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八章 警告!


小说:纠结的领主  作者:卫肥牛
“让我们再等一会儿,再等一会儿这城中很快就会有热闹发生了!”
像是为了配合李子俊,他话音未落,这城守府周围就传来了喊杀声。小说 而且,这喊杀声越来越多、越来越广,没一会儿的功夫,喊杀声就遍布到了大月亮城的每一个角落!
“怎么会这样?你们有多少人进了城?你们到底是怎么进来的?”斯林特瞪大了眼睛,怒视着李子俊问道。
“你慢点儿、慢点儿,年纪都这么大了,你怎么还这么着急啊?你一口气说了这么多问题,我怎么可能一次说得清楚啊!”李子俊挥舞了一下手中的魔杖,使得斯林特迅速地恢复了冷静。
“你问我们是怎么进来的?是吧?”李子俊故作沉思状,看着斯林特问道。
“让我想想,我是怎么进来的?对了,我们就是大摇大摆走进来的!”
“至于我们来了多少人?您得让我算算!”李子俊边说边皱着眉数起了手指:
“大概十万人!我本来是担心你们从城内跑出去,所以,我将大部分人都安排在城外了。没想到,你们这么配合,居然把所有的大门都堵上了。您一定得跟我说说,到底是哪位高人给您出了这么一个好主意!”
“不会是您吧?”看到斯林特憋得满脸通红,李子俊恍然大悟地指着斯林特夸张道。
“大恩不言谢!护法大人,您的这份恩情我记下了,我一定不会忘记您的好处!”
“你!”
“您好像还有一个问题,那是什么来着?哦,怎么会这样?”
“关于这点我可要跟您仔细说说!”说着,李子俊拉着椅子又靠近了斯林特几分。
“上次我不是来过一次嘛,就是把你们的粮草、辎重烧了个干干净净那一次。”
“当时,我本打算立刻撤离,可我那群矮人部落的朋友突然对我说,这里的土壤很适合‘挖地道’!”
“说老实话,我不相信我那群矮人部落朋友的这个说法。‘挖地道’,那得是在山里,这个地方怎么可能?”
“为了向我证明他们的说法,他们竟然真的就在这里挖出了地道,而且一挖就是十条!事实胜于雄辩,我无话可说,将我的一块秘银输给了我的矮人朋友。”
“接着,就是我那位身材火辣的老婆,她跟我说,她能让睡在这个房间里的人越睡越死。结果就是现在这个样子,我来到这个房间,您却依旧还在那里睡觉!”
“爱德莱德,你别得意!‘大月亮城’中有我八十万大军,你只来了十万人,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八十万大军?八十万瞌睡虫还差不多!十万人抓八十万条露在明面的虫子,绰绰有余啦!”
“您要是不相信,我们赌一把如何?”
“你想赌什么?”
“就赌你,赌你向我俯首称臣!”李子俊用魔杖指了指斯林特道。
“你做梦!呃???”
“我也知道让您投降纯粹是做梦,所以,我不能留你继续活在这个世界!”李子俊冷冷一笑,轻搓魔杖,将斯林特咽喉处的伤口不断扩大,直到将斯林特的头颅与身体彻底分离!
“贝琳达,你的仇我为你报了一半,下一个就是麦克亚当,你等着!”李子俊眼望窗外夜空,轻声发下了誓言。
“当当当!”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进来吧,猴子!”
“外面的情况怎么样?还算顺利吗?”
“就在不久前,我们已经实现了计划的第一步,不仅成功占领城门、城墙;还封堵住了所有的军营出入口。斯林特这支凤齐军业已成了瓮中之鳖!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凤齐军还在负隅顽抗,他们似乎并没有要缴械投降的意思!几位将军让我过来问问,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是继续围困、逼迫他们投降:还是直接冲进军营?”
“对他们进行喊话,告诉他们:如果在十个数之后,他们还是不识时务、继续反抗,我们将会放火,用烈火和浓烟逼他们出来!”
“一旦到了那一步,他们将不再享受战俘的待遇,他们将会成为奴隶!”李子俊眼光一寒,看着猴子一字一句道。
“是!”猴子被李子俊的眼神吓得身子一抖,赶忙点头应是跑了出去。
最终,三十五万凤齐军奋战而死;十五万人成为了奴隶;二十五万凤齐的地方部队缴械投降;五万凤齐军失踪!
看到这样的战报,李子俊也被吓了一跳:
“有一半战死、失踪,这个数字准确吗?”李子俊举着手中的战报,向他这次的参谋长费格问道。
“我一项一项核实过,小的地方虽有些诧异,但大方向没有失误。凤齐军有一大半人坚持到了最后一刻!”
“我们的损失情况如何?”
“阵亡两万,伤员近五万!”
“这样说来,我们此次进城的十万人岂不是几乎人人带伤?”
“确是如此!”费格眼神一暗,略显沉重地点了点头:
“我实在没想到,凤齐军会这么强悍!这次多亏您计划得当、不用与他们正面作战。否则,我们的伤亡人数必定更加惊人!”
“找到凯伦和汉密顿了吗?”
“凯伦没有!我们冲到她住所的时候,她的人已经不在了!”
“至于汉密顿夫妇,他们再次成了我们的俘虏!”
“这个汉密顿也真是够倒霉的了!”听到汉密顿再次被俘,李子俊也忍不住笑出了声音。
“这样,你去安排,放他们离开!我就不去见他们了。”
“还放?”
“还放!不仅要放,还要放得客客气气。他如果问起我,就说我近来身体不舒服,这次不能送他们了!”
“是!”听了李子俊的叮嘱,费格稍稍停顿一下,转身走了出去。
“他还是希望你能够亲自去送送汉密顿夫妇!他误会你了!”费格刚刚离开,弗雷德就滚着他的轮椅来到了李子俊身后。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像他想得那样,是在故意羞辱汉密顿?”李子俊微微一笑,将目光转到了弗雷德的脸上。
“因为汉密顿夫妇对你毕恭毕敬!”
“监视领导?!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很多时候,这个习惯足以致命!”李子俊边说边摆出了一副恶狠狠的表情。
“其他人会,你?也就是说说而已!”
“聊聊吧!”
“聊什么?”
“聊你和汉密顿夫妇的关系啊!汉密顿是条汉子,他绝不会因为自己被俘就向你低头。而且,据我了解,他那个老婆也不是什么普通的弱女子。这两个人都是宁可去死,也不会轻易服软的家伙。我实在很好奇,他们为什么见到你会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大气都不敢多出一口?”
“你又听他们胡说什么了?”
“你不想说可以不说,但我很确定,我这绝不是胡说!”
“服了你啦!”李子俊看了一眼周围,俯下了身子。
“科拉是贝琳达的徒弟!”
“贝琳达?你就是为了她才不管不顾地杀了斯林特?”迟疑间,弗雷德明白了李子俊对斯林特下手的原因:
“爱德,你太鲁莽了!”
“不论怎样,斯林特必须死!我承认,我这样做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给贝琳达报仇;可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警告暗月神教!”
“我要让他们知道,我不再会对他们有任何的顾忌,更不会对他们心慈手软。再敢试图阻止我,我将让暗月神教在幽兰大陆永远消失!”
“你觉得他们会因为你杀了斯林特,就对我们敬而远之吗?”
“那就要看他们教皇的智慧啦!老实说,我希望他们继续存在。当然,他们只能以我需要的方式存在!”
“否则呢?”
“那我就杀到他们肯于屈服为止!”李子俊双眼一寒,身体里迸发出了强大的杀气!
“爱德莱德杀了斯林特护法?!他想要干什么?同我们整个暗月神教宣战吗?”暗月神教的教皇陛下,听到凯伦的汇报,他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爱德莱德此举是在警告我们!”一身狼狈的凯伦,躬身向暗月教皇说出了她的判断。
“警告我们?就凭他爱德莱德?他还没有这个资格!”
“陛下,凤齐与东宇两战失利,至少损失了百万大军!目前,凤齐方面可堪一战的,只有维克多手上那支军队!”
“只是,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血战!在这个时候,他们本应该停战休整。可实际上他们在干什么?他们在拼命赶路!试想,一支连续战斗了将近半年,又得拼命赶路的部队,即使他们在爱德莱德之前赶回撒哈拉城,他们的战斗力又能剩下几层?”
“而与此相对应的是,东宇军满打满算、只参加了不到半个月的战斗,他们的体力必定要强于维克多的部队!”
“路程方面,他们也要比维克多近了不少。接下来,他们可谓是以逸待劳!”
“凯伦,你这个算法不对!我有信心在十天之内,再为凤齐聚集五十万大军!”暗月教皇猛一挥手,向着殿外大声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