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2118章:龚金树


小说:一号红人  作者:山间老寺
  李睿听了这话,才感受到文安县委副书记龚金树与交警大队教导员冯阔所编织的这张黑色大网的可怕,他原本以为,自己凭借关维伟的关系或者自己的名头,可以很轻易的帮雪菲洗刷清白,哪想到这事已经被冯阔、刘小宇之流经营得如此滴水不漏,看来还要费很大一番功夫,说不定根本救不出雪菲来,这么一想,颇有几分头疼。
  张泰巍道:“不管怎么说,我先派人去事发现场附近走访当地村民,查找目击者,争取从目击者口中得到真实情况。只要结果是对姚主持有利的,那我就再去找涉案的下属们谈谈,跟他们晓以道理,希望他们能明辨是非,主持公正。你们稍等。”
  杨长剑点头表示认可,道:“先去找目击证人,回来需要的话,我和那些涉案交警做思想工作。我就不信了,冯阔还能在咱们大队一手遮天?”
  张泰巍嗯了一声,快步离去。
  同一时间,旁边办公楼三层的教导员办公室内,教导员冯阔正给人打电话,他一脸激愤,语气也非常激动:“……可不是我背地里说人坏话啊龚书记,杨长剑他太嚣张太霸道了,根本没把您放在眼里,我跟他仔细讲明了您的意思,可他充耳不闻,非要假模假样的主持公正,半点人情都不讲,半点乡亲情分都不讲,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要帮那个姚主持,还暗讽我是您的走狗,说我忘记了人民警察的身份,哈,您瞅瞅,他嚣张到了什么地步……”
  彼端听电话的人,正是文安县的县委副书记龚金树,他确实是管死者老头叫表舅的,老头是他母亲的亲表弟,不过这重亲戚关系已经有些远了,所以他和这个表舅家的关系其实也并不亲。不亲是不亲,但确实有这么一层亲戚关系在,眼下这位表舅突然死了,家人打电话过来求助,于情于理也得帮忙,否则就是无情无义。也因此,龚金树才授意交警大队教导员冯阔,尽量偏袒死者一方,可实际上,他对这个案子并不怎么关心,只是尽份人情。
  在龚金树看来,自己打了这个招呼,这事很轻松就能结案了,哪知道这案子居然起了波折,涉案的女司机也不是普通人,作为市电视台的女主持人,交游广阔,竟然走了市交警支队长关维伟的关系,请动了县交警大队长杨长剑帮忙——这个情况,是前不久冯阔打电话给他秘书转告他的。
  龚金树接到这个消息后,倒也没往心里去,市交警支队长又如何,他手再长能伸到作为自己一亩三分地的文安县来?在文安还是自己说了算的,杨长剑肯定也明白这个道理,估计只是做个样子虚应故事,糊弄下关维伟就得了,他肯定不敢违逆自己的意思,和自己对着干,否则他这个交警大队长就别想干下去了。所以,龚金树也没理会这个变化,觉得最晚今天下午,这案子就能结案了,对方女司机再不服也没用。
  可谁知这案子又起波澜,龚金树再次接到冯阔电话,这次冯阔点明要他亲自接听,他也奇怪又发生了什么,便从秘书手中接听了这个电话,一听才知道,敢情杨长剑是铁了心的要帮姚雪菲,并派副大队长张泰巍重新调查这起事故。冯阔想拦截杨长剑,还被他顶了回来,更可怕的是,这件事再发展下去,那对方女司机很可能无罪释放,死者要自己承担责任。
  尽管这件事原本就该这样发展,但龚金树却不这么想,他自以为,自己打了招呼,那事情就该按自己想象的那样发展——那个市台女主持人认罪赔偿,表舅家人发笔死人财,捡个大便宜,自己也算对得起他们这些穷亲戚了,现在杨长剑突然跳出来,硬生生将事情发展路线转变,等于是违逆他的心意,更不啻于是当面打他的脸,他又如何能忍?再有冯阔的添油加醋,煽风点火,他心中可就更生气了。
  “这不是一路人,就是不是一条心啊!冯阔啊,你别挂电话,给我找到杨长剑,把电话给他听,我今天非要看看不可,他杨长剑到底有多嚣张!”
  冯阔听了这话大喜,知道他要教训杨长剑了,而这只是开始,他今天记恨了杨长剑,以后杨长剑还想有好吗,不忘拱火道:“好,我马上下去找杨长剑,不过我就怕他对您阳奉阴违啊,现在他眼里只有那个关支队长,根本没把您放在眼里啊。”
  龚金树知道他在趁机给杨长剑上眼药,却也并不点破,冷哼道:“他以后会知道尊敬领导的,不过那时候已经太迟了。”说完又道:“小冯啊,你比他明白事理,我看好你,好好干,以后你肩头担子会越来越重的。”
  冯阔用尽心机给他办事,要的就是他这句承诺,听后欢喜不禁,表态道:“龚书记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干的,而且不论到了什么时候,我都会时刻牢记为领导服务的原则。”
  龚金树呵呵笑起来,纠正道:“不是为领导服务,是为人民服务!快去找杨长剑吧。”
  冯阔不敢怠慢,一溜烟的跑出了办公室……
  楼下大院里,李睿和杨长剑正站在讯问室外干等张泰巍。
  李睿已经做好最坏的准备,如果龚金树非要把这个案子办成冤案,那就用自己市委一秘的名头,联系文安县县委书记,请他主持公道,当然,要是连县委书记也拿龚金树没办法的话,此事就只能请老板帮忙了。不过事情应该崩坏不到那一步,县委书记只要是个明白人,就知道选择帮谁。
  杨长剑不知道李睿的想法,他正尴尬于自己的处境,尽管冯阔也是按县委副书记龚金树的授意办事,但这次事件凸显出了一个可怕的问题——他作为交警大队长,却没有全盘掌控整个大队,包括教导员冯阔在内的不少干警与他不是一条心,这导致他在本次事件中极其被动,更是被迫戴上了冯阔带来的政治风险的帽子,这还只是今天这一次案例,要是以后总发生类似的事件呢,那他这个大队长早晚有一天要被人卖了。
  他还偏偏拿冯阔没有办法,冯阔本来就和他级别一样,现在又抱上了龚金树的大腿,更是无所畏惧了,他根本动不了冯阔,而若是动不了冯阔,就只能保持眼下这个尴尬的局面,而以冯阔的野心,他肯定会发展越来越多的类似刘小宇那样的亲信,到时说不定整个交警大队的人心都让他收买了去,那他这个大队长可就更尴尬了。
  杨长剑越往深处想,越觉得前景不妙,可此时已经是没有回头路,只能坚定不移的跟在李睿身边走下去,只盼李睿能说到做到,以后在自己遭遇政治危机的时候,能出手拉自己一把。
  二人正各自胡思乱想的时候,冯阔拿着手机颠颠的跑了过来。
  “龚书记电话!”
  冯阔跑到杨长剑跟前,没好气的将自己手机递了过去。
  杨长剑也已料到龚金树知情后的种种反应,却没想到他电话来得这么快,估计都是眼前这个教导员在趁机兴风作浪,也没正眼看冯阔,更没和他对话,直接拿过手机,贴到了耳畔。
  “龚书记您好,我是交警大队杨长剑啊!”
  彼端响起龚金树冷冰冰的话语声:“杨长剑,你还知道我是龚书记啊?”
  杨长剑陪笑道:“龚书记,您这话怎么说的,我怎么会不知道您是龚书记?”
  龚金树道:“我也不跟你说废话,我就问你一句话,你这是铁了心要跟我龚某人对着干啦?”
  杨长剑道:“没有啊,哪有?我干什么啦?我怎么敢跟您对着干?”
  龚金树冷哼道:“你干了什么你心里清楚。我现在就跟你明说吧,死者家属是我亲戚,你是帮他们,还是帮那个肇事女司机?”
  杨长剑道:“龚书记,现在可还没调查清楚事故真相,不能确认那女司机是肇事……”
  旁边冯阔高声喊叫:“怎么没调查清楚?当地村民都目睹了她撞人的一幕,处警的干警通过事故现场也确定了是她开车撞的人!你还说那女司机不是肇事者,你存的什么心?”
  杨长剑听得大怒,狠狠瞪他一眼,正待解释,彼端龚金树已经不高兴了:“行啊杨长剑,你非要跟我对着干不可啊,你这是仗了谁的势啦?市交警支队支队长的势吗?那有一天你要是在县里干不下去了,他支队长是能罩着你还是能收留你?”
  杨长剑语气冷肃的道:“我没仗谁的势,我就是……”
  一旁李睿听到这听不下去了,抬手到杨长剑身前,道:“电话给我,我跟你们龚书记说。”
  杨长剑还没说什么,冯阔先叫嚣道:“电话给你?你跟龚书记说?你算什么东西你跟龚书记说?你有那个资格跟龚书记说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