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零六章 要不你改名叫柯跑跑算啦!~


小说:柯南世界里的巫师  作者:追梦人Love平
推荐阅读:年轻无限飞 微笑的人生 综漫之恶魔之瞳 该死的主神 报告总裁求亲亲 重生娱乐天后 朕的完美妻面瘫后 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 时空武圣 心锁 
  基德遭枪击的河水旁。
  警察蜀黍们大都跑去追基德了,留在现场的条子叔叔简单问了下舒允文是如何发现快斗之后,又继续调查起了现场。
  因为变电站被炸的缘故,市镇内大部分地区的供电依旧没有恢复,这座黑寂的城市在月光的照耀下,也有一种别样的风味。
  月亮之下,河面波光潋滟,舒允文、冢本数美悠闲地坐在河岸边,一边欣赏着月色与月色下的城市,一边聊着天,说着一些情侣间琐碎的闲话,引来周围条子叔叔们幽怨的眼神儿——
  话说,这儿是枪击案的案发现场好不好?这俩货在这儿搞毛线啊!
  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冢本数美忽然开口道:“……刚才柯南、服部还有警察先生他们一起去追怪盗基德,也不知道能不能追上……”
  “十有**是追不上吧?”舒允文撇了撇嘴,“基德那家伙很擅长伪装,身上又带着不少逃生用的道具,现在说不定已经成功逃掉了……”
  话说,在舒允文的记忆里面,快斗这货貌似就没被条子抓到过吧?所以,这次也不应该例外才对。
  “是吗?”冢本数美微微颔首,没有继续纠结这个问题,转而看向舒允文道,“……允文君,你很热吗?我看你的脸上有不少汗珠……”
  “呃……是有点儿。”舒允文伸手一摸脑门儿,撇嘴道,“……夏天什么都好,就是天太热了,现在要是能再来一杯冷饮料,那就真的圆满了!”
  舒允文话落,冢本数美微笑着说道:“允文君想喝冷饮吗?铃木先生的车上可能就有,要不我过去拿吧?”
  “哈!不用,要拿冷饮也是我去才对。”舒允文摆了摆手,然后站起身来,正准备去停车的地方拿东西,结果却发现萝莉哀冷漠地站在一旁,愣了一下后轻抚萝莉哀猫头,“……哈哈!灰原你也在这儿啊?我去拿冷饮,一会儿也给你带一罐啊!~”
  看着舒允文走开,萝莉哀一脸无语——
  妈蛋!什么叫“你也在这儿啊”?
  我特么从一开始就站在这儿,承受着你们这俩货带给我的持续伤害,你这家伙居然一直都没发现?!
  还有,谁特么想喝你带的饮料?一股子狗粮味儿!
  没过多久,舒允文又快步走了回来,手里面除了一小箱饮料外,还有一张毯子和一些零食。
  冢本数美见状,连忙站起身来,帮着舒允文把毯子铺好,然后两个人又坐回到了毯子上,顺便把萝莉哀拽着坐下,塞给萝莉哀一包薯片后,又继续聊起天儿来。
  在萝莉哀冷漠地目光下,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忽然间,舒允文的电话响了起来。
  舒允文道歉一声,起身走到旁边接通了电话:“你好,我是舒允文,请问你是哪位?”
  “除灵师大人,我是鲁邦。”电话另外一边传来了鲁邦的声音,周围似乎还有点嘈杂。
  “鲁邦?”舒允文愣了一下,扭头打量了一下四周,“……你打电话来做什么?”
  电话里面,鲁邦立刻回答道:“……除灵师大人,我是来代替不二子向您道歉的……”
  “道歉?道什么歉?”舒允文依旧有点糊涂。
  “您不是让武田小姐守着美术馆吗?就在刚才,不二子跑去美术馆那里偷东西,结果被武田小姐发现了,然后……”鲁邦三世停顿了一下,“……然后武田小姐就开车把不二子、次元大介直接送到大阪府警察本部了……”
  鲁邦三世话落,舒允文呆了几秒钟,然后才“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我勒个去!直接开车把人送到了警察本部?武田美莎你怎么玩得这么666!
  早知道你这么会玩,咱肯定要让你拍下来留作纪念的啊!
  舒允文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电话另外一边,鲁邦三世听着舒允文的笑声一脑门儿黑线,扭头看了一眼武田美莎,然后继续哭丧着脸问道:“……除灵师大人,不二子在我们之后去美术馆偷东西,是她的不对,我代她向您道歉,现在我和五右卫门现在就在警察本部这里,打算救不二子和次元大介出来……”
  听着鲁邦三世的话,舒允文微微一愣,然后笑着说道:“你们想救人就救吧,不用问我!~”
  “是吗?那真是多谢您高抬贵手……”
  鲁邦三世道谢一声,舒允文也挂掉了电话,回到了数美身旁坐下。
  舒允文才坐下没多久,刚才跑去追基德的警车也无功而返,柯南、服部平次从摩托车上下来后,目光一扫,看到铺张毯子坐在岸边喝饮料、吃零食、聊天赏月的舒允文、冢本数美后,嘴角一阵抽搐,然后一起走到了舒允文他们旁边,两双死鱼眼中满是怨念地盯着舒允文:
  “……允文同学,我们辛辛苦苦去追基德,你却和数美学姐在这里赏月?”
  话说,你这么做,难道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唔……”舒允文看看一身臭汗味儿的柯南、服部平次,然后顺手拿起两罐饮料,递给两个人转移话题道,“……你们喝饮料吗?”
  “呃……”
  柯南、服部一起看着舒允文手里的饮料,很想霸气地拒绝这个臭表脸的家伙,但是一想到自己今晚一直跑来跑去、滴水未进,两个人还是伸出了手,接过了饮料,“咕咚咚”地一口喝干净。
  舒允文见状一脸无语:“你们很渴?”
  “废话!我们当然渴啦!”柯南、服部平次一起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幽怨地盯着舒允文,“……你这个家伙早就知道基德会出现在仓库不告诉我们也就算了,我们去找你质问的时候,你居然坐在咖啡厅里看我们跑来跑去……”
  “呃……”
  咱当时还以为你们是在挥洒青春的荷尔蒙呢!~
  舒允文眨了眨眼,终究还是没有把这句欠扁的话说出来,转而问道:“……你们跑了很久吗?”
  “是啊!”柯南仰头望天,“……从我们一起回铃木美术馆开始,我们先是跑到了仓库,然后从仓库出来追基德。后来没追到基德,我们就想回美术馆找你理论,结果回美术馆以后你和数美学姐跑去附近喝咖啡,我们又一起追了出来,之后又一起追回美术馆……”
  柯南“巴拉巴拉”地把今晚他和服部做的事情说了一遍,舒允文听的一脑门儿黑线——
  我勒个去!柯南你这一晚上都干了些什么啊!就是到处跑来跑去?
  要不你直接改名叫柯跑跑算啦!
  柯南说完了一切,然后整个人都抑郁了:“……现在想想,我们好像来来回回跑了整整一晚上,而且根本没帮上什么忙……”
  “唔……好像还真是……”服部平次也跟着抑郁了。
  舒允文看看抑郁中的两个人,不由得有点同情,然后又递给柯南、服部一人一罐饮料,开口安慰道:
  “……柯南,服部,你们两个也别这么妄自菲薄嘛!事情要往好处想,你们俩虽然跑了一晚上也没帮上什么忙,但你们至少锻炼了身体,增强了体魄,再有下次需要跑一晚上的时候,也能跑得更快、更持久……你们说对不对?”
  柯南、服部平次嘴角抽搐了两下,差点没有内牛满面——
  妈蛋!你特么这话真的是在安慰我们吗?
  我们听了想打人怎么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