————————————————————————————
  正月初六下午,卫雄回到了京城,而萧嫱早在初三,也就是两天前就到了,不过他并没有去见萧嫱,
  而来到了靠近郊区的一处居民区,
  他乘坐的是一辆普通qìchē,直接开入了一栋民居的围墙内,在外人眼中这里就是一处普通民居,
  实则内有乾坤,
  刚下车,石原智子就快步迎了上来:“奴婢参见陛下。”卫雄微笑道:“起来吧,前面引路。”
  在石原智子的引领下,
  卫雄走进屋内,进入一间卧室,这个卧室同样很普通,但石原智子将一个衣橱打开后就显出不同了,
  衣橱内没有衣服,
  更没有其他东西,而是一扇电梯门。
  此时电梯门已经打开了,卫雄和石原智子进入电梯,当电梯门关上后卫雄能感到一种下坠感,
  但这种很快就消失了,
  随后电梯门重新打开,眼前是一个明亮的巨大空间。这里就是东厂总部基地的地下第六层,
  卫雄自然并非第一次来。
  这里拥有全球最顶尖的医学生物专家,还有最先进、最尖端的实验设备,如此一来投资自然不菲,
  但卫雄最不缺的就是钱。
  四处视察了下后,卫雄没有打扰正在工作的科尔瓦诺夫等人,来到了六层深处,一处偏僻的地方,
  这里关押着数十个人,
  有男有女,年龄都在20岁至40岁之间,也就是俗称的壮年,这些人都是法院判处的死刑犯,
  也都已经执行了,
  估计没有人会想到他们不仅没死,还被关在了这样一个隐秘的地方。至于他们为何被关在这里,
  原因很简单,
  他们将成为那些科学疯子的试验品,不管最后能否活命,这辈子他们注定不可能再离开这里。
  卫雄坐在一个房间内,
  石原智子站在他伸后,双手搭在他肩上,正给他ànmó呢,嘴里同时说道:“尾巴都已处理干净了,
  伪造了一场车祸,
  现场起火爆炸,车内的替死鬼是从这里挑选的死囚犯,已经被烧成焦炭了,从外表根本认不出来,
  至于验尸的法医则是我们的人,
  不会有问题的。”
  卫雄轻轻拍了拍石原智子的手,说道:“嗯,有段时间没好好疼你了,今晚我就在这里过夜了。”
  闻言,石原智子面色一喜:“谢陛下,
  刚好这段时间奴婢新调教了一批特工,其中有些还不错,如果陛下有兴致的话奴婢等会就安排。”
  卫雄淡淡点了点头。
  这时,“叩叩叩……”一阵敲门声传来,石原智子脸上恢复了平静,甚至有些冰冷:“请进。”
  房门打开,
  三个人走了进来,“跪下。”
  伴随着一声沉喝,其中一人扑通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男模特孙浩,
  卫雄便是特地来看此人的,
  说实话,他对这个敢挖他墙角的人可是挺好奇的。
  孙浩根本就不敢起身,正要再次开口求饶之时,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卫雄,苍白的脸猛的一变,
  他一直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现在他知道了,
  只见他手脚并用的爬到卫雄面前:“卫先生,我错了,求求你放了我吧,我不该去勾引萧嫱的,
  都是我的错,
  您就当我是一个屁,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他之所以会如此恐惧,是因为刚才在来这里的路上,他看到的全是跟他待的房间差不多的牢房,
  而且他昨天分明被带上了飞机,
  也就是说这里不是香港,
  而最有可能的就是巴布亚。在巴布亚,卫雄是最高的统治者,想捏死他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他还年轻,当然不想死。
  至于说他当然为何主动勾|引萧嫱,其实也没有什么原因不原因的,无非就是看萧嫱长得漂亮,
  而且有钱。
  自进入模特圈,他凭借一张帅气的脸和高超的泡妞技术,几年里被他弄上床的女人少数有七八个,
  心中难免得意忘形,
  这次萧嫱成为他的猎|艳目标,他当然想过得罪卫雄的后果,但却将‘后果’想得过于简单了,
  觉得无非两种可能,
  第一,是他和萧嫱的关系没有曝光,如此自然不用担心会被卫雄报复,可以尽情的享用猎物,
  来个人财两得;
  第二,他们的关系曝光,在这种情况下他不相信卫雄敢明目张胆的报复他,一旦他发生什么意外,
  别人首先想到的肯定会是卫雄。
  当然了,他自认为会很小心,他只是想跟萧嫱玩玩,又不是想长相厮守,曝光绝对不是他所愿意的;
  退一万步说,
  就算卫雄真的报复他,也顶多就是被揍一顿,再被封杀而已,为了美人,这点皮肉之苦他忍了,
  可惜他太天真了。
  卫雄满脸厌恶的抬脚就是一踢:“就你这种狗东西也有胆子泡老子的女人?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把他的裤子拔了。”
  孙浩还没从地上爬起来,刚才押他过来的那两个人便一人控制住他的双手,一人去拔他的裤子,
  见此,他连忙挣扎,
  虽然不知道卫雄想干什么,但终归不会是好事:“你们干什么,放开我,你们这是犯法的。”
  石原智子冷笑道:“犯法?
  在巴布亚王国陛下就是最大的法。”
  这时,孙浩的裤子已经被拔下了,卫雄朝对方下|体看了一眼,微笑道:“果然是有些本钱,
  难怪色胆包天。”
  正如卫雄所说的,这孙浩的本钱确实挺足的,远超过黄种人的平均值,但本钱雄厚又如何?
  卫雄的表情迅速转冷,
  眼中闪过骇人的寒光:“把那东西剁了。”
  孙浩脸色剧变,正想求饶,下|体传来一阵剧痛:“啊……”随即两眼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看着下|体血肉模糊,
  身体不断抽搐的孙浩,卫雄冷哼一声:“把那脏东西丢出去喂狗,至于人,好好治,别让他死了,
  让他做新药的试验品,也算是废物利用,
  最好是不要弄死了。”
  ……
  —————————————————————————————————————
  看到父亲走进客厅,奎尔马丁立刻追上进去:“父亲,你刚才在diànhuà里说打听清楚怎么回事了?”
  布隆克马丁坐在沙发上,
  随后又朝对面的沙发示意了下:“坐下。”
  奎尔依言坐下,但布隆克却没有说话,而是给自己点了根烟,奎尔见了,急忙道:“到底怎么回事啊,
  那个西伊尔克敢这样嚣张,
  应该是有什么依仗,你说到底怎么回事,如果他并没有什么依靠,我马上带人去把他家给平了,
  看他还怎么嚣张。”
  自从正月初一那天西伊尔克悔婚,并将他赶走后,这几天他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但他虽然纨绔,
  却不是傻子,
  西伊尔克突然悔婚,态度还那么嚣张,根本不将他们马丁家族放在眼里,一看就知道有依仗,
  所以他一直忍着没报复。
  再次狠狠的吸了一口烟之后,布隆克终于说话了:“现在消息还没公布,但过两天就会公布了,
  国王将册封两位巴布亚族女子为婕妤,
  时间是正月十五。”
  奎尔眼睛一瞪,小心翼翼的问:“你说的那两个巴布亚族女子不会就是黛莉安娜和娅特丽克丝姐妹吧?”
  布隆克淡淡的点了点头。
  闻言,奎尔愤怒的咆哮道:“那个外来户居然敢抢我的女人,他真的以为巴布亚是他的……”
  砰……
  布隆克一巴掌排在桌上,豁然而起,恼怒道:“够了,你知道你现在说的这些话传出去的后果吗?
  整个马丁家族都得给你陪葬。
  他是外来户,外来户怎么了?他现在掌握着军权,内阁和议会也都支持他,他就是这个国家的主宰,
  他让谁死,谁就活不了。”
  奎尔张嘴欲言,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知道父亲说的是事实,可他就是不甘心,这么多年来他玩|过的女人怎么的也得有三四十个,
  其中不乏měinǚ,
  但从没有一个能跟娅特丽克丝相比的,更何况娅特丽克丝还有一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姐姐,
  眼前如此jípǐn双胞胎就要到手,
  却被人半路截胡,
  他如何能甘心?可不甘心又如何,且不说他们马丁家族只是一个小家族,就算那些大家族,
  如今恐怕也得夹着尾巴做人。
  布隆克叹了口气,坐回沙发上:“王室应该知道娅特丽克丝之前跟你有婚约,这事有点棘手啊。”
  奎尔一惊:“人都已经被他抢去了,
  他还想怎么样?”
  布隆克深吸了一口烟:“以欧洲的王室为例,他们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名声,卫雄虽然有所不同,
  是实权国王,但爱惜名声终究是一样的。
  如果娅特丽克丝姐妹跟你有婚约的事传出去,他肯定会担心别人说他这个国王强抢别人的妻子。
  如果你是他,你会怎么做?”
  奎尔脸色再次一变,如果是他,当然是让马丁家族的人闭嘴,而让人闭嘴的最好方法便……
  此时他终于开始怕了:“那我们该怎么办?”
  布隆克沉默了,
  一边抽着烟一边想着事情,直到奎尔都快坐不住了才开口说道:“或许事情没有我们想的这么糟,
  他毕竟才登基,根基未稳,
  要不然也不会册封两个巴布亚族的女人为婕妤,相信不到万不得已,他应该不会做得太绝,
  所以这段时间我们要安分点,
  你和那对姐妹的婚约从今天起再也不许提起,就当从来没有这回事,就算有人问你也要否认,
  就说根本就没有这回事。
  还有,最近你要尽量少外出,更不许再给我惹是非,听到了没有。”看到父亲严肃的表情,
  奎尔只能不情愿的点头道:“听到了。”
  布隆克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