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西部佳玉


小说:修真小子闯足坛  作者:愤怒的乌鸦
推荐阅读:嫡女传之一夜白头 穿越贫家药女 重生之娱乐宝鉴 死神代理员 她的国度很凉 
  蓝星队从上到下,最近都很忙。
  华山很忙,电视台采访,甚至做专访的请求都有很多。还有广告商,要跟华山签代言。不仅华山,蓝星队的所有球员,从明星外援到年轻的马天明,从锦云,乘风,到鲲鹏兄弟,都接到了各种各样的邀请。
  俱乐部的态度是,不支持,但是也不反对,只要不影响比赛就行。
  而且现在球队还在西部征战客场,一切都要结束于日光城的比赛,回到申城后才有定论。
  倒是刚刚签约的托马斯许特尔,已经接受了国家电视5台的邀请,会做一档专访栏目。俱乐部是极力支持的。许特尔目前还没有正式接手工作,做一些活动并无妨碍,这还能提升蓝星俱乐部的关注度,也能改善俱乐部的形象。
  特别是跟申城本地的媒体,华山要求所有俱乐部的人,在一定条件内,要积极配合。蓝星的根基在申城,可以说申城是球队的衣食父母,俱乐部自然要对这个衣食父母有个好的态度。
  足球运动,早就越了它的本身,这不仅仅是一项竞技运动,而是一门产业,一种化,一项经济领域。是一种生活,一种工作,还是一种养家糊口的本领。
  欧洲足球的独领风骚,除了他们展的比较早之外,最大的推力就是经济的介入。球星成了年入百万甚至千万的运动明星,吸引了更多的孩子参与其中,也会吸引无数的球迷。有了球迷的关注,广告商才会跨进来,电视转播,商品销售自然就会跟着水涨船高。
  有了这样的前提,一些大企业,大财团,看出其中的商机,也看出其中的社会效应,于是都纷至沓来。有了财力做后盾,一切原本就已经成为一门生意的足球产业,自然也就更加蓬勃展了。
  本土的级联赛还处于初级阶段,不过因为有欧洲职业足球的借鉴,很多人早就敏锐的察觉到了其中的利益。
  所以盈华集团会用8o亿来买断级联赛的运营权,国家电视五台才会制作一档档关于级联赛的节目,要知道这以前是五大联赛才有的专利。
  也因为如此,各地的主管部门和企业,都提早布局到足球产业中去,各地的新闻媒体也不遗余力的宣传和造势。
  大家共同努力的目的就是为了把足球这门生意做大,然后每一个人都从中分取自己的劳动所得。球队和球员,则是这门生意中最基层,但也是最核心的价值所在。
  级明星们的场外收入,早就远于工资的收入。
  但是普通球员,还是只能靠工资来生存,所以他们要展现自己,要让自己也成为球星。然后去获取球星才能拥有的一些特权。
  华山和他的兄弟们,原本只想踢好球,可是现在他们现,原来足球世界里,还有这么多的新奇古怪。
  不过让华山有些为难的是,就在这个赛季后,他就要跟俱乐部签订新的球员合同。不是青年合同,而是正式的职业球员合同。但是现在自己的身份有些特殊,自己跟自己谈合同,这听起来有些奇怪,但是却正是华山要面临的问题。
  ……
  在黔州接近一周的高原训练,让蓝星全队迅的适应了在高海拔地区踢球的各种困难。到最后,原本高原反应剧烈的一些队员,也不必依靠锦云配制的特殊汤药了。很多球员甚至自信的表示,从今以后再也不害怕高原作战了。
  不过球队的队医安教授却没有这么乐观,黔州虽然也是高原,但是跟日光城比,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或许从黔州到日光城的差异,比从申城到黔州的差距还要大。
  日光城位于这个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高原,号称这个世界的屋脊。连绵万里,方圆万里,是名副其实的天空之城。在这样一个伸手就能摸到天的地方,远不是黔州这种低海拔高原可以比拟的。
  不过华山还是接受了安教授的建议,球队就在黔州训练,直到比赛前一天才赶往日光城。
  大不了让锦云多预备些药品,到了日光城继续服用。
  相比球队的问题,华山更关注跟西部钢铁比赛当日那股影响秦川和乘风的神秘气息。不过不管华山四兄弟之后如何寻查,却没有一点头绪。那四张废纸片,好像真的只是四张废纸片,虽然华山相信,线索就在上面。
  或许如果四兄弟连这点智慧都没有,那么就没资格重见自己的大师兄。
  明天就要启程前往日光城,今晚是最后的机会。虽然如果大师兄人真的在这里,那么他总会在,但是华山很害怕,锦云他们也很害怕,害怕一旦这样错过,就不再有机会跟敬爱的大师兄重逢。
  ……
  郁佳玉,西部钢铁俱乐部董事长之女,也是俱乐部的执行董事。事实上掌管球队的就是她,她的父亲郁可伟是黔州实力最雄厚的钢铁大王,平日里日理万机,根本没精力去管理足球队的事情。他的家族运营足球俱乐部,也算对黔州的一种回馈。
  西部钢铁之前一直在低级别联赛徘徊,直到郁家接手,才开始摆脱低迷,最终冲入级联赛。
  而郁佳玉是球队冲成功的最大功臣。所以千万别小看这个看似柔弱的美丽女子。
  郁佳玉这个赛季一直在关注蓝星队的状况。她得出的结论是,蓝星俱乐部虽然在投入上毫不吝啬,甚至可以说挥霍无度,但是这个球队最大的特点不是实力群的外援球星,而是他们短时间内涌现了一批质量出众的青年球员。
  西部钢铁不可能像申城蓝星这样的大都市球队那样花钱如流水,所以他们想要生存,想要留在级联赛,就必须建立起强大的青训体系。
  而申城蓝星就是他们的榜样。
  可能是一种无法言表的情感,从第一次看见锦云,郁佳玉就觉得,这个少年是如此的与众不同,如此的让自己无法忘怀。所以她期待蓝星队做客黔州已经等了很久。
  而蓝星队要在黔州备战和日光城的比赛,更是让她激动的几乎手舞足蹈。
  蓝星队安排和许特尔的签约仪式,就是郁佳玉从中大力帮持的。也借着这个契机,郁佳玉终于跟锦云有了实质性的接触。
  锦云也对这个美丽,智慧和能力都让人印象深刻的女人很是欣赏。
  郁佳玉不像顾西影那种桀骜不驯的火爆性子,也不像荣蒂妮一身纨绔气质。虽然她也出生豪门,但是却丝毫没有沾染一些陋习,她勤奋,努力,不奢华,不挥霍。所以在整个足球圈子里,大家都在传颂,郁家真是生了一个比男孩还要能干的女儿。
  ……
  “佳玉,你们俱乐部的青年队中,有没有特别抢眼一点的球员呢?”明天就要离开黔州,锦云特意晚饭后把郁佳玉约出来,算是道别。
  虽然大家都在同一个国家,但是黔州和申城远隔万里,而且两个人各自忙于球队的事情,本身就很少有时间空出来。
  无论是锦云还是郁佳玉,都很害怕这一分别,不知何日才能相见。
  “有是有,不过没有像你和华山那么出色的。要是你是我们球队的球员,那该多好!”郁佳玉有些害羞,又有些惆怅。
  “那一线队呢?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球员?”锦云不死心,继续问。
  “一线队你之前不是较量过了么,那场比赛,几乎是我们俱乐部中能拿得出的最强阵容了。”郁佳玉摇摇头,如果不是锦云,她甚至很想火,这不是揭自己球队的伤疤吗?
  锦云觉得自己很对不起郁佳玉,不过为了寻找大师兄的踪迹,也只能对她旁敲侧击了。只是结果有些失望,很明显,西部钢铁队并没有特别出色的年轻人,如果有,或者如果大师兄在球队里,绝不会不显山露水的。
  “我们球队不像你们蓝星队,财大气粗,你也知道,这些年钢铁行业并不景气,所以我们集团的财政也是年年吃紧。如果不是为了回报黔州这块土地对我们郁家的恩赐,我父亲是不会坚持下去搞足球的。不过我对球队已经有了深厚的感情,不想放弃。哪怕有一天我父亲不再投一分钱在球队身上,我也不想离开球队。所以,未雨绸缪,我希望俱乐部能有自己的造血功能。这两年我一直在寻找一个合适的办法,可惜一直没有找到。直到看见你的出现,还有华山,乘风,甚至马天明他们,都让我觉得,或许我的梦想是可以实现的。锦云,我知道有些事情让你很为难,但是我还是想问,你们蓝星俱乐部今年涌现这么多的好的年轻球员,到底是依靠的什么!”郁佳玉并不回避自己的目的,跟锦云相处多了,她也知道,锦云很聪明,但是并不坏,他的行为都是那么光明磊落,所以不自觉的,她也收起了在生意场上的那种虚伪,直白的表达自己的意愿。
  锦云很想告诉郁佳玉如何才能打造一支出色的青年军,可是锦云也知道,自己跟华山,乘风他们,是不可复制的。
  “佳玉,我和乘风,华山,乃至秦川的道路,没有人可以重走,想要球队长治久安,并没有什么捷径。投入也是必须的,或许找一些好苗子是一个不错的办法,但这也没有实质的方式,只能从中慢慢摸索。你看我们蓝星俱乐部,除了坚持聘请外籍高水平教练,连青年队的教练都是整套英格兰教练。所以如果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是很难培养出色的青年球员的。而且我们本土的足球土壤,也没法跟欧洲高水平国家比,足球这条路,或许真的只有付出,没有回报的。”锦云不像欺骗郁佳玉,如果无法坚持,那就必须放弃,有些事不是努力就能成功的。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的道理我们不可复制?”郁佳玉似乎没有听到锦云后面的话,而是盯住了锦云这句话。
  这话恰恰也是锦云最不能解释的。
  难道告诉郁佳玉,自己来自另一个世界?就算锦云真的这么说了,估计人家郁佳玉也当他是说胡话。
  “我的意思是,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我跟华山,乘风他们,从业余球员,一步登天到了现在,本来就像是做梦一样。连美洲足坛,都没有这样的奇迹,这是诺曼先生亲口说的。而且黔州本来就是地广人稀,这里也没有足球基础,你看看你们的球员,有多少是黔州本地的?根本没有。而申城这样的大都市,汇聚着全国最优秀的人才,从概率上来说,出产出色球星的可能也比黔州大的多。”黔州地处西南,这里是高原,地无三里平,除了一些大城市,其他地方甚至连建设一块标准球场的平地都没有,如此薄弱的基础,也让锦云找到了一些借口。
  当然,这不仅仅是借口,也是现实。
  “等你签职业合同时,跟我们俱乐部签好不好!”郁佳玉到底是年轻女孩,突然的伤感后,竟然又突然开起玩笑。
  锦云还真听的人全身一颤!
  “哎呀,开玩笑的啊,看你紧张的!”郁佳玉也知道这几乎不可能,看着锦云崩溃的样子,赶紧圆场道。
  “其实,也不是没有机会,我和华山他们,对金钱都并不很在意。不过蓝星俱乐部培养了我们,我们的第一份合约,肯定是要跟蓝星签的,或许不久的将来,我真的会来黔州。希望到时候别吃闭门羹啊!”不忍看着女孩伤心,锦云也会甜言蜜语。
  郁佳玉看着满脸认真的锦云,心中也是大为感动。
  她甚至觉得,如果自己再坚持,再无赖一点,眼前这个大男孩说不定真的会来西部钢铁。但是她没有这么做,如果这么做了,锦云或许真的会来西部钢铁,但是自己的心里,却永远要失去这个可爱的男孩了。
  两个人都各怀心事,时间也不早了,锦云把郁佳玉送上她的车子,两个人就平淡的告别。彼此谁也没有重提明天的分别。
  “锦云,如果你要找的人真的就在我们西部钢铁,你会不会真的和我们签约!”
  郁佳玉的车子已经启动了,但她还是摇下车窗,伸出脑袋突然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