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五章 傀儡


小说:重生之火影世界  作者:姓李名易字小白
推荐阅读: 别样花季 世界修仙 战神 花都狂兵 
  云空轻轻移动了一步,将日向雨柔挡在了自己的身后,云空身前不远处,一个牌子树立在桌子上,在这个牌子上,云空感觉到了一股封印之力。
  “就是那个吗?”云空轻声的说道。
  大筒木宿人点了点头,但是很显然,大筒木宿人虽然知道这个地方,但是后面的事情,大筒木宿人却半点也不了解。
  到时云空却没有大筒木宿人那么多的顾虑,云空手中一直苦无一闪射向了桌子上那一个牌子。
  如果这个牌子就是这个空间当中的封印标记的话,只要毁掉这个牌子就行了。而且云空感觉他根本就没有必要四处奔波,云空感觉这整个封印应该是一体的,只要毁掉一个牌子,封印整个空间的大阵就会被损毁,云空就能够带着日向雨柔从容的离开这个空间了。
  这样有一个好处,也有坏处,而且总体上来讲坏处大于好处。
  云空心中想道,就比如说,虽然云空等人只需要毁掉一个封印牌就可以了,但是这整个大阵是一体,云空等人如果要毁掉一个封印牌的难度跟同时毁掉四个封印牌的难度是一样的。
  当然有坏处也有好处,云空可以一次性的将封印大阵破坏掉。
  唰,在云空射出苦无的时候,那支苦无立刻就被弹飞了,整个封印牌子的周围围绕着一层防护罩。
  面对出现的这种情况,云空一脸坦然,这种事情很正常,如果云空想要一次性的将这个封印牌破坏,那就说明云空不正常了。
  封印整个空间的大阵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被破除掉呢。
  “早有所料。”云空冷哼一声,手中再次出现一支苦无,云空手中的苦无一甩,苦无带着雷电射向了封印牌。
  乓~依旧是一声碰撞的声音,不过这一次,苦无没有被立刻弹飞出去,苦无上带着雷电钉在这个令牌周边的防护罩上面,苦无正如同有生命的一条蛇,努力的想要钻到防护罩当中。
  可惜这个防护罩无比的坚硬,这一支苦无最后还是无力的被弹射了出去。而在这一支苦无被射飞了出去的时候,封印牌周边的防护罩上,一个光团从防护罩上被弹射了出来。
  光团在云空的面前停住了身形,然后一个模糊的人影从光圈当中走了出来,带到笼罩着这个人影的光圈消失之后,云空惊讶的发现,对面的这个家伙的脸庞真帅。
  云空这么说就是不要脸的典型,对面这个家伙的这一张脸云空实在是太熟悉了。每天早上起床看镜子的时候,云空经常能够看到这一张脸,是的,云空对面的这个家伙竟然跟云空一模一样。
  当然一模一样只是长相上,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气质上云空跟云空对面的这个家伙长得实在是太相似了。
  明明云空跟对面这个家伙身上的其实天差地别,但是在感知当中云空感知到对面的这个家伙就是他的分身跟他长得一模一样。
  这不是云空的错觉,因为大筒木宿人等几个人同样发现对面这个光团中出现的家伙跟云空一模一样。
  但是云空身上的气势如同一个百战老兵,远远的看去就煞气冲天,虽然云空平常隐藏的十分深,甚至云空身上一直有一种风轻云淡的气势。
  但是这些都是表象,将这些伪装一层层的拨开之后,整个忍界的忍者都会明白云空杀戮之云这个名称是怎么来的了。
  只有杀戮才成就了这个名号,云空身上的煞气已经形成了百鬼避让一种大气势了。
  但是对面那个跟云空长得一模一样的云空去却不同,在云空的感知当中,对面那个云空圣洁的如同天使,要不是云空死不要脸,心理素质极强,现在云空恐怕已经跪在了这个光明云空的身前,祈求天使的饶恕了。
  “什么玩意?”云空冷哼一声,这是想要我跟自己战斗吗?不过这种事情云空太擅长了,因为云空就经常使用影分身之术让影分身互殴从而磨练自己的战斗技巧,因此这种事对云空将实在是消失一桩。
  在云空准备瞬间湮灭这么一个假冒伪劣的时候,虽然对方看起来要比云空威猛,阳光,甚至是耐看很多,但是云空却不这么想,这根本就是对自己**裸的侮辱。云空是什么样子就是什么样子,那种圣洁再给云空一百年也养成不了。
  云空示意日向雨柔退后,在云空准备上前了解这个假冒伪劣的时候,突然一阵光芒遮住了云空的眼睛,虽然云空已经极力的让眼睛适应这种光芒了,然而云空还是出了白茫茫一片之外,其他什么都没有看见。
  等到光芒扫去之后,云空突然间发现他已经不在那个小空间当中了,他的身前也已经没有了那个封印整个空间的封印牌。
  至于云空身边的日向雨柔,大筒木宿人以及鸟人等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吱吱~”两声喇叭的声音,没有错,多少年过去了,云空几乎已经忘了这种声音了,但是云空回过头,看到他的身后,一个小汽车正在不停的按着喇叭,甚至司机因为等得不耐烦而伸出头喝骂云空。
  云空的眼睛一瞬间湿润了起来,这是什么时候的记忆来着,似乎是很久之前埋藏在脑海深处的那一点记忆,难道我已经离开了那个空间,同样也没有返回到火影世界中,而是回到了自己最初所在的那个世界?
  云空连忙走了两步,给汽车的司机让开了道路。同时云空发现回答了这个世界中后,云空以前学的那些瞬身术等已经完全失效了。
  云空还是以前的云空,一个二十多岁一事无成的**丝,在这里云空不再是那个拥有杀戮之云名号的强者,云空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市民。
  “一道光之后我又回到了这个最初的世界?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云空站在路边看着这个高楼如春笋,汽车悬流不息的世界,明明应该是很熟悉的一个世界,怎么现在竟然如此的不真实?
  云空抱紧了自己的脑袋,一瞬间云空感觉整个世界如此的喧闹。云空拼命的揉着自己的脑袋,虽然都说喧闹才会让你感到真实,但是云空却发现,现在耳边的这喧闹声让云空感觉到是那么的不真实。
  突然间整个世界安静了,云空也停止了狂暴的蹂躏自己的脑袋,云空抬起头忽然间发现刚刚大街上喧闹的人群不见了。
  云空张望向了四周,多年的忍者生涯让云空能够无时无刻冷静的思考,就像是现在,如果一个没有经过丝毫训练的人现在的第一反应应该是惊慌的扫视四周。
  但是云空没有,云空冷静的看着的周边的环境,突然云空感觉到自己的身前出现了一个人影。
  很熟悉,可惜云空却看不清这个人影的面容,甚至云空都看不出这个人究竟是男还是女。但是这个人十分熟悉,熟悉到云空竟然对他没有一点戒备。
  云空看着这个笑着跑过来的人,他应该在叫着好久不见,还是嫌弃云空到来的这么迟缓。
  云空的嘴角开始微微上翘,甚至云空深处了手掌,向着远方跑过来的那个人影打招呼。
  刚刚消失的人群仿佛有回来了,云空看着从人群中跑过来的那个人影,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
  “乓~”云空手中一支苦刺向了自己的身前,同时云空的身前一个紫色的巨大的手掌,挡在了云空的身前。
  云空刚刚迷茫的眼神一瞬间恢复了清明,云空脸上带着笑意看着他身前的那个光明云空,“窥视他人的内心可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情。”
  刚刚所有发生的事情看起来好像是时间很长,然而真正发生的时间不过是在一瞬之间。一道白色的光芒之后,刚刚出现在了云空身前光明云空瞬间出现在了云空的身前,手中的苦无刺向了云空。
  就在日向雨柔惊讶的想要上前的时候,云空身前突然紫色的查克拉升起,须佐能乎巨大的手掌如同是一扇盾牌挡在了自己的身前。
  云空眼前的这个光明云空的脸上露出了一缕惊讶的神色,他没有想到云空竟然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中就脱离他的幻术。
  原先以为他轻易地将云空拉入到了他的幻术当中能够轻松的将云空干掉的,但是没有想到云空竟然这么警惕,瞬间就从刚刚幻术当中脱离了出来。
  “你没有心吗?”日向雨柔等人竟然从这个家伙的眼神中看出了这一层意思,可惜云空现在眼睛看不见,根本就不知道光明云空的这一层意思。
  云空身前巨大的须佐能乎的手掌突然间猛然向外一甩,在云空将光明云空手中的苦无甩飞了之后,云空突然间从须佐能乎当中冲了出来。
  云空一群出现在了这个光明云空的身前,一拳砸向了光明云空。
  显然光明云空没有想到云空竟然敢从他的乌龟壳里跳出来,“你果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能够这么轻易的舍弃自己的内心。”
  这一次这个光明云空不在用眼神来表达云空的意思,而是直接出现在了云空的心底。
  云空往前一推,将光明云空推了出去,云空瞬间回到了日向雨柔几个人的身前看向了这个光明云空。
  刚刚云空将光明云空手中打飞了出去的苦无钉在了墙壁上,随后在云空扫视下,那一支苦无竟然开始缓慢的变成光芒消失。
  云空看向了这个光明云空,“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还有自己的意识。”云空开口说道,“你到底是谁?”
  在云空说这句话的时候,云空再次化成了一道影子冲向了摆放在桌子上的封印牌。不过云空速度很快,一个速度不下于云空的影子拦截向了云空。
  只不过云空的影子是黑色的,而拦截云空的影子竟然都是光明的。
  乓乓,云空的手中出现了一支苦无,而光明云空同样手掌一甩,一团光芒变成了一支苦无。
  “我就是你,不过我是最圣洁的你。”这个声音再次出现在了云空的脑海中,云空笑着看着这个同样笑着的光明云空,“我不是说这句傀儡,我是再问你到底是谁,六道仙人?”
  云空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但是可惜对面的这个家伙根本就没有回答云空问题的义务。云空问出的这个问题如同时沉大海,这个光明的云空在没有回答云空的问题。
  “别看着了,动手还在等什么。”在云空跟这一只光明云空纠缠的时候云空大喝一声,将在周边看热闹的大筒木宿人拉了进来。
  大筒木宿人当然也知道现在他需要与云空齐心协力。
  大筒木宿人手掌一伸,一个黑色的球体出现在了大筒木宿人的手中,唰,黑色的球体一闪出现在了封印牌之前。然而就在黑色的光球即将击中的时候就像是云空早就预料的那样,在封印牌前的防护罩当中,再次一个光团出现,并且这个光团张口大口,竟然一口吞下了大筒木宿人射出的这个黑球。
  如同刚刚出现的光明云空一样,这个大筒木宿人也是一身光辉,至少看着比大筒木宿人要正义的多。
  “唰唰,”虽然日向雨柔与云空两个人的参战,鸟人的身前同样也迅速的出现了一个光明鸟人,日向雨柔的身前同样。
  到了这个时候,云空四个人都没有时间在旁边看热闹了,四个人陷入了混战的战团当中会。
  “说说吧,你的身份,”云空在跟光明云空交战的过程中,同时还有闲心跟这个光明云空聊着天。
  “是不是说,等我们所有的人变成你们这个鬼样子就能够全部的离开这个空间了。”云空笑着说道。
  然而马上云空就有点笑不出来了,因为真正的目的就是这个样子,六道仙人曾经留下的这个空间还是给了大筒木宿人一点希望的,就是等大筒木宿人变成了这个光芒万丈没有丝毫人类气息的神的时候,大筒木宿人就能够离开这个空间了。
  磨灭人类本身的天性,这得是多么桑心病狂的人才能干出来的事情,反正云空知道自己干不出来。
  不过现在云空也没办法说大筒木宿人的命运是悲惨还是不幸,毕竟六道仙人在整个火影世界的声誉还是十分不错的,既然出现了这种现象,云空很乐意相信这是大筒木宿人自找。
  但是当这种现象带上了他的时候,云空就有点不高兴了,为什么你们做的孽还要波及到老子。
  云空心中想到,云空不管自己是不是打乱了六道仙人的部署,而且云空也不在意到底有没有打乱他的部署。
  云空可不是那种舍弃自己成全他人的圣人,云空更擅长的事情是宽于律己,严于律人。所以当六道仙人布置的后手,云空暂时将所有的事情都归咎到了六道仙人的身上。
  当六道仙人的后手落到了云空的身上的时候。云空就很不爽了。
  “不磨灭掉你们的野性,是不会放你们离开这个房间的。”云空的心底再次冒出了这一句话。
  云空猜对了,真相还真就是这么没有人性,六道仙人就是想这样磨灭掉大筒木宿人的野性。
  不过六道仙人真的是想要拯救大筒木宿人吗?这种磨灭人性的方法,就大筒木宿人这种高傲的人来讲,恐怕就其一生只能够腐朽在这个空间当中了。
  当然这跟云空没有任何关系,反正云空知道自己是万万不可能变成那个模样的,所以云空很自然的选择跟大筒木宿人站在一边武力破坏这个封印。
  云空做不成那种圣人,或者说云空认为如果自己做成了那种石头,那么云空感觉自己也就没有离开这个空间的必要了。
  “我急着返回原先的空间当中,为了这个目的,你就消失吧,一个傀儡,敌人太过强大并不是你的过错。”云空突然间手掌一翻,将光明云空的手掌翻开了。
  云空用力一甩,将光明云空甩飞了出去,“火遁豪火球之术。”在将光明云空甩飞了出去之后,云空一个火遁忍术撞向了光明云空。
  云空的身体不停留,在火焰短暂的阻挡了光明云空之后,云空身形一闪出现在了封印牌之前一拳砸向了封印牌。
  嘭~一层涟漪升起,整个防护罩震动了两下,但是仅凭借云空这一拳的威力显然没有办法将防护罩打碎。
  而云空已经没有第二次击打防护罩的时间了,光明云空已经将火焰撞碎了。
  虽然这一次云空没有整个防护罩打裂,但是云空却笑了,原来你就这些能耐。云空心中想到,刚刚云空一直在忌惮,很明显光明云空这些家伙绝对傀儡,这些大家都看出来了。
  既然是傀儡一定有一个操控傀儡的人,因为这个空间是由六道仙人创立并封印的空间,云空很自然的就想到了傀儡的后方隐藏的那个忍者是六道仙人。
  虽然整个忍界当中都认为六道仙人只是一个传说,但是云空却知道六道仙人是真真正正存在着的,云空不敢想象与六道仙人为敌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形。
  别以为有了轮回眼就能够跟六道仙人对战,大筒木宿人不同样拥有轮回眼,然后呢,照样被六道仙人封印了。
  写轮眼虽然只是轮回眼的简单的版本,但是云空发现写轮眼却又一些轮回眼不具备的功能,比如轮回眼不会须佐能乎。
  六道仙人这么厉害,除了轮回眼的能力之外,更重要的是神果的查克拉。大筒木辉夜吞噬了神果,而神果的查克拉自然而然的传到了六道仙人的身上。
  须佐能乎可能就是因为神果查克拉而出现的产物,所以虽然拥有轮回眼但是却并没有神果查克拉的大筒木宿人却并不会须佐能乎。
  所以在知道了这些光明云空的真正身份之后,云空笑了,笑的很开心。
  这些东西的背后根本就没有其他人的操控,这些光明的家伙不过是借助了云空等人的意志然后借助了这个封印当中的力量产生的傀儡。
  这里只有四个人,所以就算是云空再次攻击到这个封印牌的防护罩,能够出现的傀儡也依旧只是他们四个人的傀儡。
  “大筒木,挡住这些傀儡,我破坏封印牌。”云空大喝一声,在光明云空冲过来的时候,云空手中的苦无乒乒乓乓的斩出,暂时将光明云空逼退了出去。
  在云空将光明云空逼退的时候,云空突然发现光明云空突然跟云空一样进行结印,光团如同火焰一样扫向了云空。
  不过暂时因为云空没有攻击别人的原因,这个光明云空的目标只有云空一个人。
  “真是麻烦!”云空冷冰冰的看着这只光明云空,或者说是傀儡。
  看着大筒木宿人跟利用他移植形成的傀儡打的难分难解,云空就知道,现在只能够靠自己了。
  “火遁豪火球之术。”云空大喝一声,一个火球同样从云空的身前喷出,火球跟光团相撞,轰~一个巨大的冲击波浪将云空跟光明云空两个全部撞飞了出去。
  不过云空计算的十分的精准,云空那个飞出的方向,正好是封印牌所在的方向。
  云空的手中一团雷电闪现,“千鸟!”在云空即将撞击到防护罩上面的时候,云空突然间转身,重重的刺在了这个光团的身上。
  “不知变通的傻蛋。”云空冷笑一声,“用这种方法,自己在摆脱对手的同时联手协同攻击。”
  明明大筒木宿人的医治形成的傀儡就在云空的身边,但是就眼睁睁的看着云空在攻击防护罩,但是却没有上来阻拦。
  他们只是云空一直的投影,一旦云空没有那种行为,这些傀儡师绝对不可能无师自通学会联合攻击的。
  所以在看到大筒木宿人被他的意志形成的傀儡缠住的时候,云空发现日向雨柔意志形成的傀儡就在大筒木宿人的身后,但是却对空门大漏的大筒木宿人一点都不在意。
  就说明他们还没有学会配合这一个高深的技能,所以云空瞬间就放弃了联合攻击。云空说的协同攻击只是众人连续甩开那些光明傀儡,然后找间隙攻击封印牌周边的防护罩。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