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1章 银鱼(二更)


小说: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推荐阅读:狂狐月天 仙走一步 金枝菜叶 极品魔少 嫡手遮天:彪悍太子妃 宠上毒辣小狂妻 塞外长歌 地狱电影院 都市极品大亨 鬼谷尸经 
  待他醒来之际,大圆镜智一观照,却是一个幽静的山谷,鸟语花香,溪水潺潺,一片宜人景色,仿佛世外桃源,看得楚离心旷神怡。
  他发现自己的伤势仿佛痊愈,忙低头看胸口,原本的窟窿已经愈合,几乎看不到伤口的模样,当真是神乎其神,他明明感觉自己没躺太久。
  大圆镜智仔细观照四周,然后抬头看天,凝神感应了片刻,最终摇摇头,依他的感觉,自己应该昏迷了三天,三天之内,自己不运功不用枯荣经的情形下,竟然痊愈,委实神乎其神,匪夷所思。
  一切的根源可能就是正在水潭边钓鱼的老者了。
  老者身形削瘦修长,头发银白,脸庞清癯,慈眉善目,看着仿佛大德高僧,静静坐在水潭边,手执钓竿一动不动,一阵风徐徐而来,唯有渔线轻轻晃动,潭水面却平静如镜。
  水潭不起一点儿波澜,仿佛一面古镜静静平放,倒映着天空的碧蓝与白云。
  楚离大圆镜智观照向老者,想洞彻其心,却被无形的力量挡住,老者身体好像朦胧一片,好像化身一片光华,无法窥清。
  楚离皱眉,这老者身怀奇术,修为深厚,只是表面看上去却像不会武功之人,显然是奇术惊人,有掩盖气息,收敛修为之妙。
  若非他有大圆镜智,还真要被瞒过。
  他想来可能是被这老者治愈,竟然能医治自己那般重伤,显然是身怀灵药或者疗伤圣手,不管怎样,都是救了自己的性命。
  若没有他医治,怕是自己现在已经死得不能再死,甚至没机会复活,枯荣经能不能发挥作用,有时候真的很难说得清。
  他轻咳一声,打破了山谷的宁静。
  削瘦老者却一动不动的坐在潭边,仿佛一尊石雕。
  楚离没再出声,迅速检测着自己的身体,除了虚弱一些,修为倒退了一步之外,再无其他伤势,想运功便能运功,想挪移便能挪移离开。
  心下一定,他大圆镜智再次仔细观照,身体每一次都观照到,没什么异样,才松口气,还真怕这老者趁着自己昏迷之际做出什么事来。
  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楚离没因为老者救自己性命便放弃警惕。
  一刻钟后,老者轻轻一抖,顿时一条雪白无瑕的银雪飞出水潭,落到旁边草地上,挣扎着跳动,一跳一丈高,力量十足。
  楚离眉头挑了挑,这银雪有几分古怪,远比平常的鱼强壮,看着不大却力量十足。
  银发老者轻轻一伸手,银鱼一下停止挣扎,一动不动。
  他起身抄起这银鱼,轻轻一抛。
  银鱼落到旁边不远处的瓦罐内,瓦罐内盛着水,下面的炭火迅速点燃,然后开始煮起了鱼,一会儿功夫便清香四溢,丝毫不像是鱼味。
  楚离被这奇异的清香勾得浑身发痒,于是起身下床来到了瓦罐前,抱拳一礼:“多谢前辈!”
  银发老者一直盯着瓦罐,对他的抱拳行礼似乎毫不在意,摆摆手仍盯着瓦罐:“不必多说,举手之劳罢了,伤势可恢复了?”
  楚离点头道:“调养一阵便好。”
  “你这身子想调养可不容易。”银发老者淡淡道。
  他一直盯着瓦罐,好像在看绝世珍宝,对汩汩外冒的热气理也不理,只是盯着瓦罐看。
  楚离叹道:“看来前辈看出来了。”
  “魂莲嘛。”银发老者淡淡道:“有其妙处自然有其弊端。”
  楚离点点头。
  他修炼地藏转轮经与枯荣经,自然知道阴阳互生之妙,魂莲再神妙也不可能没缺点,就像世间没有十全十美的人一般。
  魂莲的奇妙无比,缺点也极要命。
  银发老者道:“你的命好,碰上了老夫,换一个人,还真拿魂莲没办法。”
  楚离道:“敢问前辈,如何治好的?”
  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将来受伤了也能依法施为。
  “就是这鱼。”银发老者指了指瓦罐,淡淡道:“这九冥鱼鱼可是天下奇珍,专门弥补魂莲受损,没这种鱼,魂莲想恢复几乎不可能。”
  楚离皱眉道:“前辈可知为何魂莲有这般缺陷?”
  “谁知道呢。”银发老者淡淡道:“一饮一啄皆由天定。”
  楚离缓缓点头,这其中的奥妙还真无法言说,只能说造化之威。
  “那前辈怎知有九冥鱼能治魂莲?”楚离道。
  银发老者道:“自然是听说的,……没想到确实有效,也算是你的造化。”
  楚离抱拳:“多谢前辈。”
  “少嗦,坐下吧,再喝了这一罐就差不多了!”银发老者不耐烦的摆摆手,目光仍盯在瓦罐上。
  楚离依言坐到老者身边,看着汩汩作响的瓦罐问道:“还没请教前辈的尊姓大名。”
  “古嗣同。”银老者哼道:“聒噪!”
  楚离只能沉默不语,看着瓦罐汩汩响声越来越大,香气越来越诱人,几乎忍不住想探手抢过来,不管热不热直接吞下去。
  古嗣同扫一眼他,冷冷道:“不到时候!”
  楚离点点头。
  时间在潺潺流水声中走过,他觉得度日如年,每一秒都是莫大的煎熬,瓦罐散发的香味对他有一种致命的诱惑,无法抗拒,他从来没有过如此渴望得到。
  他即使这个时候仍保持清醒,大日如来不动经运转,他清晰的知道,这很可能是魂莲对九冥鱼的本能反应,直接影响了他,身体影响精神。
  还好他魂魄足够强大,不会被**影响,但清醒的精神却无益于减弱煎熬的感觉。
  只不过是半个时辰,他却觉得一年多,身体已然轻轻颤抖不已,无法克制的强烈渴望几乎要淹没他的清醒,若非大日如来不动经在,他早就扑上去。
  “可以了。”古嗣同忽然提起瓦罐离开火炭,原本汩汩的热气弥漫开来。
  古嗣同一掌拍在瓦罐上,楚离若非清醒,一定会上前阻拦,生怕把这罐鱼撒到地上。
  “砰!”瓦罐的白气陡然倒转,纷纷钻进了瓦罐内。
  古嗣同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递给楚离:“拿着,一口气喝了它!”
  楚离忙伸手去接,长吁一口气笑道:“多谢古前辈!”
  “喝了这一罐,就能离开了。”古嗣同平静的说道:“应该能痊愈。”
  楚离忙点头。
  他飞快打开罐盖,便要喝汤,已然发觉这罐子竟然不热,并非想象的烫人,不但不烫反而有些凉。
  ps:更新完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