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2160章 后记(十)!


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作者:风中的阳光
推荐阅读:总裁系列②:女人,投降吧 恶魔总裁腹黑妻 混沌掘途 傲天狂尊 
  
  何秀城好事被破坏后,知道廖水粉也不好意思了,也就没有了留下来的必要,敷衍了刘小龙几句后,就提出了告辞。 ..
  “都站着干嘛呢?今晚,谁要是不陪我喝高兴了,谁也别想去睡觉!”
  何秀城车子刚调转车头,刘小龙就踉踉跄跄的抱住了廖无肆,嚷着去喝酒。
  廖无肆只好跟克莱尔搀扶着他,走进了别墅内。
  “克莱尔,来我房间换件衣服吧,你衣服都被那家伙弄脏了呢。”
  贺明珠牵起克莱尔的手,领着她去了自己的客房内。
  客房的房门刚关上,坐在沙发上醉态可掬的刘小龙,马上就坐直了身子,一丝醉意的样子也没有了。
  站在客厅门口望着外面的廖无肆,喃喃说了句:“今晚的月亮好亮啊。”
  “是啊,是很亮,嘿嘿,老板,这下才能方便看清脚下的路啊。”
  老林语气中带着明显的殷勤之意,走在前面向山上的福利陵园走去。
  沈银冰在郝连偃月、韩家骏等人的陪伴下,跟在老林身后,就像没听到他说的话。
  老林觉得有些尴尬,搞不懂这个来头好像很大的女老板,在说出‘今晚月亮好亮’之后,为什么就不顺着自己的话茬说下去了。
  可他不敢有丝毫的意见,因为他能看出沈银冰这些人个个都不是善良之辈。
  如果不是因为给的钱够多,老林决不会半夜带他们进陵园的。
  按照王晨的意思,老林在福利陵园的上发帖,公布了一些寻找亲属的无主遗骸启示,一周内就收到了上百个询问电话,其中就包括这位女老板。
  女老板人还没有来,老林就再次收到了十万块的好处,这让他第一次对本职工作,产生了浓厚的热爱之情。
  按照那位神秘女老板的意思,今晚子夜时分,她会来公墓‘认亲’。
  对女老板选择这个时间段来认亲,收到重金的老林,自然不会有丝毫异议,老早就等着她的电话了。
  女老板还没有来,老林就发现有人提前来到了公墓中。
  这些人都是女老板的手下,是为她安全来打前哨的。
  老林活这么大了,自然懂得有些事最好不要多问,闷声发大财才是王道,所以很聪明的选择了看不到。
  “老韩,高雅,你们两个跟我进去,宋承钢,李国训,你们在外面等着。”
  来到屋子门口,沈银冰转身淡淡的吩咐了一句,不等别人说什么,就带头走了进去。
  韩家骏点了点头,随意扫了眼高雅,跟在沈银冰背后第二个走了进去。
  已经取得沈银冰无限信任,本该随时出现在她身边的郝连偃月,却没有来。
  与前些时候相比,高雅变得更加憔悴,不过眼神多了一抹坚毅的凶狠之意--这个在蜜罐里泡了二十多年的大少,经过一系列的挫折后,已经彻底的改变了,成为了一个为了活下去,就不择手段的凶人。
  严格的来说,像他这种新人,是没资格像韩家骏等人那样追随沈银冰左右的。
  不过在岭南争差森林内时,沈银冰曾经答应过高飞,要以‘嫂子’的身份好好照顾他,所以让他追随左右也是很正常的了。
  盛放着骨灰盒的屋子很大,就像个仓库那样,只有门没有窗户,里面是一排排的架子,上面放着无数的无主骨灰盒。
  沈银冰来到桌子前,这才对老林说:“我来,是为了苏北山。”
  在此之前,沈银冰从没有告诉过老林,她来公墓这边为了找谁。
  直到现在,才说出她要找的无主骨灰盒是谁。
  “又是一个来找苏北山的?”
  老林心中嘀咕着,马上就想到了前些天来这儿的王晨,不过却没有说什么,赶紧点了点头:“老板您稍等,我这就去给您取。”
  老林走到一排架子面前,从里面取出了苏北山的骨灰盒,连同那份证明,放在了桌子上。
  沈银冰慢慢的拿起那份证明,死死盯着上面那几行字,紧咬着嘴唇长久的沉默着,都没有说话。
  就在老林觉得气氛有些压抑时,她终于说话了,声音沙哑:“你知不知道,当初是谁把他的遗骸放在这儿的?”
  自从那天王晨来过之后,老林就对这个给他带来大财富的骨灰盒升起了浓厚兴趣,就开始查找当初是谁送来的。
  还别说,真被他查出了委托人,所以这时候才能马上流利的回答:“我为此事专门找过前任负责人,他说,当初是市政府的王秘亲自出面的--哦,王秘,就是现在彭记的专职秘。”
  老林顿了顿,继续说:“王秘委托我的前任,去英雄山后山收敛那具遗骸火化时,曾经无意中说起过,是个姓高的……”
  “是高飞?”
  沈银冰打断了老林的话。
  老林愣了下,摇头说:“具体那位姓高的是不是叫这个名字,我不知道。”
  “肯定是他的,也唯有他才会那样做--可是,他后来为什么没有告诉我,我爸会在这儿呢?”
  沈银冰喃喃的说着,双手捧起了骨灰盒。
  看着骨灰盒,沈银冰自然就想起了父亲生前的音容笑貌,对她的好。
  眼圈一下子红了,泪水扑簌扑簌的落了下来,哑声说道:“爸--我、我今天来看你了!”
  说到最后一个字时,沈银冰双膝跪倒在了冰冷的地板上,低声呜咽出声。
  韩家骏对老林使了个眼色。
  老林会意,知道自己不适合再留在这儿,赶紧点头快步走了出去。
  出来屋子后,老林抬头看了眼天上的月亮,低低的叹了口气快步走向公墓门口。
  来到陵园门口后,老林才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咦,刚才跟女老板一起来的那七八个人,怎么不见了呢?
  他刚想到这儿,然后就看到一个人从门口旁边走了过来。
  子夜时分入水的月光,恰好照在这个人的脸上,让老林看的很清楚。
  这是一个年轻人,脸庞有些消瘦,银色月光洒在他脸上,使他脸色显得很是苍白,就像大病初愈那样,不过眼睛却很亮,就像天上的皓月,浑身也散发着一种与周围重重阴气完全相反的勃然生机。
  “咦,你们其他人呢,去哪儿了?别乱走啊,这片山上可是有野狼的。”
  老林以为年轻人是跟随女老板一起来的,就好心的提醒道。
  他刚说完这家伙,就看到至少三十个人,忽然从陵园门口的阴影中,幽灵般的出现了。
  月光下,老林清楚的看到,有些人头上还戴着钢盔。
  “警察!?”
  老林一下子愣住,看着那个年轻人吃吃的问道:“你、你是谁?”
  年轻人笑了,一口整齐的白牙在月光下散着森森寒光,淡淡的说:“我呀,我姓高。哦,对了,我们谈话的声音最好别太大,免得惊动了里面的人。”
  里面的人是不会被惊动的,因为沈银冰的哭声变大了,也越加凄惨。
  “唉。”
  站在她身边的韩家骏,低低叹了口气,不忍再看她哭泣,转身随意的走向了一排架子后面。
  高雅站在原地,眼睛死死盯着跪在地上的沈银冰,蔵在右腿一侧的右手,慢慢伸进了口袋里。
  口袋里,有一把。
  这时候,高雅要是拿出,就能一干掉沈银冰。
  那晚他逃出韩泽楷的别墅,就被沈银冰的人给掳走了。
  他是获救了,可他丝毫不感激沈银冰,因为他无法承受沈银冰看她时那怜悯的眼神。
  曾几何时,沈银冰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随时能捏死的小蚂蚁。
  可现在,他却像条无家可归的流浪狗那样,夹着尾巴靠人家庇护。
  高雅不但不想死,更想活的比以前更好!
  要想比以前活的更好,那么--把沈银冰取而代之,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高雅有着绝对,或者说盲目的信心:只要能干掉沈银冰,凭借他是高家嫡系子孙的身份,完全可以折服,并领导贪狼的人,走向更高的高度。
  他相信,韩家骏等人铁定会拥护他。
  因为--他是高家的人。
  当然了,至于沈银冰死后,会连累多少无辜者死亡,那就不是高雅所考虑的了。
  近两年一连串的打击,已经让高雅彻底的疯狂,包括他的思想。
  现在,无疑就是暗杀沈银冰的最佳时机!
  高雅紧紧握著了,他有绝对的把握,在拿出来的瞬间,能抢在韩家骏、沈银冰俩人反应过来之前,打开保险扣下扳机。
  高雅的眼角微微扫向了韩家骏,准备等他一走到架子后面,他就动手!
  下一刻,也许是高雅唯一能改变命运的机会,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正如他心里所想的那样,韩家骏走到了一排架子后面,沈银冰的哭声还在继续。
  “是时候了!”
  高雅心中一跳,右手正要飞快的拿出来时,却觉得背后好像被人拿东西指着了,一个清冷的声音从耳边响起:“高雅,别乱动。”
  高雅身子猛地一颤,迅速回头看去,然后就看到了一张憔悴的脸,失声叫道:“王晨,你怎么会在这儿!?”
  这个悄悄从架子后面走出来,拿指住高雅的人,竟然是王晨。
  哭声正悲切的沈银冰,哭声嘎然而止,霍然抬头然后就看到左边的韩家骏,缓缓的倒了下去,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从架子后面走了出来。
  “眼、眼镜!”
  沈银冰看着这个男人,慢慢的站了起来。
  “沈总,很久不见,你还好吧?”
  眼镜斯文的笑了笑,说:“别担心你的属下,他只是被我打昏了。”
  “我知道了,这一切都是个圈套。上出现我父亲遗骸的消息,只是你们为引我出来而设定的圈套。”
  沈银冰抬手擦了擦眼睛,问道:“是高飞这样安排的吗?”
  不等眼镜回答,沈银冰就摇了摇头,看向了王晨:“不对,高飞目前身体不好,而且他也没理由用这种手段来引我出来--你才是。”
  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