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2119章:服软


小说:一号红人  作者:山间老寺
  冯阔明白,今天这一切波折,其实都是这个李睿搞出来的,他是始作俑者,因此说话也就不客气了。
  李睿也不理他,跟这种小人物一般见识没有任何意思,只是看着杨长剑。
  杨长剑见李睿眼神坚毅,也知道此时他出头对抗龚金树是最好,反正自己是处处受龚金树压制,便对电话里的龚金树道:“龚书记,市委来的李处长要跟您说话。”说完把手机给了李睿。
  龚金树其实压根不知道李睿的存在,他只听冯阔多次强调关维伟这个市交警支队支队长,也认为姚雪菲与杨长剑的最大依仗就是关维伟,哪知道现在突然冒出个市委来的李处长,心下非常惊奇,问道:“哪个李处长?怎么突然多出个李处长?”
  李睿接过手机放在耳畔,正听到龚金树这话,嗤笑道:“死者家属能找你这个县委副书记帮忙,还不许当事女司机找我这个正科级的小处长帮忙啊?”
  旁边冯阔听到这话瞬间就给懵了,这小子是不是傻,生怕龚书记高看他一眼,还特意点明他这个小处长的正科级身份,他脑子有病吧?
  杨长剑却很兴奋,李睿既然敢正面怒怼龚金树,那显而易见他有压倒龚金树的本事,如此一来,自己还担忧什么?
  电话彼端的龚金树也有点迷糊,他从李睿的话听出来对方很嚣张,嚣张到似乎根本没把自己这个县里三号人物放在眼里,可对方脑子又似乎有点不好使,还点明了正科的级别,这又是什么意思?从哪冒出这么一个乱七八糟的家伙来?定了定神,道:“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李睿轻描淡写的说道:“说出来怕龚书记笑话,还是不说了吧。”
  龚金树见他卖关子,对他身份愈发好奇,问道:“你快说,我好端端的干吗要笑话你?”
  李睿笑道:“我呀,就是伺候领导的,小人物而已,可比不上龚书记您这样的副处级大领导。”
  龚金树心头打了个突儿,忙问:“你伺候领导?伺候哪位领导的?市委领导可是不少,我都知道,你快说。”
  李睿道:“我还是不说了吧,说出来倒显得我借势压人了。我只希望你们文安县交警大队能公平公正的处理这例事故,我朋友犯了法,那就抓了她;可她要是无辜的,那也要给她洗刷清白。不过现在看起来,我这个再简单不过的合理要求也很难办到啊,龚书记似乎已经强势介入,不管不顾的为死者家属站台了。”
  龚金树被他逗得心痒难挠,试探着猜测道:“你是市委宣传部郑部长的秘书吧?”
  他已经知道,肇事女司机是市电视台的女主持人,而市电视台是宣传口儿的,眼下这个李处自承在市委伺候领导,那很可能是市委宣传部长郑紫娟的秘书,这是为自己人说话来了,这从道理上也解释的通,不过他很快想到,郑紫娟秘书是个女的,而眼下这个李处却是男性,很显然对不上。
  李睿大喇喇的道:“既然龚书记非要知道我伺候的领导是谁,那我也就不瞒着你了,不过这是龚书记问的,可不是我主动往外说的,日后可别说我拿着领导的名头在外压人。”
  龚金树见李睿听了郑部长的名头,一点反应都没有,心下暗惊,这似乎表明他伺候的领导地位比郑紫娟还要高,难道是市委新任副书记肖大伟的秘书?想到这开始紧张,硬着头皮问道:“到底是哪位领导啊?肖书记吗?”
  李睿道:“我是市委办公厅秘书一处的处长,龚书记你觉得我对应服务的是哪位领导?”
  一旁冯阔不了解市委办公厅的机构设置,以为市委办公厅秘书一处服务的是市委办公厅主任,心里还说呢,你不就是伺候市委办公厅主任的嘛,比龚书记高也就是一级,你牛逼什么?市委办公厅主任又能压得过龚书记?嘁,真是傻蛋。
  电话彼端的龚金树怔了下,琢磨秘书一处对应的市委领导,陡然打了个机灵,吓得直接跳了起来,惊慌失措的叫道:“宋……宋书记?!”
  李睿冷笑道:“龚书记可能还不知道,当事女司机姚主持,正是宋书记的御用政治记者。你连她都敢欺压,我也是真佩服你的胆子。不过我也可以理解,你在文安这里嚣张惯了,自然不把常人放在眼里了。”
  龚金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与想象,失声叫道:“你真是宋书记的秘书?真的吗?你……你会跑到文安来?”
  李睿道:“你应该认识我吧,去年秋天,我陪宋书记来文安调研,你应该见到我了。可惜我只认识你们县委书记县长,我还说呢,要是今天你死死按住姚主持不放,我就请你们县委书记帮忙找你说说情,请你这位副书记卖个面子给我。”
  龚金树汗如雨下,张口结舌,半响叫道:“李……李处长,你……你先稍等,我……我马上赶去交警大队,我们当面说话,过会儿见,我尽快赶到,五分钟……”说完电话就挂了。
  李睿笑了笑,将手机递还给冯阔。
  冯阔接手机在手,不失时机的讽刺道:“你还真牛啊,跟我们龚书记说话还敢用这种口气,你以为你是谁?”
  李睿根本不理他,对杨长剑道:“龚金树说马上赶过来,我们等他一会儿吧。”
  杨长剑钦服不已,这位老弟年纪不大,却已是市委书记的秘书,随便两句话就吓得县委副书记亲自赶过来说话,这份气势,怕是文安县没人及得上,当然,在市里也没几个人比得了他,自己跟他一比,简直不要活了,暗暗庆幸自己和他交了朋友,否则若和冯阔同流合污,那只能跟着倒霉。
  冯阔却是大不相信,瞪圆了眼睛道:“你说什么?你说龚书记马上赶过来?赶过来干什么?当面教训你吗?”
  李睿嗤笑出声,斜他一眼,道:“你信不信,你的好日子这就到头了?”
  冯阔先是一惊,很快嘲讽道:“吓唬我?你以为我是吓大的?你能收拾我?你就算当了真正的处长,你办得了我?切,真是笑话!”
  李睿冷冷一笑,转开脸不看他,现在和他抬杠也没意义,过会儿他就知道了,自己没有吓他,今天这起破事故耽误了自己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就冲这一点,也绝对饶不了龚金树和冯阔两人,自己可能不会动龚金树,但让龚金树收拾掉眼前这个教导员给自己出气,老龚怕是很愿意的。
  龚金树来得很快,虽然不像他说的那样,五分钟就到,却也没超出几分钟,这一方面显出文安县城不大,另一方面也表明了对李睿这位市委一秘的看重。
  “哎呀,这位就是李处吧,真是失敬,失敬失敬,李处来了文安,我作为东道有失远迎,真是对不住啊,还请李处千万不要介意,呵呵。”
  龚金树找到冯阔与杨长剑身边,略一扫视,就发现了李睿的存在,急忙上前,递手给李睿的同时,热情的问候客套。他确实是见过李睿的,尽管只是宋朝阳来文安调研的时候见过一次,却也已经牢牢记在心里。毕竟对他来说,李睿就是一条通往市委书记宋朝阳的门径,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求到人家帮忙?
  当然,李睿的形象也很容易让人记住——身形高大,气质温润,行止低调,这样的人在官场之中,是很容易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
  李睿虽然刚才在电话里,尽情贬损了这位县委副书记一番,但眼下见到他真人,总要让彼此在面子上过得去,所以也就接受了他的握手诉求,抬手和他轻握了下,笑道:“龚书记客气了,我这趟是搭救朋友来的,可不是公差,所以龚书记不用客气。”
  龚金树听他用了“搭救”这个词,把那个市台女主持说得惨兮兮的,好像文安是龙潭虎穴一般,心里很有几分别扭,陪着笑说道:“哦?李处和那位女主持人是朋友?”
  李睿也不想跟他废话,只想尽快救出雪菲,道:“是老朋友!另外,龚书记可能还不知道,姚主持还是宋书记的御用政治记者。”
  龚金树吓得一颗心差点没当场破碎,失声道:“是吗?姚主持是书记的御用记者?”
  李睿冷嘲道:“难道龚书记不看青阳一台新闻频道的每日新闻联播吗?但凡书记的外出活动,哪次没有姚主持的身影?”
  龚金树脸色极为难看的看向冯阔,道:“冯教导员,这么重要的情况,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冯阔早吓傻了,当龚金树赶到后第一时间主动向李睿伸出“友谊”之手的时候,冯阔就已经傻了眼,他没想到李睿来头那么大,居然连龚金树这样的大人物都要敬着他;冯阔更没想到,李睿来头这么大的人物,之前居然没有露出半点有关他来头的口风,竟然一直保持了低调。