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章 遨游


小说:丧尸不丧尸  作者:真的很随便
推荐阅读: 总裁轻离别 美人逃了也没用 
  程子介忍着笑,转向虎鲸丧尸们,严肃地讲述了自己不能接受被它们叼在嘴里的理由。m.。大头只得郁闷地闭嘴,不高兴地喷出一坨水花:“那你们怎么去。”
  “让我们坐在你们的背上,就行了。”程子介笑道。
  “可以吗?”
  “不安全吧。会掉进水里吧。”
  “你们掉进水里,会死的吧。”
  “还是叼着你们安全。”
  程子介只能婉拒它们的热心:“不,短时间不会死的。只要你们在水面上游,把背露出来,就不会有问题,放心吧。”
  “好吧。”它们看起来还是有些不放心,但程子介坚持不乘坐它们的嘴,它们也只能尊重乘客的意愿。最后还是中头道:“我来带你们吧,我刚吃过食物。”
  其他虎鲸丧尸也没有意见,程子介当然也不会拒绝。于是中头向海岸又游近了一段距离,到了堪堪不会搁浅的深度,才停下动作,对程子介叫道:“我们快去。尖尖需要帮助。”
  程子介答应一声,转向忐忑不安的欧芝晴,笑道:“可以了,我们上车——啊不,上船吧。”
  欧芝晴一下子笑得像花儿一样。两人踏入海水,走向岸边的中头。深一脚浅一脚地直到海水淹过胸前,才算是到了中头身边。
  近距离看着这家伙,才更觉得它体型实在太大了。直观的形容的话,就和去掉机翼的那架水上飞机相差无几。想起曾经和这种庞然大物殊死搏斗,程子介却没有丝毫自豪感,只觉得后怕。谢天谢地,可不用再和它们做对手。将来也一定要和它们友好相处,绝不能发生冲突。
  当然,欧芝晴可就不是这么想的了。这家伙正伸出手摸着中头的脸颊,嘴里啧啧称奇。突然之间眼睛一花,待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身处一大片黝黑光滑的地方中间。初看倒是有些像礁石,但脚下的触感却有一种带着弹性的柔软。如果不看色泽的话,倒像是在一张大号的席梦思床垫上。而那道竖立的几乎接近一人高的背鳍,则刚好可以用来当扶手。
  欧芝晴兴奋得大叫起来。刚刚跳起,却又被程子介一把捞住腰肢,然后慢慢地把她放下。接着故作严厉地训斥道:“你不但骑在别人头上,还要跳。它们要是发火了,我可自身难保。坐好。”
  欧芝晴愣了愣,只得靠着背鳍乖乖坐下,有些紧张地拧起湿透的衣服。程子介正想说些什么,这二货突然停下动作,带着一副明察秋毫的表情看着程子介,皱眉道:“你刚才说要我坐在它嘴里,是吓唬我的对不对。”
  程子介笑而不语。
  这家伙皱了皱鼻子:“这些鲸鱼,其实一点都不凶,对吧。你故意吓唬我。哼。”不过她还是开心:“不过,你真的让我骑鲸鱼了!所以我一点也不生气。谢谢你哦。”
  真是不知道怎么说这家伙好。她自顾自地摸出酒壶,仰头喝了大大一口,“哈——”地叫了一声,然后一脸满足地看着程子介:“不过呢,酒就不给你喝了。”
  程子介挠了挠头,正想着怎么逗她,身边的那菜碟般大小的鼻孔里突然喷出一片水雾,接着传来中头低沉舒缓的声音,伴随着庞大身体的震动:“朋友,你们准备好了吗?”
  程子介也坐下,拍了拍身边那片光滑的皮肤,喊道:“好了,我们出发吧。”
  “出发,出发。”其他四头虎鲸丧尸已经游到了远处,一齐叫起来。而中头则看准时机,趁着一道海浪退回海中的时候突然后退,轻盈而敏捷地回到了海面上。接着巨大的尾巴一拧,一拍,就悄无声息地游向了同伴们。
  这真是一幅奇妙的景象。虎鲸丧尸巨大的脑袋分开湛蓝的海水,流线型的身躯两侧搅起片片银色的月光。一团团白色的雾气在它背上的两人身边飘荡,让月光也忽明忽暗地变幻万千。片刻之后,中头又穿过一群不知名的,闪烁着磷光的生物,就像穿过五颜六色的星空。接着,它的身下出现了一片茂密的海草,从海面上看去,像是女子的发丝一般在水中缓缓荡漾。
  看到这些的欧芝晴已经忘了惊叹,程子介也不由自主地忘记了现实,有了一种灵魂出窍般的奇怪感觉。只有扑面而来,却并不凌厉而只显得温柔的海风,以及前后左右其他四头虎鲸丧尸在海面上若隐若现的巨大身姿,才让他有一些真实感。
  这些家伙,速度是多少?程子介完全无法估算。它们游动起来太过平稳,如果闭上眼睛,或许感觉不到自己在移动。这样的体验,是人类制造的任何交通工具都无法相提并论的。
  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程子介才突然看到前方右侧的海平线上跳出一小片模糊的灯光。他马上从奇妙的不真实感中拉回自己恣意乱飘的灵魂,振作精神,看向那片若隐若现的人类文明的造物。
  毫无疑问,那就是连山港了。在没有其他参照物的情况下,空间感极度削弱,难以判断距离,但可以确定一点,因为地球曲面,所以,正在海平面的极限处若隐若现的那片灯光,距离应该是在二十公里左右。
  自己当初在那里受到林司令接待的时候,断然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远远地在海面上这么注视着那里。所谓世事无常,程子介虽然年轻,却对此已经是深有体会。第一次接触与帮助的海军现在却成了心腹大敌,而怎么想都不可能有什么关系的海生动物丧尸,此刻却背着他在海上遨游。
  程子介感慨万千,轻轻叹了口气。而欧芝晴这时终于出声了:“呐,呐,你为什么叹气?心情再不好,这时候也会变好吧?”
  程子介有时候真的很羡慕这样的二货,这样会少了很多烦恼。只可惜,自己是没办法再这么心思单纯了。不过,此时此刻他也不是心情不好,而且,和这姑娘聊聊天总是能让人轻松。于是便笑道:“我只是有些感慨。”
  欧芝晴看了看他,突然把最后小半壶酒递了过来:“呐,我知道。你拼命帮这里的海军,他们却陷害你。你和这些鲸鱼打过,现在却骑着它们一起行动。我明白的。”
  程子介接过酒壶,抿了一口,笑道:“原来你也知道啊。不笨嘛。——是啊,总觉得有些……也不是失落,就是感慨而已。”
  欧芝晴皱了皱鼻子,瞪了他一眼,然后才扬起脸蛋,哈哈大笑,豪气干云:“如果是我,才不会感慨什么呢。反正那时候那样做是对的,现在这样做是对的,那就行了。至于事情怎么变化,管他的呢。我自己问心无愧就行。”
  程子介有些惊讶地张大嘴巴,看着这没心没肺的丫头。片刻之后,也一起大笑起来,狠狠地喝了一大口酒:“二货,心态很好嘛。不错,不错。”
  欧芝晴一愣:“哈?你叫我什么?——喂,你别喝完了呀。”说完就一把抢回酒壶,摇了摇里面最后剩下的一点酒,叹了口气,然后突然仰起脸,把剩下的酒都倒进嘴里。
  “你看,这才刚到几个小时,你就喝光了。”程子介故作无奈地摇头:“接下来还要呆好几天,你怎么熬。”
  欧芝晴还在仰着脸,也不回答,而是用力摇晃着酒壶,把最后几滴酒也滴进嘴里,才意犹未尽地垂下头,叹着气说道:“没办法,不喝完,心里也老是想着。不如喝光了一了百了。断了念想。”
  程子介本以为她会再向自己要,而他也作好了心理准备,有机会就再弄些酒来。毕竟自己要收集那外国潜艇沉没的地点,黑匣子的外观特征之类的信息,恐怕是需要先上岸一趟,在连山海军基地附近进行一些活动的。
  但这丫头却完全没有这么提,也不知道是完全没这心思,还是懂事乖巧。于是程子介摇摇头,也不提这事。正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便听到欧芝晴“哈啾”一声,大大地打了个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