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5章 失踪的丈夫


小说:神奈川的高校生道士  作者:李童
推荐阅读:流光微醉 坏小子手记 娘子,回家吃饭 项羽重生在校园 综主猎人奈良鹿丸的麻烦之旅 无限之法神 朕的完美妻面瘫后 奥古斯都之路 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 重生之茗墨 
  “可以进去说吗?”面对福井老师的震惊,李学浩指了指她身后的房子里,意思是,有些事并不方便在这里说。
  福井老师眼里露出了一抹迟疑和犹豫,又看了看他身边的泽井优子和青山玉子,最后可能是觉得三人应该没有什么恶意,于是将他们让了进去。
  三人被福井老师带到了客厅里,客厅虽然小,但却收拾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显然身为主人的福井老师作为一个家庭主妇还是非常合格的。
  而且,福井老师也不是真的不近人情,她在三人坐定之后,又去泡了茶和拿了些糕点招待他们。
  这一点,让有些畏惧她的泽井优子和青山玉子很是受宠若惊,不过可能是平时在学校里的严厉形象太过深刻,两个小丫头就算对那些精致的糕点暗吞口水,也不敢轻易动手去拿。
  而福井老师也没有注意到这个小细节,她只是盯着刚刚说了那句让她震惊的话的少年:“你是谁?”
  “我叫真中浩二,是樱野高中的学生。”李学浩自然清楚自己说的那句话给了她怎样的震撼,先做了自我介绍。
  福井老师根本不在乎他的身份,她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你怎么知道我丈夫他……”本来想继续说下去,但因为顾忌什么,又停了下来。
  “是失踪了七八年对吧。”李学浩接过她的话说道,从刚刚的面相中,他就已经看出来,福井老师是“鸾凤分飞”之相,通常只在夫妻离散不能相聚时才会显露这种面相。
  福井老师深吸了一口气,闭起眼睛,又睁了开来:“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的吗?”关于丈夫失踪的事,其实一直是她心底里的秘密,她并没有告诉任何人,甚至都没有报警。因为她不敢说出去,对外都只说丈夫去中国做生意了。
  至于不敢说出去的原因,是每年新年的第一天,她都会在门口捡到一张纸条,纸条是以旁观者的角度写的,称她丈夫很安全,不用挂念,也不要去报警,否则她丈夫就会吃很多的苦头。
  这一秘密,一守就是八年,而她那只钢笔,是和丈夫刚刚结婚时去中国度蜜月买的,因为被摔坏了,睹物思人之下,她才会忍不住痛哭。
  八年来,她甚至都不知道丈夫是否真的像纸条上写的那样安全,有时候她甚至会忍不住产生一个可怕的念头,也许丈夫早就已经死了,但因为心中的执念,所以她一直在坚持、在等待,说不定某一天,丈夫会出现在她的面前,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福井老师相信占卜吗?”李学浩考虑了一下措辞,问道。
  “占卜……”福井老师眉头一皱,这跟她问的问题一点关系都没有。
  “其实,对于福井先生有七八年没有回家了是我占卜出来的结果。”李学浩知道这么说很难让一个正常人相信,不过他也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果然,福井老师脸上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失落之余,甚至都准备发脾气把他们赶走,如果不是因为对方是一个少年和两个少女,她恐怕已经那么做了。
  泽井优子和青山玉子虽然也听到了某人说的“占卜”这样的灵异话题,但两个小丫头对他说的话没有一丝怀疑,哪怕浩二哥哥说他能把月亮摘下来,她们也都相信。
  “福井老师,我知道你丈夫在哪里。”在福井老师脸色阴晴不定的时候,李学浩又说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
  福井老师身体猛地一颤,什么生气暴怒全都扔到了一边,满含期待又害怕地看着他:“真、真的吗?”她是不敢相信,但是心中又非常希望是真的。
  “嗯。”李学浩肯定地点了点头。
  “他、他在什么地方?”福井老师连声音都颤抖了起来,无论这个少年说的是真是假,她都愿意相信他说的是真的,就好像一个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根浮木,再也不会松开。
  “离这里并不远,如果你想见他,我现在就可以带你去。”李学浩说道,其实仔细看福井老师的面相,虽然是“鸾凤分飞”之相,但又隐隐有“鸾凤和鸣”的征兆,这说明,她的丈夫其实并没有远离,可能一直就在她身边,只是没有和她见面而已。
  至于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原因,他暂时还不得而知,但想必只要找到她的丈夫,一切真相就能大白了。
  “拜、拜托了!”听到可以现在去见丈夫,福井老师眼眶瞬间就红了,站起来,深深地向他鞠了一躬。
  “走吧。”李学浩也站了起来,又招呼了两个还有些不舍地盯着茶几上糕点的丫头,她们也知道正事要紧,虽然留恋,却也跟着一起起来。
  出了门之后,李学浩在前面带路,福井老师跟在身后,激动得几乎连路都不会走了,路上连续几次差点滑倒。
  “就在前面了。”李学浩领着几人来到福井老师家附近的一个公园里,这个公园有些大,只是半旧了,可能已经建造了很多年。
  公园里没有什么人,倒是有很多的流浪猫狗,见到人来时,马上窜进了草丛里。窸窸窣窣,并没有逃远,可能在暗中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真、真中君,是在这里吗?”福井老师四处看了看,周围几乎没有藏人的地方,而且这座公园她经常来,丈夫会在这里吗?
  “嗯。”李学浩淡淡地应了一声,目光看向不远处的一条躺椅上,一个身穿破烂衣服的流浪汉正慵懒地躺在那里,裸露的皮肤表面布满了疤痕,不知道是什么造成的,看上去很恐怖。
  但更恐怖的是他的脸上,同样布满了纵横交错的疤痕,看上去像一条条狰狞的蜈蚣,可怖之极,直接吓得泽井优子和青山玉子转开头去,不敢看他。
  或许也是意识到自己的形象很吓人,流浪汉看了他们几人一眼,目光一缩,翻了个身,背对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