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腾房


小说:重返1977  作者:镶黄旗
推荐阅读: 神医毒妃之废物大小 天道殊途 
  魏主任是功于心计的。顶点临散席时还暗示了一番,那意思是坚持不见兔子不撒鹰。粮草未到,兵马绝不先行!
  可他哪儿能想到,其实洪衍武才是最急着往他家送东西呢。
  因为拿了这么贵的东西,他就得办事啊。
  洪衍武可不怕魏主任拿了东西不认账,彩电这玩意可不比寻常,这不是一点烟酒,这东西的价值,搁一般人家那是值得拼命的。
  而且这东西稀罕啊,只要捏着彩电的票据,就等于揪着魏主任的小辫子。他要真敢不认,就得跟派出所解释解释这东西哪儿来的了。
  所以当一台大彩电如约送至了魏主任的家里,洪衍武倒算是吃了颗“定心丸”。
  而及至此时,他也终于可以转头去找“大栅栏街道办”说的说的了。
  登门的时候,洪衍武准备充分。他把翻拍的房契和当年借约的照片,还有报纸上的政策条文都带上了。
  等敲开“大栅栏街道办”主任办公室,把东西往桌上一摆,直接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没别的,他就一个意思,洪家的房子到了该原物奉还的时候,原主本家已经找来了,您就腾房吧您呐!
  当然了,在洪衍武隐藏的密不透风,没透露丁点消息下,街道办的一方根本就没想到有这么一出。
  “大栅栏的街道办”的现任胡主任,完全就像被打了一闷棍。
  他在街道虽然服务了近十年,可才刚刚升官不到半年,这屁股在位子上没坐热乎,就有人来要街道办里的房子,这等于动他的小金库啊,如何能忍?
  虽然他曾听老主任提过这事儿,也知道刚下达有关退还私房的政策。
  可他认为这么多年过去了,洪家人一直都没露过面,想来这房子也算是自动放弃了。他估摸着这家人尿性不大,未必敢来讨要。
  谁能想到,却偏偏事与愿违。
  这胡主任的脸当场就耷拉下来了,那叫一个苦瓜色。
  只是他看了看房契,大概觉得这老玩意儿,如今未必做得数。又看了看洪衍武,觉得他也很年轻。
  琢磨了半天,忽然冷冷一笑,来了个翻脸不认账,一推六二五。
  “小伙子,这东西呀,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我,只认上头的文件。明白吗?你要不明白,就让你父母来一趟,我跟他们说……”
  欺负人吧?
  早就想到了!
  洪衍武一点不生气,态度依旧礼貌。
  “行行行,您只要认一样就行。上面一发话您就搬,是这个意思不是?”
  嘿,洪衍武这句话可就把胡主任的嘴给堵住了。
  他那稳稳当当的态度也真是叫人生疑。这和胡主任的预计完全不一样呀。怎么就没一点气性呢?
  眼珠一转,胡主任又拿话逼了一句。
  “小伙子,我得提醒你啊,我们街道办可是代表政府啊。你可别胡来,闹出什么乱子。”
  “嗨,要乱的是您啊,我乱的是什么啊……”
  这次洪衍武没忍住,“噗嗤”一下笑了。
  “没错,您这儿是政府的基层派出机关不假,那您做为国家干部,就更应该积极执行国家的政策啊。至于房子到底该不该还,这照片上能看得很清楚,最早说是我们家租给街道十五年,可后来咱们街道困难,我们家就改成出借了。不但分文未取,十五年期限如今也逾期十多年了。够可以的了!天下间总没有借别人东西,最后能借成自己个的道理吧?”
  就这几句,把胡主任彻底臊了个大红脸。没办法,这事儿要论理,他挑不出洪家的不是来。
  而就在这时候,电话又响了。
  胡主任赶紧借机转移尴尬,可他接起电话一听呢,得!更糟的事儿来了!
  原来电话是体育公司营业部经理打来的。他说刚刚接到了区“房落办”的人送来的文件通知,说他们现在占用的是人家的私房。要求一个星期内就要搬走。他们可是刚交给街道办半年的房租啊。来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再转头看看洪衍武春风满面,自鸣得意的那劲头。
  胡主任可真明白了。人家要没尚方宝剑,还能来他这瞎白话吗!
  到了这一步,就不得不说洪衍武的高明了。他占了出其不意和料敌于前这两条。之后的交锋几乎是一边倒的。
  虽然“大栅栏街道办”的胡主任不甘心认输,亲自出面找过好几次“房落办”,又通过这样或那样的途径求朋友帮忙疏通游说。甚至还不惜动用了公款,和两家营业部经理一起把“房落办”的魏主任请了出来,吃了一次“丰泽园”。
  可洪衍武一点都不担心。因为街道办主任能给魏主任的好处,远比不上他。
  他绝对相信,为了大彩电和“四个喇叭”,只要不是直管领导,就是亲爹来了,老魏也不会尿他们的。那顿饭,就算是肉包子打狗了。
  果然,老魏还真给他做劲。尽管吃了喝了,可还是立场坚定地“为民做主”。始终戳在洪衍武这头。仍然要求贯彻精神,得腾退原房啊。
  甚至席间还假模假样劝了胡主任几句,装好人说可以帮他们街道工厂今后的安置地点想想办法。
  这么一来,那两家陪坐的营业部经理就先后看出了情形不对,都打了退堂鼓。难就难在他们虽然已经有意腾房。下面却跟街道办事处在退还房租的事儿上扯了皮。
  这倒也真不是胡主任故意不给,问题是春节刚过啊。胡主任已经用一部分钱给几个干事谋福利了。要退钱,街道办可就没办公费用了。
  嘿,这时候洪衍武他又很仗义地站了出来,表示愿意为街道办排忧解难。房租他来承担。
  这么着他掏了两千多块钱,两家老铺的房可就腾出来了。而且这小子还借机充了把好人,让被追债逼得焦头烂额的胡主任不能不承情。简直就是两面光啊。
  如此街道办一方也就更觉得不好意思了,再加上“房落办”隔两天就是一道“令”,逼得他们有点喘不过气来。他们内部一商量,不如先要求私占房屋的工人迁出得了。
  这叫做弃卒保帅,办完这件事,至少先能应付“房落办”和洪衍武一阵。
  到时候或许洪衍武也就满足了。而有了时间呢,他们可以再跟上级试着申请一下,看看能不能凑一笔资金把街道工厂房赎买回来,怎么也得把厂子保住。
  可先不说街道一方这么想切不切实际。反正是工人知道消息后抵触特别大,几乎所有的住户都是俩字儿“甭谈!”
  为这个事儿,负责做住户工作的街道办干事,连去了三次都吃了闭门羹,甚至陪同的街道工厂的干部还差点挨揍。
  胡主任只得跟洪衍武诉苦,希望他在宽限几日。
  洪衍武就说了。“既然这样,我也不难为您。干脆,您带我去一趟,把具体情况跟大家正式说一下,宣布这房的所有权交还给我就好。我靠自己就能把这些住户迁出去。我只希望您给我找个民警陪同,我也不用他干什么,在旁边待着就行……”
  “这能行吗?不会出什么事儿吧……”胡主任很担心地问。
  “有民警在,还能出格儿吗?您就瞧好儿吧!”
  洪衍武当然是胸有成竹了,老本行嘛。他要是迁不出去这几个人,那才见了鬼呢。
  反正第二天下班之后胡主任按洪衍武交代的,把这事儿当众一宣布他就站一边儿去了。而他请来的民警都说好了,也真的不管什么,只在旁边抽烟看热闹。
  洪衍武呢,他来就一个人,也压根没花精力,非口舌跟住户们扯皮,去试图游说他们。他只是当众宣布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儿是他决定对搬家的住户进行物质奖励。
  他说三天之内能搬走的人家,他出钱奖励搬家补助费一百元。如果能在三天之后,一个星期之内搬走,他奖励五十元。
  可要是一个星期之后再搬,奖励就低了,变成了十元。至于逾期两个星期之后再搬家的,可就一分钱都没有了。
  这个条件当然是仿效日后的拆迁奖励办法来的,是行内多年的经验汇总才形成的。原则是谁先走谁获益最大,目的就是争取时间,防钉子户。
  果然,这一手财大气粗的办法,大出所有人意料。不但让所有人瞠目结舌,也确实有着惊人的效果。住户们很快开始分化了。
  俗话说,财帛动人心。别忘了,要能拿着一百块,那可是普通工人两个多月的工资了。往俗了说,卖肉都够一个大人吃一整年的了,怎么吃不香啊?
  于是有那么五六家,大概家里最宽松的住户,就问起洪衍武怎么能保证他说话算话来了。
  洪衍武自然有所准备,当场就掏出两沓子人民币亮给大家看。还说什么时候搬,他什么时候立马给钱。今后一个星期之内,每天下午,他都会到这儿来。
  这一下没人再怀疑了。都穷老百姓,谁见过这么多钱啊?
  就连胡主任都暗自咋舌。因为他知道啊,洪衍武刚出两千多把两家营业部迁走。这又是两千,也太阔气了吧!
  可他也真不能不佩服这一手的高明。因为这一下又有更多的人家态度松动了,私下的讨论声一下高涨了起来。
  而就在这些人兴奋的时候,洪衍武马上可就翻脸了,他又给住户们浇了一头冷水。
  他当众宣布的第二件事,对所有住户可就不是好事了。
  :,,gegegeng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