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2162章 后记(十二)!


小说:美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作者:风中的阳光
推荐阅读:总裁系列②:女人,投降吧 恶魔总裁腹黑妻 混沌掘途 傲天狂尊 
  
  郝连偃月最终成功取得了沈银冰的绝对信任,替她掌控她最大的秘密。 .t.
  结果她却被这些秘密给震惊了:沈银冰与天云动车脱轨案无关,这个有那个玩忽职守的调度临死前的供词。
  沈银冰没有在巴黎刺杀王晨,是少爷的人做的,她反而为保护王晨,牺牲了数名精干手下。
  沈银冰之所以主动承认是她派人杀王晨,那是赌气行为。
  她更没有在全国各地安排能保护她、让华夏当局忌惮的,那只是一个唬人的幌子。
  发现了沈银冰这一系列的秘密后,郝连偃月第一反应就是把这些通知高飞。但却被沈银冰警觉了,及时把她控制了起来。
  当时高雅曾经劝说沈银冰,最好是干掉郝连偃月这个卧底,以绝后患。
  沈银冰却没有同意,还冷冷的警告他,不许插手贪狼的事物,要不然会对他不客气。
  也正是沈银冰的这个恶劣态度,让高雅很不爽,这才决定铤而走险,取而代之……
  “很多次,我都能在半夜听到她被恶梦吓醒的尖叫声。”
  郝连偃月抿了抿嘴角,看着高飞:“其实,她是个可怜的女孩子。”
  高飞点了点头:“嗯,很可怜,却又很倔犟。”
  郝连偃月晃了晃被绳子勒的生疼的手腕,问道:“她能熬过这一次吗?”
  “也该、不,是绝对能熬过去。”
  高飞很有信心的说:“她身上穿着防弹衣,王晨那一对她没有造成任何威协。致命伤是在后脖--不过,我相信莫邪征东肯定能保住她生命,肯定!”
  他越是这样说,郝连偃月越能听出他没有底气,心也乱了。
  高飞好像也察觉出了自己不对劲,笑了笑说:“王晨在陪伴她。呵呵,她们俩人之间,总算是解开误会了。”
  郝连偃月走到窗前,看着外面说:“高飞,问你个问题,如果沈银冰会熬过这一次,你会怎么对她?你要知道,在你前些日子被折磨时,她满世界的找最好的医生,希望能对你有所帮助--她对你,真的很好,只是不愿意说出来。”
  “我会怎么对她?”
  高飞喃喃的说:“一切,都得等她熬过这一关再说吧。”
  郝连偃月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故作轻松的笑了笑,说:“呵呵,明天就是元旦了呢。新的一年,新的开始,新的气象。”
  “是啊,明天就是元旦了。”
  高飞忽然笑了笑,说:“可有些人,或许熬不到太阳出来。”
  郝连偃月不知道高飞说的是谁,但银金花银姑,确实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她死了。
  死在何秀城的手里。
  她死时,距离新的一年的太阳出来,还有不到十个小时。
  今天下午开始,银姑就发现何秀城精神不济,无精打采的样子,不过也没有在意,毕竟这几天他一直忙着结婚的事,心累也是很正常的。
  所以下午两点多时,银姑就提议何秀城去小睡片刻。
  前来何秀城家商议结婚之事的何承平等人,也都这样说。
  何秀城也就去了,从下午一直睡到晚上,都没有醒来。
  银姑在门口看过他,看到他蒙头大睡,被子起伏,还发出了罕见的鼾声,就以为他太累了,也没喊他起来吃晚饭。
  晚上十点时,为婚礼劳累几天的何承平等人,也都陆续离开了,银姑这才来到卧室里,走到窗前伸手掀开了被子:“秀城,该起来……啊!”
  银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发出一声尖叫:被窝下竟然不是何秀城,而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
  银姑掀开被子时,老头子正在流泪。
  银姑尖叫一声时,老头子忽然抬手,一把刀狠狠刺进了她的心口内!
  接着,老头子就翻身坐起,厉声嘶吼着:“不许看我,谁看我,谁就死!”
  “秀城,你是秀城,我的秀城!”
  银姑双手捂着心口上的刀柄,踉踉跄跄的后退几步,靠在了梳妆台上,望着何秀城喃喃的说道:“你、你怎么会变成了这副样子?”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何秀城狂怒着冲过来,奋力拔除刺在银姑身上的短刀,嘶声狂笑了起来:“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不知道我怎么忽然变老了,不知道--谁看到我,谁就会死,会死!”
  “秀城,你、你怎么会这样了?我的心血,我的心血……”
  银姑喃喃的说着,双眼猛地一翻,软软的瘫倒在了地上,就此再也不动一下。
  “我是你的心血?哈,我是你心血?”
  何秀城扔掉刀子,扑在了梳妆台面前,看着墙壁上挂着的婚纱照中那个英俊的年轻人,咯咯怪笑了几声,忽然剧烈咳嗽了起来。
  等他终于停止了咳嗽时,才发现嘴里好像多了个东西,就把手放在嘴边,把东西吐了出来--那是一颗牙齿,老化到自然掉下的牙齿。
  “这是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何秀城单手捧着牙齿,呆愣了很久,退回到了窗边,重重坐了下来。
  咳嗽不时的传出卧室,慢慢的不再响起。
  当东边的天际浮上一抹绚丽的红色时,何落日与成冰冰,首先来到了何秀城的别墅:今天是三弟大喜的日子,当哥哥嫂子的,自然得提前来这儿。
  在门口点了几声汽车喇叭,却始终没见到人出来,但客厅内内,二楼的卧室,都亮着灯。
  “咦,秀城怎么还不出来?”
  何落日又等了几分钟后,才纳闷的推开了车门,对成冰冰说:“冰冰,你先在这儿等,我进去看看。”
  说完,何秀城关上了车门,左手一按铁栅栏,纵身翻了过去。
  “秀城?银姑?”
  何落日来到客厅内叫了几声,没有听到有人应声,可却嗅到了血腥气息,脸色登时大变,飞身奔上了楼梯,一脚踹开了何秀城卧室的房门,然后呆住。
  卧室内,银姑的尸体早就冰凉,死不瞑目的样子很吓人。
  在窗边的地板上,还坐着个早就死了的老头子,手里捧着几颗牙齿,还有一张纸。
  那是何秀城的遗。
  何落日慢慢的走过去,弯腰伸手拿过那张遗,只看了几眼,就猛地嘶声吼道:“秀城!”
  何家三少爷,在新年的一天,在要与廖水粉结婚的这个大好日子里,因为过于高兴,晚上喝酒喝多了,从而导致了酒精中毒,抢救无效死亡--这是天亮后,赶来参加婚礼的客人们,从何家得到的消息。
  喜事,变成了丧事,人们对此纷纷表示了最诚挚的哀悼。
  哀悼的人们却没有注意到,身在军方的何落日却不在现场。
  几天后,华夏相关部门雷霆出击,一举摧毁了存在七百年的邪教组织--破军。
  时间,并没有因为何秀城的酒精中毒而意外死亡,就停止了它前进的脚步。
  先是新年后的第一场雪,然后就是春节,正月十五,二月二龙抬头,风筝飞满天的日子里,小草变青了。
  这几个月内,华夏商场上最大的变化,莫过于市值无法估计的罗冰集团,最终被高飞控股的北山集团所兼并。
  农历四月初二这一天,天涯集团第一家国外分厂正式试投产。
  要问挣钱哪家强,天涯集团帮你忙--这句话,已经被世界商业精英们所熟知,只要觉得自己有几下子的,都想去天涯集团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被应聘成功。
  没办法,现在的天涯集团,辖下有北山集团、落日餐厅两大子公司,业务涉及到了化妆、餐饮、房地产、电子、汽车、影视、能源甚至航天业,成为纵横世界商场的一艘超大型航母,福利待遇那叫一个让人羡慕。
  “姐,你确定你要来天涯集团,给那个家伙打工?”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开始留胡子的廖无肆,问廖水粉。
  接连经历两次不幸婚姻的廖水粉,一点徐娘半老该憔悴的觉悟也没有,仍旧明媚的光彩照人。
  听廖无肆这样说后,正在看车窗外方家村附近风景的廖水粉,懒洋洋的说:“无肆,明珠不在,也没有外人,咱们姐弟俩就有什么说什么了。唉,你也知道姐姐我现在离不开那小子了,每个月都会幽会那么一两次,相信家里人也都看出来了。”
  “实在没必要装什么正经了,倒不如像白瓷、解红颜她们那样,光明正大的来他这儿--或许,不久之后就有喊你舅舅的了。”
  廖水粉拿捏出一副无所谓的嘴脸,说:“这个人活着嘛,其实就是活个自在。既然我已经离不开那家伙,而且他这儿也能给我更大的舞台,那我何必再藏着掖着的?那就是自欺欺人呢。”
  听廖水粉这样说后,廖无肆无奈的苦笑了声:“行,就依你吧。不过我可跟你说啊,那家伙今天不在家。”
  “他去哪儿了?”
  不等廖无肆说什么,廖水粉就点了点头:“哦,是了,又去地下楼兰看沈银冰了。”
  说着话的工夫,车子驶进了方家村。
  与去年廖水粉那次来时,方家村又有了聚大的改变:不远处的地上,矗立起了一栋栋高楼,那就是新的方家村。
  不过老村却没有拆迁,所有老房子都在,向方大爷、王奶奶等不喜欢住高楼的老人们,一直都住在老房子里。
  老房子不被拆除,那是方大爷等老人力争的结果:咱们方家村之所以取得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都是因为风水好!外地来的风水师看过了,咱们方家村是群龙戏珠的格局,老房子要是拆迁了,是会破坏风水的!
  既然老头老脑们这样固执,方立柱这个大村长也没勉强,老村就这样保存了下来。
  车子穿过村子,来到了方家老宅前。
  廖无肆刚停好车子,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的女孩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是王晨。
  “来了,粉姐。”
  看到廖水粉从车子上下来后,王晨微笑着迎了上来。
  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