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奇迹


小说:重返1977  作者:镶黄旗
推荐阅读: 神医毒妃之废物大小 天道殊途 
  在所有白大褂里,叫唤得特别厉害的,是一个四五十岁,脑袋几乎没了毛儿的半老头子。
  他甚至都没怎么理会杨卫帆,直接就把主要目标对准了病床前施诊的寿敬方。
  “我说,那位行针的老同志,年轻人不懂事,你怎么也不持重呢?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你难道还不明白,以病人的现状,你无论做什么都是无用功,只能对病人的身体造成伤害……”
  “唉,等等……你……你用的是什么针?我怎么从没见过呢?还有,你知道不知道中风症是不能沾酒的?你又给病人服了什么药?我闻着怎么有硫磺味?”
  “不,不对!你这药可能有毒啊!你快停手!别再弄了!我现在警告你,哪怕你是被胁迫的,可如果你行医施诊的方式有问题,我们仍然是可以追究你的责任的……
  “喂,喂,我跟你说话呢?你究竟是哪儿的大夫?你的领导是谁?我要给他打电话!”
  只是无论问什么,寿敬方都始终不答话,这可把那秃顶老头儿气得不善,他挥着拳头几乎都要从地上蹦起来了。
  而他这么一通咋呼,倒是把韩山给提醒了。
  是啊,怎么就糊涂了呢?杨卫帆既然死犟,那把他请来的大夫说服了,也一样呀。
  这么一想,韩山也冲寿敬方喊上了。
  “老同志,我们跟你说话呢。你知不知道,这位可华医研究所刘副所长。你可千万别自误啊!你的诊治方法要是有问题,一旦出了事儿,你可真的付不起这个责任。你还是听刘所长的……”
  其实说实话,寿敬方性子孤傲,是个我行我素的人,根本就不会在意旁人说他什么。
  特别行医的时候,又是他最平静沉稳的时候,哪怕外界再乱,干扰再多,他也得先顾病人这头。
  这就叫专业素质。他一直没言语,只顾行针,就足以说明一切。
  但是,寿敬方毕竟也是人,是人就有脾气。
  要是旁的还好说,这一听到“华医研究所”五个字,他可就有点沉不住气了。
  不为别的,他没忘了当初安排工作,一直等了好几年,终究是被“京城华医研究所”和“京城华医医院”拒之门外。这事儿已经成了他心里的疙瘩。
  所以他还真的停了手,抬起头来好好打量了几眼那秃顶老头。
  “你是华医研究所的?还是副所长?”
  “是啊,如假包换。”
  秃顶老头还以为是自己名头奏效,才引起对方重视。面有得色。
  韩山也不知就里,还以为寿敬方态度松动了,赶紧证明。
  “是,老同志。这刘副所长,还身兼药理试验室的主任呢。绝对的业内权威啊。”
  可事实却是寿敬方一声冷笑,接下来的话可就不大好听了。
  “我听说华医研究所,多是‘四大名医’的徒弟。肖龙友对的研究颇有建树,施今墨注重辨证,汪逢春擅长时令病,孔伯华为温病大家,我倒想请教,您究竟是师从哪一位啊?”
  这一问可谓切中要害,那秃顶老头就有点结巴了。
  “我……我,不是四大名医的徒弟。我是医学院毕业的……”
  寿敬方似乎早有预料,再次嗤笑一声。
  “医学院?原来是西医改的中医?那就难怪了。我觉得你也不会是‘四大名医’的徒弟。我劝你一句,你那个什么副所长,什么主任的。以后别拿出来挂在嘴上,丢人!”
  这可是明面的羞辱,韩山傻眼了,秃顶老头当然也急眼了。
  “你……你怎么这么说话……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还没听懂呢,你就是个棒槌!”
  嘿,这寿敬方居然又损了秃顶老头一句。
  可这还没完呢。目光烁烁的寿敬方,连着又是好几声质问。
  “你还别不服气。我的针你说没见过,那么我问问你,的篇读过没有?‘九针’你都不知道,还能当副所长?对了,你还是什么药理试验室的主任。可你这个大主任,难道就只能闻得出黄酒和硫磺来?其他的药呢?我给病人服的药是六十多味配的,你就闻出这两种来了?就这水平?”
  这突如其来的教训,真是让所有的“白大褂”们集体愕然。韩山和秃顶老头尤其瞠目结舌。杨卫国,杨卫疆也都大惊失色。
  因为就没有一个人能想到,寿敬方会一点不客气,教训起知名的华医权威来了。
  而且似乎他还挺占理,说得秃顶老头竟无言以对。脸红了半天,才不堪受辱的反驳了几句。
  “我……我又不是研究针灸的。‘九针’当然知道,只是没见过而已……至于你的药,我……我当然闻得出来,你用的……用的是‘回天再造丸’,对不对?你这是照本宣科,我已经试过了,那没用……”
  却不妨寿敬方又一口打断。
  “谁说是‘回天再造丸’,告诉你,是‘回天再造丹’,差一字,谬千里。丹药和丸药的区别你总知道吧?我不用黄酒化丹,怎么给病人服用?我不用九针行脉,又怎么让药效吸收?”
  寿敬方的话句句在理,只是有一点,他说得都是旧社会传统的行医方法,比如讲究“方针并行”,讲究“毒可入药”。这些办法可是和建国后的新社会有点脱节。
  所以这一下,秃顶老头算捏着把柄了。他胆气立刻为之一壮,像是有了尚方宝剑。喊得一声比一声高。
  “丹药?炼丹可是封建陋习,那都是一些重金属和矿物质,根本不具备医疗效果,反倒能让人中毒。国家对此早就明令禁止了。你这是游医的野方子,是草菅人命!这是犯罪!”
  哪知寿敬方却冷冷一笑,一番话就跟抽嘴巴似的拽出来了。
  “犯罪?你这话去跟康乾朝的叶天士说去吧。明告诉你,这药是御药房留存,就是这位‘天医星’亲手炼制的。你说的这种‘毒药’,它治愈过嘉庆帝的孝和睿皇太后,道光帝的庄顺皇贵妃。这一切,清宫都是有医案备注的。难道过去这么多名医、御医,还不如你这个副所长懂得多?荒谬!”
  说完,便再不理会,又自顾自开始行针了。
  还真别说,寿敬方这几句那可是够唬人的。让谁听了心里都不免有点含糊。
  也是啊,一个华医研究生副所长的名头,又哪儿比得过“天医星”呢?
  何况他又言之凿凿,还口口声声说清宫有医案可查呢。
  这下秃顶老头儿的气焰,几乎全被打消掉了。只见他面红过耳,直喘粗气,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就连其余众人,也不禁都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再硬行干涉了。
  很明显,所有人都打着一个主意。既然不知真假,那就不如先看看的好,反正真的假不了……
  就这样,现场气氛陷入了一种奇异的宁静之中。再没人发出一点干扰的举动。
  也恰恰就是这种还算聪明的谨慎观望之举,才没让他们自己丢更大的脸。
  因为事实胜于雄辩。才过了不到五分钟,寿敬方竟然大功告成,真的创造出了一项医学奇迹!
  在现场所有人的见证下,他不但行针把身患沉疴的杨耀华给扎醒了,让这位早就口歪眼斜的将军开口说了几个字,居然还引导老将军凭借自己的力量从床上慢慢坐了起来。
  这绝对是超出所有人想象力的一幕。
  病入膏盲的杨耀华,意识恢复了,语言能力恢复了,行动能力也恢复了!
  还有什么能比这个亲眼所见的事实,更能说明问题的呢?
  全场一片哗然!在场众人现在是真的相信世上有手到病除和妙手回春这种事儿了!
  神医啊!无疑!
  至于最后,寿敬方只跟杨耀华亲自交代了两件事。
  一件是,“老先生,记住了,您可千万不能再动气了!你这个病,根儿在心上。要还想不开,一准儿复发。可能救你的药这已是最后一丸了!其他的‘破四旧’都给毁了。就是你再把我请来,我也束手无策了……”
  第二件就是指着杨卫帆说,“老先生,你还是有福气啊,多亏你有这个儿子,才保住了你这条命!其实又有什么想不开的呢,多看看这么好的儿子,多看看你的这些亲人,你心里也就没气了……”
  这些话,既像医嘱,又似劝解。一下就把杨耀华的眼泪给说下来了。
  这个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的老将军,哆哆嗦嗦地说了两声“谢谢”,就冲着杨卫帆和穆迪伸出了颤颤巍巍的手。
  这下杨卫帆便再也抑制不住激动了,一步就扑到杨耀华的床前!
  穆迪也是情难自控,赶过去握住了杨耀华的一只手!
  此时,他们三个人的共同点都是极度的喜悦,但眼泪却又都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杨卫国和杨卫疆也是一样大喜过望,他们见杨耀华又向他们看过来,随后也都缝插针地凑了过来。
  病床前立刻呈现了一幅父慈子孝,骨肉至亲的感人情景。
  秘书韩山此时是大大地松了口气。他当然马上逆转了态度,一个劲地跟寿敬方道歉、道谢,恭维个不停。
  真正难堪的只有那些医学专家们,这些业内权威们,走也不是,留也不是。都不由自主地在门口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似乎仍旧不能相信看到的一切。
  特别是那个秃顶老头,精神都被震撼得有些恍惚了。
  一个劲地喃喃自语。“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