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七一章 工藤:去你妹的“真相只有一个”!


小说:柯南世界里的巫师  作者:追梦人Love平
推荐阅读:年轻无限飞 微笑的人生 综漫之恶魔之瞳 该死的主神 报告总裁求亲亲 重生娱乐天后 朕的完美妻面瘫后 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 时空武圣 心锁 
  尸体前,工藤新一听着舒允文的话先是一愣,然后“扑”的一声,整个人画风都崩了——
  我勒个去,这坑货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吗?
  这话要是真的,那就相当于死因、凶手、作案手法、证据全特么齐活了,这根本就是已经破案了好伐?
  我这才刚刚开始检查尸体,想要破案赚一些成就感,结果你特么就告诉我你已经破案了……
  你是老天故意派来玩我的吧魂淡!~
  而且,这家伙还说什么“帮我”,我用得着你帮吗?你在旁边当一个安静的美男子不可以吗?
  工藤新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抑制住了涌到喉咙眼儿的那口血,咬牙切齿地问道:“你、你说的是真的?还有,你确定你这是在帮我?”
  “当然是真的啊!”舒允文立刻点头回答,然后一本正经地低声解释道,“你刚才不是跟我抱怨,我明明说了要帮你处理杂事、给你腾出时间表白,结果却说话不算话嘛!这不,我反省了一下,就找了一点儿命案的线索,好让你能快点破案,节省时间。”
  舒允文说到了这里,亲热地拍了拍工藤新一的肩膀:“怎么样?我够意思吧?”
  够意思?够意思你妹啊!
  你这坑货就是想直接气死我对不对?
  工藤新一无语地仰头望天,服部平次忽然凑到了舒允文、工藤新一跟前,翻着死鱼眼道:“喂,你们两个在这边嘀咕什么?有时间在这里闲话,不如快点调查一下现场,也好快点破案……嗯,对了。我刚才从尸体的口腔内闻到了杏仁味儿,不出意外的话,死者应该是氰化物中毒而死……”
  服部平次话落,工藤新一嘴角抽搐——
  妈蛋!破案?舒允文坑货又开挂了,咱们还破个毛线案啊!
  工藤新一想着这些,脸上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然后开口道:“服部,我们、我们不用浪费时间了……允文同学已经破案了,他说凶手就是那边那个上衣带着连衣帽的女人……”
  工藤新一把舒允文之前的话重复了一遍,服部平次也有些无语加崩溃:“你说什么?那个女人是凶手?我不相信!”
  服部平次说着话,径自走到了那个上衣带连衣帽的女人跟前,在女人惊愕、惧怕的目光中,把手伸进了她的连衣帽里,然后动作一僵,从里面掏出了几块还没有融化的冰块——
  卧槽?她的连衣帽里居然真的有冰块儿?
  那岂不是说,舒允文这家伙说的都是真的?
  服部平次嘴角抽搐了两下,然后看向一脸惊慌、整理着衣服的女人,还是有些不信,直接开口问道:“你是凶手?”
  那个女人看看趴在地上的尸体,又看看服部平次手里的冰块,忽然腿一软,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失神地问道:“怎、怎么会?你们、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发现了?我的手法明明很隐蔽的……”
  女人的话,相当于直接承认了罪行,工藤新一、服部平次心里面郁闷地想要吐血,而旁边那个女人的两个同伴都是惊呼一声:“什么?舞衣,是你杀了莆田先生?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因为这家伙根本就不配当一个医生,甚至都不配当人!”舞衣低声回答,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动机,“你们两个都知道,莆田他最近要发表的那篇论文吧?但是我却知道,有一个病人的情况,足以推翻他的这项理论,而且他当时就住在我们的医院里,结果却不明不白地死了……”
  周围的人闻言,都是一脸惊讶:“你说什么?难道说,莆田他……”
  “没错,莆田他故意给那个病人开了错误的药,导致那位病人的病情急剧恶化,就那么死掉了。”舞衣低声回答,“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对他起了杀心,后来策划了今天的计划,毒杀了那个无耻的混蛋……”
  “可是,你到底是怎么下毒的呢?”从头懵逼到尾的毛利大叔问出了这个关键的问题。
  毛利大叔话落,率先回过神儿来的服部平次已经走到了舞衣的座位前,拿起她的饮料杯子一看,直接开口道:“是利用冰块吧?我刚才调查的时候发现,莆田先生的饮料杯盖上写着‘冰咖啡’,你的饮料杯盖上也写着‘冰咖啡’。你应该是提前准备好了内部封冻有氰化物的冰块,然后在买好饮料以后,同时在两个杯子里放入加了毒的冰块,藉此摆脱嫌疑……”
  “……在这之后,那位莆田先生喝完饮料以后,把饮料杯子里的冰块拿出来嚼着吃,结果中毒而死。至于你,则把这些冰块藏进了自己的连衣帽里……我说的对不对?”
  舞衣听着服部平次的分析微微一愣,然后点头道:“没错,一切就像你说的一样。我利用一个零钱包带来了有毒的冰块,然后把冰块放进了饮料里面。为了摆脱嫌疑,我把饮料带回座位这里后,还故意去了一趟卫生间,让三谷和梦美把冰咖啡交给了莆田……”
  舞衣一副认命的样子,“巴拉巴拉”地把自己的作案手法说了一遍,服部平次闻言点了点头:“果然如此,这跟我想的完全一样啊……还有,舒允文那个家伙,怎么会这么厉害,这破案速度……”
  根本一点都不科学啊!
  服部平次心里面嘀咕着,扭头瞄了一眼某个挂逼,捎带着也看到了站在挂逼身旁失神的工藤新一,忽然想到这里不是自己的主场,连忙轻咳一声,提醒工藤新一也说两句话露露相:
  “那什么……工藤啊,你还有什么好补充的吗?”
  “我、我吗?你让我想一想……”工藤新一闻言“啊咧”一声,精气神一下子恢复了许多,打算说两句话装装逼,结果仔细一琢磨——
  妈蛋!你倒是告诉我,凶手、动机、死因、作案手法、关键性证据全特么齐全了,我还能补充什么!
  工藤新一想着这些,一脸忧郁,舒允文则轻咳一声,然后开口道:“工藤,你倒是说句话啊!嗯……”
  “要不咱来句‘真相只有一个’怎么样?”
  工藤新一听着舒允文的话,嘴角抽搐了两下,扭头看向舒允文,咬牙切齿——
  去你妹的“真相只有一个”!
  真相都被你们说完了,我特么还说个毛线瓣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