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6章 睡觉的问题


小说:神奈川的高校生道士  作者:李童
推荐阅读:流光微醉 坏小子手记 娘子,回家吃饭 项羽重生在校园 综主猎人奈良鹿丸的麻烦之旅 无限之法神 朕的完美妻面瘫后 奥古斯都之路 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 重生之茗墨 
  “大叔,悲剧发生之前,有发生过什么古怪的事吗?”绿灯亮起,司机重新上路,李学浩开口问道。
  “嗯?”司机大叔一愣,大概是没想过他会这么问,仔细想了想道,“要说古怪的事……那天早上幼稚园有孩子在玩挖沙子的游戏挖出了一个古怪的盒子,不过那只是一个空盒子,打开的时候除了有一点黑色烟雾,就什么东西都没有……”
  “嗯?”李学浩目光一凝,原本只是碰运气式的问了一句,谁知居然有意外收获。他几乎可以肯定,那个古怪的“空盒子”,跟悲剧的发生有关系,至于黑色烟雾,基本可以确定那是煞气。
  按照他的猜测,有幼稚园的孩子挖出了一个类似“役具”的东西,不小心放出了里面的东西,那东西从而“大开杀戒”,因为对孩子下手,行为又和座敷童子相符合,所以让人产生了“座敷童子”的错觉。
  “大叔,你相信有座敷童子吗?”大致想通了一些事情,李学浩忽然话锋一转问道。
  “座敷童子可是福神,虽然偶尔也会有恶作剧,但会杀死孩子的,那一定不是座敷童子!”司机很肯定地说道。
  李学浩也点了点头,当然不可能是座敷童子,而是某种凶悍的怨灵,但为什么只冲孩子下手,这点他还没有想到。
  “大叔,三年前又有三个孩子被害,你知道吗?”李学浩继续问道,想听听他的看法。
  “我听说过……”司机的语气又稍显沉重起来,“不过那时候我很害怕,所以……也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总之,无论是人还是幽灵做的,最后一定会受到神灵的惩罚!”
  “大叔,你说的对。”李学浩赞同道,残害孩子的怨灵,当然会被惩罚,这一点毋庸置疑。
  ……
  在和司机的闲聊中,终于来到了指定的地点。
  李学浩付了钱,和铃木亚里沙一起下车。
  司机大叔还特意把头伸出窗外叮嘱道:“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追求刺激,我猜你们是去幼稚园冒险的对吗?希望你们能注意安全,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记得第一时间报警。”
  “大叔,你真是一个好人,我们会注意安全的。”李学浩摇了摇手道。
  “一定要注意安全!”司机又叮嘱了一句,然后发动起车子离开。
  目送出租车远去,李学浩转过身,和铃木亚里沙一起前往传说中的座敷童幼稚园。
  天色早就完全黑了下来,时间已经是八点多了,这里是一个居民小区,距离座敷童幼稚园大概有几百米的路程。
  这个时间点,别的小区还很热闹,但这个小区,四周一切都是静悄悄的,连电视的声音都没有,一般这个时候,很多家庭还在看电视,而且会把电视声音放得很大,所以哪怕是路人都可以听到。
  然而这个小区与众不同,不止没有电视声,就连两旁的路灯,也是偶尔闪烁一下,似乎电线接触不良似的。
  这让小区的气氛显得阴森起来,似乎看不见的黑暗中,总有一双眼睛在背后注视着你。
  “真中同学。”铃木亚里沙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她显得有些不安,将身体稍稍靠近了一点。
  “亚里沙,有我在,不用担心。”李学浩知道身为一个女孩子,遇到这种阴森的气氛肯定会感到不安,他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一丝灵气淡淡地渡过去。
  “嗯!”铃木亚里沙脸上一红,感到身体突然变暖了起来,原先的不安也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害羞和安心,似乎周围所有的阴森和黑暗都被驱逐了。
  两人继续往前走,直到在一座外表看去已经有些破旧的幼稚园前停下,幼稚园的门边,还有“森西幼稚园”的字样。
  门口并没有放置“立入禁止”的牌子,而且幼稚园的铁门还是洞开着的,像是随时欢迎进去冒险的人。
  铃木亚里沙已经把手电筒拿了出来,夜色下,就算有手电筒的照耀,但也只是一束光芒,根本照不了多远,也照不到多大的地方。
  “亚里沙,我们进去。”李学浩拍了拍她的肩膀,当先朝幼稚园内走去。
  铃木亚里沙紧紧地跟在他身后,似乎怕被他扔下似的。
  走进幼稚园里,发现里面的空间并不大,粗略看了一下,大概有四五间教室,还有一个厨房,一个仓库,还有几间不知道用来干什么的空房间。
  “真中同学,我们今晚就住在这里吗?”进入幼稚园里,铃木亚里沙更加胆小了,一手抓着手电筒,一手拉住了他的衣服下摆,语气里不止担心,也很后悔,如果此时某人说一句回去,她大概会很高兴。
  “嗯,有我在,不会有问题的。”李学浩四处看了看,其实神识早已经散布出去,但是并没有发现异常的地方,一切都显得很平静。
  要说稍微有一点点不同的,就是某间教室里还残留了一点淡淡的血腥气,那估计是发生悲剧的教室。
  血腥气已经很淡了,显然是因为时间过去了很久。不过整个幼稚园范围内都没有煞气的存在,这说明,怨灵并没有在这里。
  难道真的因为时间太久,已经离开了吗?
  李学浩心里带着这个疑问,选了一个空的房间作为今晚的休息地。
  “亚里沙,今晚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他在这个空房间里稍微打扫了一下,铃木亚里沙放下背包,取出里面一团卷起来的东西,打开之后,居然是一个小型的床铺,被子、枕头,一应俱全。
  她准备的还真充分,不过铺了床之后,她才发现,某人是空着手来的,并没有带任何东西,更不用说床铺了。
  但就她带了一个床铺来,今晚怎么睡?
  “真中同学,你、你、没有……没有床吗?”铃木亚里沙红着脸问道,心里几乎不敢想象下去。
  “亚里沙,我不用床,要睡的话,在哪里都可以。”李学浩笑着说道,并不知道她心里的想法,正如他所说的,如果想睡觉,任何地方都不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