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2159章 后记(九)!


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作者:风中的阳光
推荐阅读:总裁系列②:女人,投降吧 恶魔总裁腹黑妻 混沌掘途 傲天狂尊 
  
  夜风徐徐的吹过,吹动枯叶发出哗哗的轻响,原处也传来了鸡叫的声音。复制址访问 hp:
  罗公塔旁边的诸人都没有说话,仿佛在聆听这世间最美的声音。
  “还有--”
  忽然间,莫邪征东跟陈果果俩人,都异口同声的张嘴说话,却在发现对方也说话后,又齐刷刷的闭上了嘴。
  杜道长看向了陈果果。
  陈果果看向了莫邪征东,后者扭过了头,好像不屑说的样子。
  陈果果只好说:“还有就是,现在安归教、地下楼兰、杀破狼中的七杀,都已经按照陈、陈天寿的意思发展了。可贪狼呢?破军呢?那两个部门将来会怎么样?”
  “尘归尘,土归土,一切都将回归自然。”
  很久没有说话的老实和尚,低声念了佛号,转身走向了石屋:“阿弥陀佛,既然安归教已经消失,莫邪家族体质也得到改善,七杀在数十年前,就被师傅带上了正途,那么贪狼,破军两部,没理由不在这个时代结束--或许,在我们谈话时,已经有人在实施让贪狼、破军两部消失的计划了。”
  “无量天尊。”
  杜道长也喧了声道号,转身大袖飘飘的向后观那边走去:“我要是两位居士的话,这时候就该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冀南--天就要亮了,当金乌东升时,谁知道高飞还能不能熬过今天的正午?”
  老杜的话音未落,莫邪征东忽然鬼魅般飘到了陈果果面前,抬手就去抢她手中的小木盒。
  陈果果右手一晃,藏杂了身后,冷冷的说:“怎么,欺负孕妇?”
  “我也是……”
  莫邪征东冷哼一声:“哼,陈果果,你这样子,能受得起连夜长途跋涉?”
  陈果果慢悠悠的说道:“有你莫邪征东这个中医大家在身边,我想我肚子里的小宝贝肯定会安然无恙的。”
  已经走到树林中的杜道长,远远听到两个女人在那儿为争夺小木盒而斗嘴时,脸上浮上一抹神秘的微笑。
  月光斑驳下,老杜脸上的笑容真的很神秘,就像一头吃饱了青草后甩着尾巴赶苍蝇,惬意享受正午时光的老牛。
  --
  后天就是元旦了,廖水粉跟何秀城结为秦晋之好的好日子。
  从一周之前,两家就在为他们俩人的婚事忙碌,忙到今天总算是万事俱备,只等后天早上何秀城来廖家迎亲了。
  晚上十点多时,没怎么忙也觉得很累的廖水粉,送走了几个来家里商量婚事的长辈后,走进了浴室内,在浴缸内放了热水。
  她要洗个热水澡,来缓解一下疲乏。
  廖无肆、贺明珠俩人坐在客厅沙发上,相互依偎着看电视。
  贺明珠是伴娘,今晚、明晚两个晚上,她都会在这儿陪伴廖水粉,直到婚礼结束。
  廖无肆今晚也没打算回自己所住的地方,反正廖水粉的别墅中,有的是空房间,也不缺他睡觉的地方。
  放满了水的廖水粉,从浴室内走了出来:“明珠,你先去洗?”
  “哦,不了,粉姐,你先来吧。”
  贺明珠连忙拒绝:“你忙了一天了,我没事。”
  “嗯,那好,你们先看电视。”
  廖水粉笑了笑,关上了浴室的房门。
  自己老姐在浴室内洗澡,廖无肆觉得不好再呆在这儿,就提议去外面走走。
  贺明珠欣然答应,俩人并肩走出了客厅,来到了别墅门前,看着路对面的小河,正要说什么时,两辆汽车动东边徐徐开了过来。
  车灯很亮,老远就能看到廖无肆俩人,后面那辆车停在了路边,前面那辆车直接驶到了别墅门前。
  车门打开,穿着一身浅色休闲装的何秀城从上面走了下来,精神焕发,看上去更加的帅气,沉稳。
  廖无肆笑着打招呼:“呵呵,来了。”
  “嗯,来了,来看看粉姐,顺便跟她商量一下后面结婚的那些遗漏细节。”
  何秀城向别墅客厅那边看了眼,问道:“粉姐呢?”
  贺明珠说:“她在洗澡,恐怕你得等会儿了。”
  “哦,那我去等,呵呵。”
  何秀城早就与廖水粉扯了结婚证,已经是合法夫妻了,而且后天早上就要迎娶她过门,所以今晚就算在这儿留宿也是很正常的。
  廖无肆眼神闪烁了下,淡然笑道:“好啊,你去吧,不过我可提前告诉你啊,我们今晚可不走了。”
  “我走,还不成?”
  何秀城开玩笑似的,抬手拍了拍廖无肆的肩膀,大踏步的走进了别墅。
  廖无肆转身,看着何秀城的背影,仍然在笑着。
  只是那笑容,却带着一抹诡异的阴森。
  何秀城来到了客厅内,解下外套挂在门后,走到了浴室门前,正要抬手敲门通知廖水粉说他来了时,门开了。
  全身只裹着一条浴巾的廖水粉,出现在了门后:“明珠--啊……秀城,你怎么来了?”
  廖水粉全身只裹着一条浴巾,露出象牙般晶莹的没有任何瑕疵的双肩,胳膊,下面两条修长的腿子,以及赤果着的玉足,都散发着无与伦比的成熟魅力,让何秀城眼神一凝,情不自禁的咕噔吞咽了口吐沫,喃喃的说:“粉姐。”
  “你忘了呀?是你让我十点来找你商量事情的。”
  何秀城说着,伸手扶住了廖水粉的双肩,附身低头在她脖颈间吸了口气,低声说道:“你--好美,我想跟你一起……”
  廖水粉这次没有挣扎,轻轻咬了下嘴唇,羞涩的说:“你、你先自己去洗,我、我去上面给你拿衣服。哦,对了,衣服是我找无肆做参考的,不知道你穿上合不合适。”
  看到廖水粉终于接受自己后,何秀城心花怒放,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下,说:“只要你是买的,就算不合适,我也得合适。”
  “唉,男人呀,这时候都爱花言巧语呢。快去洗澡,我去拿衣服!”
  廖水粉嗔怪着推开他,低着头快步走上了楼梯。
  “你快点,别让我等太久!”
  何秀城望着款款走上楼梯的廖水粉,眼睛发亮的解开了衬衣扣子。
  男人在这个时侯,一般都是很猴急的,何秀城也是,美人在望不说,而且还是一起洗澡的美人,让他无比的兴奋,半分钟就把衣服脱光,抬腿迈进了浴缸内。
  浴缸的水温有些热,上面还漂着一些花瓣,散发出淡雅的香气,让人感觉很舒服。
  何秀城慢慢坐倒在了浴缸内,热水就像廖水粉的手,慢慢轻抚在了他身上,带着说不出的温柔,跟惬意,让他悠忽之间,更想做那种事了。
  五分钟后,就在何秀城那方面的需求渴望越来越大时,廖水粉终于出现了门口,怀里抱着一些男人的衣服。
  “粉姐,快来!”
  可能是太兴奋的原因,何秀城脸色通红,眼睛也有些发红,迫切无比的样子。
  “你呀,猴急什么呢?”
  廖水粉柔柔的一笑,正要走进来时,忽然就听到外面传来咣的一声大响,汽车警报器尖利的声音,打破了当前这无比浪漫的气氛。
  “啊,怎么了?”
  刚迈进一只脚的廖水粉,脸色微微一变,裹了下身上的浴巾,急匆匆的走向了门口。
  “特么的,是谁破坏少爷的好事,难道不知道少爷现在有多么渴望得到这个臭娘们?”
  何秀城心里骂着,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很快,他就听到了外面客厅的中传来了开门声,贺明珠的声音响了起来:“粉姐,是刘小龙跟他的新婚妻子克莱尔来看你了,刘小龙那家伙喝大了,开车不小心撞在了跟姐夫一起来的那辆车上,那家伙跟人家吵起来了,你快让姐夫出去看看。”
  “刘小龙?草,他这时候跑来这儿干嘛呀,故意破坏少爷我的好事!”
  何秀城更加愤怒,可却不能表现出来,只好爬出浴缸,拧开水龙头用凉水冲洗了一下身子,这才感觉那股子无法压制的暴躁减轻了很多。
  等他穿好衣服走出别墅时,也穿好衣服的廖水粉,已经在门外劝说刘小龙了。
  刘小龙还真是喝大了,站都站不住,明明是他撞了人家的车子,却点着那个人的鼻子嚣张的骂道:“麻了隔壁的,知道刘爷我是谁吗?告诉你,刘爷我要是想办了你,也就是一根手指头的事儿!草,你特么的敢跟刘爷我瞪眼,活的不耐烦了吧?”
  喝大醉了的刘小龙,要不是克莱尔跟廖无肆俩人拉着他,这家伙肯定会扑上去,痛扁那个无辜者。
  无辜者是何家的人,算是个管家,也是他婚礼的主持人,这次跟着何秀城来找廖水粉商量事的。
  因为廖水粉曾经给何秀城打电话,约他来这儿商量婚礼的一些遗漏细节,所以管家才跟着来的,随时等候何秀城的电话。
  这个人虽说是管家,不过深受何家老祖的信任,在京华也算是号人物了,啥时候被一个毛头小子点着鼻子这样骂过?
  所以他脸色很难看,不过他也在何落日的婚礼上见过刘小龙,知道这位爷是京华有名的纨绔,能不惹,最好是别惹。
  “小龙,看在我的面子上,还是算了吧。”
  就在刘小龙张牙舞爪的非得动手时,何秀城及时走了过来。
  他脸上虽然带着笑,可眼神却是冷冰冰的。
  “你特么的谁呀,敢让刘爷我买你面--呃,是何三哥啊,嘿嘿,不好意思啊,刘爷我、啊不,我没看清,别怪啊。”
  刘小龙这才认出是何秀城,连忙赔礼道歉,踉跄着身子搂住他肩膀,嗝了个酒嗝,喷出一口难闻的酒气:“三哥啊,别怪兄弟我鲁莽啊,我就是喝多了点,先给你赔个不是,你别介意--来,来,三哥,廖无肆,咱们兄弟三人,为恭贺粉姐后天大喜,去干一杯,不醉不归!”
  他都已经喝大醉了,还不醉不归呢,何秀城对此苦笑,知道刘小龙的到来,完全破坏了他要很廖水粉洗个鸳鸯浴的好事,只能把闷气压在心里,提出了告辞。
  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