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7章 莫名悸动


小说:赤龙武神  作者:悠悠帝皇
推荐阅读:素手医娘 择婚勿悔 对不起,掉线了 凭栏问飞絮 
  林晨的双手,如同天女散花,一枚枚阵旗,就像是暴雨一般从他的手中迸飞而出。
  同时,他整个人,则是如履平地一般地朝前行走。
  这一下,不仅仅是那些天玄学宫的弟子,就连江雪烟,以及那几个负责主持考核的学宫长老,此时都是流露出愕然之色。
  这个家伙,以这么快的速度前进,看样子不需要多久,就能够破阵。
  像林晨这样,在短时间内破阵的并不是没有,但是没有人和他一样,以新晋弟子的身份,还能这么快通过地级班的考核。
  毕竟地级班的考核,是要破解三阶道阵,一般三百岁以内的新晋弟子,能够破开三阶道阵的本来就少,而想要再短时间内完成,更加不可能。
  然而,此时林晨似乎就在颠覆这一个记录。
  不到半刻钟,林晨便是破开阵法,如愿地站在了对面的那座高台之上!
  他成功地做到了!
  而且,他破阵的速度,打破了之前尘封了许久的记录。
  之前玄级班弟子最快的破阵记录,是一刻钟出头,但是林晨居然只用了半刻钟就做到了。
  人群之中,顿时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声音。
  江雪烟亦是惊愕地张了张嘴。
  “哈哈,林晨,恭喜你,通过了地级班的考核!你打破了我们天玄学宫无数年的考核记录。”
  负责主持考核的长老,笑着朝林晨走了过来。
  此时他看向林晨的目光,明显变得和之前不一样了。
  林晨所表现出来的天赋,已是足以说明,他未来在阵道上的成就,必然无可限量。
  自然,这样的阵法天才,他们这些学宫的长老,都是会生出爱才之心,同样也愿意和这样的阵道天才结交。
  几乎可以预见,不久的将来,这样的阵法天才,必然会在整个神人域乃至神界崛起,成为赫赫有名的阵法大师。
  所以,提前结交好的话,自然是百利而无一害。
  林晨亦是笑着和主持考核的长老恭维了几句,不过随之,他说出来的一句话,更是让所有人都惊掉了一地的下巴!
  “长老,那个……我还能继续申请天级班的考核么?”
  林晨笑着看着那名长老问道。
  “呃……”这名学宫长老,彻底是呆住了,不过不就之后,他便是反应过来,林晨能够以那么快的速度通过地级班的考核,说不定他还真能够通过天级班的考核。
  但是,在一日之内,一名新晋弟子,接连通过玄级班、地级班以及天级班的考核,这样的壮举,前所未有啊!
  这个家伙,这是要搞大事啊……
  同样,那些围观之人,一个个也都发出惊呼之声。
  一双双看着林晨的目光,变得灼热起来。
  新晋弟子,参加天级班的考核,这种情况,似乎是前所未有啊。
  “这个家伙……”江雪烟银牙轻轻的在红唇上咬了咬,就在昨日,林晨和她说,想要通过考核晋级到天级班,她还不以为然,觉得林晨太过夸夸其谈。
  但是……今日她亲眼所见林晨表现出来可怕的阵法天赋以及阵法造诣,她才明白,根本就不是林晨太过于夸夸其谈。
  而是她,太过小视林晨了……
  她又想到,林晨说孟晓霜是他的妻子,难道这也是真的?
  江雪烟摇了摇头,她突然觉得一切好像很乱,她必须要静下来,好好地整理一下脑子里的思路。
  至于孟叶,此时在大呼小叫,显得兴奋不已。
  他早知道林晨阵法造诣不错,却没有想到居然会这么强。
  天玄学宫是什么地方?
  可是无数阵法天才齐聚之地。
  然而就是在这样一个阵法天才云集的地方,林晨居然打破了尘封无数年的记录。
  岳珊珊早已是震惊地失去了言语,一双大眼睛看着林晨,流露出无尽的崇拜,她从小到大对于阵法之道,都有着极为疯狂的热爱。
  想要进入天玄学宫,不仅仅是为了躲避元家之人,还有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她自身对于阵法之道,有着非常执着的追求。
  无疑,林晨在这个年龄段表现出来的阵法造诣,足以让她产生近乎疯狂的膜拜和敬仰。
  “这个……”学宫的长老听到林晨的请求,在略微沉吟之后,拍着大腿说道:“原本考核的时间已经结束,想要继续进行天级班的考核,要等到明日。不过——”
  “今天老夫就为你破例一次!”
  “嚯嚯……”学宫长老的话音落下,周围顿时传来山呼海啸般的欢呼之声。
  所有人都想要看看,林晨究竟能不能通过天级班的考核。
  这时候,也有越来越多的学宫弟子汇聚到这边。
  原本只是玄级班和地级班的考核,并不足以吸引许多人的兴趣。
  但是,得知林晨只是一个新晋弟子,而且打破了地级班考核的历史记录,顿时许多人都想要前来,一睹林晨的风采。
  另外,得知林晨要继续挑战天级班的考核,更是让不少人震惊不已。
  三百岁以内的新晋弟子,挑战天级班的考核,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所有人都想要知道,这个叫林晨的天才,究竟能不能够成功!
  “多谢前辈!”林晨深吸了一口气,朝着那名长老躬身说道。
  随之,他的目光,再次落在前方的考核场地之上。
  他的眼神,无比的坚定。
  林晨现在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通过天级班的考核,成为天级班的一员,然后,尽快地找到孟晓霜……
  和孟晓霜分离了这么久,他的思念,早已经汇聚成海,在心底压抑了许久,如今已是快要澎湃汹涌,无可遏制……
  ……
  ……
  此时,在距离云明山不远的一座山峰之上。
  一个容貌清绝的女子,正神色冷漠地坐在一尊精致的巨大铜炉旁。
  她的肌肤如同凝脂,五官绝美,尤其是一双眼睛,深邃如日月星辰,却又有着一缕淡淡的哀思流转而出。
  她,似在思念一个让她百转千回、牵肠挂肚的人儿。
  没错,她就是孟晓霜。
  孟晓霜正在学习刻画道纹,她的动作非常优雅,以至于坐在她旁边不远之处的另外一个男子,几乎看得如痴如醉。
  突然,孟晓霜停了下来,她的心里,莫名地传来一阵悸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