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8章 你是皇子殿下?


小说:都市贴心保镖  作者:口袋
推荐阅读:重生之已然军婚 误惹VIP恋人 剑武苍穹 恶魔总裁腹黑妻 择婚勿悔 妖颜媚蛊 无仙 
  他有想过江南会变强,可没想到会变得如此强大,竟然能在瞬间就将自己制服,这无论如何也是他想象不到的。
  “察尔曼,我劝你最好想清楚了。既然你调查过我,那你就应该知道,就凭你这些渣渣手下根本奈何不了我。”
  江南眉头一皱,又道:“你若是想以莱茵帝国的势力来压我,尽管说,我江南要是有一点迟疑,就算我输。”
  “你!”
  察尔曼咬牙切齿,可一看到江南那死神般的表情,气势瞬间就低了一大半。
  “虽然我的记忆没有完全恢复,但我还是想起了你,我亲爱的江老师。”江南又道。
  闻言,察尔曼登时一愣:“你……你真想起来了?”
  江南咧嘴一笑:“江老师,在我还是一个孩童的时候,你一定时刻都在计划如何除掉我吧,比如在我的饭菜里放毒,在我回家的路上拍几个人过来,要动手干掉我,你还真是够辛苦的。”
  其实,在和天使组织的最后一战之后,回到江城江南便利用殖装战甲的治疗能力治好的自己的失忆症。
  所以,现在的江南已经记起来所有的事,包括困惑他依旧的沉船之事。
  “殿下,我的任务就是除掉你,但你仔细想想,以我的能力,我真会对付不了一个孩童吗?”察尔曼连忙解释。
  因为从江南的眼眸中,他看到了愤怒,看到了死亡。
  没错。
  这小子真的有杀心了,他想杀了自己。
  察尔曼并非怕死的人,他只是觉得要是这样就被江南给杀掉,一则是太窝囊,二则就是没法给利斯基报仇了。
  啪~
  江南反手一巴掌又抽在察尔曼的脸上。
  响声是何其的清晰,仅是听着就觉得很疼。
  “小子,你最好停手,你要是敢再动我们上校一下,我就开枪打爆你的头。”察尔曼的助手胡飞天皱着眉,继续喝道:“我知道你有自愈能力,可是我也知道脑袋是你最薄弱的地方,一旦中枪,即便不致命,也能让你受伤。”
  江南扭头看去,摇头一笑:“我真不知道该说你们蠢,还是你们消息落后,都过了这么久了,竟然还有如此想法?”
  他顿了顿,又道:“用你们的猪脑想想,若我的脑袋真不能自愈,我如何能在天使总部来去自如?难不成你们真以为他们不想杀我?”
  “别以为三言两语就能糊弄我们,别说地球了,就是浩瀚的伽罗系,都不会有人有全身自愈的能力。”
  胡飞天自己说的都有点虚。
  什么没在伽罗星系见过,是根本就没见过,除了江南之外,就是在基因突变的林海身上见过。
  “好啊,你要是不相信,尽可以开枪试试,到时候看看是谁先倒下。”江南语气冰冷道。
  “你……”
  “小胡,退下。”
  察尔曼出言呵斥道。
  “可是……”
  “没有可是,现在就带着人退下。”察尔曼皱眉道。
  只有近距离接触的察尔曼清楚,江南刚才说的那些话绝非吓唬人,他这么有恃无恐,就算脑袋的软肋仍在,也会有其他准备,就算胡飞天再忠勇,也奈何不了他。
  “是!”
  胡飞天咬牙瞪了江南一眼,随后才不舍的离开。
  当然,也并非远走,而是躲在暗处随时观察,这点江南早就想到,只是,他并不在乎,自己今天找到的是察尔曼,那希尔在不在都一样。
  “好。江南,我承认当时确实用尽手段想要杀掉你,若不是玛丽亚三番几次阻拦,也就不会有现在的你了。”
  少许后,察尔曼轻吐了口气,开口道。
  “你承认就行。”
  江南手上一使劲,将察尔曼推回座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察尔曼没想到,或是江南的手劲太大,察尔曼被推了个趔趄,差点从椅子上翻下来。
  察尔曼有些恼了,可也只能忍着,他清楚现在计较这些对自己一点好处都没有。
  “你的任务是杀掉我,那你知道为什么吗?”江南自顾自坐下,拿过一个干净的被子倒上一杯酒。
  “知道。”
  察尔曼边说边爬起来,拍了拍手上的尘土,又道:“既然玛丽亚守护你,那你也一定知道了莱茵帝国的事情,我无需说太多,能说的就是你是前国防部长的儿子,斩草要除根,就是这个道理。”
  闻言,江南不自禁的笑了笑。
  看来察尔曼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就是单纯的接受任务。
  或许不仅是他,所有知道自己活着的莱茵帝国的人,都认为自己是国防部长的儿子,若是知道自己是前帝王的儿子,估计现在莱茵帝国第一人早就命人把地球给毁了吧。
  “斩草除根是狠了点,但朝代更替不都有这种事情发生吗?”江南直视着察尔曼,就在刚才的一个瞬间,读心术忽然来了,察尔曼内心对斩草除根这件事不赞同,一直追杀自己,也只是因为这是他的任务。
  除此之外,江南还发现了一件可以欣喜的事。
  察尔曼竟然是自己老爹的部下,当年内乱的时候,他只是一个没权力的小兵,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老爹的王朝覆灭,到现在他都在懊悔。
  “人帅就是不行,运气都这么好,其他人还咋活呢。”
  江南真是乐了,又开始不要脸了。
  “我就是一个小兵,有些事我左右不了,只能执行命令。”察尔曼毫不掩饰他不认同的情绪。
  “察尔曼,如果我现在跟你说,前帝王的儿子,也就是皇子殿下并没有死,而且身负奇能,你会有什么想法?”
  既然看到了察尔曼的内心,江南觉得也就没必要掩饰了。
  而且,就算说服不了他,以他对老爹的愧疚,他也不会把自己的身份说出去,势必守口如瓶。
  如自己所想,察尔曼并非有勇无谋的战将,听了江南的言语,他立马露出了惊愕的神情,盯着江南看了好半天。
  忽然间,他似乎觉得这张脸孔好熟悉。
  没错!
  就是这样脸。
  “你,你……你是皇子殿下?”察尔曼露出激动神情,就要跪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